• 第030章 你就等着处理吧你

    更新时间:2017-06-28 20:17:15本章字数:3102字

    夫妻二人的争吵虽然在屋子里,可是并没有刻意隐藏声音,因此都被正在走到院门附近的张立平和张靖父子听到了。

    张立平在听到张立乾说就是他下的毒就准备冲进来的,可是被张靖拉住了。等到两人在屋里打起来的时候,张立平终于挣脱了张靖的拉拽,随手拿起院子门边的一根短棍朝着张立乾家的正屋冲了进去。

    “我晕!”张靖一愣,急忙追了上去。“爸,别动手啊!”

    张靖可不想让父亲因为打人会被警察给带走,这件事他有解决的办法啊。可是,父亲动作很快,踹开半掩的正屋的房门就冲了进去。

    屋里的朱梅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然后就是哎呦一声痛呼。张靖跑到门边的时候,就看到张立平拿着短棍捶打在地上躺着的张立乾。

    朱梅在一边尖声阻止,去不敢上去。张靖也没上去,说句实在话,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父亲发这么大火气,竟然敢打人?

    在他的记忆里,再村子里,别人拿他开玩笑,挖苦他,讽刺他,他也从来不发脾气,最多转身就走。就像家里的土地一样,别人家耕地的时候,每一季都要多耕两犁宽的地过去,可是父亲也不去找人家麻烦,默认了别人家的占便宜。

    而今天,张立平罕见的大发脾气,而且大打出手,简直颠覆了张立平对父亲的认知。他也不上去劝,反正看那架势,父亲大战上风,就让父亲好好教训张立乾一顿吧。

    张立乾被张立平打得嗷嗷直叫,想要反抗却发现根本反抗不了张立平。平常觉得老实巴交的张立平,没想到发起威来那么厉害。

    看打得差不多了,张靖走过去,把父亲给拉开了。父亲依旧气愤异常,手里的短棍还是不停地挥舞着,想要继续追打张立乾。

    对于张立平来说,欺负他可以,可是这养殖场可是张靖的心血啊,破坏养殖场那就是欺负他儿子。他无法忍受别人欺负他儿子。

    “张立平,你特么的有病啊?”张立乾骂道。

    “张立乾,老子进非打死你不可,你竟然对养殖场下毒?你良心被狗吃了吗?”张立平一边骂,一边还想挣脱张靖的拉拽,继续追打张立乾。

    张靖疑惑地看向父亲,乖乖隆地洞,父亲骂人的时候,说话还挺利索的嘛。

    “那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帮了你们这么大忙,你们赚了钱,我可得到一分钱的好处了?不说你给我多少钱,一点儿表示都没有,你们就有良心了?”张立乾不满地吼道。

    张立平和张靖父子两被张立乾这义愤填膺的话说的面面相觑,把索要好处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的,真是不多见啊。其实,张靖也没说就忘了张立乾,毕竟一切还没走上正轨,等事业真正起来了,张立乾家出现什么情况,肯定能帮就帮啊。

    可是谁能想到张立乾就那么迫切的想要好处啊?张靖也是无语。不过,张立平马上骂道:“张立乾?你说这话丧不丧良心?你帮了什么大忙?养殖场是你帮忙建起来的?如果你说在承包的时候,你帮了忙,我们欠了你人情,那么十年前是谁救活你们一家三口的,要不是我,你们一家三口都被淹死了。”

    “我……”张立乾被说的哑口无言。

    “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找警察吧。”张立平说完,转身就走。

    张靖跟着也出来了,父亲的行动打乱了他的计划。不过这样也行,就按照父亲的来吧。父亲也不回家,直接去了村书记张邦炎家。

    今天的父亲完全变了个人,变得那么高大伟岸。看来不管父亲平常怎么表现,涉及到孩子的问题,他就立刻变成了一个强者,必须点赞啊。

    张邦炎听完了张立平的话,有点儿不敢相信。“真是张立乾做的?”

    “我亲耳听到的,这还能有假?”张立平说道。

    “我知道了。对于这种坏人坏事,村里绝对不包容。”张邦炎说完,带着张立平去了不远处的村部。到了村部,他拨通了镇上派出所的电话,把张立平说的情况立刻汇报了上去。

    电话打完,那边张立乾就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书记,书记,你打电话了?”张立乾紧张地问道。

    “张立乾,你做的好事。”张邦炎看着张立乾紧张而冒汗的脸,气愤地指着张立乾的鼻子就开骂起来。

    张邦炎当了很多年书记,在村里威望很高,指着张立乾的鼻子一番痛骂,张立乾也不敢还嘴,唯唯诺诺地不停道歉说着后悔的话。

    “你给我道歉有用吗?再说了,就算是你向立平道歉有用吗?十几头猪,几百只鸡鸭鹅,几十只兔子,那是多少钱啊,都被你毒死了,你自己算算你得承担多大的后果吧你。”张邦炎看张立乾那唯唯诺诺的样子,做了一个总结性的提问,闭嘴不说了。

    张立乾看了一眼张立平,有心想要道歉,可是心里又对张立平愤恨万分,道歉的话语根本说不出口。“道歉不用了,我也不接受。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无所谓,可是那养殖场是小靖好不容易才弄起来的。我们家以前过的是很穷,养殖场也刚赚了钱,家里的情况也才刚刚有所改善,就算是我们感激你帮忙,等事情走好起来了,还能少得了你的好处吗?可是你呢,就这么急吗?”张立平又超常发挥,对着张立乾一顿指责。

    “啥意思?你想要什么好处?”张邦炎疑惑地看向张立乾。

    “不是……我……”张立乾无法回答,感觉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了。

    “张立乾啊张立乾,我算是看错你了。你是村委成员,还是一名老DANG员,竟然抛弃了党性,想要索要好处,你就等着处理吧你。”张邦炎说完,气哼哼地走了。

    张立乾这下慌了,对于张立平和张靖,他还不在乎,但是如果张邦炎不帮他,他就真的要去吃牢饭了。

    他丢下张立平和张靖,急忙去追张邦炎。晚上八点多钟,那三个警察又回来了,把在张邦炎家门口苦苦哀求的张立乾给带走了,张靖和张立平父子也跟着过去了。

    到了派出所后,张立乾根本就不禁吓,两个审问他的警察刚吼一嗓子,他就把所有的事情交代清楚了,连同上次打碎所有的鸡鸭鹅蛋的事情也都交代了出来。

    张立平和张靖父子也录了口供之后,警察告知他们已经查实了张立乾所有的犯罪事实。不过如何定性,还需要他们提供养殖场损失的具体数字,根据损失数字来判断张立乾犯罪的程度。

    可是,到了这个地步,张立平却心软了。“警察同志,那个你看能不能轻点判,虽然我很生气,也只是想给他点教训,也并不想让他真的做多少年的牢。”

    “你这位同志怎么回事?他这可是犯罪,是我们能做得了住判多少年吗?那是法院的事情。”警察不满地说道。

    “可是……我们……”张立平想了一下,想不出什么替张立乾开罪的理由。

    “好了,这件案子我们接手了,你们就打等着消息就行。”

    “好吧,那我们回去了。”张立平无奈地转身离去。

    “记得明天吧损失报上来。”警察喊道。

    张立平嗯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两人出了派出所,没走多远,张立平停下了脚步,转脸对张靖说道:“小靖啊,你看我们能不能把损失报少一点?”

    “爸,你还是不忍心?”张靖问道。

    “打他一顿,或者送他到这里接受教训都没什么,可是如果真要被判了很多年,我真不忍心。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堂兄弟,做错了事,我这个堂弟也有责任。”张立平说道。

    “你定吧。”张靖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了父亲的请求。

    “好。你看明天报多少损失为好?”

    “两千块钱吧。”

    “恩。你是跟我回去,还是直接回学校?”

    “我回学校吧。养殖场暂时先放着,等周末我来安排。”

    “行。那我回去了。”

    “路上注意安全。”

    张立平闷声闷气地嗯了一声,背着双手走了。张靖也转身朝着学校的方向行去。到了学校的时候,应该已经到十一点了,学校大门已经锁上了。

    张靖绕过围墙,从上次爬出去洗澡的那个地方爬进了学校,回到宿舍休息。第二天一早,张晓梅听张靖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很是气愤,还说就不应该放过张立乾。因为犯了罪,轻易的放过他,会让他以为犯罪的成本太小,以后再犯罪就更肆无忌惮了。

    张晓梅说的有道理,可是面对父亲第一次向他提出请求,张靖也不好那么不给情面。还有另外一层关系就是他和张立乾的儿子张武相处的还不错。

    张武比他大三岁,今年十八岁了,以前上学的时候对他颇为照顾。不过,后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和他奶奶一起走了,张靖到现在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

    这个周末结束之后,下一周周一就是国庆节了。所以王美玲接到了省城那边寄过来的伴奏以后,抓着张靖、张晓梅和吴睿洁三个人全力练习,准备在周六确定最后的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