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4章 不是赚钱的事情别找我

    更新时间:2017-07-02 08:02:10本章字数:3242字

    “对了,爸妈呢?”没看到父母,张靖奇怪地问道。

    “在养殖场啊。”大妹张娟答道。

    “养殖场啥也没有,在哪儿干嘛?”

    “爸妈买回来了,小鸡、小鸭、小鹅、小猪都买了好多呢。”二妹张秀说道。

    “我晕!”张靖顾不上和妹妹们说话了,急忙离开屋里,前往养殖场。路过学校的时候,看到幺妹幺弟正在和几个小孩子一起玩过家家呢。

    看到张靖,幺妹和幺弟立刻跑了过来,小手立刻伸了过来。“大哥,带糖了嘛?”幺妹张灵笑眯眯地问道。

    “你个小馋鬼,大哥今天没带。我给你一块钱,你带着弟弟去商店里买。”张靖掏出一块钱递给幺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继续朝着村南行去。

    来到养殖场,小驴欢快地迎了上来。张靖和他闹了一下,边进入了养殖场。父母正在给鸡鸭鹅猪喂食,忙碌的身影来来回回的。

    看着密密麻麻的鸡鸭鹅幼崽的数量,张靖初步估计有四五百只,那边小猪也有十几头。这一段时间,父母卖鸡鸭鹅蛋手里有不少的钱,不过这些幼崽买下去,家里的钱花的也差不多了。

    “小靖来了。”母亲何小红看到张靖,停下手中搅拌食物的动作,站了起来。

    父母是用割来的一些草混合麦麸做成的鸡鸭鹅食物,当然猪也吃个。在他们看来,儿子都能养好这些东西,他们是干农活起家的,也都养过鸡鸭鹅,在这方面肯定要比儿子强啊。

    养了好几天,这些鸡鸭鹅和小猪的状体让他们有点儿奇怪。记得儿子养的时候长得很快啊,七天左右,这些鸡鸭鹅就能长到现在的一半大小,可是五天过去了,还是那么小,就长了一点点,还死了好多只。

    “花了不少钱吧?”张靖笑着问道。

    “也没多少。只是死了好多只,可惜了。”何小红说道。

    “死掉了多少?”

    “鸡鸭鹅各自两百只,小鸡死的最多,现在就剩下一百来只了,小猪也死了两头。”

    “恩。没事了,接下来我来,你们先回去吃饭吧,吃过饭过来换我。”张靖说道。

    “也好。”

    父母二人把所有的食物放好之后,交代了张靖一番,便一起回去了。之前养的鸡鸭鹅和小猪之所以没死,那是因为被他的右手改造过了。被他改造过的动物,不但听懂人话,视他为主人,而且身体也发生异变,生长速度快,不受瘟病的影响。

    张靖走向了正在吃食的鸡鸭鹅,准备一一按摩一番。可是他刚靠近,那些鸡鸭鹅呼啦一下都跑了,根本不给他靠近。

    你妹哦!张靖郁闷了一下,他忘记了这些鸡鸭鹅不是经过他手的,根本和他不熟悉,怎么可能让他靠近。

    张靖只要退开两步,等着它们再次进食。鸡鸭鹅看到张靖退开,迟疑着走回来吃食。可是等看到张靖又靠过来了,它们呼啦一下又跑了。

    张靖无语了,最后咬牙追了起来。这特么的一追就是半个小时,追的整个养殖场鸡飞鸭跑鹅叫猪嚎,可他也才抓到了几只小鸡和几只跑不快的小鸭子。至于小猪崽子,一个个跑的那叫一个欢啊,他根本追不上。

    累的一身臭汗,看着跟在身边就十几支鸡鸭,张靖郁闷万分。那边小驴看到张靖追鸡鸭鹅,它也跟上追,可把这群鸡鸭鹅追的满养殖场乱窜,乱成了一锅粥。

    天都要黑了,加上鸡鸭鹅在一起,他也才搞定了四十多只,至于那群活力十足的小猪崽子,他一个也没搞定。

    张靖累坏了,找了快平地坐下来呼呼直喘气。养殖场里,除了去掉了一些刺槐类的小树,大树和地下的草都没怎么动,只是在动物们靠近河岸进食的地方弄了一大片平地。

    可以说,平时这群鸡鸭鹅不喂食都行,因为这里有很多他们能够吃的。但毕竟养殖场就那么大,如果几百只全部靠着树林里的东西为生,估计要不了几天这里的草就被吃的一干二净了。

    休息了一会,张靖继续,这次在小驴的帮助下,成功抓住了三头小猪。被他右手按摩过的小猪终于老实了,张靖让它们道一边趴着,它们就乖乖地趴着,一下子也不动,就嘴里发出哼哼哼的声音。

    继续抓鸡鸭鹅,小驴这下变聪明了,和张靖把鸡鸭鹅朝铁丝网的角落里赶。一大群鸡鸭鹅挤在角落里,张靖一抓一只,一抓一只,忙的不亦乐乎。

    这边还没忙完呢,那边父亲已经过来了。天已经黑了,父亲打着手电筒和张靖一起抓。虽然他不知道张靖在做啥,但总归应该是有用的。

    被张靖按摩过的鸡鸭鹅和小猪都乖乖地在一边待着,那些还没按摩的都在四处乱窜,很容易辨认。父子两加上小驴忙活到了晚上八点,终于把所有的动物都给按摩完毕了。

    父亲张立平看着那些乖乖听话的鸡鸭鹅和小猪,心头高兴之余,却也对儿子的本事佩服万分。儿子让小猪去休息,十几头小猪一起爬起来,乖乖地派去他们的休息的棚子下面。那些鸡鸭鹅也是各自排着队回到各自休息的地方,特别的乖巧。

    张立平把带来喂小驴的东西拿出来后,小驴高兴地乱窜乱蹦,然后低头吃了起来。张靖抚摸了它一会,和父亲交代了一下,起身回转了家中。

    到了家里,几个妹妹已经上床休息了。张靖吃完母亲留下的饭菜,到屋里把老师布置的作业给完成了。随后开始指导几个妹妹的功课。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这才把妹妹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功课教授完毕。第二天一早,张靖正在床上赖床呢,幺妹从外面跑进来喊道:“大哥,大哥,晓敏说让你去接电话。”

    “接电话?”张靖迷糊了一下,然后快速爬了起来。村里这个电话,他只给赵业平说过,那么打电话来的肯定是赵业平。

    起床顾不上洗脸刷牙,他就去了村部。村部那台电话机的话筒正撂在桌子上等着。看到张靖过来,张邦炎笑道:“打电话的人脾气好大,老子气的差点骂了回去。”

    “他那人说话就那样不分轻重,您老别生气。”张靖解释了一下,拿起了话筒。

    “那个老东西编排我是不是,信不信我找人撸了他的书记位置?”话筒刚放到耳边,赵业平不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得了吧你,你大早上的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啊?”张靖笑道。

    “屁。给说正事。麻痹的,安全裤在市里都卖疯了,我昨天早上托人在省城试卖了一下,依旧疯狂啊。那些小姑娘听说了安全裤的功能后,噼里啪啦地就要买好几条。你知道不?三天的时间,在市里和其他几个县城,再加上昨天省城一天,我们卖出去三万多条,净赚两万块啊。”赵业平高兴地说道。

    “贴身小衣呢?”张靖问道。

    “这个卖的差一些,但也还行,卖了不到两千件,不过我做的也不多。”

    “恩。利用你所有的关系,迅速铺货,在别人仿制之前一定要快速占领市场,同时要加大生产量。这个东西,全国各地的女孩子都需要,能不能赚到更多的钱就看你了。”

    “废话。老子现在不但联系了更多的服装厂,而且还联系了京城、魔都等几个大城市的朋友,准备马上就发货过去。”

    “辛苦了哈,等安全裤生意稳定下来了,我再给你指明一条赚大钱的路子。”

    “艹,你还有赚大钱的想法,为什么不说出来?”赵业平立刻不干了,骂道。

    “现在拿出来时机还不成熟啊。”

    “知道了,挂了。”赵业平说完直接就挂掉了电话。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嘟声音,张靖摇头苦笑。这个狗RI的赵业平说话简直就是个机关枪,要不是他一早了解了,估计能直接和他干起来。

    不过,这家伙的人脉确实不是吹的,这么快就能在省城铺货了,而且还能有京城和魔都那边的路子,找到他合作真是找对人了。

    估计等赵业平把安全裤的生意铺开到别人开始大规模仿制之后,他们这种模式就要落后了。毕竟外包出去的业务如果和服装厂自己来搞,竞争力可就不行了。人家可以依靠人力成本和销售渠道直接碾压他们。

    贴身小衣这东西刚开始销售并不太好,但是在省城这种大城市,很多家长发现这个东西的作用后,家里有半大女儿的父母都要买几件回家,生意也渐渐好了起来。

    一个月过去后,随着安全裤在很多地方的热卖,仿制品开始大量的出现,赵业平他们的生意开始回落,到了十一月份底的时候,张靖直接叫停了这个生意。虽然依旧还会有利润,但是相比于前期出一份力赚十分钱的阶段,这个时候得出到七八分力了,不太划算了。

    赵业平也发觉了,因为全国各地到处都有服装厂在赶制安全裤,就连外包他们的服装厂也在做。更关键的是,服装厂开始对外包价格提价了。

    十二月一日正好是周六,下午放学后,张靖把张晓梅送回去之后,便一个人骑着车子赶往了县城。到了县城天已经黑了,不过赵业平在他的那小公司里等着他呢。

    这家伙依旧毫无形象的打扮,大冷天的,带着个老头子才戴的的棉帽,裹着一件土黄色的大衣,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的老棉鞋。

    张靖到了之后,赵业平把十几个笔记本扔在了他的面前,说道:“这里是所有账目,你好好看看,看完之后有什么疑义提出来。如果没问题,我们就要分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