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2章 李文朝的处理态度

    更新时间:2017-07-10 01:44:24本章字数:3312字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司机醒过来了,可是却虚弱得不能说话。因为司机不能说话,警察无法得知司机的身份,想要通知他家人都通知不了。

    倪倪在晚上九点的时候醒了过来,这丫头醒过来就疼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疼得何小顺夫妇也陪在一边哭着安慰。

    看到张靖,倪倪喊了一声表哥,哭的稀里哗啦的。她还不知道自己很有可能站不起来了,但是背部痛的很,她一个小女孩根本无法忍受。

    张靖伸手抓住倪倪的小说,安慰道:“倪倪,不要哭,没事的,疼一会就好了。”

    “表哥,我的腿是不是没有了,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了?”倪倪惊慌地问道。

    “没事,腿在呢,只是因为疼痛,暂时感觉不到而已,不要担心。”张靖说道。

    “嗯嗯。”倪倪泪眼朦胧地点头,呼出了一口长气。

    似乎因为身体的疼痛,倪倪的精力不够,醒来没多久又睡了过去。这一睡就睡到了天亮,那边司机终于能说话了。

    那边的等着的两个警察急忙对那个司机进行询问,确认了其身份,然后想办法通知其家属去了。这个司机竟然是顺湖镇镇政府里的一个司机,因为政府里很多人放假了,他公车私用,开着车子去自己的外甥家接亲戚,结果喝醉了。

    亲戚让他不要开车了,他非要开,结果路上撞了人。他也知道自己闯了祸,相当的懊悔不已。可是,事情酿下了,他必须为此负责。

    上午八点钟,张靖父母赶了过来,带来了一堆鸡蛋还有几只母鸡。医院那边催要医药费,张靖代替舅舅何小顺给付了。六百块钱对于舅舅何小顺一家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了。

    上午十点,顺湖镇镇政府终于接到了这个消息,来了好几个人。本来那个司机已经在警察的要求下,准备给予何小顺一家赔偿金了。可是这些人一过来,立刻变卦了,竟然说倪倪是自己跑到路中间的,那个司机刹车不及才撞上去的。

    张靖听到这里,气坏了,立刻去了那个司机的病房。病房里很多人,对于张靖的话,这些人除了冷笑,更多的是则是无视。一个半大孩子,哪里值得他们在意。

    张靖不认识来的这些顺湖镇的领导,他没见过,他只认识一个李文朝。所以,见这些人无耻的嘴脸,张靖离开了病房,到医院值班室借了一个电话打到里李文朝家。

    李文朝接到了张靖的电话,也是一愣,他对此事还不知道,也没有人向他汇报。张靖说完之后,他沉声说道:“你不要急,我马上赶过去。该是他的或者我们的责任,绝对不推脱。”

    挂掉电话,李文朝立刻联系车子赶往了金龙镇的卫生院。到达金龙镇卫生院的时候,他和张靖说了几句话以后,也没去看望那个司机,直接和警察了解情况。

    情况了解清楚之后,他这才去了那个司机的病房里。司机的病房里,几个政府过来的工作人员七嘴八舌的教那位司机如何圆谎,都没注意李文朝和张靖就站在房门边。

    听着里面的话,李文朝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听到一个工作人员说一个小女孩你管她死活的话后,李文朝再也没忍住,起脚朝着病房门踢了过去。

    砰的一声大响,吓了里面人一跳。等看到是李文朝后,这些人急忙站了起来,就连床上那位司机都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李书记,你怎么来了?”一个宽脸庞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徐主任,你的主意?”李文朝冷冷地问道。

    “什么主意?”那个徐主任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我刚才已经把事情了解清楚了。王虎,你开车前喝酒了吧?喝了酒撞了人,不想着承担责任,竟然还要颠倒是非。你们想过没有,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女孩因为你的喝酒很有可能一辈子就瘫痪在床上,你的良心何在?”李文朝直接出声训斥,毫不留情面。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作为政府工作人员,不想着以身作则,反而带头颠倒是非。你们这里都是老党员了,怎么做这种事情?你们让老百姓如何看待我们?啊?现在,立刻马上去道歉,然后把赔偿的具体措施拿出来。“

    “李书记,这……”那个徐主任一脸的为难。

    “怎么?有困难?还是你的党政办主任不想干了?”李文朝沉声问道。

    “没有困难。”那个徐主任身板一挺,大声说道。

    “那就去,你代替王虎道歉,我就在下面等着,赔偿的具体措施迅速给我拿出来。”李文朝说完,转脸就走。

    张靖也跟了出去,两个人一路来到倪倪的房间,李文朝态度很诚恳地给何小顺夫妇道了歉,还亲切的安慰了倪倪。

    何小顺对于李文朝的到来,情绪很复杂。虽然不是李文朝开车撞的,可却是李文朝手下的工作人员,连带着他们对李文朝也看的不是很爽。

    不过,他们心里不满,可是嘴上却不敢说什么。在他们看来,镇里的书记那是相当厉害的存在。别说镇里的书记了,就是村里的书记,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相当牛笔的存在。

    李文朝随后去了医院走廊上的椅子上休息,等着那边那个徐主任商量出赔偿的方案。也就过了半个小时,那个徐主任过来找到了李文朝。

    “李书记,我们合计了一下。现在王虎也受伤了,如果这边不执意追究,我们负责那个女孩子所有的医药费,额外再赔偿两百块。您看如何?”徐主任笑道。

    “两百块?人家有可能躺一辈子啊!”李文朝不满地说道。

    “那多少啊?镇里也不富裕啊。”徐主任为难地说道。

    “两千。挤也要挤出来。”李文朝说道。

    “好的。李书记。”徐主任点头答应了下来。

    “还有,把王虎推过来人家小姑娘诚心诚意的道歉。还有,王虎家人为什么还不来?”

    “王虎老婆回娘家了,他娘家那边太远了,派出去的人还没到呢。”

    “行了,那先给人家道歉,态度一定要诚恳。”李文朝说道。

    “好好好。”

    那个徐主任离开之后,李文朝对着张靖说道:“其实我能看出来小姑娘父母对我的敌视,这件事摆给任何人都有杀人的冲动。可是,我不知道出了赔偿道歉,还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式。让那个司机王虎蹲监狱吗?就算是他得到了教训,也无法挽回这件事造成的损失。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说,这种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我心里还是很愧疚的。”

    “其实不气愤那是假的。只是事情发生了,任何冲动的行为都无济于事。如果双方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商量解决的方案,其实没有什么解决不了。可是就像之前那样的,那位徐主任来了之后,司机王虎立刻改换了口风,这种行为不但会激化矛盾,还极有可能酿成流血冲突。”张靖说道。

    “我们的一些工作人员还以为自己高高在上,还以为自己的地位要凌驾于老百姓智商,这种思想要不得啊,回去得好好整顿一下。”李文朝说道。

    “说句实在话,刚开始我也很生气,也想打那个王虎一顿。可是打人解决不了问题,不可能让事情不发生。要不是我拦着,估计那个王虎现在能不能好模好样地躺着都是个问题。”张靖说道。

    “你能理智解决问题,这是好事。我倒是第一次处理这件事,如果还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及时给我讲。以后那个你表妹家如果有什么难题,也可以找我。”

    “行,那李书记你忙去吧。”

    李文朝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跟着王虎他们一起再次去了倪倪的病房里,给倪倪道歉。好几个人一起给倪倪道歉,何小顺那边似乎也终于出了一口气,不再是一幅气呼呼的模样。

    那个徐主任搜集了几个人身上所有的钱,加上李文朝身上,总共三百块钱,一把交给了何小顺,答应剩下的钱明天就送过来。

    何小顺稍稍推辞了一下,便接了过来,也没说什么。随后,李文朝带着他们离开了,王虎也被推走了。

    “舅舅,我和你商量一件事吧。”张靖说道。

    “什么事情?”何小顺奇怪地问道。

    “等倪倪出院的时候,让她转学到我们学校里吧,然后住在我家里,我来替她治病。他这个脊椎问题,别说是镇里的卫生院里,就算是现在去省里,估计都很难解决。我学了点推拿按摩的首发,能够有效地治疗各种铁打损伤。”张靖说道。

    “真的吗?”何小顺惊喜地问道。

    “没有把握,我也不可能这么做啊,不耽误倪倪了吗?”张靖说道。

    “那好好好。可是转学好办吗?”何小顺想到转学,又有点踟蹰。

    “我来想办法吧,我现在去县里看看能不能给倪倪买个轮椅。”

    “轮椅要不少钱吧?”那边梁英问道。

    “没事,我来出就行了,舅妈。”张靖笑着说完,走出了病房。

    张靖骑着车子到了县里的仁寿大药房,花了两百块钱买了一个轮椅。他去了超市看了一下,发现一切正常之后,这才用自行车驮着轮椅回转。

    倪倪身上虽然没有太大的外伤,但是脊椎的伤势暂时也没办法移动身体,只能先在医院养一段时间。晚上,父亲骑着车子又过来了,送来了一整扇的新鲜排骨。

    为此,家里特地杀了一头猪,猪肉便宜卖给了村里人,排骨剔出来都带了过来。晚上,在金龙镇上吃了一顿饭后,张靖和父亲一起回了家。

    第二天,张靖去了养殖场,把父母新买回来的小猪崽都给按摩了一遍之后,去看望了一下倪倪,陪着倪倪说了一会儿话,便去了县里,看看超市最近有什么要处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