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7章 村里突然刮起了养殖风

    更新时间:2017-07-15 17:22:59本章字数:3367字

    “咦,我说良哥,你今天这是咋了?怎么就自己一个人啊?”张靖笑道。

    “你那个题目我算出来了。”两个抬起头看着张靖,一脸憔悴地说道。

    “不是吧?这都几个月了,你才算出来啊?”张靖无语了。

    “前段时间进去呆了呆,这不才出来嘛!”

    “哦,看来在里面没少受罪啊。算出答案多少了?”

    “四块钱,亏了四块钱。”良哥急忙说道。

    “好吧,算你对了,你揍我吧。”张靖也是彻底服了,一个小小的拖延战术,竟然被这个家伙那么重视,几个月过去了,还想起来回答问题,他也是醉了。

    “算了,我也没那份揍你的心思了,我走了。还有,给你那些同伴说一声,之前的事情是我的错,有时间我摆酒给他们道歉。”

    “哦?真这样想?”张靖问道。

    “当然真的。我走了。”那个良哥说完,转脸就走了。

    看着那个良哥萧索的背影,张靖还有点儿同情他。估计这段时间在监狱里,这家伙没少受罪,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有了。

    张靖很快甩掉了脑海中的情绪,继续和张晓梅倪倪往家赶。张靖去了养殖场,这才发现树林里竟然有好多人,看那架势似乎在砍树。

    张靖奇怪地问了一下,这才知道张亮家竟然也承包了一部分树林,准备也搞养殖了。与此同时,村里竟然还有两家也承包了一部分树林,据说也要搞养殖。这还不算,还有人家承包了一部分河段,准备搞养鱼呢。

    看来,看到张靖家搞养殖赚了钱,村里很多人坐不住了,开始了跟风行动。这里面张亮家资金最为雄厚,承包了超过四五亩面积的土地。其他还有想村主任、村妇女主任家里都承包了两亩的养殖场。

    另外,村里张立明另辟其径,承包了一部分河段选择了养鱼。因为大家都跟风养鸡鸭鹅,只有他没有完全跟风。

    村里形成了一股养殖风,这让父亲张立平相当的担忧。竞争多了,生意肯定就不好做了。这几个月以来,蛋类和各种动物的销售,让家里的资产已经突破了万元,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万元户。

    不过,父亲和母亲都是行事低调的人,从来也不会表现出自己很有钱的样子,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可是,村里养殖户的增多,让父亲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很大的威胁。不过,张靖对此却很不在意,他们搞养殖或许能挣钱,但每人会比他们家的赚钱效率更高。

    别人家鸡鸭鹅需要三四个月才能长大然后下蛋,而他家的鸡鸭鹅一个月就差不多了。别人家的猪需要四个月以上才能凑活出栏销售,他们家的最多两个月。这种效率上的碾压,就注定了他们只能跟在张靖家的养殖场后面吃剩下的。

    张靖也在考虑,等自己上了高中或者以后上了大学,家里的养殖场怎么办,毕竟他没办法全力照顾得到。为了能够让养殖场在他不参与的时间里也能有这样的效率,张靖开始有意识的给养殖场里的动物就行结合,培养下一代,看看下一代是不是不需要他来按摩。

    这个周末,张靖让几对狗和一对牛还有几头小猪进行了结合,希望他们能产下一个全新的后代。不过,这个需要很长的过程,一时半会的解决不了。

    张靖最后算了一下,承包树林搞养殖的有四家,养鱼的有一家。张立明倒是很聪明,周六晚上就亲自提着酒菜找到了张靖家。和父亲张立平喝了一个小时后,终于提出了此行的目的。

    对于张立明来说,养殖这个东西有点儿超前了,他不是太明白。在他看来,张靖能够把养殖场搞好,养鱼应该也不在话下,所以他来取经了。

    张靖看在张晓梅的份上,也不会对张立明的取经无动于衷。何况,在张靖眼里,张晓梅这个女孩子就是他的人了,未来的老丈人自然是要帮忙的。

    张靖虽然没有养过鱼,可是毕竟经过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这方面的很多知识还是看过的。所以他给张立明提出了一些养鱼方面的建议。其实,这些知识也都是他随手看来的,可是在张立明看来,都是相当厉害的知识。

    张靖也没赶去县城,而是在家里辅导几个妹妹的功课。大妹和二妹都不用操心,最让人担忧的就是三妹张甜了,张靖觉得她实在不是什么学习的料,不过为了她的前途,还是得让她继续上下去。

    虽然学习成绩不会很好,但也不是那种特别差的那种,勉强糊弄下去吧。四妹张梅胆子小,所以特别的听话,学习虽然很好,却也最让人不放心的。因为任何一件小事都极有可能让她受到打击,从而无法全身心的学习。

    五妹张琴虽然小,但懂事的很,学习很不错,是家里最让人放心的小家伙。幺妹张灵那边,张靖准备九月份就安排入学。这小妮子机灵聪明,绝对是个学习的好手。而幺弟张浩就不好说了,性子有点儿倔强,要不是张靖还能压住他,估计这孩子天天能造反。每次周末两天,是幺弟张浩最老实的时刻,因为父母舍不得他,张靖却能下得去手。

    而每次回来,幺妹张灵就会把这一周幺弟张浩干了哪些错事吧唧吧唧地说给张靖听。张靖很担心张浩以后会走上老路子,所以不时地给父母说不要太惯着幺弟了,可是父母嘴上答应,可是该怎么惯着还是怎么惯着,张靖对此也不知道说啥了。

    对于村里出现的好几家养殖户,很多人都抱着看戏的姿态,在村里很多人看来,这些人也搞养殖就是想和张靖家斗的,都是得了红眼病的人。你要是想挣钱,你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就像张立明那样养鱼。可是那几家也养的和张靖家一样,那就是故意的了。

    不过,对于村里来说,这却是一件好事。大家都来承包,本来闲置起来的树林立刻给村里创收了不少的资金。而张邦炎立刻把这件事报到了镇里,大张村立刻成为了镇里重点扶持的养殖大村,要村里全力推广,务必搞出一个示范村。

    张靖对这个消息一笑了之,这个年代因为领导一句话而搞出各种示范村示范点的一大堆,最后都没啥大的作用。

    不过,如果村里面能够用养殖走上富裕的道路,张靖自然乐见其成。但是现在他还那个能力带领村子走上共同致富的道路,他们跟着就跟着吧,只要不来恶意竞争就行。

    不过,张靖还是不放心,去找了张邦炎,把自己的担心说了一下。张邦炎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一时间有点儿踟蹰。镇里说让他们村子搞个示范村,如果搞好了,那他可就是镇里的名人了,也能给儿子增加政绩不是。

    不过,张靖提出的问题,让他觉得确实是个事。如果大家乱来一起,到时候不但不能够成为示范村,还会被搞得乱七八糟的,一切都白搭了。

    “大爷爷,想不想搞出点大名堂?”张靖问道。

    “什么叫大名堂?”张邦炎吸了一口烟,斜着眼问道。

    “那就是让全国人都知道林安省梦湖市青帘县有个富裕有钱的大张村,大张村里又一个有着英明神武的村书记张邦炎。”

    张邦炎听完张靖的话,哈哈大笑,随后说道:“你小子还挺会跩词,我们大张村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子,还能让全国人都知道?”

    “所以,我问大爷爷你要不要做到这一点?如果你想,我可以给你出出主意,如果不想那就 算了。”

    “废话,能不想嘛?”张邦炎磕了一下烟袋,不满地笑道。

    “那好。那我就说说,你听听。”张靖随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村子里竟然都搞起了养殖,那就索性大规模地搞呗,每家每户都参与起来。能独立搞的就独立搞,不能独立搞的就合伙经营,村里起一个中介的作用。

    而等这些搞起来之后,村里张邦炎他们就需要帮助大家打开销路,处理各种生意当中的困难。当然,也不能白来不是。每个养殖场按照规模大小拿出一部分资金作为村里活动经费,当然也要有奖金之类的,白干活不拿钱,那只能热情一时,不能够长期持续下去。

    只要张邦炎他们能够让养殖场的产出完全打开销路,村子致富绝对没问题。到那时,别说什么镇里示范村了,恐怕连省里国家那边都会注意到的。

    张邦炎听完张靖的话后,倒是挺心动的。扬名立万的事情就在眼前,虽然他年龄不小了,但身体很硬朗,在干个十年完全不成问题。如果用这个十年让自己扬名全国,那就太值得了。

    按照张靖的说法就是,他们村里几个干部,自己也可以投资搞养殖,但是他们主要就是跑销路,签合同,联系运输,以及处理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的一些摩擦。

    不过,张靖也说了,这中间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那就是大家都自己搞了养殖场,如何兼顾所有养殖场的利益,这是个很大的难题。有的时候,内部矛盾比外部矛盾更能毁掉一个基业。

    在张靖看来这些问题都很好解决。村里出面,整合大家的养殖场,然后按照出资比例占据一定的股份,最后按照股份进行分红。张靖其实也是突发奇想,如果能够以整个村子为整体来搞养殖的话,他家的这个养殖场暂时就可以不用自己来做了,等以后稳定在哪里发展在重新搞一个。

    张邦炎对于张靖的话很重视,先是召开了村委成员会议。因为张立乾的犯事,民兵营长暂缺,本来打算让父亲张立平做的,可是父亲死活不同意,他对于当个什么民兵营长毫无兴趣。

    村委的会议开了很长时间,一直开了三天,意见还是没有统一。最后张邦炎暂时不开了,说等张靖回来让他给村委几个心存怀疑的人详细的讲解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