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8章 张靖在村委会上的讲话

    更新时间:2017-07-16 17:23:42本章字数:3333字

    张邦炎本来满腔热忱,可是被几个村委成员的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在村委成员看来,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成功呢?

    先不说大家的想法不一致,赚多赚少的人之间肯定会有矛盾的。比如,如果村委成员和人家签订了销售合同,那么首选那几家养殖场呢?没被选上的人家不会有意见嘛?

    再说了,现在哪里需要那么多家禽家畜啊?整个村子都上马养殖,到时候卖不出去怎么办?损失谁来赔偿?

    这些问题看似简单,却是最麻烦的。村民们只要一闹起来,就相当的麻烦。何况,这个事情全国都没有个先例。而且,田产承包责任制才实行没几年,这又搞集体大锅饭,明显是走历史的老路子嘛。

    张邦炎实在是说服不了这群村委了,只能无奈地放弃了。在他看来,村委几个人都无法说服,更别说全村的村民了。说句实在话,他后来仔细想想,也觉得村委几个人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张靖说的话更有吸引力,所以他才能坚持自己的观点。

    村委无法达成统一意见,事情便这么拖延了下来。一直拖到张靖在一个周末赶回家。周六晚上,张靖就被张邦炎给拉到了村部里。

    村部的会议室里,几个村委还有村民代表坐在会议室里等着。看到张邦炎带着张靖进来,都有点惊讶地看着张靖。他们不明白,村里开会把这个半大小子喊来干嘛。虽然这一段时间一来,这个张靖在村里颇为知名,但毕竟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啊。

    不过,张邦炎接下来的话,让大家更加的惊讶了。“今天,我把张靖找来,就是向大家解释一下之前我说的村集体的养殖计划。”

    “书记,别闹了,小靖这孩子才多大啊?”妇女主任许桂莲笑道。

    “有志不在年高!甘罗十二岁就当宰相了呢。”张邦炎大眼一睁,颇有气势地说了一句。

    “是是是,那么就听听。”村会计周胜春点头应是。

    张靖笑了笑,看着几个村委,坐在了张邦炎的一侧,咳嗽了一声,笑道:“各位有的是我叔叔婶婶辈,有的还是我爷爷辈,我年龄确实小了点,考虑问题是否周详,还需要大家多多参详一番。不过,就像书记说的,在村集体搞养殖这一块,我还是有点儿想法的。”

    停顿了一下,张靖继续说道:“之前书记告诉我,你们有的人认为村里出面搞集体产业是在走历史的老路子?这句话我完全不敢苟同!先不说之前大锅饭,就说这个集体产业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关键在于如何操作。操作的好了,就算是历史的老路子,照样子能焕发青春。

    这个养殖,虽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了,可是大规模养殖却还是不多的。我们国家那么大,每天消耗的肉类蛋类都相当的庞大,可以说搞养殖,只要不乱搞,赚钱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当然了,赚钱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这个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我先把大概的情况给你们说一下。现在村里有好几家跟风搞了养殖场,或许你们会认为他们肯定也能像我家的养殖场一样赚钱。不错,前期是肯定的。可是你们要知道,既然他们搞起来赚钱了,村里其他人就不会跟风搞了嘛?

    如果别的村也跟风搞呢?到时候到处都是养殖场,到处都是肉类蛋类的商品来到市场上。可是我们县的市场就那么多,这些养殖场都家庭承包,没有很大的外销能力,主要的还是县内。等到县内市场饱和了,价格就会下降,东西也就会随之出现滞销。到了这时,大家都想卖出手里的东西,便会产生价格战,也就是恶意的竞争,最后损坏的是所有养殖户的利益。

    可以说,到了这一步,养殖户便会赔的血本无归,村民们的利益受损,间接损害的便是村里的利益。试想,到时候村里一大堆都是欠债户,你们村委的日子能好过嘛?

    而想要避免这一点,就需要一个统一的管理和经营。整个村子形成一个整体,专人管理,专人销售,专人养殖。有了你们出面,县内市场饱和之余,还可以去拓展其他地方的市场,只要哪里有需要,我们就可以把东西卖过去。养殖户不愁销路,自然干劲十足。村民们收入上涨,带来的是村里经济的大踏步前进,你们作为领导人,能得到什么好处,还用得着我来详细说嘛?

    至于你们说的你们能得到什么好处,这也很简单。你们也可以出资,同时因为你们要为整个集体的养殖场跑关系跑销路,自然要给你们额外算工资和奖金,你们不但可以得到你们想要的政绩,还可以得到双份工资,何乐而不为呢?

    再说如何操作这个问题。首先,召开全体村民大会,把所有的情况通报给全体村民,然后号召大家出资入股,形成以村集体为主要的一个股份制养殖公司,按照出资的多少占有相应的股份,盈利以后按照占股的多少进行分红。

    公司的管理层有全体股东选/举产生,股东大会可以罢免公司的管理层,商讨公司的发展计划和各项政策。而你们村委成员如果被股东大会罢免,是不影响你们村里的职位的。”

    张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问道:“好,说了也不少了,虽然不是太过详细,但也说明白了,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

    “那如果大家不愿意入股呢?”妇女主人许桂莲开口问道。

    “所以,这就需要你们村委成员做工作了。既然是村集体搞起来的产业,我觉得在原则上应该是全体村民都参与。有钱的多出点,没钱的少出点。”张靖答道。

    “我问一下,这个选/举管理层万一出现乱子怎么办?比如,好几个人都想当领导,然后在一起竞争,有人就私下里做小动作,这个如何避免?”村长张立武问道。

    “我刚才说了,股东大会不但可以产生领导层,同时也可以罢免领导层。选举出来的领导如果不能够带着大家前进,股东大会是可以提请罢免的。”

    “那股东大会由谁提议召开呢?”张立武继续问道。

    “每年一次或者每半年一次,形成一个惯例。股东大会上,要对公司前一段时间的发展状况进行审核讨论,如果领导层没有作为,那就直接进入罢免程序。”

    “这样也行。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搞这个真的有赚头嘛?”会计周胜春问道。

    “你看我家的养殖场赚不赚钱?”张靖反问道。

    “谁不知道你家老爹会藏着掖着啊,村里人都觉得你家肯定是个万元户了。”周胜春笑道。

    张靖笑了笑,说道:“其实之所以能赚钱,就是因为现在市场需求大。而以后,随着大家手里的钱越来越多,市场也就会更大,这一块只要不乱来,是绝对不会赚不到钱的。”

    “那你家的养殖场也要并进来嘛?”张邦炎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如果村里集体搞了,我那个就可以撤掉不搞了。”张靖说道。

    “如果有你家来带头,大家可能会更加的相信。”张邦炎说道。

    “所以,这就算是我家对村里的一份贡献了。不过,我家养殖场价值多少,那可是要折算成钱算入股份当中的。”张靖笑道。

    “那是当然,还能叫你吃了亏不成。”张邦炎不满地瞪了张靖一眼,眼中满是笑意。

    其他村委成员听着两人的谈话,一阵无语。尼玛,这八字还没一撇呢,这两人就商量起入股来了,是不是有点儿太早了?

    “这样,你们几个村民代表也发表一下建议。”张邦炎看着那几个村民代表一直沉默着,开口说道。

    几个村民代表互相看了看,其中张亮父亲说道:“我们没啥意见,村里咋说就咋干呗。”

    张立明也点头说道:“我觉得小靖的主意不错,我家的养鱼还没完全搞起来,正好可以加进去。”

    “那行,明天就召开全体村民大会,商讨这个事情。”张邦炎一锤定音。

    第二天一早五点钟,张靖还在睡梦中,就听见村里的大广播哇哇地响了起来。“村民们请注意了,村民们请注意了,上午八点各家各户派一个人道村部大广场上开会,任何人不得缺席;上午八点……”

    张邦炎一连重复了十几遍,广播这才停了下来。张靖本想再迷糊一会的,可是广播里突然又有人说话了。“村民们注意了,如果上午八点谁家没来人参加会议,今年的提留款加一成。”

    张邦炎这句话一说出来,简直就是个大杀器,估计这下每人不敢不来了。张邦炎又连续播了十几遍之后,广播里就传来了嘈杂的收银机声音。

    我晕!这老家伙够狠。张靖也不睡了,起床穿起了衣服。刚刚走出院门,就看到附近很多人家蹲在大门口互相讨论着大喇叭里的内容。还有的出门倒尿桶的小媳妇出声咒骂张邦炎这老东西大早上的扰人清梦。

    七点半的时候,张靖就被张邦炎的小孙女张晓敏给喊到了村部。村部门口的大广场上已经摆了三四张桌子,中间放着一个长长的裹着黑布的话筒。

    “小靖来了,待会儿我说完以后,你把昨晚上给村委几个人说的内容再给大家说一遍,一定要让大家了解这个情况,积极入股。”张邦炎叮嘱道。

    “没问题。”张靖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张邦炎指挥几个赶来的村委去催促村民们赶快赶过来。大张村是一个独立的大村庄,全村三千多口人,四百多户家庭,分成六个生产队。这些小队长好久没有发挥自己的职位优越性了,终于开了一个大集体的会议,他们立刻开始忙碌起来,招呼自己生产队的人开会,存在感刷得刚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