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9章 公司搞起来,小醋也飞起来

    更新时间:2017-07-17 17:24:39本章字数:3337字

    八点钟的时候,虽然来了乌压压的一大批人,但整个广场闹哄哄的就像是菜市场。狗叫声、孩子的哭声、老爷们的骂声,乱七八糟的。说是一家来一个人开会,可是大家都喜欢看热闹,有的一大家子都跑过来了。

    张邦炎带着村委还有生产队的人花了半个小时这才把场面给控制住了。可是,广场上依旧没有完全安静下来,还是嗡嗡嗡嗡的,听在耳朵里相当的烦躁。

    张邦炎拍了拍话筒,喂喂了两声,开始说道:“都安静了,都安静了,现在开会。”

    村委一干领导坐好之后,张邦炎继续说道:“都安静啦,还说还说,说什么呢?我叫你们来是来开会的,不是让你们道这里闲聊的。哎哎哎,立产媳妇,你能不能把你那大嗓门闭上,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你在说话是吧?还有,二憨子,谁让你来的,滚回家睡觉去……”

    张邦炎对着在场讲话的、不老实的村民一阵点名批评,一连串名字点下来,会场终于安静了下来,不再嗡嗡的让人心烦了。

    看到时机成熟,张邦炎终于把开会的内容给说了一遍,随后便把位置让给了张靖,让张靖代替他给村民们说一遍。听说让张靖说话,会场再次嘈杂了起来,张邦炎费了老鼻子劲才给压制下来。

    张靖清了清嗓子,把昨天晚上给村委们说的话重新说了一遍。下面的村民听完了张靖的话,会场瞬间就乱哄哄了起来。大家凑在一起,不停地讨论着张靖所说的内容。

    有些没认真听的人还没搞清楚咋回事,只好一个个的问。搞清楚了内容的人,开始和身边的人商讨这件事的可行性。

    张邦炎这一次也没说话,就让大家互相讨论。这一讨论,就讨论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最后大家自己都觉得没啥讨论的了,这才慢慢地安静下来。

    张邦炎重新坐回话筒前,开口问道:“大家考虑的如何了?如果考虑好了,就可以到周会计那里登记了,姓名和要投入的钱。钱暂时可以不用交,但是三天之后毕竟交来,否则就等于自愿放弃。再重复一遍,我们希望全村所有人都参与进来,但是也不强求。如果你觉得这个事情没什么搞头,你可以不入股不参与。但是后面赚了钱分了红,也没有你们的份。当然,你们有些人担心的亏本也不会和你们相关。所以,你们好好考虑,考虑好了就可以报名了。

    还有,如果你们对于村里要搞的这个集体养殖还是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来村委询问,也可以让小靖给你们再详细解说一番。其实,刚才小靖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我这个老头子都已经很明白了。好了,现在散会,大家回去考虑,考虑好了就可以过来报名了。”

    张邦炎话音刚落,村民们开始纷纷散去。虽然人都走了,可是关于搞集体养殖的事情却成了大家口中的大事情,三五成群的一边走一边讨论着。

    张靖和村委的人就在村部待着,解答一些有疑惑村民们的问题。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钟,张靖这才脱身上学去了。

    而在村里,经过三天的发酵,这个信息已经完全印入了村民们的脑海当中去了。村委那帮成员还有张靖家和那几个参加过村委会议的村民代表家也都报了名了。

    其中张立明出资了两千元,是暂时报名人中出资最多的一个。张亮父亲出资了五百块钱,同时以自家正在建设的养殖场的基础材料折算现金,总共入股八百块钱。几个村委,张邦炎出资了五百,妇女主任许桂莲出了三百,会计周胜春三百,村长张立武三百。

    有一些村民看到村里几个领导都出钱了,也纷纷过来报名。既然入股,总不能几块钱几十块钱的入吧,所以最少都要一百块钱,上限随便。

    大部分村民对于这个事情信心并不是很足,所以入股一百块钱的人相当的多,几乎占到了百分之八十的人。

    一周后,该报名的也都报名了,但还剩下八户没有报名。这其中包含着五家特殊的家庭,还有三家人是开完会的第二天就走了,根本没在家里呆,村委成员上门几天都没找到人。

    这三家在村里也算是很特殊的存在了,是以前大张村最大的地主张厚寿三个儿子分别传下来的儿孙辈了。

    虽然后来田产财产啥的都被斗完了,可是村里依旧流传着他们三家分别获得张厚寿一人两罐银钱的遗产的消息。据说那些银钱拿出去卖了以后,三家绝对都是万元户了。

    不过现在,三家人过得很普通的生活,好像应该并没有出售手里的银钱。这一次村里搞集体养殖的事情,这三家人看来是不认可的,但是又怕村里又搞什么强行摊派,所以直接离开家躲起来了。

    另外那五家,有三家是孤寡老人,守着二亩地勉强度日,别说入股的钱了,能填饱肚子都已经是烧高香了。还有两家一个就是张邦炎开会时点名的二憨子家,家中一个疯母亲,一个憨儿子,平时的生活都是二憨子的大伯接济的。还有一个是个三十多岁的光棍河新家。

    这个河新是被他哥哥赶出家门,无奈成为了一个独立户的。这个河新自小得了小儿麻痹症,双腿走路有点儿瘸瘸的,再加上脑子也不是太好,所以三十多岁还没娶上媳妇。

    没娶上媳妇之后,这家伙心思就歪了,有一天晚上偷偷爬上了自己嫂子的床。可惜不但被他嫂子给踹下床,还被第二天赶回来的大哥打得凄惨无比,一条胳膊直接又废掉了。

    随后,他大哥把他赶出了家门,从此一个人住在他老母亲遗留的一个小草房里,每天靠着去各家讨饭勉强度日。

    这几户人家的安排,张靖也给张邦炎说过了。那三户孤寡老人就不需要入股了,每年的分红中拿出一点当做慰问金发给他们。二憨子家也可以发放一部分,毕竟母子二人都没有劳动能力。

    而河新那边虽然很可怜,但这人人品也有问题,给钱可以,但必须让他付出劳动,不能养成不劳而获的坏习惯。

    张邦炎觉得张靖的做法还是可行的,所以在去掉那三户之后,张邦炎觉得可以马上开始了。会计周胜春算了一下,全村四百八十六户人家,去掉八户,还剩四百七十八户,最多投入两千,最少的是一百。

    投入两千的一家,投入八百的一家,剩下的投入三百元的有九十四户,然后还有三百八十户一家投入一百块钱。

    最后总共收到股金六万九千元,这还不算张靖家养殖场的投入。张邦炎和村委成员估算了一下,张靖家的养殖场应该价值一万以上。

    不过,张立平早就和张靖商量好了,作价两万算作股金投入进去,最后村集体养殖场总共资金应该在八万八千七百元。

    资本总金八万八千七百元,总股份八万八千七百股,张靖家出资两万元,占据两万股,是第一大股东,占比百分之二十二点五五。其次就是张立明家两千元,占据两千股,占比百分之二点二五出资三百元的九十三户人家,每家占比百分之零点三四。出资一百元的三百八十户,每家占比百分之零点一一。

    手里有了钱,张邦炎再次召开村民大会,开始商讨村集体养殖场建设的各项事宜。按照张靖的建议就是成立一个公司,出资入股的人都是公司的股东,除了股东大会这个设置意外,其他职能的运行就依照公司的模式来了。

    张靖也没有说出太过详细的方法,先是等他们把基础东西搞出来再说吧。既然准备要做了,第一件事就是召开股东大会,选举出临时的领导层,带着大家先把养殖场建设起来。

    既然是全村人的事业,人工自然不需要外找了,大家有多少力量就出多少力量,务必用最快赌速度建设好养殖场,早日投入运行。

    虽然村里人也都知道有什么公司工厂之类的,但是却没有人懂,所以就算是成立了公司,选出了领导,暂时也只能用他们的处理方式来进行各种操作。

    在股东大会上,张立明作为村里比较有能耐人的代表,被选成了即将成立的养殖公司的总经理,张立平和张亮父亲被选为了副总经理。至于其他领导层,暂时就不定了,这三个人先行领导大家先干起来再说。

    张靖在学校里上学,但也一直关注着村里养殖事业。张邦炎在镇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成立公司的各种手续很快就搞定了。

    接下来,全村人投入到了大建设当中。属于大张村的树林里到处都是干活的人,平整土地、架设各种家禽家畜休息的小棚子。因为全村建设,所以养殖场几乎把属于大张村的树林部分全部利用起来了,所以很多地方必须要盖上值班的房子用来看守养殖场。

    张靖再一次周末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基础方面已经搞得差不多了,而且村里还在计划给河上架一座木桥,即便不能走车子,走个驴车牛车啥的也行啊。

    村里人忙着搞养殖场,张靖则忙着给几个妹妹补课。大妹张娟马上要小升初考试,虽然她学习还不错,可张靖希望她能考的好一些,到时候能分到一个好的班级。

    表妹倪倪那边已经可以走两三步了,恢复效果相当的可喜。唯一让张靖觉得郁闷的就是这段时间和校花杨晓波探讨英语知识了。

    不是探讨的过程郁闷,而是每一次杨晓波找过来的时候,张晓梅就喝起了醋,一整天都不带理睬张靖的。张靖真心冤枉,这个杨晓波非要跑过来请教,他又不好直接拒绝,何况英语老师看到了,也让张靖和杨晓波好好研究,好在六月末的全国比赛中拿到好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