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2章 卫生巾和丝袜的生意

    更新时间:2017-07-20 21:07:12本章字数:3324字

    张靖回到水荣县时,县里的老师们正在进行中考阅卷工作。张靖对此不太在意,他对自己的成绩还是有自信的。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利用五万块钱搞女性用品厂的事情。其实,这算不上赚大钱的事情,毕竟投资建厂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张靖知道,女人将会时未来消费的主力军,不管是衣服鞋帽还是化妆品等等,都是赚钱的利器。所以,他不想放弃这一块。现在国内对于专门生产女性用品的厂子几乎处于空白地步,先人一步,能够很容易建立一个品牌。

    生产卫生巾是他的首选,其次就是化妆方面的,因为没办法生产各种高档的化妆品,所以张靖把目光放在了化妆工具上。

    五万块钱搞两个厂子,那是肯定不够的,所以,他准备把家里的钱也给拿出来。他不准备直接建厂,而是准备收购一个厂子,因为这样可以省去厂房建设,节省一定的成本。

    所以,他花了两天的时间,跑了县城十几家厂子,最后看中了一家倒闭的纸厂。这个时候的城市规划太乱了,厂子乱建一通,城东城南城西城北都有厂子。

    而张靖看好的厂子正好在城东,正是后来水荣县规划的工业园内,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不会有拆迁的危险的。

    张靖也没急着去找人买下这里的厂房,而是回了村里。村里的养殖场已经稳步前行了,村书记张邦炎和村长张立武加上副总周宏三个人出外寻找销售路线了。

    而张靖父亲张立平则天天泡在养殖场,随时随地的观察家禽家畜的情况,当然更重要的是他遵从张靖的吩咐,从原来家里那一批家禽家畜中培养下一代呢。

    “妈,家里人都去哪儿了?”家里就母亲一个人,几个妹妹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都去看新桥了。”

    “新桥搭好了嘛?”张靖惊讶地问道。

    “恩。搭好了,不过不宽,也就能容许一辆驴车来回。”

    “暂时够了,如果是大规模的运输,完全可以从树林那边直接走。对了,妈,家里还有多少钱?”

    “家里啊,我去看一下,具体多少我也没数过,都是你爸收的。”何小红说完,走进了里屋。

    “还有两万三千块钱。”何小红随后走出来说道。

    “拿两万给我。”

    “行。”何小红根本就没问张靖要两万块钱干嘛的,张靖说要钱,他都不带任何犹豫的,直接转身就去拿钱。

    在何小红和张立平的眼里,家里现在能有这么多钱,那完全都是张靖的功劳,他们两人也就出了一点点力,可以说,没有张靖,就没有家里现在富足的生活。别说要两万了,都拿走,他们也没有任何意见。

    手里有七万块钱了,建一个厂子暂时是可以了。他现在不需要大批量的生产,先来个小打小闹的,等资金充足了,再加大投入,反正留给他的时间还有很多,不是太过着急。

    把何小红拿来的两万块钱收好之后,张靖也去了河边看了看。桥是今天中午刚搭好的,村里人都过来看热闹。小孩子过来抢糖果吃,抢未炸开的鞭炮耍。

    幺弟张浩和幺妹张灵手里抓着一大把糖果,看到张靖过来,幺妹张灵小跑过来,献宝似的把手里的糖果往张靖手里塞。

    幺弟张浩看张灵给大哥塞糖果,他也跑过来,把另一只手里的鞭炮塞给张靖。张靖笑着推掉了两个小家伙的东西,一手拉一个站在河边看着几个村委成员正在试探桥的结实性。

    等到几个村委宣布可以通行了以后,大家一窝蜂地朝着桥上而去。毕竟这是村里搞得第一座桥,大家都想沾沾喜气,或者说想要凑个热闹。

    张靖带着几个妹妹走了一遍,便回转了家中。大妹张娟在小升初的考试中发挥得不错,考上顺湖中学是肯定的了。

    这个时代还没有不给留级的说法,如果考试考不及格,留级是必然的,除非家长强烈要求不留级,否则一般成绩差的学生都会被老师留级。有的学生,在一个年级留上两三年都是常有的事情。“抱窝鸡”的名号也是这么来的。

    大妹张娟已经留了一级,和二妹张秀正好一起上五年级,今年同时参加小升初的考试。二妹张秀的成绩稍稍差一些,不过考上中学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三妹张甜还在暑假结束之后估计还要再上一个三年级,正好和四妹一起上三年级。五妹开学后上二年级,幺妹张灵开学可以上一年级了。幺弟张浩还要再等两年才能入学。

    家里条件好了,几个妹妹也不是那么瘦弱了,个个面色红润,生活的不错。更重要的是,她们的情绪也都好了不少,不像以前,总是因为家中的各种事情而愁眉苦脸的。

    张靖在家里呆了两天的时间,再次去了县里。赵业平已经回来了,他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最后合计了一下,就在之前看好的房子里先开起来,拆迁到时候再说。

    虽然这样做会增加成本,但如果前期生意如果很红火,那点成本也就不需要太过的在意了。赵业平听说张靖要开一家生产卫生巾的厂子,笑道:“你才十六岁吧?十六岁竟然懂这个,真是厉害了啊。”

    “老子想到的是钱,你想到的却是男女之事,这就是差距啊。”张靖讥讽道。

    “哈哈哈哈,我就是俗人一个。不过我挺奇怪的,你咋会想起来做这个生意?”

    “因为能赚钱啊。”

    “万一人家不买呢?我看她们用的都是卫生纸啥的。”赵业平说道。

    “等她们认识到了卫生巾的好处,卫生纸也就不会有人用了。”

    “行。你准备怎么搞?”

    “城东那一家倒闭的纸厂你帮我拿下来,我给你办成股份。”

    “艹,就半成?”

    “要不要吧你,别废话。”

    “废话,当然要。”赵业平急忙点头。

    “除了这个还有呢?”

    “那一个我暂时放弃了,现在有点儿早,过段时间再说,我准备在搞一个丝袜厂。”

    “丝袜又是个什么鬼?玻璃丝袜?”赵业平走南闯北过,倒是见过丝袜。在水荣县,所谓的玻璃丝袜只是长一点的袜子而已,而且还不是那种特别透明特别柔软的丝袜,也不是连裤的。

    “对,你帮我看看县里哪一家服装厂做不下去了,想办法买下来,同样给你办成的股份。”

    “这个好办,两天时间就能搞定。不过你确定丝袜能赚钱?”赵业平还是很怀疑。在他看来,玻璃丝袜实在是没啥好看可言,除了夏天穿裙子时套一下,其他时间几乎用不上。关键是,夏天穿着嫌热,冷天穿着太薄,有的劣质袜子穿着害扎人,就算是有女人买,也不会是畅销品。

    “放心吧,我脑子里的丝袜和你看到的不一样。”张靖笑道。

    “行。两天时间搞定厂房。工人要吗?”

    “要。但那些只想着拿铁饭碗偷懒耍滑的人就算了,我的厂子要的是能干活的人,我明天会把员工招聘要求和待遇写下来,到时候就张贴在超市门口。”

    “好。晚上我带你去吃饭,帮你认识一下人,以后办事也好一些。”赵业平说道。

    “没问题。”

    晚上,赵业平做东,请了一堆人吃饭。有的是县里一些部门的头头脑脑,还有的是一些头头脑脑家的儿子女儿,反正都是有点儿小来头的。

    赵业平请吃饭的目的就是把张靖介绍出来,所以不遗余力的强调张靖是他的铁杆兄弟,铁杆,铁杆,重要的事情要说十几遍,一直到其他人都在嘴上把张靖当成兄弟后,他这才满意。

    张靖也在和这些头头脑脑的儿子女儿交谈的时候,侧面打听了一下赵业平的来历。他早就知道赵业平来历不凡,可是到底是何来历,赵业平没说,他也没打听出来。

    不过,好在这里面有人知道,在张靖的引导下,很自然地说出了赵业平的来历。赵业平老妈现在是县里的二把手,老爸是市里的三把手,而且是极有可能接任一把手的人,这样的关系别说在梁江市找人办事了,就是直接横着走,那也没人敢说什么。

    没办法,GG开放以来,经济水平不断上升,人们的思想也越发的复杂起来,对于权势的敬畏越发的浓厚起来,很多时候一个官员的子女可以在官员所管辖的范围内呼风唤雨。

    经过这一顿饭,张靖和县里这些有点小来头的人都算是认识了,虽然不能说交成了什么好朋友,可是以后如果遇到张靖,这些人也都会给面子的。可惜,暂时这个面子是冲着赵业平的,不是他张靖。

    张靖也明白这一点,毕竟自己不够强大。当别的十六岁孩子还在上学或者不上回家种地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创业了,这已经是很牛逼的事情了,但知道的人却极少极少。

    赵业平人脉深厚的表现就是,这一顿饭不但让张靖认识了县里很多人,还直接搞定了收购倒闭纸厂和城北那家正在四处寻求县里拨款而未得的服装厂。

    这家服装厂也是之前他们搞安全裤生意的合作厂家。可是安全裤的生意不做之后,这家服装厂也开始做安全裤。可惜他们动作太慢,县里这边的市场已经被市里和邻县两家服装厂给占据了。

    本来因为安全裤生产,厂子的效益有了些许的提高,可是随后安全裤生产遭遇失败之后,厂子再次遭遇了巨大的危机。县里倒是想管一管,可是没钱啊,只能拖着。拖了这么久,服装厂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县里已经有直接解散的计划了。

    所以,赵业平很适时的拿下了这个服装厂。一个将要倒闭的服装厂作价十万,不过却可以分期付款,不用一下子付清。而那个倒闭的纸厂,五千块钱就拿下了,便宜的不能再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