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3章 你这是要开宠物店呐?

    更新时间:2017-07-21 11:48:37本章字数:3376字

    这边搞定了两个厂子的厂房之后,张靖却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我尼玛,生产卫生巾需要啥子机器啊?他只想起来要搞这个生意,可是尼玛的需要用到啥机器他倒是想不起来了。

    也没个网络可以查,身边也没个人可以问,没办法,张靖只好再次拜托赵业平咨询一下。好在赵业平在香港那边也有朋友,一个电话打过去之后,很快就搞清楚了生产卫生巾所需要的各种设备。

    虽然国内此时还没有,但是在国外已经很多了。赵业平那个在香港的朋友也很给力,打包票帮赵业平从国外搞一套过来。

    卫生巾设备搞定之后,丝袜厂这边倒是不需要太复杂的设备,但如何制造成张靖后世常见的那种透明的丝袜,还是需要一点儿特殊的设备的。

    等赵业平的朋友那边搞定了之后,打电话过来让赵业平打钱过去。赵业平一听价格直接懵逼了,然后找到张靖说道:“我觉得暂时还是算了吧,太特么的贵了。”

    “什么太贵了?”张靖疑惑地问道。

    “生产设备啊。卫生巾一套生产线要五百万,丝袜丝袜生产线一套三百万。”赵业平说道。

    “哎呦,我去,这么贵?”张靖也被惊讶到了。随后想一想,他又释然了。他之前完全想叉了,他用水荣县的此时的消费水平来考虑问题,自然觉得此时很多东西并不会太贵。可是在国外或者说在香港,那可不是几万块钱就能干啥的。

    既然生产线那么贵,暂时就放弃这一个计划吧,老老实实搞点其他吧。那个服装厂暂时放弃收购,他只把那个倒闭的纸厂进行了一番清理。

    这个纸厂在城东,正好距离以后要上学的县一中也近,那就提前搞个宠物养殖场吧。这个水荣县国营造纸厂面积不是很大,大概和顺湖中学差不多大小。这里总共就两排厂房,两排都是两层红砖小楼。

    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有的地方长得齐腰深,看起来荒凉破败。院子里还扔着不少机器,都快锈烂掉了。

    张靖走了一圈,大致查看了一下,便从超市那边贴出了临时招工计划。不到两天的时间,就招到了十个人,然后开始清理纸厂。

    不用的机器,一股脑当做破烂卖掉了,倒是卖了两百多块钱,正好抵消了一部分工人的劳动工资。至于那些已经烂掉的桌子板凳,全部集中起来烧掉了。

    经过十个人三天的清理,纸厂从里到外都干净整洁了不少。厂房完全空了下来,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随后张靖又找人打掉了很多房子里的隔墙,然后从里到外刷了一层漆,纸厂活过来了。

    整理完毕之后,张靖一个人从梁江市坐上了前往临海市的火车。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桥头堡,百年重镇,临海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梁江市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梁江市是内陆一个贫困落后的地级市,和临海市比起来,临海市已经过上了百万富翁,而梁江市还在为吃饭穿衣而苦苦奋斗呢。

    火车开了整整一天,一直到晚上十点半这才开进了临海车站。拥挤的人群钻出了火车,一窝蜂地涌向了出口的方向。

    火车站广场中央一个大灯塔发射出瑶瑶的光芒。看着眼前灰白色的火车站,想到前世来过一次,那气势辉煌,高大雄伟的车站,差距真的太大了。看来,此时的临海和他重生时相比,也真的太小儿科了。

    一个人背着个双肩包走出车站,拒绝了一些过来拉客住宿的人,张靖车站前面的公路边走去。路边停着几辆出租车,看起来正在等客。

    这一世第一次到临海,何况还是八五年的临海,他是一点儿也不熟悉。所以,让出租车带着他跑,能省好多麻烦事情。

    “小伙子,到哪儿去?”刚走到出租车跟前,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叔就亲热地过来询问了。

    “老弟,去哪儿我带你过去?”张靖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窜了过来,一把扯过张靖的手,就朝他的车子跟前拽。

    “徐小龙,你个混蛋。”那个大叔愤恨地在背后骂了一句,却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张靖也没过多去在意,顺势也就上了那个叫做徐小龙的车子。殷勤地帮张靖把车门关上之后,徐小龙绕到一边上了车,对着张靖问道:“老弟,去哪儿?”

    “随便去一个好一点的酒店吧。”张靖随口说道。

    “好嘞。”那个徐小龙发动了车子。

    张靖转脸看着外面的临海市,内心很是感慨。现在路也不是很宽,车子也不多,行人要么骑自行车,要么步行,根本看不到前世那种汽车堵成一条长龙的景象。

    虽然这个时候的临海发展比很多地方都很好,但依旧还看不到什么大城市的样子,也就是比较不错的面积大一些人口多一些的城市罢了。

    张靖沉浸在前后的对比中,不时把看到的景象和记忆中的情形反复比较一下,从中寻找一些物是人非的感受。

    车子跑了二十分钟这才停在了一个十几层高的大楼前面,“情谊四海?”张靖看着大楼前面那硕大的四个字,倒是从外观上看起来还不错。

    “多少钱?”张靖问道。

    “二十。”那个徐小龙笑道。

    “二十?你抢钱呢啊?”二十块钱对于张靖来说不多,在前世二十块钱在临海打车都走不了多远。可是在八五年打车,这二十块钱的费用可一点儿也不低。

    “咋说话呢?老弟,二十块钱跑这么远还多?”那个徐小龙不满地说道。

    “十块钱,爱要不要。”张靖虽然不缺钱,但是也不会出冤枉钱,掏出十块钱扔给了徐小龙,他直接就朝着酒店大门行去。

    可是出租车司机徐小龙不干啊,下车直接追了过来。“老弟,你什么意思你,钱不够!”徐小龙不满地说道。

    “这特么够绕临海跑一圈了。”张靖说道。

    “跑个屁啊,给钱。”徐小龙一把拽住张靖的胳膊,扯住了张靖前行的脚步。

    “你信不信我报警?我还未成年,你这是欺负青少年。“张靖笑道。

    “老弟,够奸。”徐小龙悻悻然地放开了张靖的胳膊。十五六岁的少年确实让他感觉有点儿不太好意思。欺负外地人可以,但欺负一个小孩子,太掉价了。

    张靖笑了笑,看着徐小龙离开的背影,转身继续走向了酒店。酒店面对张靖要开一间房的要求有点儿迟疑,因为张靖拿不出身份证,也拿不出介绍信,他们这边实在不好办。

    不过,毕竟现在管理不是太过的严格,等到那个经理过来,张靖用双倍的价格还是开到了一间房。本来住一天是八十八块钱,张靖用一百七十六块钱只能住一天。

    不过,他也不在乎,去房间里看了一下之后,便安心睡了下来。第二天一早,他就爬了起来,拿着钥匙离开了酒店。这边刚走出大门,就感觉肩膀被人撞了一下。

    他惊讶地转头,就看到一道黑影擦身而过,然后步履踉跄一下,直接摔倒在地。

    张靖楞了一下,这才看清楚摔倒在地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从背后看,身材纤细,长发飘飘,挺好看的。

    张靖走过去,先说了一句“不好意思”,然后伸手准备拉她起来。不过,那个女人却避开了张靖伸过来的手,对着怀里的什么嘀嘀咕咕地说着些什么。

    张靖伸头一看,发现她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猫。不过此时小花猫双眼迷离,精神萎靡,明显处于重病当中。

    “咪咪,不要怕不要怕,我马上带你去医院,到了医院就好了,千万别睡啊呀呀。”那女人抚摸着那只小猫,神情相当的悲伤。

    “那个……这只猫咋了?”张靖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听到话题涉及到了她怀里的猫,终于有兴趣回答问题了。

    “先起来再说吧。”张靖再次伸手。

    那个女人看了看张靖的手,自己爬了起来。“我没事了,我要走了。”那个女人说了一句,不待张靖说话,抱着猫转身就走。

    便拿着钥匙来到了大厅里。打听了一下,他才知道临海市有两家卖宠物的店铺,距离这里有点儿远。

    他也猜想,整个国内,能够有宠物店的,也只能是临海或者京城了。打了一辆人力车,赶往了酒店服务员介绍的第一家,位于临海市第一百货商店隔壁。

    这个叫做宏发的宠物商店,名字可真是够奇葩的。而且,商店面积也不大,宠物的种类也很少。一边放着装着猫的笼子,另一边放着装着狗的笼子,然后还有一些兔子和鸟,再然后就没了。

    不过,好在那些猫和狗种类还可以。猫有十几种,主要都是亚洲这边的品种,最常见的国内的狸花猫和在东山省最常见的狮子猫,有钱人经常养的波斯猫,典型的老美那边的卷耳猫和短毛猫等。

    至于狗的种类,最常见的是国内的土狗了。不过,张靖一眼就看中了小RB的秋田犬。不得不说,秋田犬的颜值还是不错的,挺顺眼的。

    其他的品种,还有哈士奇、牧羊犬、吉娃娃等四五种。张靖询问了一下价格,品种不同价格不同。国内常见的狸花猫五块钱一只,土狗六块钱一条。

    最贵的就是波斯猫了,标价一只三百。其实张靖知道,波斯猫也就流行了一段时间,后面就很少有人养了。后世最常见的要么是大型犬,要么就是那种小不点。比如RI天RI地RI空气的超级赛亚狗——泰迪,火的不得了。

    “同学,选猫还是选狗?”店老板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笑起来给人的感觉很温暖。

    “都要,每一种都要雌雄一对,有货吗?”张靖笑道。

    “呃?”中年妇女惊讶过后,随后笑的特别灿烂。“暂时货不齐,不过三天之内就能配齐。”说完之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同学,你是开宠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