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2章 谁特么欺负你,我弄死他

    更新时间:2017-07-28 11:49:07本章字数:3738字

    “我想要。”胖赵娜抱起来立刻就不愿意放下来了,对着张靖说道。

    “不行。它们还没长大呢。”张靖笑道。

    “这么大正可爱呢。”赵娜说道。

    “等他们下崽子了,你再要吧。”张靖说道。

    “啊……”赵娜不满地叫了一声,放下了怀里的波斯猫。虽然又见到其他几样宠物之后,两个小女孩抱来抱去的。赵娜是看到一个要一个,要不是张靖阻止,她能把所有的宠物都给抱回家去。

    看完了宠物之后,赵娜这才一幅了然地状态,问道:“这个宠物养殖基地是你搞的?”

    “咋了?不行吗?”张靖反问道。

    “哇,你好厉害,还在上学就可以创业了。”赵娜一脸崇拜的表情。

    “别别别这样看着我,我会骄傲的。”

    “哈哈哈……你真幽默。等他们下崽了,一定送我一只。”

    “送?五百一只。”张靖笑道。

    “去你的,哪有那么贵的猫?”

    “你帮我介绍生意,我免费送你。“张靖笑道。

    “好。一定哦。”赵娜点头答应了下来。

    看完了宠物,三个人看看时间也才十点钟。午饭不准备回校吃了,三个人去了街里,找了一家菜馆随便吃了点。

    回到学校以后,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但是报名的人不减反增,学校里到处都是新生和陪伴而来的家长。那些高二高三的学生终于找到了一丝骄傲的地方,昂着脑袋穿梭在新生中间,时而大声的说笑,显示自己老生的身份。

    张靖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宿舍里多了三个人,一个身材矮小戴着眼镜圆脸圆脑袋的家伙,还有一个身材瘦高,脸庞特别宽大的人,最后一个则是个小不点,身高估计不到一米六,而且特别的瘦小。

    大家自我介绍了一下,圆脸圆脑袋的家伙叫做龚磊,来自黄港中学,身材瘦高脸庞特别宽大的人叫做刘安伟,来自刘家集中学,小不点叫做徐云辉来自县城四中。

    四个人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坐在一起聊着彼此学校的趣事。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宿舍里又来了三个人,分别是长着一撇小胡子的魏源,大嘴许辉,黑脸葛忠。

    小胡子魏源明显是个人来熟,见面没两分钟就哥长弟短的叫,而且特别能说,那张嘴就像是安装了发动机似的,叽里呱啦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

    好在他说话很俏皮,也挺有内容的,所以大家都没有烦他,反而和他热烈地讨论一个个话题。那个大嘴许辉和黑脸葛忠就沉默了好多。因为彼此不熟悉,所以除了配合性的笑笑,几乎不怎么说话。

    宿舍八个人,已经来了七个了,就剩下最后一个没来了。四点钟的时候,七个人一起去了教室,等着班主任带着他们去领桌子。

    班里已经来了不少学生了,张靖大概看了一下,估计有五十来个,男多女少。张靖看着眼前的同学,突然有点儿伤感。自己这一世选择了县一中,原来在顺湖中学新办的高中班级里处的几个好友就没办法相处了啊。不知道这一世还能不能和他们几个相遇。

    四点十分,刘宇才赶过来,带着大家到后面的仓库里搬桌子。搬完桌子之后,大家回到班级以后就随便坐了,张靖他们宿舍七个人都坐在靠着南墙中间窗户附近,算是不错的位置。

    大家暂时把位置做好之后,刘宇老师叫了十几个学生过去搬书。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教材也全部发放了下去。看到这记忆中的教材,张靖感慨万分,后世的教材不知道改了多少版本了,还出现了什么去诗词的倒退现象。

    还是现在的教材比较亲切,虽然很长的课文有很多,但都是经典的文章,阅读起来还是挺有感觉的。记得前世有人发过统计,在教材中出现了大量颂扬外国人的课文,占据了大量的篇幅,相反国内经典的文章却被减少了很多。不得不说,作为有五千年历史的文化大国,学习外国文化是必要的,但是不发扬本国文化则是可悲的。

    书倒是不多,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政治历史地理再加上基础训练,老厚的一摞书。等书全部发放下去之后,刘宇老师开口说话了。

    “那个,今天是报名的第一天,班里还有一部分学生没有过来。大家既然今天过来了,也领了书了,从现在开始就可以投入到学习当中了。高中虽然有三年,但你会发现时间过得很快的,所以,大家必须抓紧时间好好学习,争取三年后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

    等明天班里的同学都到齐了,我们再把临时班委指定了,然后等上课一段时间后,大家彼此了解了,我们在重新选举班委成员。今天晚上不上课,大家如果要出去的话,尽量不要太晚回来。”

    刘宇说完话后,大家把书本装好,各自准备回转宿舍去了。张靖和宿舍几个人回到宿舍之后发现宿舍里第八个人来了,一个矮胖胖白白净净的家伙。不过,宿舍里还有一个打扮挺时髦的中年妇女正在整理物品,嘴里还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张靖本来还挺开心的,可是看到自己的床铺上铺着不是自己的被褥,自己的被褥和衣服被扔到了最里面的一个上铺上面,他立刻不高兴了。

    “你好,这是我的床铺。”张靖虽然不高兴,但也没发脾气,而是态度诚恳地说了一声。

    “你的床铺?这里是我们家谭檀的,你看这里不写着谭檀的名字嘛。”那个中年阿姨淡淡地笑了笑,指着新贴在床边缘的一张纸条说道。

    张靖无语了。尼玛,这里根本没有贴任何纸条好吧。他第一个进来的,本以为分了床铺的,可是并没有任何标记,所以才随便选了个位置的。

    “那个,这个名字是你贴上去的吧?不好意思啊,这个床铺我已经都铺好了被褥。你就算是想要这个床铺,也该等我过来给我说一声吧。你不说一声就把我的被褥扔在了一边,这不太好吧?你是长辈,你觉得你这样做合适吗?”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是长辈怎么了?我还能欺负你一个学生吗?你不在,我还要满学校找你啊。”

    “就是啊,学校里那么多人,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床铺是谁的,找谁去?”那边叫做谭檀的男生开口帮腔。

    “那不好意思,这床铺我不换。”张靖一听,相当的不高兴。你特么的好好说,老子或许心情好就和你换了。可是这么说话,老子绝对不换了。

    “什么叫你不换啊,这床铺现在是我的。”中年阿姨不满地说道。

    “张靖,算了吧,换就换呗。”那边小不点徐云辉走过来,扯着张靖,还不停地打眼色。

    “是啊,张靖算了吧,我把下铺让给你。”龚磊也走过来说道。

    “不是……”张靖还想说话,小不点徐云辉和龚磊直接给他硬拉着除了宿舍。

    徐云辉和龚磊把张靖一直拉出了宿舍院子门口,徐云辉这才说道:“算了吧,那个谭檀家里挺厉害的,我们惹不起的。”

    “什么惹不起啊?不干,那是我的床铺,我不能让。如果让了也太丢人了。”张靖说道。

    “哎呀,你怎么不听呢。我告诉你吧,谭檀妈妈是县里工商局的副局长,他爸是县委的一个什么秘书长。我们小老百姓能惹得起吗?”徐云辉焦急地说道。

    “还真是挺有来头。可是就算是天王老子,就能无法无天了?”张靖说道。

    “是啊,别争了,算了吧。”龚磊也说道。

    “谭檀以前也是四中的,其实他的成绩根本考不上一中,听说是顶了别人的名字的。你想想,连别人的名字都能顶,你要是得罪他们,万一他们找到校领导给你开除了呢。”徐云辉再次劝道。

    “不怕。坚决不换。”张靖才不管呢。今天第一天报名,一下子遇到两个当官家的人在耍威风了。尼玛,这要是忍下去,以后还不得继续欺负他啊。

    “我晕,你就听点劝吧。我们都是农村来的,好不容易才考上了县一中,要是被人家给顶掉了,那不就亏大了。”龚磊说道。

    “得,那老子就来个曲线救国吧。”张靖看两位同学也是好心,不好再坚持,准备换一个方式解决。

    两人听说张靖要打电话,跟着他一起来到了办公区那边。张靖直接去了教导主任孙连斌的办公室,敲门进去之后,直接了当地说要打电话。

    孙连斌倒是没有拒绝,点头同意了。张靖拨通了赵业平的电话,说道:“我在一中被人欺负了,你说怎么办吧?”

    “谁特么的欺负你,老子弄死他。”赵业平在电话那头说道。

    “好像还挺有来头。姓谭的一个女人,好像什么工商局的什么副局长,她老公是什么县里的秘书长。”张靖说道。

    “得了,我知道了,待会儿给回电话。”赵业平说完挂掉了电话。

    张靖坐在孙连斌主任的办公室一边的沙发上等电话,弄得孙连斌一脸的郁闷。“那个,张警同学,你说谁欺负你?”

    “哦对了,孙主任,这事你也应该管一管吧。新生宿舍没有分具体的床铺吧?我已经铺好了床铺,一个中年大妈带着她儿子进了宿舍,也不和我说一声,把的被褥扔一边了,然后铺上了自己的被褥,我说不换,她们还说还是他们的床铺,还自己写了个名字贴在床上。孙主任,你说说,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张靖说道。

    “说话注意点。”孙连斌不满地喝道。

    “呵呵,忘记了,不该说脏话的。要不是我两个同学劝我,我非和她再次打起来不可。不过,想起孙主任之前的教导,我不能开学第一天连续打两架不是,所以我也得找人给我撑腰啊。”张靖说道。

    张靖的表现让孙连斌脑子有点儿乱,在他的印象里,成绩好的学生不都是文文静静的特别的懂事嘛,可是眼前这位中考状元有点儿特殊啊,特殊的他都不知道用什么态度来对待。

    “你说的是袁局长吧?”孙连斌问道。

    “我不认识袁局长还是方局长的。”

    “应该……”电话铃声打断了孙连斌的话。他拿起电话喂了一声,然后瞬间站了起来。

    “宁县长,我是孙连斌,好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把话带到。”

    孙连斌挂掉电话,看向张靖的眼神满是迷惑。“宁县长打来电话,让我去找一下那个袁局长,你要过去吗?”

    “当然啊。”

    于是,孙连斌带着张靖宿舍三个人一路朝着高一新生宿舍走去。过往高二高三的学生看到孙连斌,不停地问好,孙连斌淡淡地点头,保持着一幅教导主任的威严。

    到了103宿舍门口,那边那个所谓的谭檀母亲已经整理好了,正准备离开呢。看到孙连斌过来,她自然而然地认为孙连斌是因为她才过来的。她迎上来笑道:“孙主任来了啊,我这儿子非要住宿舍,我也是没办法了,在学校里,孙主任可要多多照顾我家檀儿,他还是第一次离开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