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4章 张晓梅受欢迎有男生追

    更新时间:2017-07-30 12:50:16本章字数:3349字

    宿舍重新安静了下来,张靖急忙给徐云辉查看伤势。好在没啥,也就嘴唇被打破了,胸口被踹了两脚,没有受什么伤。

    张靖替徐云辉处理了嘴角的伤口,然后还按摩了他的胸口。估计明天早上就不会痛了。众人随后各自躺下来聊着刚才发生的事情,都稍显有点儿兴奋,话题一直不休。

    这一聊一直聊到了晚上十二点多,这才各自睡去。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大家都爬了起来。洗漱一番,再去吃早饭,六点多一点赶到了教室里。

    早上刘宇过来的时候,告知了大家一个很不好的消息,那就是要军训。这个天气,白天还是挺热的,军训简直就是受罪啊。

    不过,好在军训也就是个形式,就在学校的操场上训练半个月也就结束了。随后上午八点,大家一起到后面的仓库领取了军训的服装。

    下午两点钟军训仪式开始,一干领导说了一堆废话后,每个班都被分开进行军训。一个班六十多个人一起军训,明显有点儿乱,不过教官也没有特别的严厉,有那个意思就行了。

    女生排成两对二十个人,剩下四十六个人全是男生。男生们终于看到了自己表现的机会了,做起各种动作来都相当的有气势。

    二十多个女生,张靖没发现长得特别好看的,都很普通。不过,经过半天的观察,宿舍几个家伙还是把班里一个长得相对好看的女生从其他女生中间分离了出来。

    这个女生叫做林小雨,名字还不错,长得比班里其他女生要好一些。不过,她最吸引班里男生的还是火辣辣的身材。

    一个十六岁的女生,该高的地方高,该细的地方细,该长的地方长,足够吸引别人的眼球了。军训开始以后,教官只是小小的让大家做了一些动作。

    随后,教官开始给大家排队,张靖个子不算是最高的,所以站到了女生后面第一排右边第一个,而他前面竟然就是林小雨。

    另一边,龚磊很郁闷地和谭檀站在了一起。从昨天下午的床铺事件过后,宿舍七个人对谭檀的印象相当的不好,说难听点就是很讨厌。

    而龚磊和谭檀站在一起,那感觉别说多别扭了。不过,教官不发话,他也不好换位置。刚开始教官先教站姿,可把学生们给站的双腿发酸,汗流浃背的。

    高一九班的后面就是高一十班,因为张晓梅在,所以他对高一十班也挺关注的。高一十班除了张晓梅以外,还有一对双胞胎女孩长得挺好看。特别是穿上迷彩服,特别的可爱。

    这两个女孩白白净净的,一看就不想农村家的孩子。张晓梅虽然长得也挺好看,可皮肤比起这一对双胞胎就有点儿赶不上了。

    下午军训结束之后,张靖和张晓梅一起去了食堂吃饭。身上那迷彩服在这样的天气里显得特别的厚实,一点儿气也不透,相当的难受。

    吃过饭,宿舍几个人拿着盆一股脑儿窜到院子最前面的水龙头处。脱掉身上最后一件裤衩子,接起满满的一盆凉水就往身上倒,那感觉咔咔地爽。

    冲完澡,宿舍几个人在宿舍里打牌,张靖则去了养殖基地看了一下。这些猫和狗的明显长大了不少,见到张靖都特别的亲热。

    张靖也没吝啬,一个替他们按摩了好一会儿。估计十月份的时候,这里面的猫就能繁殖后代了。狗还要等一等。

    长得最快的就是张靖最先按摩的那两只罗素犬。因为他们的体型不会长的很大,所以稍微大一些就能看的很清楚。

    张靖逛了一圈,然后和看门的大叔聊了一会儿天,便回转了学校。第二天继续军训,日子过得稀松平常,也没啥特别的事情。唯一让张靖觉得有意思的是,张晓梅在他们高一十班成了男生们追逐的对象。一到训练休息间隙,就有很多男生献殷勤地送上冰凉的汽水。

    反观高一九班的林小雨,虽然大家觉得他是班里长得相对好看的女生,可是却没有男生献殷勤,也就和她一个学校毕业的同学一起说说话而已。

    张晓梅对于班里男生的献殷勤很是烦恼,因为张靖就在不远处,她担心张靖看到了会不高兴。每次有男生给她东西的时候,她都要推辞很多遍。最后男生都直接把东西放下就走,根本不给她机会拒绝。

    所以,每次到食堂吃饭,张晓梅都要反复地强调她和那些男生没啥事情。重复的多了,弄得张靖都不好意思了。

    张晓梅受欢迎有男生追,张靖倒是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情绪。侧面证明张晓梅长得很漂亮不是,而且他也不相信那些男生能把张晓梅给拿下。

    三天的军训过后,班里学生彼此间熟悉了起来。而对于张靖他们宿舍来说,每个晚上确实很沉闷。因为有谭檀在,大家晚上都不怎么说话了,抱着书本各自看书学习。

    谭檀倒是不自知,除了不拉着张靖说话,每天都要拉着宿舍里其他人说话,看那架势是想要拉近关系,把张靖孤立出去。

    张靖在班里不算是什么特别的人物,长得不是最帅的,个子也不是最高的,所以相对有点儿平凡,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何况军训时,大家也都不谈成绩,张靖也就泯然众人了。

    一周的军训结束之后,张靖和张晓梅都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养殖基地。基地里空余的房子很多,随便收拾就能住人了。

    张靖准备周末去打探一下这个王飞龙是何许人也。上次派人闯入他的宿舍打了一架之后就没消息了。不知道是梁飞龙没有再出钱还是咋地,反正突然间安静下来了。

    其实,张靖不知道的是,梁飞龙和谭檀两人是一对好朋友。谭檀在张靖那里吃了亏,本来想找梁飞龙干张靖一顿的,可是没想到梁飞龙率先动手了。

    不过,最后的结果不是很满意,他们出了钱,却没教训到张靖。可是两人一番聊天时,谭檀无意中说了自己的遭遇,梁飞龙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梁飞龙嚣张是嚣张,可那也是看人的。比如原来四中的那个胖女生赵娜,在她面前,梁飞龙就得装孙子。因为赵娜的老爹正式他老爹的顶头上司。

    而张靖能够让谭檀的老妈乖乖认错道歉,而且还是宁县长亲自打的电话,这就让他有点儿棘手了。他不是没脑子的人,所以他开始对张靖忌惮起来,不敢再找人碰张靖。

    这也是为什么王飞龙没有继续找张靖麻烦的原因。毕竟让梁飞龙自己去揍张靖那是不现实的,估计到时候会被张靖给反揍回来。

    王飞龙的几个小弟被张靖揍了之后,也没想着复仇。毕竟他们这些人平常打人然后被人打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要是天天找来找去的报仇,估计早就被人打死了。

    张晓梅本想回家的,可是又不想和张靖分开,所以就打了一个电话到村部,说这边周末和张靖去参加学校的活动,就不回去了。

    为了张靖,她第二次说谎了,颇为不好意思。“走吃饭去。”张靖伸手搂过她,然后走到自行车那里,骑着自行车去了街里。

    两人在街里吃了饭之后,先是去了超市。不过,赵业平并不在水荣县,而是在市里坐镇呢。张靖只好利用超市办公室的电话打给了赵业平,了解一下王大龙这个人。

    赵业平嘴里念叨了几遍王大龙的名字,最后说道:“没听过这个人啊?县城里几个家伙我都认识,没有一个叫做王大龙的。”

    “那县城里有哪几个混的?”张靖问道。

    “这样,我给你一个联系方式,你去找他,他应该知道王大龙是谁。”

    “行。”

    赵业平随后给了张靖一个地址,让张靖过去然后报他赵业平的名字就行了。张靖让张晓梅在超市里等他,径直去了赵业平所给的地址。城北粮食局对面的一个舞厅里。

    舞厅在八十年代在水荣县算是新兴的东西了,很多年轻人都喜欢过来玩。娱乐设施缺乏的时代,人们能玩的东西不多,舞厅的兴起,生意自然是好的。

    而赵业平所说的这个人就是舞厅的老板,叫做黄世贤的人。不过,走进舞厅之后,张靖就失望透顶了。我尼玛,这是什么狗屁装修,烂爆了。

    除了中间一个圆形舞台上一个圆形彩灯不停地旋转,放射出五颜六色的灯光,其他地方竟然都是尼玛的白墙,一点儿舞厅的气氛都没有。

    不过舞台上,很多年轻人跳起来倒是很有激情,很简单的动感音乐让这些年轻人肾上腺素不停地上涨,跳的浑然忘我。

    张靖走向一边的柜台,看到柜台里除了白酒和啤酒外,就是一些汽水了。柜台里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在忙碌地给客人倒酒。

    “你好,我找黄世贤。”张靖走到柜台,直接了当地说出了来意。

    “找我们老板?”小姑娘一愣,开口问道。

    “对。你们老板在什么地方?”

    “呃?那个,你找我们刘经理问一下吧。”小姑娘伸手指向了柜台一侧坐在一个小圆桌上喝着啤酒的中年人说道。

    张靖走过去,那个刘经理看到张靖,疑惑地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在意,眼睛继续盯在舞台上那些小姑娘小伙子的身上。

    “刘经理是吧?我找黄世贤。”张靖俯下身子说道。

    “啊?找黄哥?你是谁?”那个刘经理一脸警惕地看着张靖。

    “是赵业平让我过来的。”

    “赵业平?哦,我知道了,你稍等。”刘经理站了起来,示意张靖坐下之后,顺着舞台朝着后面行去。

    过了大概五分钟,那个刘经理和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黄世贤长得很普通,貌不惊人,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大佬的气质,倒像是个开餐馆的小老板。

    “你找我?”黄世贤看到张靖的模样,眼中疑惑之色相当的浓重,这特么的不就是一个学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