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何千里

    更新时间:2017-06-07 13:40:30本章字数:1765字

    何千里的实验室是一幢独立的二层小楼,座落在高校最幽静的角落,四周生长着百十株高大的古槐。槐花虽落,却依然遗留着淡淡的清香。

    何千里教授正聚精会神地操作一台复杂的仪器,听到敲门声,方才回过身。

    冷冰领着叶凡走进来。

    “是小冰啊,你今天不是休息吗?”何千里教授满头银发,面容慈祥。

    不知为什么,一见到这位老人,叶凡觉得十分亲切。他让自己想起远在太行山深处的义父严江,在他们身上似乎有着某种共同之处。

    “何教授,这个人说要找你,我就把他带来了。”冷冰并不总是冷的,见到何千里教授就表现得十分谦恭,脸上的清霜也融化了。

    叶凡放下硕大蛇皮袋,走过去,从衣袋里取出一封信,双手递到何千里教授面前,淡淡地说:“何教授您好,我义父让我把这封信交给您。”

    冷冰疑惑地看着叶凡,她发现这个貌似土里土气的乡下人还真有些不简单。

    何千里教授同样疑惑地接过信,谁知,他一看到信封上“千里兄亲启”几个字时,神情立刻严肃起来,嘴角微微颤抖,问:“严……严江是你义父?”

    叶凡平和地点点头。

    何千里教授将叶凡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发出一声叹息,说:“年轻人,你们先找地方坐。”然后,转过身,兀自拆开信读起来。

    冷冰拉着叶凡退到一旁,并没有坐下,而是默默地注视着何千里教授的反映。何千里教授神情越来越激动,先是嘴角不住颤抖,随之手也抖起来,最后两行老泪竟抑制不住地滚涌而出,将信纸打湿。

    冷冰紧张地问:“何教授,您……您没事吧?”

    何千里教授摆摆手,将信叠好,装进信封,又拭干泪水,然后才缓缓转回身,再次将叶凡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问:“你叫叶凡?”

    “叶子的叶,平凡的凡。”叶凡淡淡地回答。

    何千里教授又是一声轻叹,恢复慈善的面容,和蔼地问:“当你看时,月亮挂在那里;当你不看时,月亮又如何?年轻人,你们说呢?”

    这是量子物理学史上一桩非常有名的公案——爱因斯坦月亮。

    不知为什么,何千里教授又让叶凡想起了远在太行山深处的师父——素心大师。这真是个奇怪的老头,在他身上似乎糅和了义父严江的博学和师父素心大师的睿智。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冷冰喃喃回答。何千里教授微微颔首,目光转向叶凡。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叶凡淡淡地说。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是”或“否”,而是引用王阳明关于岩花的典故。

    “严江得子如此,当不悔今生!”何千里教授仰天大笑,爽朗的笑声激荡在实验室中。

    冷冰睁大美丽的双眼惊奇地看着叶凡,她更加相信这个貌似土里土气的乡下人确有让人莫测高深之处,而与此同时,心中的迷惑也愈发强烈——何千里教授是修养深厚之人,平素喜怒不形于色,可见到叶凡之后,他竟大反常态,又哭又笑,这一切究竟因为什么?

    严江,一定是因为严江!瞬息之间,冷冰心念数转,直接抓住问题关键,然而,严江又是谁呢?“南严北何”,一念至此,冷冰心头微颤。

    “南严北何”是五十年代中国量子物理学双璧,北何指何千里,南严不就叫严江吗!wen革期间,像很多大科学家一样,“南严北何”也受到冲击,被勒令离开实验室,蹲牛棚,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南严从此销声匿迹,北何却在沉冤昭雪后爆发出巨大能量,一枝独秀,引领着中国量子物理学的潮流。想通这一点,冷冰豁然开朗。她不由暗暗惊叹,这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南严”义子!再度打量叶凡,冷冰感受到对方土里土气外表掩盖下的不凡,尤其是那双婴儿般清澈的眼睛,简直就是两扇通往神秘世界的窗子。

    这时,何千里教授的话音再度响起,是对叶凡说的,“年轻人,你就留在我身边吧。这所学校汇集了全国各领域的顶级科学家。你想先学什么呢?”

    “谢谢何教授!”叶凡沉思片刻,淡淡地说:“我想先把计算机弄懂。”

    “计算机,本世纪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发明之一,将来足以改变这个世界,而它的原理却是最简单的0和1。”何千里教授面容慈善,和蔼地说,“想学计算机很容易,你身边的小冰就是这方面专家。”

    叶凡看看冷冰,也暗暗惊奇,这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冰美人竟然是计算机方面专家。

    何千里教授和蔼地说:“小冰,我就把叶凡交给你了。给你半年时间,把他的计算机教好,然后再来找我。”

    “半年时间?!”冷冰轻呼,又不敢违背何千里教授的意愿,只好转头,冷冷地问叶凡,“你以前接触过计算机吗?基础怎么样?高考时数学成绩如何?”

    叶凡摇摇头,淡淡地说:“我没参加过高考,也没上过学,更没有看过计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