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量子物理学权威的困惑

    更新时间:2017-08-02 14:49:01本章字数:1881字

    14、量子物理学权威的困惑

    何千里教授以罕见的热情拥抱了叶凡,他激动地说:“你的情况,小冰已经跟我说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怎么样,留下来做我的助手?”

    能够做量子物理学权威的助手,这是多少学子梦寐以求的事,可叶凡似乎还在犹豫。冷冰也感到迷惑。

    “怎么,你不愿意?”何千里教授关切地问。

    “何教授,我其实一直在思考另一个问题。义父没有告诉我,师父也没有告诉我。”叶凡诚恳地看着何千里教授。

    “年轻人,不妨说给我听听。”何千里教授面容慈祥。

    “探索宇宙的本质是千万年来推动人类不断向前的动力,可以说,所有人类文明都是围绕这一主题产生的,物理学也是如此。”叶凡淡淡地说。何千里教授微笑颔首,冷冰也暗自点头。

    “物理学一直致力于通过寻找,并掌握构成宇宙最基本物质来达到解析宇宙的目的,因此,从古至今,物理学研究对象越来越小。

    古希腊原子论者猜想‘物质’是构成宇宙的永恒砖块。万物从它所出,最后又复归于它。人们认为构成宇宙最基础的物质是‘物质’。后来,以牛顿力学为基础的经典物理学继承古代原子论的观点,把‘物质’归结为具有某些绝对不变属性的质点的集合。这一时期,人们认为‘质点’才是构成宇宙最基础的物质。二十世纪30年代以前,经典物理学还认为,物质是由分子构成的,分子是由原子构成的,原子是组成物质的最小“砖块”。1932年,科学家经过研究证实:原子是由电子、中子和质子组成的。以后,科学家们把比原子核次一级的小粒子,如质子、中子等看作是物质微观结构的第三个层次,统称为基本粒子。1964年,美国物理学家马雷•盖尔曼大胆地提出新理论:质子和中子并非是最基本的颗粒,它们是由一种更微小的东西——夸克构成。”叶凡有条不紊地说。

    何千里教授接过话题,“夸克也不是构成宇宙的最小物质。目前,已有人提出‘弦论’。它的基本观点就是自然界的基本单元,如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等等,看起来像粒子,实际上都是很小很小的一维弦的不同振动模式。一维弦可以作某些模式振动,每种振动模式都对应特殊的共振频率和波长。不同频率的振动对应于不同的质量和能量。所有的基本粒子,如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等等,都是宇宙弦不同振动模式或振动激发态。如果把宇宙看作是由宇宙弦组成的大海,那么基本粒子就像是水中的泡沫,它们不断产生,也不断湮灭。这就是基本粒子中,除少数寿命特别长的稳定粒子,如光子、中微子、电子和质子外,其它都是瞬息即逝的原因。”

    说到后来,何千里教授情绪激动,不停地在实验室中走来走去,时不时挥舞手臂。突然,他转身面对叶凡,“叶凡,我的孩子,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即使宇宙弦的存在被证实,那么宇宙弦之后呢,还一定有比宇宙弦更微小的东西——宏观无穷大,微观无穷小。”叶凡平静地说。

    何千里教授的神情突然凝滞了,额头渗出点点汗珠,“你……你是说,物理学根本没有尽头,也永远无法揭示宇宙的本质?”

    在物理学权威的面前,竟然敢质疑物理学存在的根本,冷冰发觉自己手心全是冷汗!

    “就像带有π的公式永远无法得到百分百正确结果一样,物理学只能无限接近真相,却永远无法真正解开宇宙的奥秘。”叶凡的语气依旧平淡,“或许,我们应该换一种方法探索宇宙。比如,用心聆听宇宙的声音,听听宇宙究竟告诉了我们什么?”

    “你这是纯粹的唯心主义!”冷冰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愤然反驳。

    “小冰,让他说下去。”何千里教授毕竟是量子物理学权威。能够接纳各种观点,是大科学家必备的品格和修养。

    “就像了解一个人,没必要非得对其进行解剖,弄清楚他的身高、体重,甚至内脏状况一样,只要我们用心去观察、接触、感受,一样可以达到目的。”叶凡耐心地解释。

    冷冰冷眼瞪着叶凡,叶凡却报以淡淡的微笑。何千里教授坐到椅子上,垂下头,陷入沉思之中。过了许久,他才长叹一声,望着叶凡,缓缓说,“孩子,你继续——”

    叶凡从容点头,“也许真正的宇宙并不存在唯物与唯心之争。唯物与唯心,就像手心与手背,单纯的手心或手背,都无法客观、公正地描述手的存在,只有二当者相结合时,才能揭示宇宙的实质。”

    “有道理!”何千里教授赞许地说,“《周易·系辞上》所言‘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说的是事物都有阴阳两个方面。两种力量相反相成,相互推移,不可偏废,是构成事物的本性及其运动的法则,无论自然、人事,都表现此道。唯物与唯心就像事物的阴与阳,说不定宇宙也表现此道呢。”

    “老师,您怎么也相信他的一派胡言。唯物与唯心是对立的,怎么能合而为一呢?”冷冰激动地说。

    何千里教授朝她微微一笑,“其实,在最新的量子物理学研究中,唯物与唯心并非不能合二为一,只是我们长期接受唯物主义教育,没有意识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