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张照片

    更新时间:2017-08-09 13:20:40本章字数:1806字

    此刻,叶凡就懒洋洋地躺在逍遥椅上似乎睡着了。逍遥椅安置在一片较为平坦的草地上,地面开满各色不知名的野花。在他身后是一座外观酷似看林人小屋的建筑,那就是他苦心营造的巢穴;面前则是一汪澄澈如玉的湖水;四周生长着郁郁葱葱的树木,以罗汉松居多;远方巍峨的雪山若隐若现。

    其实,叶凡并没有睡,他是在用心聆听大山的声音,有鸟鸣,有风声,有虫类的嘤咛,甚至还有花开的呢喃。听着听着,他的内心就同大山融为一体,同自然融为一体。古人说谓“天人合一”就是这种境界吧。

    叶凡已经整整半年没有离开巢穴。对喜马拉雅山雪人的考察,使他对生命本质有了新的认识——冷冰说得对,每个人来到世界上都不是偶然的,义父和师父煞费苦心培养自己一定有他们的道理,可自己的使命究竟是什么呢?对世界思考越多,认知越多,便越茫然,这或许是人类的通病,叶凡也不例外。在对这个问题没有想通之前,叶凡是不打算离开巢穴的。

    这时,一种不和谐的噪音隐隐传来。叶凡缓缓睁开眼睛,一个小黑点出现在雪山那边,而且越来越大,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一架军用直升机悬停在叶凡头上百米左右的空中。一个矫健的身影顺着滑索从天而降,眨眼间落到叶凡面前——冷冰!她穿一身特战服,英姿飒爽,散发着别样的美感。冷冰朝空中挥挥手,直升机收起滑索,向来时方向飞去,很快消失在雪山背后。大山又恢复了宁静。

    这座巢穴的初衷是叶凡为他和冷冰而建,但具体位置从未对冷冰提及。自上次不欢而散后,二人之间甚至没有任何联系。对于冷冰能够准确找到这里,叶凡并不觉得奇怪,毕竟,冷冰代表着势力强大的“组织”。

    一想到冷冰背后的“组织”,叶凡心中便隐隐升出一丝不快。冷冰为数不多的几次主动找自己都与“组织”有关——不是劝说加入“组织”,就是请求协助调查神秘案件。“组织”成为横亘在他们之间一道无形的墙。叶凡抑制内心的喜悦,决定先给冷冰点儿“颜色”,依旧闭上眼,懒洋洋地躺在逍遥椅上,神情平淡得如面前的湖水。

    冷冰并不介意,脸上带着固有的冷傲表情,环顾一下周围的景色后,径直踱向那座外形酷似看林人小屋的建筑,也没有理会叶凡。冷冰就像一块冰,纵使内心隐藏着火也不会轻易融化!

    如此一来, 叶凡反倒处于尴尬境地,不过,他也并非俗人,索性继续聆听大山的声音。过了许久,叶凡猛然警觉冷冰自进入小屋后始终没有出来,而屋中机关重重!他一跃而起,快步走向身后的建筑——房中空空如也,冷冰已不知何时离开。

    这座建筑外表虽然简陋,里面却应用大量尖端技术,其信息化程度和安全性丝毫不亚于“组织”的藏身地!叶凡取出遥控器,客厅正中壁画缓缓升起,露出隐藏在后面的监控屏幕。屏幕上,小屋周边情况纤毫毕现。

    叶凡在遥控器上熟练按键,画面随之飞速闪现,定格在冷冰走进小屋的那一刻,缓缓向前推进。画面中,冷冰先是悠闲地在室内参观一番,时而摸摸这儿,时而碰碰那儿,表现出饶有兴趣的样子,而后,漫步来到窗边摆着电脑的书桌前,将档案袋模样的东西放到桌案上,扭身对着摄像头嫣然一笑。这一笑冷艳妖娆,风情万种,看得叶凡砰然心动。

    屏幕上突然出现一片雪花,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但恢复之后,屋内却空荡荡,不见了冷冰的身影。她应该就是在那时离开的!叶凡怅然若失地轻叹一声,关上屏幕。看来自己的监控设备还是不够隐秘,冷冰一进屋就全发现了,所以才会留下那张极富挑战意味的笑脸。他无奈地摇摇头,把目光投向书桌,那里果然遗留着冷冰的档案袋。

    既然东西还在,她就一定会回来。如此一想,叶凡便释然了,走过去,坐到椅子上,将档案袋打开——里面掉出两张照片。

    一张是翻拍的古代人物肖像画。原画年代应该相当久远,画面有多处残破,颜色也褪化严重,不过五官和服饰还算清晰。从装束上判断应该是唐朝人,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五官面貌有异于中原人。唐朝是空前繁荣和开放的朝代,长安城中少数民族,外国使节众多,出现这样的画像也很平常。

    另一张是典型的现代大亨,真人实拍,片中人物,叶凡还似乎在电视中见过。他略作思索便记起了,那是东南亚著名财团阿氏集团总裁苏霍伊先生。据报导称苏霍伊先生三个月前,在由集团总部独自驾驶私人飞机飞往中南半岛某国途中神秘失踪。事件发生后,所涉及国家都派出大批警务人员展开搜索,结果一无所获。

    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张照片,冷冰为什么偏偏把它们放在一起呢?这只能说明两张照片之间必然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叶凡眯起眼睛,用他那特有的清澈、空灵的目光盯住两张照片。足足五分钟,他才缓缓放下照片,双手抱头枕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