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失踪之谜

    更新时间:2017-08-10 13:21:14本章字数:1996字

    面前的电脑忽然自己启动,屏幕一亮,现出冷冰冷艳而妩媚的笑脸,同时,音箱中传出悦耳的声音,“凡,发现什么了吗?”看冷冰的神情,她似乎早已忘记上次的不快。

    叶凡摇头苦笑,“当然。”

    “什么?”冷冰急切地问。

    叶凡淡然一笑,“我精心设计的安全防护措施,对你来说几乎不起丝毫作用。”

    “你不是承诺这座看林人小屋是为我们准备的吗,既然我也是主人之一,那些安全防护措施又怎么能挡住我呢?还有,别忘了,我可是你的计算机老师!”冷冰颇为得意,但旋即语气一转,正色道:“不开玩笑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还有什么比这更沮丧的事吗?”叶凡淡淡说着,真的做出个沮丧的表情。

    电脑中传出冷冰悦耳的笑声,“我还以为你是得道的世外高人呢,能够作到任何时候都喜怒不形于色,宠辱不动于心。”

    “我只承认心理素质比较好,从未说过自己是什么世外高人。我也会沮丧,彷徨,困惑,还有思念。”叶凡淡淡地说,语气一转切入正题,“那幅唐代昆仑奴画像的原稿来自何处?”

    叶凡的心意已表露无遗,这让冷冰心情愉悦,柔声说道:“不愧是叶凡!这幅照片是马行空贴在自己博客中的。我调查过,他两个月前跟随考古队对新疆一处唐代士大夫墓进行抢救性发掘,出土文物中就包括这幅昆仑奴画像”。

    唐代曾有大批非洲黑人出现在中原,士大夫阶层纷纷以眷养黑奴为荣耀并称他们为昆仑奴。当时,昆仑奴的社会地位比起后来被贩卖到美洲的黑人要高得多,甚至有些昆仑奴和主人关系还相当密切。《太平御览》中就记载了一个昆仑奴凭自己的勇敢和智慧帮主人秀才与心爱女子相会并终于促成一桩美满姻缘的故事。至于非洲黑人如何来到中原,大抵是经阿拉伯人中转过来的,但具体究竟如何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

    “马行空如何评论这幅画像?”叶凡语气平淡。马行空有着与叶凡截然不同的性格。叶凡是独行侠,习惯于独来独往;马行空则财大气粗,无论做什么事都讲排场,后勤保障组、医疗组、新闻媒体……一应俱全,唯恐声势不够宏大。正因如此,尽管马行空个人能力十分出色,“组织”并没有把他列入到考察范围。反倒是叶凡对这个有钱就任性的纨绔子弟一向评价颇高,所以,他的第一反映是先询问马行空对此的看法。

    “他认为这幅画像中的昆仑奴容貌特征和非洲黑人有明显区别,不可能来自非洲。”冷冰轻叹,“马行空这个人好奇心大过天,常有惊世骇俗之举,不过智商极高却也是不争事实。”

    “是啊,马行空!”叶凡感叹一声,“还是说说这个昆仑奴吧。出土于唐代裴氏小娘子墓中的昆仑奴陶佣全身皮肤墨黑,头发卷曲成螺旋状,脸扁平,鼻梁较平而鼻翼宽大,嘴唇厚,眼睛呈白色。而画像中的昆仑奴肤色呈现出一种深褐色,额部突出,颧骨较高,鼻翼较小,眼窝深陷,眼珠基本是黑色。在这一点上,我同意马行空的观点。如果我判断不错,他应该是来自于东南亚的某个土著部落”。

    “你还发现了什么?”冷冰的神情有些紧张,急急地问。

    叶凡双眉微锁,手指苏霍伊总裁的照片淡淡地说:“这两个人99%以上的面部特征是吻合的!”

    电脑那边,冷冰不由打了个冷战,激动地说:“和电脑分析结果差不多。虽然一个是画像一个是照片,但电脑分析的结果是二人99%的面部特征是一样的!叶凡!你怎么解释这个现象?”

    “巧合。”叶凡沉默片刻,轻松地说,“世界上除却双胞胎之外还有很多人面貌相似,这一点也不奇怪”。

    “开始我也以为是巧合。”冷冰急切地说,“可是后来我调查了苏霍伊总裁的背景资料,发现事情绝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你该不会认为昆仑奴和苏霍伊是同一个人吧?”叶凡淡然一笑,说“冷冰,别忘了没有人能活过一千年”!

    “不死民在其东,其为人黑色,寿,不死。一曰在穿匈国东”。冷冰并不理会叶凡的态度,竟自念道。

    “《山海经》中还有一段记载,你怎么不一起说出来?”叶凡摇头苦笑,“有不死国,阿姓,甘木是食”。

    冷冰冷哼一声,道:“我已经请示过组织,明天就去东南亚调查苏霍伊失踪之谜。你去不去”?

    叶凡怔了片刻,继而摇头,“又是你的‘组织’!我不去,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吧!虽然我们都有过一些比较奇特的经历,但我还不想给世界当笑话”。

    还未等叶凡说完,电脑屏幕忽然一黑,这令叶凡感受到冷冰的怒意。盯着漆黑一片的屏幕,他未免有些怅然若失。

    每次见到冷冰,叶凡内心深处都会生出莫名的喜悦,他相信,冷冰看到自己也是如此。但两人偏偏一个是水,一个是冰,冰与水和睦相处的温度只能是零度。零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它既可以解释成一无所有,也可以理解为无穷无尽。世间万物哪个不是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有复归于无的过程。叶凡正胡乱想着,“砰”的一声,小屋门被推开,冷冰双手叉腰站在门口,美目圆瞪,俏脸上似挂着一层清霜,“姓叶的,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叶凡直愣愣看着冷冰,不知该为她的去而复返感到高兴,还是感到迷惘。

    “去,还是不去?”冷冰可不管他的感受,迈开步子向屋内走,每走一步,杀气便重一分。虽然叶凡清楚对方不会因此杀了自己,但还是无法抑制内心深处的畏惧,急忙起身,回答:“去,去,一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