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封王练兵

    更新时间:2017-06-04 09:46:32本章字数:3534字

    14世纪中叶,明太祖朱元璋建立了大明王朝,为了巩固朱家王朝的统治,朱元璋打算恢复历史上的分藩制度将自己的儿子们封到各地为王以做朝廷屏障。洪武皇帝对他的这些儿子们都给予了厚望,希望他们称为大明的擎天之柱。

    这年是洪武二十四年,南京皇宫奉天殿内正在举行隆重的仪式,今天是皇帝要再封几个儿子为藩王,一太早,宫里的太监就赶紧洒扫布置,此刻,文武百官也位列两班站好,即将要受封为王的朱权和其他兄弟身穿金盘龙黄袍,头戴金丝冠,腰系玉带,脚穿皮靴站在群臣前面等候自己的父皇到来。

    这时,只听传来了预示上朝的鼓声和钟声,皇子们和百官赶紧庄严站立,不一会,走来了一排卫士拿着各种仪仗器物,身后一队太监相随,再之后便是皇帝坐的龙撵,龙撵上坐着的就是皇帝朱元璋。只见龙撵停下之后,朱元璋在太监的簇拥下走了下来,他身穿五彩缀玉团龙袍,头戴五冕通天冠,脚穿金饰黄靴,一派皇帝威严。他走来龙椅上坐了下来,殿下的朱权和百官们都跪下其呼了三声万岁后,朱元璋让平身之后,让太监宣读早已拟好的圣旨,那太监上前两步打开圣旨念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天下大定,海内升平,朕思欲复汉唐之旧礼,安国保民于长久,遂建分藩之制,巩固国基。今封十六皇子朱栴为庆王、十七皇子朱权为宁王、十八皇子朱楩为岷王、十九皇子朱橞为谷王、二十皇子朱松为韩王、二十一皇子朱模为沈王、二十二皇子朱楹为安王、二十三皇子朱桱为唐王、二十四皇子朱栋为郢王、二十五皇子朱彝为伊王。钦此。”

    朱权听完圣旨之后跟受封的兄弟们赶紧站出来跪下一起说道:“儿臣谢父皇隆恩。”

    朱元璋欣慰地看着自己这些儿子们,在他看来他的这些儿子不单是自己骨肉更是将来大明的长城。于是他开口说道:“如今尔等以受封为王,就该当其护国之重任,不能久在宫中,当锻炼武事,所以,令肃王、辽王、庆王、宁王、岷王、谷王下个月到临清习武练兵。”

    接到命令,朱权在内的几位王爷都赶紧领命,朱元璋又接着说道:“这次练兵就由颖国公傅友德带领诸位皇子。”话一说完,朝臣中走出一位高大威猛的武将这便是傅友德,只听傅友德回答道:“谨遵圣上之令。”

    “散朝。”太监总管一声道后,皇帝起驾,百官陆续散朝。朱权此时只有十四岁,但是从小受到的贵族教育已经在他的身上烙下了成熟和高贵的痕迹。今天他接受了父皇的册封,唤起他心中那一股热血,走在奉天殿的阶梯下他开始憧憬着练兵的日子。

    “十七弟,在想什么呢?”朱权身后一个比他大一岁的身穿亲王服饰的少年拍了一下朱权的肩膀说道。这位亲王是朱权的哥哥比他大一岁的辽王朱植。

    朱权礼貌地回答道:“皇兄,今日父皇封我等兄弟为王屏藩皇室,想起下个月的练兵,臣弟既兴奋又惶恐。”

    朱植听了之后笑着说道:“十七弟,父皇打小就喜欢你,太子大哥生性仁柔,燕王四哥勇武而有雄心听说早就盯着太子之位了,所以十七弟这次要好好表现一番给父皇看看,他的儿子是个个都有用的,当然了十七弟第一次经历兵阵紧张是有的,但是不打紧有哥哥们还有傅友德将军在呢。”

    “也是,那到时就请哥哥多多指教了。不过,哥哥这兄弟之间可不能随意传谣言啊。”朱权说道。

    一个月之后临清,在军帐之内,几个亲王都身穿戎装等待着大将傅友德下发行军命令。朱权从刚刚开始就手握剑柄,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其他亲王也是个个如此。这时,在几个卫士的拥护下,傅友德身穿戎装、手拿令旗走了进来坐到了中军的位置上。

    “各位亲王,末将奉皇上之命带着尔等过来练兵,是要让各位王爷成为大明的脊梁,既然王爷们已到军中,那么军令如山,从此刻开始你们就是军中的一份子,务必严守军令为将士表率。”傅友德严肃地说道。

    “谨遵将军之命。”朱权这几个藩王欣然受教,因为他们早就已经听说过跟着父皇打江山的这些功臣,很多都是身经百战的大将,他们都希望通过这一次能够得到充分的历练。

    傅友德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末将就要点将发布军令了,肃王、庆王、谷王命你们三人统率一万两千人,驻扎西地,肃王为统军,庆王、谷王为左右先锋,你们此队手上绑蛟龙带为标记。”

    三位亲王接到命令后便在一旁待命。傅友德接着又说:“辽王、宁王、岷王命你们三人也率领一万两千人,驻扎南郊,辽王为统军,宁王、岷王为左右先锋,你们此队手上绑麒麟带为标记。”

    朱权和其他领命之后肃立在一旁,傅友德随即展开一张地图让几位王爷观看,上面标明了两只军队的驻扎地以及沿途所有的树林、河流和道路等。傅友德说道:“两方军队以七日为限,那只队伍先到达东林或者占领对方的驻扎地谁就胜利,本将军会在东林等各位王爷,在你们的驻扎地都备有充足的粮草军械,两方可以交战、突袭,但是不能伤害到性命,交战之时手上带子被弄掉的人便是阵亡,从统帅到士兵都一样,好了,王爷们清楚的话就各自出发吧。”

    朱权等人在听明白了傅友德的军令之后,便各自带着人马前往驻扎地,朱权自然是跟着辽王和岷王,他们带领着自己所属的军队经过一日的赶路来带了驻扎地安营扎寨。一切布置好之后,三个王爷便在中军帐商量对策。

    三个少年亲王认真地看着地图,辽王朱植率先开口说道:“二位皇弟,你们看我军驻地和敌军驻地之间有三条道路,最近的不过八十里,最远一百五十里里。离东林的话是一百三十里,两位皇弟有什么想法吗?”

    “我们直接去东林不就可以了。”岷王提议道。

    朱权听了之后说道:“如果我们直接去东林的话只怕皇兄会出兵拦截我们,就算没有拦截我们,也可能会乘我后方来偷袭,如果后方被袭,那我们也是输了。”

    其他两位王爷听了朱权的话也觉得很有道理,朱植于是说道:“十七弟,父皇一向夸你天资聪颖,那你说说看我们要怎么行军。”

    朱权低头深思片刻之后说道:“南郊是我们的后方,我们一定要守好,所以要留一半的人马在这里驻守,至于统领就让十八弟来好了。”

    岷王听了之后便答应说道:“好,后方就由我带兵驻守。”

    朱权和朱植点了点头,朱权接着说道:“皇兄,请你带五千人马从大路直接去东林,小弟我带一千精兵绕路奇袭敌后方。”

    朱植听了之后摇头说道:“皇弟,皇兄怎么会让你一人带人前去走远路,再说你要走的路不单远周围还偏僻,容易迷失方向,还是让皇兄带兵奇袭吧。”

    “皇兄有所不知,敌方的统领一定会派人到去东林的路上探听,小弟之所以要让皇兄带大军走大路,就是希望造成我军要去东林的假象,吸引敌军主力,拖住敌军主力。我想当敌军看到我们来东林的人马如此众多,那么一定会以为我们的目标是东林,如果皇兄能够在拖住敌军三四天,那么敌军则一定会派军偷袭我后方,但是这样一来他们的后方便会空虚,而这几天足够小弟到达敌军驻地,发动偷袭了。”朱权胸有成竹地说道。

    两位亲王听了之后无不由衷敬服,朱植说道:“难怪十七弟深受父皇喜爱,不单单是诗书功课做得好,连带兵都头头是道。”

    朱权听了之后会心一笑,随即朱植下令:全军将士今晚吃饱喝足、好好休整,明日一早按计划进军。

    次日早晨,朱植和朱权分别率军告别岷王、离开驻地,按照既定的路线分别进军。此时在另外一边,肃王、庆王和谷王也已经做好的进军对策,肃王和谷王带一支兵马在去往东林的必经之路上拦截朱权他们的兵马,而庆王则带着三分之一的兵马守着驻扎地。虽然几个王爷都知道这只是一场练兵,但是谁都不敢怠慢,因为父皇朱元璋向来很重视皇子们的读书练武,而且他们的三哥晋王、四哥燕王也已经在北方边境遇敌建功得到父皇的另眼相看,所以他们自然也想表现一番。

    而朱权此时带兵走着另外一条道路,虽然他带着这支军队人数不多,但是在荒山荒地之间走动还是显得那样威武。朱权心里明白自己的任务是偷袭,所以他下令让部队快走但不要动静太大。

    不知不觉已经时间到了晌午,朱权让将士们原地休息、埋锅做饭,自己则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想着辽王、岷王的情况。他想这时恐怕肃王他们也已经开始行动了吧。

    “王爷,请用膳。”一个将官端着饭食来到朱权面前说道。

    朱权回答了一声接过饭之后并没有吃而是问了一句说:“将士们都吃饱了吗?”

    只听那将官回答说道:“禀王爷,将士们已经基本用完饭了。”

    朱权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说:“想必现在肃王他们已经有所行动,告诉将士们稍微休息一会,半个时辰之后继续行军。”

    “是。”那将官听了之后便下去传命令了。朱权吃过了饭也是稍微休息一下,毕竟他以前就住深宫,第一次出来行军练兵还是有些劳累。半个时辰之后,朱权命令将士继续行军。就在朱权上马之际,来了一个士兵过来禀报说道:“宁王殿下,辽王让我来禀报说是他们已经和敌军交上了手,敌军数量较多,辽王殿下正带领兵马依据地形和敌人周旋。”

    朱权一听不禁说道:“肃王他们好快啊,这才半日就已经跟辽王交起手了。”他赶紧下令说道:“全军听令加快前进,争取明日一早到达敌人驻扎地。”军令如山,全军不由加快了速度。这时,从朱权到普通士兵的士气都很是旺盛,军队的行军速度也比早上快了一些,但是朱权没想到虽然他们全速前进,但是已经偏离了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