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咏梅

    更新时间:2017-06-04 12:49:44本章字数:2409字

    丁零零,伴随着上课铃响起,又上课了,是一节英语课。

    李明轩趴着课桌上,也没有听课,而是继续在想着以后的打算。

    前世的很多东西这个世界都没有,但是李明轩也没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啊,想着之后打算,可是,李明轩左思右想,却发现就算是重生了,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好处。

    思来想去,能够让他靠前世的记忆赚钱的方法无外乎两种。

    一是写小说,赚取稿费。

    二是写歌,传到网上去。

    前世,李明轩也是在一个在网络上发过几首歌的网络歌手,虽然没有火,但是在音乐方面的造诣却并不低。

    他的唱功不差,模仿能力也极强,只不过因为自身并不是什么原创性的才华歌手,而且一直没有人为他制作好歌的缘故,就一直没能火起来,之后也算放弃了歌手的道路。

    既然已经明确了方法,李明轩也就不去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之后便专心听课了,前世英语就不好,如今有机会再活一世,便重新充实自己吧。

    不过这个读什么啊?Ambulance(救护车) 俺不能死?

    Abyss (深渊)额必死?Ponderous(肥胖的)胖的要死?

    是这么读吧,挠了挠头,李明轩看着面前的英语书…

    ……

    时间很快过去,到了中午,下课铃适当响起。

    下课铃声的响起,也是将李明轩从专心听讲的状态里吵醒。

    “放学!”朱建国虽然正讲得关键历史重点地方,有些意犹未尽,但是因为以前深受老师拖堂的毒害,所以也明白学生不喜欢拖堂。

    “走吧,吃饭啦!”把旁边还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刘喻梦喊醒,然后把东西收拾好准备去食堂吃饭,还不等李明轩走几步,突然吴世超带着班上两个跟他走得很近的人过来,把李明轩围着。

    然后大声的说“李明轩,刚才那首春晓到底是谁作的,你可不要当偷文窃诗的小人啊,抄袭别人作品是要犯法的啊!”

    整个教室里都听到了。

    “啊?什么偷文窃诗?这个诗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从来没听过,就不能偷吗?”

    “对啊,他李明轩跟我们一样年纪,能积累多少知识,怎么可能写出这么好的诗来?”

    “就是,肯定不是他写的,我看是别人作好了诗还没发表,被他抢先一步的吧。”

    “这首诗肯定是李明轩写的,吴世超有什么证据说这不是李明轩写的啊!”旁边的刘喻梦看着吴世超,陈星和余银把李明轩围着,焦急的喊着。

    “就是就是,吴世超你说这不是李明轩写的,那你拿出证据来啊!”吴兴旺也接着说道。

    其他几个班上跟李明轩关系很好的也应和着。

    教室里出现了两个声音,一边支持李明轩,这诗是他所写,而另一边却凭空想象,诬蔑李明轩,诗是他人所写,而李明轩只是盗诗而已。

    不得不说,吴世超还是有些手段,给李明轩弄了个阳谋,本来嘛,大家也都没这么想,但是吴世超一说出这些,却直接引发了一些人心里的嫉妒,毕竟都是同龄人,你凭什么写出这么好的诗,而我写不出,然后也不需要吴世超去引导什么了,自己便开始脑补了。

    三人成虎,除了那些关系很好的以为,其他的那些支持李明轩的慢慢也有些迟疑了,不确定诗句到底是不是李明轩原创。

    而刚走到教室门口的朱建国的注意力似乎也被吸引过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询问了下旁边的学生,知道了大概事情。

    朱建国站着门旁边笑了笑,看着,也有些好奇,想看看李明轩是怎么破吴世超的这个局,那首好诗是不是李明轩所写。

    至于去阻止,当然会去阻止,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对于他来说,这些只不过是学生,又会发生什么呢,所以现在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吴世超看着朱建国老师虽然没走,站在那里,却也没管,心里松了口气,就怕老师多管闲事。

    “你们没事找事是不?”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声音大得有些震耳欲聋。

    “肖俞琳,你声音太大了啊,哪天耳朵聋了你要负责啊!”夏光耀笑着,看都没看吴世超几个一眼,接着说道,“你们是想干嘛啊?”

    “想找麻烦嘛?”杨晨曦也站在李明轩旁边。

    本来肖俞琳他们三个在李明轩班门口等他出来,结果却发现半天不见人,走到门口一看,朱建国老师也没走。

    往里面一看,吴世超几个竟然把李明轩围到不让走,虽然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一看这架势,快速的走到李明轩旁边去。

    李明轩看着他们几个来了,笑了笑。

    肖俞琳他们跟李明轩原本上学期就是一个班的,不过之后因为文理科分班,虽然都是选的文科,却没分到一个班。

    吴世超看到肖俞琳他们几个来了,有些慌张,上学期有次吴世超把肖俞琳惹火了,结果和肖俞琳打了一架。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肖俞琳便是那种不要命的,而之后吴世超也被打怕了,灰溜溜的走了,也因此是对于肖俞琳有种恐惧。

    吴世超看着肖俞琳盯着自己的眼神,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但箭在离弦,而且想到自己也有帮手。

    便扭头不去看肖俞琳。

    “李明轩,我看,既然大家都怀疑你的诗到底是不是你作的,要不,你就现场作一首如何?”

    “吴世超,你你…”刘喻梦有些说不出话,没想到吴世超是这样无耻,写诗来证明自己?

    他当写诗是吃饭喝水啊!

    就算李明轩写出了诗,但是没有上一首好,还是会被质疑。

    不过对于现在的李明轩来说,写诗确实是像吃饭喝水那样简单。

    李明轩看着吴世超,突然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

    回头对着刘喻梦笑了笑“没事。”

    “词行吗?”

    “行!”吴世超楞了下,赶紧说道,要知道词可比诗更难写啊。

    不过,他却没有想到,如果不会,李明轩还会这样问吗?

    李明轩点了下头,平静的走上讲台,慢慢的擦着黑板。

    “不会他真的能写出来吧,不会的!”吴世超看着李明轩丝毫没有一点慌张的样子,想着,接着又驱散了那个念头。

    卜算子·咏梅

    所以人都死死盯着李明轩写的。

    词牌名?真的是词!

    原本以为李明轩只是,却没有想到,真的写词。

    词,又称曲子词、长短句、诗余,是配合宴乐乐曲而填写的歌诗,词牌是词的调子的名称。

    要知道不同的词牌在总句数,句数,每句的字数、平仄上都有规定,而且还有考虑韵脚,所以词比诗更难写。

    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在场的不管老师还是学生都有着一些文学功底,顿时,画面描写的景象映入脑海。

    驿站之外的断桥边,梅花孤单寂寞地绽开了花,无人过问。暮色降临,梅花无依无靠,已经够愁苦了,却又遭到了风雨的摧残。

    笔没有停,接着写着。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