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喜”迎大综合

    更新时间:2017-06-05 21:50:20本章字数:2488字

    改革,不能乱改。即使是“摸着石头过河”,也不能随便拿学生的前程试验。

    “五一”节前的一天上午课间休息,我正跟刘小洋和孙昊侃大山。小洋坐在我前排,孙昊是我老对儿。

    “哎,听说最近学校赶走了好几对情侣。我家邻居有个小子被赶回家了,让他爸妈好顿修理。学校真狠哪!”孙昊说。

    “是啊,我也听说了。洋哥,你可要控制再控制,谨慎再谨慎,不能越雷池半步啊!”我在一旁附和道。

    当时,董晓丽同学下课也没出去,在自己的座位上读书。她和小洋平时在校期间基本都是眉目传情,具备超一流“地下工作者”的素养。听到我们闲的蛋疼的调侃后,晓丽恶狠狠地朝我们瞥了一眼。

    我们平时玩笑话开惯了,小洋也是知道的。但“夫人”不高兴了,总得干点什么。于是他装着很在乎的样子,朝我俩喊:“能不能不瞎掰,不乱说话能死吗?再TM乱讲,我就翻脸了!”

    “你真是个小心眼儿,哥们这不是开玩笑嘛!说点正事,听说高考要改革了,咱们以后就不分文理科了。我爸告诉我的。”孙昊岔开了话题,免得晓丽过于尴尬。

    我忿忿地说:“能吗?分文理科都这么多年了,这说改就改?你说要改,也轮不到咱们啊,再过几个月就高二了,要改也是要从高一开始。如果我早知道要改的话,那我就什么科目都好好去学了?现在要改,我都偏科偏到女厕所了,再学还来得及吗?我觉得这是谣传。”

    看我们不扯蛋了,晓丽也参与到我们的对话中来,她认真地说:“有可能的,前几天老曲和我们几个女生聊天。他说,省里面研究高考改革,但结果还没有出来。咱们能不能赶上这次改革还不知道。不过老曲说了,最好别改,改的话对咱们这届不好。”

    “那你说怎么办?以后这史地政是学还是不学?以前欠的账怎么补?真能扯,等问问老师吧。”小洋显然也很惆怅,因为他也是个偏科生。

    这时,上课铃声响起。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政治课。

    我们的政治老师姓李,外号小李子。小李子皮肤白皙,举止端庄,说话温文尔雅,和我们那个老曲是天壤之别。老曲批评学生那是训,外加“拳击”,而小李子批评学生那是纯粹跟你讲道理,以至于你觉得那是念经,听得头大。前者折磨躯体,后者璀璨精神。相比较之下,大家更喜欢老曲的作风。

    小李子一如既往的女模步走进教室,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捋了捋“五五分”的刘海,然后“亭亭玉立”地站在讲台前,用雌雄一体的声音喊出:“同学们好!”

    我们无精打采地回应着,“老~师~好~”。重高的学生给人的感觉,总是好几天没睡觉似的。

    “上课前,给大家透露点信息。可能你们班主任曲老师也跟你们说了,就是咱们这届学生可能会赶上高考改革,赶上大综合。据现在各种消息,咱们赶上的可能性很大。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可不能偏科了,现在补缺口还来得及。”

    同学们一片哗然,我也是心碎了一地。

    “好了,好了,静下来。大家要有信心,特别是咱们政治这门课,也就那么几大块,经济、政治和哲学。现在开始好好学完全来得及,而且政治并不是你们认为的完全靠死记硬背,主要还是学会理解。特别是下学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你们以后的人生是非常有指导意义的。好了,就讲这么多了。下面让我们来复习下上节课学的内容,价格和价值之间的关系。请王天烁同学回答一下。”

    我这心可是咯噔一下,同时身上冒出了冷汗。一是因为我确实不会,政治课上不是发呆就是睡觉;二是因为心虚,上周老曲找我谈话时,我说了小李子坏话,说他水平有限,讲的课听不懂。

    “价格和价值的关系,我觉得就是价值是爹妈,价格是子女,因为有爹妈才有子女,所以有价值才有价格。老师,我没记住上节课讲的,这是我自己的理解。”

    同学们对这精辟而深入的回答笑得前仰后合,小李子也是忍俊不禁。“王同学,你请坐。你没事多看看书,你回答的意思我懂,但咱们不能这么往卷子上写。你这么聪明,理科都能学好,文科有什么难的?老师还要劝你一句,凡事都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等你以后学习咱们哲学课中的‘内因’和‘外因’的关系时,你就会懂了,只有‘内因’才决定着事物发展的方向。你现在开始好好学完全没有问题。好了,刚才的问题回答的不全面,下面由我带大家一起回顾下上节课的要点。”

    孙昊呲着牙小声对我说:“怎么了兄弟,你得罪他了,小李子平时都不理咱们的。”

    “我哪知道?他有病呗,明知道我都不会,还让我丢人现眼。估计他是记仇了”我惊魂未定地嘀咕着,同时心里有个大大的问号:这小李子是够BT的,竟然跟我讲起了“内阴”和“外阴”?我靠!

    我就这样心不在焉地坐到了中午放学。去食堂吃饭,本来能吃二两米饭的我只消费了一两,因为心情不好,所以觉得本来就难吃的食堂饭菜就更加难以下咽了。为啥心情不好,且忧心忡忡?就是因为这个不知道哪个混蛋想出来的高考改革方案,把我的人生规划彻底打乱了。这一点都不夸张。

    我是一个喜欢按计划办事的人,这可能跟我是计划经济时代末期的产物有关。不管怎样,我认为一个高中生,有初步的人生规划是一件好事,但烦恼就在于生活的变化远远快于你的计划,而我又恰恰是一个不喜欢变化和去调整计划的人。所以,对于大综合这件事,我觉得很心烦,因为不得不去调整了。那就先说说我那个大概的人生规划吧。

    我想成为一名世界顶尖的生命科学方面的科学家,解开人类衰老之谜,攻克目前无法治愈的各类癌症、艾滋病等疾病,让人类获得“不死之身”。在这之后,那就是星际旅行,探索宇宙,发现新地球等等。

    所以,第一步,高中选择理科,学好理科,毕竟以后的研究需要这些基础学科。别人学习靠兴趣或压力,我是出于使命感。语文没办法了,谁都得学谁都得考。而英语则是必须学好的,因为以后搞科研得和外国人一起搞啊,国内的生命科学技术水平不行呀!第二步,考上一所国内最好的医学院或生命科学专业最好的学校,但我绝对不会去当一名大夫,因为有更高的使命在等着我去完成。大学期间,我要最大限度地充实生命科学方面的知识,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第三步,去国外生命科学专业最强的学校学习并获得相关学位,毕业后进入国外最先进的生命科学研究机构。之后,就是带上父母移民,找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妞结婚,我继续完成我那牛B而伟大的理想。

    “哥们,咋了?失恋了吗?发什么呆?食堂就要关门了,你那点猫食还没吃完!”孙昊打断了我的沉思。

    我叹口气,答道:“啊,没事,我在琢磨一些人生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