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强壮惹的祸

    更新时间:2017-06-05 22:06:58本章字数:3631字

    成语有“祸不单行”,意思就是某人太苦逼了,一直倒霉。我想很多人都有过这种苦逼的经历,李强壮就是其中之一。

    在强壮同学被批裸身暴走的前一天,他“大出血”了。事情还得从头说。

    农村来的孩子大多比较质朴宽厚,强壮同学印证了这一点。他一则长得壮实但不像耀阳哥那样惹是生非,二则思想健康正直不像我这般“思想长毛”。他庞大的身躯能够蜷缩在座位上“有滋有味”地学习,这令我十分佩服。这种好孩子老实、好学,并希望通过知识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说实话,真是农村的孩子早当家,吃得苦比我们这帮娇生惯养的城里孩子多多了,也比我们更明白事理。但他也有弱点,那就是虽然身体强壮能够抵御伤风感冒,但对淫邪的抗毒能力却为负,不是说他把持不住,只是身体反应过于敏感。

    为了培养同学们的自学能力,加强同学们之间的交流,增强对语文学习的兴趣,这几天语文老师都会请几名“文学青年”上台演讲,跟大家交流学习语文的心得。班上的几位“文人”耀阳哥、马亮都给我们上过课了。而在强壮同学“大出血”之日的那节语文课,老师说会请来四班的一位女同学来讲。这不,课间色胚们又开始闲聊了。

    “天烁啊,我听说这节课来的是个美女,叫文小竹”孙昊贱贱的说。

    “拉倒吧,重高无美女。再说了,学习好的有几个长得好看的?”我不屑地说。

    强壮同学刚从外面回来,路过我俩座位旁。我一把拉住他,逗他说:“兄弟啊,你知道吗?等会语文课能来个美女给咱们上课,叫什么小竹的。听说长得不错,那身段跟竹子一样啊!老苗条了!”

    强壮甩开我的手,红着脸说:“呵呵,真的吗?关我鸟事,好看你就慢慢欣赏吧。”

    “靠,不都是兄弟吗?这好事我得提前告诉你啊。”

    坐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修指甲的耀扬哥听到了,说道:“强壮,别听他在那忽悠你,咱们学校哪个班的长得好看的女生我还不知道吗?”

    “哈哈,好吧老大。等会上课,咱们就知道了”我呲着牙笑着说。

    铃声响起,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坐好。语文老师走进来,讲道:“同学们,这节课前十分钟还是和以前一样,留给同学们发挥。今天,我们请其他班的同学来我们班演讲,她就是文小竹同学,大家鼓掌欢迎!”

    话音刚落,掌声雷鸣般响起,特别是男生们,手都拍肿了。小竹同学在教室外已等候多时,伴着雷鸣般的掌声,她缓缓走上讲台,尽显淑女风范。然而,掌声却从她迈入教室那一刻变得不再热烈。为啥?因为,小竹的姿色着实让我们这帮色胚大失所望。

    重高其实也不大,学生也就一千几百人,但我确实没见过文小竹。圆脸短发戴眼镜,腿短腰粗胸部大。上下一般粗,那可不就是竹子吗?好吧,我扇自己一巴掌,做人不能以貌取人,我怎么能这么低俗呢?其实,小竹从外在来讲还是有优势的,那就是胸部发育得好,比我们班女生都丰满,即使肥大的校服也挡不住那两只调皮的“兔子”上下乱窜,这让我们这帮男生不忍直视。

    孙昊转头看向我,不怀好意的笑着。我又看了看附近几个混球,耀阳、小洋也是一样的表情,简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大家好!我是来自四班的文小竹,很荣幸能有这次机会跟大家交流下学习语文的心得……”

    这时,后方猛然有人撕心裂肺地喊道“老师!”

    大家回头一瞅,发现李强壮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举手报告。

    “怎么了,李强壮?”白老师一脸茫然。

    “我鼻子出血了!”强壮同学一脸窘迫。

    “赶紧的!赶紧的!快去处理下!”

    这种只有在电影里出现的桥段,竟然就在我们班真真实实地发生了。强壮同学飙着血冲了出去,同学们都笑哭了。这么巧合的事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白老师收起笑脸,故作严肃地说:“李同学可能这几天不舒服,大家静一静,咱们继续。”

    接着,文小竹就开始和我们分享个人经验了。说她从小就喜欢文学,阅读了很多文学名著,并坚持写日记等等。我真没怎么细听,全在想刚才强壮同学飙血那事。

    讲着讲着,强壮同学敲门进来了。只见他处理完毕,鼻孔上堵着厕纸。大家又是一阵笑声。白老师示意他回到座位上。强壮笔直地坐着,聚精会神地听小竹演讲,只是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

    本以为这么欢快的语文课也就这样了,谁能想到意外又发生了。

    “今天我的演讲就到这里结束了,我讲的都是个人经验,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正确的地方同学们可以采纳,错误的地方希望同学们给予指正……”

    “老师”,熟悉的声音又从同一个地方传来,只见强壮同学跟之前一样的姿势举着手。不过,这次连白老师都不淡定了,惊慌道:“你又怎么了?”

    “刚才左边出血了,这次右边也出血了。”

    “啊?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呀。”

    “没事,我去洗一洗就好了”,强壮同学边说边冲了出去。

    教室内再次沸腾起来,欢乐声此起彼伏。白老师努力控制局面,说道:“同学们安静一下,下面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感谢文小竹同学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演讲。”

    掌声,起哄声响起来。

    “今天是我们语文课这学期最后一次搞这样的活动,如果以后还有时间的话,我还会让大家在课堂上演讲,让更多的同学得到锻炼,交流思想,增强对语文学习的兴趣。我想,在文小竹同学跟我们分享了她的学习经验后,同学们一定会有所感悟。我想小竹同学也一定感受到了我们班同学的热情,看我们班有的同学甚至鼻子都出血了,想必一定是感悟至深。好了,文小竹同学你可以回班了。”

    小竹刚一开门,就被处理完鼻血匆忙赶回来的强壮撞了个满怀。这一撞,把强壮鼻子里塞的纸给撞掉了一个。

    “不好意思”,小竹害羞跑开了。

    强壮再次在欢笑声中回到座位上,堵住那不听话的鼻子。此时他已经是面红耳赤,满头大汗了。

    下课后,我们这几个损友围到强壮身边。

    耀阳笑嘻嘻地说:“我的兄弟啊,咱们班男生的脸可让你丢光了,就这货色你也能流鼻血?还能流两次,我算是无语了。”

    “你们这帮混球,怎么那么下流。我是那种人吗?我TM的也不知道怎么就出血了”强壮十分委屈地解释道。

    我拍拍强壮的肩,装作一副安慰他的样子说:“没事,兄弟,这肯定不是你的原因,你流鼻血完全是因为她太丰满了。这是正常生理反应,不是病”。

    “行了,老曲好来了,你们赶紧离我远点。”

    强壮显然在这充分的人证、物证面前无法辩解,自己也无奈地笑了。

    到此,强壮“大出血”事件也算结束了。所谓“祸不单行”,还得有第二个“祸”呀,那就是他在宿舍水房洗澡被老曲批的事。对于这件事,我们班很多人都认为他就是当时脑子犯傻,就想洗澡呗。其实,这件事是有原因的,而且对于强壮同学来说也是十分尴尬且迫不得已的。每当问起这事,他都避之不谈。后来,这事儿成了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直到十几年后,几个高中哥们聚会时,我趁着酒兴,又提及此事。

    “今晚这酒喝得真爽!这么多年了,大家还能聚在一起喝酒,真的不容易。强壮啊,高中的事咱们也唠不少了,就有一件事我老没想明白。你也不实在,不肯跟兄弟们讲,就是你在宿舍洗澡那事,到底怎么回事?你要是跟大家伙说了,这半杯白酒我就干了!”我迷迷糊糊地说。

    “对啊,不说就太不实在了,都是哥们有什么怕人的?”医生李胖子也追问。

    可能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强壮也不在乎这点事儿了,就跟我们坦白了。

    “好吧,你们这帮混球,非让我说那我就说。我说完了你们三个必须把杯中酒全干了!”强壮愤愤地说。

    “不喝是儿子,我保证!”孙昊表示强烈支持。

    强壮深深地吸了口烟:“说了别笑话我。你们还记得那时候语文课让同学上去讲学习心得吗?不是有个叫什么竹的女生来咱们班讲吗?”

    “对,对,好像有这事,那个女生身材还挺‘恐怖’的。想起来了,你TM的还流鼻血了”哥几个应道。

    “嗯,就是那天。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看见她我就流鼻血了。你们也别笑话我,我流鼻血真的只是巧合,我可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下流。妈的,说起来也巧,那天半夜哥们我‘做梦’了,居然还梦见她了!醒来,发现内裤湿了。”

    “我靠!兄弟,你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僧人‘梦遗’吧!”我笑得差点把饭喷出来。

    “嗯,我那晚确实做了那种梦。那里别提有多难受了,黏糊糊的。我得去处理下啊,总不能靠体温烘干啊!于是我从床上爬起来,也不敢开灯怕舍友看见,黑灯瞎火的也找不到内裤,就拿条毛巾光着腚去了洗漱间。我TM的刚擦干净,就听见身后有人喊,‘同学,你干什么!你哪个寝室的,叫什么名!’当时我就吓蒙了,回头一看是咱们舍管。咱都是老实人,于是我就告诉他我是哪个寝室的和名字。”

    “我能跟他说我梦遗了吗?所以我只能跟他说我热得满身是汗起来擦擦身子。然后舍管说,‘洗漱间不允许洗澡,你擦完赶紧回去,我还以为是外面什么小偷混进来了’。再后来,就是这傻B把这点小事告诉老曲了。现在想想当时也傻,五一还没到,天也不热,说半夜起来擦身,谁信啊?好了,我都说完了,你们赶紧把酒干了。”

    在座的哥几个早已笑得东倒西歪,我起哄道:“兄弟们,咱们把这半杯白酒干了,强壮随意。来,大家为我们的‘梦遗大师’干一杯!”

    所以,无论多么狗血的事都会有它发生的原因。强壮如果多看点A片,对女性不那么敏感,就可能不会流鼻血,晚上也就可能不会做那种梦。不做那种梦就不会梦遗,不梦遗就不用去洗裆部,不洗裆部就不会被舍管抓,不被抓就不会被老曲批。真是一环套一环,因果定律。正如我们的高考改革,既然发生了肯定是有原因的,即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不,文件都下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