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神药华佗膏

    更新时间:2017-06-06 10:58:24本章字数:2969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经实践证明,皮炎平治不好我的“青春痘”。

    我这病还没好。几日来,虽按时抹药,但还是会痒,以至于我的心情很不好。更奇怪的是,原来痒的地方却不痒了,反而“青春痘”的四周开始痒了。怎么形容呢?差不多就是以“青春痘”为圆心,以一厘米为半径画个圆。对的,就是这个凸起“圆环”痒,而圆内却不痒。

    从周一算起,今天都周五了。涂了五天药,病情不仅没好,而且好像比以前更严重了。因为那个“青春痘”扩散了,瘙痒范围不断扩大。再这样下去,我担心我的“小弟”可能要保不住了。

    趁着课间休息的功夫,我忧心忡忡地跟孙昊说:“靠啊!怎么还没好?现在好像更加严重了,不知道怎么跟你形容,反正就是扩散了,痒的地方变大了!”

    孙昊睁大眼睛说:“啊?我还以为你都好了呢!妈的,这怎么整?别扯蛋了,咱们老老实实去医院吧。别真的有什么事,到时候你埋怨我,那我可承受不起。”

    我叹了口气说:“看来不去医院不行了,我真的是服了,我这么年轻,还没碰过女人,怎么就得了这病?真TM的无语!这样吧,下周一还这样的话,你中午陪我去医院看看。”

    孙昊安慰我说:“嗯,我觉得不要紧。就算是性病也不要紧,也不能死,你不要怕。”

    周五晚上我打车回家,老妈还是和往常一样忙着,为我洗衣做饭。说实话,我根本学不进去,脑袋里全是周一去医院看病的情景,掂量着去医院的时候该怎么和医生说。

    听说有些癌症病人不是病死的,而是吓死的,我觉得这有几分道理。这几天,我每隔半小时就会摸一次“圆环”,每次都希望它在我身上消失。然而现实总是那么残酷,摸了一遍又一遍,它却总在那里。

    晚饭后没多久,掐指一算,又到了该上药的时间。我刚把手从裤子里掏出来,老妈就推门进来了——为我送盘水果。

    唉,我们家没有敲门的习惯。老妈看着我那惊慌失措的表情,皱着眉头问:“你在那鼓捣什么?手里拿着什么?”正所谓“人赃并获”,我真的是没什么好解释的了,无可奈何地说:“妈,大腿根长了个东西,我在擦皮炎平呢。”老妈放下果盘,接着问:“什么时候长的?”我想了想,答道:“快两个礼拜了。”

    老妈喊了老爸一声:“老王,你快给我过来!你看看你儿子下面长什么了!”

    接着,她又把我带到卫生间,问道:“你怎么不告诉我啊?瞎上药!治坏了怎么办?”

    “哎呀,我不是觉得不好意思吗?我都长大了,那地方长了什么东西,我还能告诉你啊?”我扭着头说。

    这时候,老爸慢慢腾腾地从卧室走来,十分不满地对老妈说:“叫吼什么?就你嗓门高!还给儿子拉到厕所来,干什么啊!”

    “看你那个熊样,赚点破钱,了不起了是吧!一点都不关心我和孩子,你看看儿子大腿根长了什么?都两个星期了。儿子啊,你把裤子脱了,让我们看看。”

    “啊?真的要脱裤子?”

    “怎么了?我让你脱你就脱,不脱怎么看?你没穿内裤吗?怎么你还怕我看你啊?你身上哪样东西我没看过?你是妈一把屎一把尿伺候大的,居然还害臊了呢?你不用不好意思,快脱。”

    “啊,好吧。”

    我褪去裤子,露出一条泛黄的白色紧绷三角内裤。

    他们蹲下仔细研究我的患处,老爸说:“这不像是那种病。凸起的圈是红色的,圈内是褐色的,这不像是花柳病。天烁啊,就是这个圈痒吧。”

    “是的,当初只是黄豆大的地方痒,而现在却扩散成一个圈了”我如实回答。

    老妈接着说:“儿子,你把腿稍微劈开点,这样我才能看得更清楚。”

    我很不情愿地照做了,因为我发现有几根不听话的毛毛跑到了内裤外。

    “这不可能啊?咱们儿子怎么可能得花柳病?这应该是什么皮肤病。老王,是不是你传染的?”老妈盯着老爸问。

    “你别乱说话!我都没得过,怎么传染给他啊?我发现你现在就爱说瞎话,这还没到更年期呢,你就这样了?”老爸气急败坏地说。

    我把裤子提上,说道:“你俩别看了,吵吵什么!明天咱们去医院不就得了?费这么大劲,三个人在厕所研究‘裤裆’这点事,我都不好意思了!”

    老爸也不耐烦了,对老妈说:“明天你带孩子去医院看看。儿子,你今晚别学了,早点休息。”

    老妈瞪了老爸一眼,说:“你让我陪儿子去啊?家里的事你还想不想操一点心?”

    “明天我有事!你以为现在的生意都这么好做吗?我没有时间,厂子里什么事不得由我操心。你还真好意思问?”

    “行,你是大忙人,你比国家主席都忙。儿子,明天我和你去医院”老妈嘟囔着。

    第二天,我起来得比较晚。我在屋子里喊了几声“妈”,没人应答。洗漱后,老妈推门进来,手里拎着菜,说道:“儿子,刚才我去买菜碰到你老婶了,我把你那儿长的那东西告诉她了。她让我去咱家附近的共济诊所问问,说诊所的黄大夫就是专门看皮肤病的。我把你的情况跟黄大夫一五一十都说了。你猜怎么着?人家黄大夫都笑了,说你这哪是性病,只是股藓而已。”

    “他的医术行吗?还有,什么是股藓?”我疑惑地问。

    “人家要是不行,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人去那儿看病。你别疑神疑鬼了。黄大夫说股癣其实就和脚气一样,只不过一个在腿上,一个在脚上。它们都是真菌引起的,越挠越多,越抓越重。”

    “啊?你的意思是我的那个地方长了脚气?”

    “黄大夫跟我说了,不一定就是脚气传染的。股藓,就是捂的。大腿根那里不通气儿,而且容易出汗,再加上不经常洗澡就容易得这病。”

    老妈边说我边思考着:“股藓中的‘股’字啥意思?它在文言文中的意思就是大腿啊!所以,股藓那就是长在大腿上的藓呀!还有,这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下课总是坐着不活动,这样肯定导致裤裆内的空气不流通啊。再加上两周洗一次澡和天热出汗,这些不都和黄大夫所说的相一致吗?”

    我回过神来,说道:“股癣怎么治呀?总得用点药吧。”

    老妈微微一笑,迅速地从兜里摸出一支药膏,说:“你真是我的傻儿子。黄大夫说了,千万不能用皮炎平。不仅不对症,而且越抹越糟。大夫说这个药膏好用,而且还很便宜,才两块钱,只是涂上去会有点刺激。还有,这几天你要用盐水多洗洗那儿。”

    我接过老妈手中的药膏,仔细瞧了瞧,说:“这是‘华佗膏’啊!是华佗配的药方吗?等会我涂上,看看是否名副其实。妈,你还是多给我准备点内裤吧。用盐水洗那儿我真的做不到。在宿舍对着五个同学,你让我怎么洗?”

    “你和你爸一样,就是懒!我让他洗,他也不干。行了,你先上药吧。过几天如果还没好,咱们就去医院。不过,我觉不至于。”

    “知道了,我要涂药了。你可别进来啊!”

    刚抹完药,我便嘶声裂肺地喊着:“哎妈呀!这什么药!太疼了!”

    老妈隔着门说:“看你那点出息。疼,说明有效果。你小点声吧,让邻居听见还以为咱们家出什么事了。”

    我真不是娇气,而是真疼。华佗膏的说明书写的很清楚,“皮肤破损处禁用”。。

    疼是因为痒的时候乱抓,伤到“蛋蛋”了,有那么几道伤口还没愈合。虽是在大腿根上涂药,但一合腿药膏就沾到“蛋蛋”上了。蛋蛋像火烧火燎一样!我这能不叫唤吗?不过还好,也就疼几分钟。

    毫不夸张地说,使用华佗膏两天,我的股藓基本就好的差不多了。难道真的这么神奇?那是当然,“华佗”嘛。后来实践证明,华佗膏治疗脚气也十分有效。。

    周一上学,我的心情很好,因为不用去医院脱裤子让医生看。到教室后,我便指着孙昊说:“你从头到尾玩我的吧?推荐我用皮炎平,越用越痒!要不是被我妈发现了,今天我就和你去医院了。你真能忽悠!”

    孙昊笑道:“谁让你那么傻,就信了?哈哈!还被你妈看见抹药膏了?哈哈,笑死我了!”

    我开玩笑地说:“幸亏我妈给我买的华佗膏,不然我就成太监了。你等着瞧,以后别栽在我手里。”

    华佗膏治好了我的“性病”,妈妈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