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轮回的人

    更新时间:2017-06-05 22:38:28本章字数:3080字

    “后面睡觉的那位同学,请你站起来,我的课很无聊?”讲台上的老师大声的叫喊着。

    “英红,喂,醒醒,老师看到你了”

    少年睁开惺忪的眼睛,微微抬头看着隔壁喊醒他的同桌,嘴里默默说了一句“这一世,是你啊,单丛”。

    “说什么鬼呢,老师看见你睡觉很生气,你别傻愣着,赶紧起来道歉!”女孩着急的说着,手还拽着少年的衣角。少年无奈的看着女孩道:“抱歉”

    “你站起来,现在上课都敢睡觉了,邱英红!是不是我讲的你都知道了?你给我说说陆羽是何人!讲不出来中午就别吃饭了”,讲台上的老师生气道。

    “茶圣陆羽?”英红提高声调的问了句,老师点了点头,“那个卑鄙贱人有什么好说的”英红生气道,此话一出惊呆在座的各位同学,当众羞辱古人,而且还是在历史老师面前,这可是头一回有学生这么干,大家都很好奇英红接下来要讲什么。只见英红抬手一甩,笔直的站在座位旁,颇有古人望月的姿态。老师疑惑问了句:“这位同学,上课你不坐着,站起来干什么,我还没有问问题,赶紧坐下”。

    英红坐下后,单丛凑过来好奇的问了句:“你对老师做什么了,为什么他好像忘记了你刚刚睡觉的事情,好奇怪”。

    “你!你怎么记得?”英红诧异的回道,眼里充满着不解,但是声音太大被老师听到,老师生气道“你这么不想上我课就给我出去,上午你都不用进来课室了,在外面站着”。英红应了声便站到了课室外边的走廊,离开时还带着疑惑的眼神看了看身旁的单丛。

    上午的课程很快过去,同学们走出教室看到被罚站的英红时,脸上都带着一丝戏谑笑容,都高二的人了,还让老师给罚站走廊,说出来还以为是小学生做错事情被罚呢。不过英红并没有理睬他们,他一直在想为什么单丛会记得刚刚的事情,明明自己已经用了“遗忘”,难道是自己的修为下降太厉害才导致有遗漏,但是这种情况之前从来没有试过,而且看情况是其他同学都忘记了,偏偏单丛记得,这一世单丛应该是个普通人,不应该可以抵挡他的道法,想的正入迷的时候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该吃饭了”。一声娇声问道,单丛从一侧探出头来问道。

    “没什么,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说完英红牵起单丛的手,小步往楼顶上跑去。

    “你带我去楼顶干嘛,不是去吃饭吗?”单丛疑惑的问道。

    “等等你就知道了,现在先别问这么多”英红笑嘻嘻回答。英红牵着单丛的手,一路小跑着上楼,但是因为楼顶在6楼,上来后单丛气呼呼的叉着腰,背后依着墙壁。

    “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抓你最喜欢的东西”,说完英红抬头往天空眺望,向四处寻找着什么东西,现在是十月份,盛夏已过,但是在南方阳光还是很充足,英红在确定方向后便坐了下来,大概等了十几分钟,一群黑丫丫的大雁飞了过来,整齐的排成了一个人字的形状,英红见状在身边找了一瓶未喝完的矿泉水瓶,看似随意的向着大雁群扔去,水瓶精准的命中了带头的大雁,被击中的大雁随即落下,刚好落在了单丛的脚边,大雁头裂开,血溅开一地,吓的单丛大喊了一声,跑到英红边上一头扎进英红的怀里,一位小姑娘什么时候看到过这么血腥的场面。英红抱住她,手抚摸着单丛的发梢,鼻尖嗅到她身上的香味,一脸猥琐的傻笑着。手还不老实的顺着发梢一直滑落到腰间,单丛睁大眼睛瞪着英红道“你再摸下去,我让你下个月可以领取残疾人补助金”

    “不是不是,手滑手滑,女侠莫怪”,英红急忙收回了手,双手举过头,形态像极了通缉犯被抓住时的样子,“你下次要是再敢吃我豆腐,我就不理你了,哼”,单丛说完扭过头,露出两个小虎牙,样子可爱极了。英红看着单丛的样貌,眼泪不自觉的留了出来,在原本的世界中,他能看到的只有躺在水晶棺中的单丛,想来也好久没有看到她的笑容了,多想让时间停在这一刻。

    “你怎么了,我不就说你两句嘛,怎么还哭了,我又没真要打你”

    “没事,一时感慨而已,来吧,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烤大雁,现在这个时候的大雁正肥呢!”,说着英红就将地上的大雁拾起来,准备拔毛。“你干嘛!我什么时候喜欢吃这种东西了,你快扔掉,我带你去饭堂吃饭”单丛一脸嫌弃的看着英红手中的大雁道。“可是你以前都拉着我吃的,噢... 对不起,我刚来忘记了”,英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

    “你今天是怎么了,净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快走把,等等没饭吃了”单丛着急道,说罢拉着英红往饭堂跑去,与普通的高中不同,这所高中的饭堂窗口前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人在排队,大多的人都在学校的饭馆吃饭,只有一些家境比较差的学生才会在饭堂吃饭。虽然饭菜比起一般的学校好很多,但是在这所学校中,学生们都不屑与吃饭堂的同学为伍。这所高中名叫‘八中’,虽然也属与普通高中行列,但却不归教育局管理,所有事务都由校长负责。

    当两人赶到饭堂门口时,恰遇到一群青年走过来,为首的是个留着长发的少年,发髻将乌黑的长发串起,看上去仪表堂堂,与古代书生的区别就是他穿了一身的现代普通高中的校服,他走到两人跟前道:“单丛学妹,你还没吃饭吗?要不我请你一起吃个饭把,正好我也还没吃饱,最近老徐家出了个新菜还挺好吃的”。

    “不了,谢谢,我和英红吃饭堂就可以了,不劳烦学长破费了”,单丛冷冷的说道。

    “单丛妹妹,现在正是学习压力大的时候,需要营养充足才能好好学习,你说对不对,来吧,你不用和师哥客气”,少年说着便伸出手想去拉单丛的手,但中途就被一只手抓住了,英红用力的握住少年的手腕道:“谢谢这位师哥的好意,不过我们吃惯了饭堂的饭菜,不劳烦你了”。

    “又是你这个怂包,上次打你没打够是把,现在还敢来打扰老子好事,是不是想再躺两个月”,少年突然换了一副嘴脸,目露凶光的对着英红喊道,想挣脱开英红的束缚,却发现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出,英红的手仿佛像手铐一般将少年的手固定住了,少年越说英红抓的越用力,不到一会儿,少年的脸上就青筋爆起,涨红了脸,疼的叫的声嘶力竭,后面的一群青年看到这一幕哪敢上前,纷纷往后退去,不可思议的看着英红,前几天还让他们给揍的不敢还手的怂包,现在一只手让他们老大毫无反抗自力,小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只说一次,不要再出现在我和单丛的面前,要不让你灰飞烟灭”英红淡淡说道,随即松开了少年的手,“带他去医馆把,要不以后就可以去领残疾金了”,英红说完转身笑着望着身后的单丛,“怎么了,吃饭呀,我都快饿死了”英红道。

    “哦~ 好”,单丛呆呆的回了句,还没有从刚刚的场景中回过神来。

    “茯砖之前经常来骚扰你?”英红问道

    “茯砖?茯砖是谁?你说的是刚刚的茯阳吧,他经常来打扰我们啊,你还经常被他欺负呢,,你暑假的时候被他们堵在小巷里给打了,还在医院里呆了两个月呢,惨了,你不是被打傻了把,难道是间歇性失忆,你不会有一天连我都不认识了吧!”说着单丛紧张的伸手在英红的头上摸了摸,两人的脸蛋只有短短十几公分,英红看着近在咫尺的单丛,不由自住的亲了下去,单丛被突如其来英红吓到了,先是愣住了几秒,然后推开了英红生道:“你干嘛,你又吃我豆腐,我不陪你吃饭了,你自己吃”说罢,单丛红着脸向操场方向跑去。

    “本来就是夫妻”英红无奈的摇了摇头,独自一人往饭堂走去。

    饭堂采用自助餐的形式,不用另外交费,要吃自己盛就可以。英红随便盛了打了几个菜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因为平常没什么人在饭堂吃饭,所以饭堂只有几张桌子,但是刚刚很多人目睹了英红和茯阳的场面,都搬到了相对较远的地方,生怕与他扯上关系,除了他自己一人一张外,其他桌子都已经坐满了,这时候一个胖子走到到了英红对面,笑笑问了句:“我可以坐下吗?”

    英红点头示意可以后胖子顶着个肚腩坐进来,因为桌子是没有固定了,胖子的肚腩把桌子挤到了英红胸口下,“不好意思,我比较胖,平时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坐的”胖子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还是真是去到哪个世界都是胖子啊,佛手”,英红轻轻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