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只因为你说过爱是细水长流

    更新时间:2017-06-07 12:54:09本章字数:2720字

    寒冷的空气渐渐被驱散出这个城市,天气渐暖,柳芽开始从枝干里抽出来,鸟儿开始从南方飞回来,还有那颗灼热的太阳,渐渐把光铺散在地球的北方。

    我一直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走到哪里,都会带一支笔和一个本子,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有让人驻足的事情猝不及防地发生。

    日子不厌其烦地反反复复,让人翘首以盼的暑假来了。

    有一个晚上,我把何烈玖叫来我的房间。

    突然很想知道她是什么星座的,于是我就问:“何烈玖,你是什么星座啊?”

    她看着我,说:“我也不知道我的生日到底是在哪一天,但是院长曾经说过我的生日是二月,身份证上是二月二十。”

    我打住,说:“真的吗?真的吗?太难以置信了,我也是这一天的,我们居然是同一天!”

    她继续说:“可是我也不太确定。”

    我继续说:“毋庸置疑,绝对是的,双鱼座,我们都是的,难怪你跟我有太多共同语言了,你就是我一直苦苦追寻的北鱼啊。”

    她带些疑惑,依旧那么澄澈的眸子。

    我欣喜不已,拉起她的手,深情款款地说:“以后的每一次生日我们都一起过,好吗?”

    她的眼睛湿润了,无色透明的液体在眼眶里打转,好似一汪深邃干净的泉,那是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感动。

    对,我看到了感动,,看到了心酸,看到了……

    我鼓起勇气,含情脉脉而真挚地说:“何烈玖,我喜欢你。”

    讷讷,没等她说什么,我就紧紧抱住她,十七年的孤独寂寞都瞬间消失,十七年的痛苦悲哀都被释怀,那些不堪的过去都随着泪水都离我而去。

    “许生啊,许生。”听见妈的声音渐渐逼近,我赶紧松开了何烈玖的手,止住眼泪,妈推开门,看见我们两个,问:“烈玖啊,你怎么在许生的房间呢?”

    我慌忙解释:“妈,我让何烈玖来给我讲解几个题目,我不会。”说得自己都有些心虚了,什么理由。

    何烈玖露出笑脸,说:“阿姨,您有什么事吗?”

    我妈也舒展了笑容,说:“本来我是想叫你们一起出去散散步的,但是又突然不想去了,你们继续啊。”妈边说着边走出房间。

    我有的只是一腔孤勇,就好像你不知道眼角的泪何时蒸发了一样。但我还是想要跟随内心的想法,我不想因为上次的错误而牵扯到这一次,吃一堑长一智,如果一错再错,还有什么意义。

    “何烈玖,我真心真诚真挚地喜欢你,我们交往吧,反正你也喜欢我,我们两厢情愿。”我说这句话的语气是云淡风轻的,但是其实是需要勇气的,而我这么决绝笃定轻松地说出来,并不是意味着我草率又肤浅,而是因为我相信这是正确的选择,正确的选择就应该犹豫不决。

    “嗯好。”何烈玖同意了,没有犹豫的回答,她又笑了,澄澈如水,有琉璃质感的眸子成月牙状,美得好像一幅画。

    爱情方面的承诺,说出口时要有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大胆果断,这不是轻率莽撞,不是不顾后果,而是如果你做到了,那么你就有了胜算,前提是你能够保证,能够信守承诺,如若认为自己信守不了,那么犹豫的机会都不会有。就像在黄昏时刻灯枯油尽了,才发现暮色已四合,全身被袭来的黑暗淹没。

    “我们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正大光明地牵手拥抱,明目张胆地暧昧了。”我的玩笑话逗笑了何烈玖,她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额头。

    “难道我们交往了就不用学习了吗?你给阿姨的解释可是你有题目不会做,拿来给我看看。”她伸出手来向我索要作业。

    我难以招架,“你这么傻?你难道不知道那是借口?”

    “我知道啊。”她一本正经地回答我。

    一口血吐死我。

    “好啊何烈玖,出息了!”说完便拿起一个枕头向她扔去,她以迅雷不仅掩耳之势躲开,然后脱了鞋子跑到我床上来,拿起一个枕头向我砸来。

    “大胆!放肆!谁准许你踩我床了?还敢砸我?”但我一直保持着双手护头的姿势,时不时偷看一眼她笑的样子。

    何烈玖开始得意,“怎么样?哈哈!”她噘着嘴一脸嚣张。

    我朝她扑去,像一只扑向自己虎视眈眈好久了的食物的猛虎,没有一点点防备,于是两人都倒在了床上,又很奇怪地两人的嘴唇触碰到了一起。

    这感觉,跟初吻一样,不想拒绝,让人头脑顷刻间空净如白纸,只想守住哪怕只有瞬间的美好,即使短暂也成永恒,这杯中物,让我醉了。

    何烈玖没有反抗挣扎,双手环绕着我的脖子,似乎也喜爱这般迷恋朦胧的感觉。

    就让我们闭上眼睛做深呼吸,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关于明天,我们只有到了后天才能知晓。

    清晨的阳光越过玻璃窗,敲打着我的眼皮,我睁开眼睛,发现旁边有个人,好像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我,也是表情僵硬,一脸惊恐。

    我慌忙解释,“千万别叫,我们什么也没做 。”

    她似乎想起来了,忧心忡忡。

    “没事的,别担心啦,反正我们以后也都是要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夫妻啊。”我这样跟何烈玖说。

    何烈玖紧紧抱住我,她哭了,滚烫的眼泪止不住地溅落到我冰冷的胸脯上。

    “我不确定未来我们还能在一起,我很害怕你突然有一天不喜欢我放弃我了,我真的不敢去想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还是有你有我的晴天。”何烈玖哽咽着。

    “放心,我不会丢下你不管,我会一直对你负责,只要彼此忠贞,互相厮守到老,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事情都有希望都值得期待,不必害怕,一个人的追求总是遥不可及的,但是两个愿意相信彼此的人总是能够长相厮守的。天灾人祸什么的又能算什么,有时候,时间会慢慢告诉我们是对是错,你只要跟随内心去做就好了即使无能为力地顺其自然也是很不错的,只是你不能畏惧。”我说。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能因为别人口中的胡言乱语和搬弄是非而抛弃了身边最信任的人,对吗?只要自己坚信就可以了,结果是好的,还能在一起彼此说着自己的独到见解,分享心事故事,过程怎样心酸都无所谓,”何烈玖摸了摸头,“我们扯远了。”

    两人傻呵呵地笑起来。

    喜欢一个人久了,这种喜欢自然而然地变成一种习惯,并不是不爱了,只是当初的新鲜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生长在骨子里的感情,或许你愚昧地认为没有了当初的感觉,热情消减变得冷淡,但只要想到经历过的风风雨雨,相互扶持才走到现在,才发现喜欢落满的不是灰尘,而是越积越厚重的光彩。

    喜欢到习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漫长得不易被你发觉,就像你的表戴久了会成为习惯,你觉得它没有了当初的光泽,觉得没那么喜欢它了,扔掉了它才发现并不习惯,又后悔找不到了它,明白长久的感情不容易,好伴侣应该被珍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爱是陪伴是不管他需要与否你都在,令人感动的感情不是每天花言巧语,所有深爱的都是秘密。

    何烈玖就像一个家庭主妇,洗漱完后就开始做饭。

    饭做好后,我们三个人围在一桌。

    我不禁对“何烈玖”这个名字感到好奇,“何烈玖,谁给你起的这个阳刚之气甚浓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孤儿院的院长起的,他很爱喝酒,他曾经常说烈酒可以消愁,可以使人心欢愉,酒有许多别称,‘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杜康便是其一。”

    “意思是你能解忧喽?”

    “那么你觉得呢?”

    我们一起笑了。

    男生的心思没有女生那么细腻缜密,何烈玖似乎也有一种可以让我一醉解千愁的超能力,凡事只瞧个大概,是不是任何事情都不必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