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晴风暖阳却让人感觉到寒冷

    更新时间:2017-06-07 12:59:30本章字数:2793字

    匆匆忙忙,我们念完了高二,那些日子不着痕迹地离我们而去。

    假期到来,梅岽邀请我们去海南玩,他的老家就在那里。

    而就在这次旅途中,我们的命运如同一盘珠子开始没有方向地转动,四处碰撞着生命中的一切巧合与不合。

    “许生,咱们这次去我的老家玩,肖姚,诸葛千还有程衍,带上你的何烈玖,所有费用都包在我身上了。”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

    偌大的机场塞满了炎炎夏日司空见惯的凉风,却还是掩盖不了热气难耐而变得烦躁的心情。

    大家都到齐了,出发。

    安静的一天从睡梦中缓慢而过。

    安全抵达目的地,下了飞机,六个人一字排开,无比喜悦地异口同声道:“海南,我们来了!”

    大家拖着行李你追我赶,打打闹闹地朝梅岽提前预定的酒店跑去,街灯亮起,金黄色的光辉映着我们年轻的脸庞,洒脱的背影看上去不负任何人生的失望和成长中必经痛苦的迹象。车水马龙使人感觉到一点紧张,人生的匆匆从头顶掠过,于是也加快了步伐,背影渐渐变成几个点,直到消失在城市流光溢彩的最边上,才有人停止了张望。

    梅岽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帖帖了,大家只要按着他的计划来做即可。

    “我不喜欢等到大家聚在一起了的时候来做那些浪费时间的事情,所有的一切安排好了,大家只要开开心心地聚在一起玩耍,太棒了。”梅岽手里摇晃着一个透明的酒杯。

    “就喜欢这种做事干净利落有条理的人。”肖姚翘起二郎腿,双手环绕在脑袋后面。

    “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也就是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真心话大冒险了,来来来,大家围成一个圈,”梅岽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着,仿佛大家是他的盘中餐,有任他宰割的不祥预感。

    何烈玖坐在我旁边,虽然一脸若无其事置身事外的样子,不过还是能看得出她跃跃欲试的心情。

    桌子上摆满了各种颜色的酒,还有各种各样令人馋涎欲滴的零食。房间里充溢着迷人的蓝光,让人恍若置身于梦境,耀眼的灯光让人有些犯晕,酒未入口,便有了些许微醉感,两眼迷离,气氛融洽得渗不进半点瑕疵,我们都笑着。这种笑容真实而又幸福感爆棚的夜晚,我搬弄手指头都数不出来有几个,没有任何不安,没有那种让我消沉的绝望,没有任何一切让我去思量去斟酌的事情,就这样让我一直安安静静地享受。

    “大家看,这有一个转盘,上面有我们每个人的名字,放在桌子中间,转到谁就是谁,若有不从者,就在那个池子里泡上一个晚上,很冰冷的哦,不说真话的人,余生倒霉透顶,”梅岽说着就顺手指向窗外漆黑一片中的一个水池。

    冷风依旧不断,水更是冷得不用说,在那里冻一晚上就好比在冰窖子里待上一晚上,让人望而生畏,也没有人想要余生到大半子霉,所以都只能乖乖顺从。

    在大家及不可耐的催促之下,梅岽终于开始转转盘。

    人生往往写满了未知,无论前方坎坷否,无论注定酸楚否,抑或是让人快乐地期待着,我们不管处在怎样的现状里,麻木的,落魄的,痛苦的,幸福的,内心深处总会抱有一丝希望,它并不能证明我们有什么私念,只能卑微地说明我们没有完全沉沦,没有坠入绝望的深潭而无法自拔到窒息,利用不甘停止跳动的心脏来赌一个不确定的明天。

    转盘停止了,正好像在意料之中的,指针指在“许生”。

    我目瞪口呆,做着被他们宰割得血肉不清的准备。

    大家没心没肺地幸灾乐祸,只有程衍还保持着绅士风度,肖姚笑得脸都要贴到屁股上了。

    诸葛千问我:“你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这不明知故问,我当然喜欢大冒险了,才不要你们套我的话。

    “废话,大冒险。”

    “那你可要小心,来,转这个转盘。”梅岽又拿出一个转盘,上面写满了各种可以说是丧尽天良的冒险玩法,梅岽的心机可真是重,早都设计好了,也不怕自己被转到。

    我有些心惊胆战,上面有一条让我恐惧。

    不过大丈夫一言九鼎,转就转吧。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指针缓缓停在了那个可能又不可能的区域,上面的字体是正楷,虽然是铅印的,但是格外清秀好看,有种是人用情感写出来的莫名感觉。

    “和何烈玖不穿衣服裹在一个被子里。”梅岽念完。

    何烈玖的脸颊变得很红,像一颗熟透了的苹果,她说:“这不行。”

    “这玩得也太大了吧!”肖姚一脸坏笑。

    “没办法,刺激才好玩。”梅岽说。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圈套。

    我和何烈玖纷纷落网,狼狈不堪,却又无可奈何。

    给我你宛若花香的过往,让我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嗅到你的气息,就可以不惧看不见的前方。

    我们虽然已经在一起,但这让我们情何以堪。

    诸葛千也起哄了,“许生大哥,你愿意在那个池子里泡上一晚上吗?”

    千小弟,你什么时候跟着他们学坏了?

    “臭小子你娘生的,快点啊!”肖姚催促着。

    我就算再无耻也不会做这种事情,在池子里泡一晚上算什么。

    “大不了,”大家眼中的期待实在让人不忍拒绝,可我还是说了,“大不了,我泡一晚上便是。”

    大家白高兴了,“真是没意思啊,游戏才开始就有人泡池子。”

    我和何烈玖尴尬地笑了笑。

    并没有不欢而散,游戏仍在继续。

    然后转到了梅岽,大家捧腹大笑。

    “我选大冒险,自己设计的圈哭死也要画完。”梅岽自嘲道。

    “一口气喝掉一瓶啤酒,最后一口要灌进‘意中人’的嘴里,这也太没什么挑战性了吧!”我念完还尚有不解,怎么个玩法?

    只见梅岽拿起一瓶啤酒,拧开了瓶盖,闷头灌进嘴里,上下滚动的喉结在青春年华里是长大成熟的最好证明,它此时随着入口的液体上下波动,在蓝色灯光下埋伏下一场绚烂岁月。

    瓶子里的酒越来越少,最后完全被消灭。

    正当大家准备为他鼓掌时,他如同猛虎一样扑向肖姚,梅岽把他嘴里的最后一口酒硬生生地灌进了肖姚的嘴里,肖姚还没来得及品尝就已经下了肚,这猝不及防的惊喜让他呛了好久,大家都不禁为梅岽亲到肖姚的嘴的勇气而感到万分崇拜。梅岽鼓起的脸终于回归平坦,恢复了原有的清晰轮廓,这样的年轻是青春里必不可少的风景。

    肖姚的脸颊泛着红,弹地而起,他说:“好你个梅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这笔账你给我记着!”

    梅岽满脸得意,他貌似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记性好忘性大,还请肖姚哥哥帮我记着,啊?哈哈。”

    大家陷进如酒一般醉人的欢乐里去,转盘依旧不停地在转动,花落谁家或者是说难落谁头,谁都说不准,它承载了太多,有期待,有命运,就像人生中一切的可能与不可能,我们在不满意的结果之后,也会很极端地想着要是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个世界该有多好。

    这次轮到肖姚被命运选中,“真心话吧,这些没人性的大冒险我不敢冒。”

    “哇哦!”

    “说一下你目前暗恋的女生的名字,我会不会太仁慈了一点,要不要换一个?”梅岽说。

    “没事没事,就这个,便宜你了啊,肖姚。”诸葛千说。

    大家溢于脸上的好奇十足强烈。

    “他暗恋的女生应该一时半会儿说不完吧!”我笑着说。

    “快说快说,肖姚你可别到了自己就磨蹭啊,别说谎啊。”梅岽急不可耐地催促着。

    程衍磕着瓜子看着肖姚,何烈玖双手握着一瓶红酒凝视着肖姚,诸葛千手里一直拿着一本看也没看的书,目不转睛地看着肖姚,然后脸皮那么厚的肖姚竟也很配合得脸红了。

    肖姚挠挠头,“好吧,我告诉你们,其实也不算暗恋了,陈小茜。”

    “啊?”没有人会怀疑他在说假,房间内瞬间一切都戛然而止,时间似乎也凝固了,众人有些惊讶,就像留声机突然坏掉放不出来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