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留下一片真心使其表露无遗

    更新时间:2017-06-07 13:00:48本章字数:2230字

    第二天的阳光如约而至,而我已经被昨晚的温度冷成了狗,只能流着不听话的鼻涕,然后被他们几个嘲笑,自作自受。

    何烈玖陪了我一整天,他们了解了我的状况后就出去浪了,何烈玖毅然谢绝了他们的邀请,我们在这不大不小刚刚好的房间里,肆意的阳光一点点变得明亮,像是要一点点吞噬我们。

    房间里还充溢着昨晚尚未散去的香气,桌子上放着我们喜欢的零食,电视里正在放一个搞笑的动画片,厚重的窗帘被我拉开又重新拉拢,照不进来半点光线,这空气如此浓稠,灯光也是如此柔和,我们在这密不透风的温暖空气中同呼吸,我们的言语钻进空气的罅隙里,粘到潮湿的墙壁上,我们聊着过去,我们说着现在,我们憧憬未来。

    不再陌生彼此的内心世界,也不再只像一个做客的人来过走了,我们彼此默契。

    有人尴尬着继续话不投机,有人低头着沉默不语,有人喜悦着千言万语,只要彼此愿意,就可以口无遮拦,就不会陷入尴尬,一字一句都是满满的温暖。

    我可以处变不惊,因为我已经契合了我堕落的内心,而这一点,只有何烈玖明白,而也就在何烈玖猝不及防地闯进了我的生活圈子时,我的心脏的颜色就变得不那么暗淡了。

    我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当我用微笑来掩饰心酸时,我自己都恨不得甩给自己一耳光。曾经的一个个夜晚是我疗伤的最佳时间,只有把悲伤发泄出来给自己看看,虽然痛苦,但总比隐藏得严严实实要好,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是多愁善感吗?

    呵呵,我也不确定。

    我也一直患得患失着,比如,我也害怕失去你,何烈玖。

    我们有多久没有这样安安静静地交心过了?我很感谢这次机会。

    现在的我只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妈妈身体健康,一个是考上让妈妈满意的大学。

    青春总会产生一场朦朦胧胧却又轰轰烈烈的纯洁爱情,也许它够坚定,也许它不够坚定。

    有人信誓旦旦着承诺多少多少年后非你不娶非你不嫁,山盟海誓是何等令人动容,扬言就算海枯了石烂了也彼此不放弃。

    有人安安静静守护着他们爱情的种子,风吹雨淋反而使它萌芽,没有惊天动地的誓言,没有让人心动一切。

    而我也只想安分守己安安静静地和你在一起,直到能够真正拥有你。

    如果真的有以后。我只想给你幸福。

    “有奸情啊!”肖姚等人破门而入,带着一声尖叫。

    只看他们每个人都提着大包小包,收获颇多,满载归来。

    一个个露出夸张的表情,眼珠子快要掉到地上。

    “怎么能这样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啊?”肖姚继续说。

    我缓过神来,发现自己与何烈玖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厘米之远,一分钟前,自己正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

    莫非自己失态了?

    难以想象之前的场面,他们的反应给我的答复是,千万别去想,想了你会后悔的。

    我大笑着以缓解我们陷入的僵局,我说:“干嘛呢?你们去哪里了啊?天都要黑了。”

    “许大哥,这才正午好吧?把窗帘封那么严实。我们怕晒黑了我们白皙的皮肤啊,要不是这防晒霜都起不了作用,我们可能明天早上才能回来与你们相见呢。”肖姚的语气里透着妖气。

    “几个大男生怎么跟女的似的,居然喜欢逛街,我相信程衍是不会被你们带坏的。”我故意把头扭到一边。

    “你是没看见,那些逛街的美女,个个身材火辣,天使面孔,素面朝天,美翻了,我们目不暇接啊,真是饱了眼福。”

    “你就是奔着看美女去的吧。”

    “别拆穿我啊。”

    哈哈哈......

    我最不喜欢的事情是目睹你们匆匆离去的背影,我最喜欢的事情是看到你们渐次归来的场景。有惊讶吧,有惊喜吧,有堆积了太多想念而变成心酸的感动吧,空气轻而易举地变得温暖和轻松,我沉溺其中难以自拔,其实我骨子里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我不敢去面对那些会让我手足无措的事情。

    程衍说:“梅岽,你不是给许生还有何烈玖带了礼物的吗?”

    我很好奇,问梅岽:“哎哟喂,还给我带礼物啊。”

    诸葛千说:“梅岽可是费尽了心思啊。”

    肖姚接着说:“我们可没有光顾着自己玩耍啊。”

    梅岽一脸坏笑,说:“许生,你过来。”

    我乖乖得走过去。

    梅岽指着一个木盒,说:“打开它。”

    我又乖乖得听他的话,正要准备打开木盒的盖子,在盖子开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被整了。在盖子打开的时候,里面突然弹出来一个由贝壳拼凑而成,还被精心漆上了颜色,装扮成了鬼样的东西,特别恐怖,还带有一声阴森森的鬼叫,我被吓得也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跳出了一米远,毫不夸张,顺理成章地成了供他们嘲笑的理由。

    真是人心不可测。

    我一脸无语地看着此时表现出了幼稚行为的他们。

    “何烈玖,你也过来,也有给你带了礼物。”

    “我不要,谢谢。”

    “人家何烈玖可不傻。”我说。

    “我是很怜香惜玉的,许生你一大老爷们别经不起我的小小恶搞,快来快来,何烈玖。”

    何烈玖犹豫着向梅岽肖姚走过去。

    梅岽一脸神秘兮兮,手里抱着个精致的木质盒子。

    “小心有诈!”我忍不住喊了出来。

    何烈玖慢慢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耀眼的珍珠项链。

    我目瞪口呆。

    我不禁为这天壤之别的待遇而感到强烈的愤愤不平。

    “哇,好漂亮的珍珠项链!”何烈玖满脸欢喜。

    “小小心意,还喜欢吧。”梅岽一副抱得了美人归的样子。

    “喜欢,谢谢你,梅岽。”

    我实在看不下去,于是故意向他们做了个呕吐的表情,随后便回了房间。

    此时房间里再也渗不进阳光,因为已经到了夜晚,原本漆黑的房间显得愈加深邃,我又遁入了这让我心安又让我惶恐的黑夜,外面的打闹我就暂且失陪了,你们开心就好。

    总有些时候会有错觉,也或许不是错觉,它看似比现实中的一切还要真,而我莫名得第一次有了如此强烈的预感,我的右眼皮止不住地跳动。

    我感觉到有人正对我们几个人虎视眈眈,有数十只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一阵恐惧感铺天盖地得朝我涌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厌烦着自己这爱胡思乱想的习惯。

    可是我又感觉这并非在瞎想。

    这预感愈加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