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到不了的远方

    更新时间:2017-06-07 13:16:04本章字数:3732字

    失望与绝望的区别,无非就是追不上的车尾与回不来的车头的区别。

    我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靠在墙上,闭眼,这是一个寂寞无助的姿势。

    我想我暂时不能去找他们,如今也不会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马上就要上大学了的他们,我明白他们将只会离我越来越远。

    然而现在,眼前是大片大片苍茫的荒漠,冒着热气,天空下面升腾起层层缕缕孤烟,举目垂暮,满眼苍凉,把人的身体缩小成一个白色的可有可无的点。

    我把这张纸紧紧捏在手里,纸由中心向四面皱开,竟也皱得很好看。

    我已经失去了一切,我还能失去什么,我还会不会得到什么,看破一切后,才觉得,原来失去比拥有更踏实。

    我是将持续着恶性循环,还是会在生命中的某一个点彻底被扭转,然后不回头地幸福下去,我还能不能?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日子照常进行着,无滋无味。

    好像周围的一切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正如他们所说,地球不会因为某一个特殊的人或者某件特殊的事情而停止转动,更何况我是那么平凡普通。

    这些天的雨一直下,雨势大得也有些不像话,夏末秋初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灰蒙蒙的天空像是要落下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雨才肯善罢甘休,像是哭丧着脸的孩子。地面被冲刷得很干净,一尘不染的水泥森林是不带情感的动物,在雨声中沉沉昏睡。

    我的状态依旧处于低潮期,脸上的肌肉很久没有运动过了,也很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哪怕是自言自语也免去了。

    一切都在色彩暗淡的心里进行的。

    我让房间的灯光持久性地亮着,陪我度过漫长而无声的夜晚,在它的一层比一层暗淡的光圈下面,我还能索取到一点点温暖,望着窗外,眼睛里有一片平静的湖,寻不到任何有清风拂过的痕迹。

    外面空无一人,只有成线状的雨融进铺满了雨水的街道,街灯在灯盖下面安全感十足地散发光亮,多多少少也给这座孤独的城市奉献了自己微弱的力量,增添了些许生命的温暖。

    忽然,远处的黑暗中走出来了一个跌跌撞撞的落魄身影,像是一个披头散发着的女生,全身都湿透了。

    我想大概是我出现了幻觉,于是冷笑了一声。

    她的脸上慢慢被打上了光亮,面容逐渐清晰起来,是许涵!

    我的头脑顿时就清晰了起来,由于坐在地上的时间过于长了,四肢都有些麻木,缓慢地用手扶着墙壁支撑着自己站起来,眼前有些发黑,一股酸痛从脚底蔓延至上身,经过了全身的血脉然后打进脑子里。

    我强忍住疼痛往外面跑去,顺手在门边带一把伞,出了门,雨声更加清晰地灌进耳朵里。

    我急急忙忙地撑开伞,看见许涵一个趔趄跌倒在一个水洼旁边,我的所有如焚心急似乎都聚集在了这一刻,我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脚一落地都会溅起漂的水花,然后又干净利落地向四边以漂亮的姿势落下去。

    许涵倒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一只手臂用尽了所有力气将她缓缓扶起来,她慢慢站稳了。

    伞下只有我们两个人,对这一切都感到绝望了的两个人。

    许涵慢慢抬起头来看我,脸上胡乱贴着几缕湿漉漉的头发。

    “你是谁?”许涵看着我的脸,迟疑地问,微微皱着眉。

    我已经不是原来的那张脸孔了,原来那副属于许生的模样早就不在了!

    “许涵,我是许生,这一切说来话长,实在一言难尽,你先跟我来,我们慢慢说,好吗?”

    “啊?怎么会变成这样?”洗过澡了的许涵已经听完了我详细的叙述。

    我像是一个讲故事的牧羊者。

    许涵没有了在雨中时的狼狈不堪,恢复了她原本楚楚动人的模样,她睁大着眼睛,觉得我所述的一切有些不真实,我也多希望我只是一个爱讲故事的牧羊者。

    “那么你呢?你今天……”我停顿了,随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心情。

    许涵的眼眶开始红了,她哭了出来,用轻轻颤抖的声音说:“你知道吗,我今天去了很多地方,不知道何去何从,然后就像一场梦一样来到了这里。”

    我看着她,不说一句话。

    “我怀孕了。”

    世界此刻仿佛安静了。

    “是不是当初在校门口的那个男子?”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以前到校门口去找许涵的时候的画面。

    “可是他不要我了,他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他还要继承他爸爸的事业,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许涵把头埋进臂弯里,失声哭着。

    “混蛋。”我握紧了拳头用力地往墙上捶过去。

    我搂住她的肩膀,希望她能振作一点,总会有办法的。

    我们总是这样,安慰别人的时候,说话头头是道,总能懂得很多大道理,然而轮到自己的时候,就不知所措了。

    她抬起头,继续说:“许生,我们也才十几岁的年纪,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

    实事总是让人难以置信的。

    这真的就像上帝同我们开了一个很大却并不好笑的玩笑,我们在他巨大无形的手掌里被随意玩弄着。

    许涵舍不得打掉孩子,因为种种因素,后来我就让许涵在我家里安顿下来了。

    许涵跟我一起错过了高考,我们一起经历过了青春里本不应该的伤痛。

    许涵告诉我,她的父母在她几岁的时候就离婚了,他们都不肯留在家里并且都不愿抚养她长大,各自纷飞去了远方安顿在世界的不同角落,只是每年都会寄一些钱回来。

    许涵还有一个哥哥,叫“许义”,就是当初那个要为了许涵同我们动手打架的男孩,稚气未脱的脸让我们误以为只有十五六岁,他们兄妹俩相依为命直至如今。可是前不久,许义靠人际关系做了狱警,可是他刚去就帮犯人走私,要坐牢,三年。

    许涵是在初二认识的那个让她怀孕了的富家少爷,许涵长得很漂亮,让他对许涵一见钟了情,不过这种感情始终不会长久,更何况是如此年纪轻轻。

    那个富家少爷终日被严父管着,一个星期只能出门两三次,而这些时间都是找许涵。他对许涵挺好,父亲给的钱都拿去给许涵买贵重的东西了,包括当初那个金镯子,许涵大多时候的生活费也是他给的。

    这个花花公子心智太不成熟,犯下了如今这个荒谬的错误。

    在这个醉生梦死的年代,许多人都失去了定点,失去了自我,疯狂地去喜欢,固执地去追求,潇洒地转身不回头,我们所在的世界,像个多面体,它无时无刻不在给我们展示它崭新的一面,我们还没来得及适应已经翻过去了的一页,新的一页就已经呈现在了眼前,不是命运太捉弄,而是我们始终不能很快地去习惯。

    就在现在与过去的边界上,其实有一个可以让人去猜测琢磨的机会,抓住了就能清楚明白地接受,如果抓不住,就只能糊涂一生。

    不够充实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或许是因为对许涵早就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感觉,所以和她在一起,仅仅只是照顾她。日子没趣没味地过去,我们都很少笑,彼此的沟通也很少,很多对话还没进行到一半就因为我的寡言而终止了。

    如果不是彼此爱着彼此的人,就不会有多么美好的画面,也不会有多少可以让人热泪盈眶的感动吧,我就是属于这一类人。

    十个月过去了。

    在一个飘着细雨的夏初日子,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似乎快要贴近地面,灰色的薄雾充溢在天地之间,朦朦胧胧。

    许涵的孩子要出生了。

    这次命运又狠狠地将我扔进一个满是荆棘的无底洞。

    许涵难产。

    许涵因为失血过多丧了命,孩子幸运存活。

    在听见孩子哭声的那一刻,雨停止了。阳光从层层云和雾后面穿透下来,让整个世界瞬间变得柔和起来,没有猝不及防的伤痛亦无猝不及防的喜悦。

    我明白我已经陷进巨大的麻木中六神无主了,命运还给我安排了什么?我已经消失了之前的所有好奇,时光悠长,人要慢行。

    我给孩子取名叫“许烈生安”,以后就是我许生的孩子了。

    我会替许涵好好照顾你的,许烈生安。

    我希望他哪怕一生轰轰烈烈,也要安然无恙,命够淡够烈,绝处逢生,生处自然安,并且我私心地把我和何烈玖的名字中的一个字添了进去。

    愿你身披万世之烈光,穿过风透过雨,不畏惧眼前陌生模样,披荆斩棘,单枪匹马,瞳孔藏有梦想,温暖而无锋芒,来到我面前卸下你坚强的戎装,我用一生为你加冕。

    四个字的名字喊起来实在不太方便,于是我给许烈生安取了一个小名,一二。

    一二,够顺口够霸气。

    一二是个可怜的孩子,还没出生,亲爸就跑了,刚一出生,妈妈就走了。虽然命运悲惨,但是一二的性格很开朗,有明亮的笑容,他一定会阳光快乐地生活。

    “来,一二,笑一个!”一二已经两岁了,因为想要帮他记录一个属于他的快乐童年,于是我爱上了摄影,职业摄影,无时无刻不在抓拍一二的每一个可爱动作,阳光笑容,还有每一个精彩瞬间,因为一二,我也重新爱笑了。

    一二就像许涵送给我的天使,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如今我也明白上帝不会让一个人堕落一生的,他能够平衡掌握,掂量,谁也不会多,谁也不会少。

    一二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闲逛,嘴上在咿咿呀呀地唱歌,我把屋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只是不想给一二穿成一个小胖子,然后整出一个帅小伙。

    我真正成为了一个高中都没念完的自由摄影师,只需要定期给公司交上自己的作品即可。由于作品够出色人又长得帅气,薪水总是能达到一个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陪一二,多一些陪伴终归是好的,况且小孩子最需要的就是陪伴。

    我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在家里给一二喊口令,“一二一,一二一……”然后他就非常乖巧地迈起可爱的正步,这也是我教给他的,对此我感到非常骄傲自豪。

    日子平静如水,水面铺满了阳光,散发着淡淡水草味。

    时光罅隙里塞进了骨骼生长时发出的脆脆声响,也填满了情感上抑扬顿挫的喜怒哀乐。

    春天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蓝色的天也织满了勃勃生机。日子过成一串珍珠,过成绫罗绸缎。

    夏天里注满了甘甜苦涩的雨水,新绿的森林藏进了五彩缤纷的秘密,踏过伤痛的残骸,方能看见未知的惊喜在前方等待。

    秋天里铺满了枯黄落叶的思念,抖落昨晚就停留在单薄草叶上摇摇欲坠的晨露,抬头望着掉队南飞的孤雁,聆听山间细水寂寞痴缠,远方的故人在瑟瑟秋风里载满了祝愿。

    冬天里灌满了白色的冷风,四面八方上下乱窜,托去一纸干净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