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你安眠在我黑色瞳孔里

    更新时间:2017-06-07 13:17:20本章字数:2500字

    明日又是阳光灿烂,那些沉默低头表情隐忍的少年行走在街角窗前,这些穿着厚厚大衣脸上挂满幸福的老人把粗糙温暖的大手从后面绕到右边老伴的肩上。

    一二已经三岁了。

    每当黑夜包裹我们,我就把一二抱进怀里,尽我所能让他感觉到拥有父亲的温暖,而这样的温暖,于我而言,已经是久违了。

    果然不是我亲生的,每当到了晚上,我向往安静,他却爱闹腾,闹腾了好一会才肯消停。

    都没有睡意的时候,他就坐到我腿上,我们一起看动画片,直到外面的星星月亮变得很亮很亮。

    “一二,我们今晚来玩个游戏,谁赢了谁先睡,好不好?”我对他做了个可爱的表情。

    一二笑着点点头,小脸写满了喜悦。

    “你看啊,游戏是这样的,”我盘腿而坐,把一二抱到我面前坐下,他很认真地看着我,眼里写满了期待,样子特别可爱。

    “小手举起来。”一二乖乖得听了我的话,举起了小手。

    “爸爸教你的奇数偶数还记得不?”我忍不住捏了捏一二的小脸蛋。

    “记得!”一二用甜甜的声音回答。

    我看着一二,眼里无限温柔。

    “恩,就是这样,我们手拍手,拍到奇数下的时候,我就做一个手枪的动作,然后你就得倒下,倒完了就起来,并且要隔一个数,就是说不能挨着挨两下,谁做错了或者迟钝了谁就睡了,记住了没?”我先做好两掌心面对一二的动作,一二认真地跟着学。

    “一三五七先出击,二四六八来一发,三五七九还一手,四六八十不准迟!”这是游戏开始前的口号,游戏正式开始了。

    我们大手对小手拍了一下,我迅速做出手枪的动作,机灵的一二迅速倒下,真是聪明!一二立起来继续。

    我们大手对小手又拍了一下,我又做出手枪的动作,聪明的一二这次不能倒下也没有倒下。

    继续,一共拍了两下,一二做出手枪的动作,我赶紧倒下去。

    反反复复,我们乐此不疲。

    后来,一二有些蒙了,我赶紧在他做出了手枪动作时坐得笔直,没有丝毫要动的意思,于是一二拍拍小手说:“爸爸你输了!”

    一二开心不已,我亦然。

    “对啊,爸爸输了,一二赢了,一二好厉害啊,那你该去睡觉啦。”

    一二心满意足地睡去。

    一二从来没有问过他的妈妈是谁,他还不知道世界上有妈妈这么一个人,我从没提起。

    想起这些,我的嘴角有些咸咸的,我知道有一颗泪滴落了下来。

    而我唯一能为一二做的,就是在他的世界里既充当爸爸的角色又充当妈妈的角色,尽心尽力地演好每一个细节,不遗漏任何痕迹。

    不管后来是什么样,至少现在不会带给他伤害。

    除非迫不得已的时候,再把塞给他的大把大把的欢笑幸福扯出来,说:“我不希望你是个孤独的人。”

    窗前的月看上去像一把生了锈的镰刀,缓慢地向另一边割过去,薄薄的雾慢慢被划开,向两旁轻轻散去,遥远的记忆从遥远的地方铺天盖地得扑腾而来,淹没我,凌乱的思维永远规矩不了,又是一个不眠夜。

    我打开最珍贵的那个小箱子,最底下压着一张有些泛旧了的照片,上面有我、何烈玖、程衍、肖姚、梅岽、诸葛千。

    那是还在高一照班级照时,六个人又一起照的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合照,每个人的笑容都毫无保留地露了出来,笑得那么好看。

    我现在长了胡子,脸再也不是照片上的那张脸,而且多了几分沧桑,没有了以前那种稚气未脱的感觉,也没有了以前那种只有我明白的心事重重的感觉,整个人像是失重了一般,悬浮在这在我看来虚无缥缈的世界,而如今,你们的容颜是否也已经有了变化,是看起来悲伤还是快乐。

    我痴痴地看着这张照片,不自觉地笑了。

    你们如今还好吗?

    如今五年也过去了,我们在五年前的暑假各自走散,肖姚也彻底离开了,我的父母也彻底离我而去,然后又有了一二,我的面容也发生了变化,再接着平淡两三年。。

    我想大概是命运它累了,或者说是腻了,没力气也没精力再玩弄我了,我也累了,不再害怕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但为什么在感应到即将要得到或者失去的时候,我还会心弦紧绷呢?

    在一二满五岁生日的那天,我给他买了一个比他还髙的蛋糕上面写着“一二唯一”。

    在他吹灭五根蜡烛后,我问他许了什么心愿,他说:“我想和爸爸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很是惊讶地看着这个刚满五岁而且不是亲生的孩子,心里百感交集,就像是一道光突然照进了我阴暗潮湿的心里。

    我以为在家里陪伴一二就是能让他感觉到幸福的最佳方式,可是这也是一种束缚。

    我一直以来也习惯了在四面是墙的屋子里生活,总像是有什么钳制住了我的四肢,甚至思想。

    “好,爸爸过几天就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清楚我说这句话时有多么斩钉截铁,然后一二露出他参差不齐的大白牙。

    我带一二去了一座并不出名的小城,湖北恩施。

    那里依山傍水,环境清幽,风景秀美,是一座温暖的山城。

    记得小时候妈妈带我去过一次,我很喜欢那个地方,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去过也是和妈妈一起去过的唯一的地方,就算一二没说想出去旅游,我也会找机会带他去那里。

    沿途风景很美,我们坐在一辆换环城公交的最后一排靠窗座位,阳光从窗外洒进来,轻轻落到一二稚嫩的脸上,一二笑起来很甜,似乎他的世界就由棉花糖拼凑而成,软绵绵。

    看到一二的人,心也会被他的笑容所融化吧。

    一二转过头去,不知是看见了窗外的精彩瞬间还是温暖感动,暗自笑了。

    笑得如一缕清风,我拿起相机捕捉了这一个珍贵的镜头。

    “一二,我们去城外的村庄看看,好不好?”我问一二,此时我们正在欣赏相机里的照片,都是这一路拍下的。

    “村庄是什么呀?”一二眨巴着眼睛问我。

    “村庄就是,有很多像你一样大的小朋友,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呀。”我也不能确切地给一二解释,但是让一个城市孩子去看看乡村是什么样子,总归是有好处的。

    我四处采风,一二蹦蹦跳跳地在我前面带路。

    小路蜿蜒无尽,我也多希望这条充满神秘的小路没有尽头,就这么一直幸福地走下去。

    沿着一条山间小路往上走,有一所小学。

    我们从校门口走进去,里面有一片薄荷绿。

    我们走近,有一大群孩子围在一起玩耍嬉戏,中间有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女子,瘦瘦高高的背影,又长又直的头发披下来,齐腰真好看。穿着白色衬衫,似曾相识。

    她转过头来,尽显温柔,何烈玖!?

    她也看见了我,可是我的样子,她认不出。

    我牵着一二快步走过去,心里是雷霆万钧,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促使着我要这么做。

    她疑惑地看着我。

    我看得出她脸上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我的眼角湿润,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因为有太多的话想说。

    我把背包里随身携带的这本日记拿了出来,缓慢而坚定地递给她。

    “请你细细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