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那时年少

    更新时间:2017-06-08 22:39:21本章字数:2585字

    建武元年,洛阳城

    在一处不大的小院子里,唐雪银坐在池边的大石上,呆呆地望着水池里的小鱼,心中不禁感到一丝不安。近日家中,父亲动辄发脾气,常与小姑争论不休。母亲在家中本就没什么地位,性格又软弱怕事,如今父亲脾气愈发暴躁,她更是不敢多言相劝,只是吩咐自己的孩子,万不可顶撞父亲。可是,平日里小姑对她的呵护备至,在家中,也是小姑最是疼爱她。看着平时乐观爽朗的小姑,如今却整日以泪洗脸,她心中,可谓难受极了。可是,她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唯一能做的,便是替小姑拭去眼角的泪水,并予以安慰。

    “呯!”小姑房里突然传来瓷器坠地的声响。雪银一惊,闻声看去,又在争吵了吗?果不其然,随着那一声脆响,又响起了父亲的怒骂声。她拍打着胸口决定去看个究竟。

    ……

    唐雨因刚迈脚想走,只听唐天信用冰冷的声音说道:“不妨告诉你,那男人已经死了。”

    “你骗我的,是不是?”她满眼的不信与惊恐,身子竟有些微微颤抖。

    “我亲手杀的,还能有假?”

    “哥!你是想让我落的跟姐姐一样的下场吗?”唐雨因绝望地对唐天信呵斥道,原本红润的脸颊变得苍白无神,眼睛也是红肿地厉害。这一刻,似乎整个世界被死气笼罩。

    听到此话,唐天信顿时脸色大变,“啪”地一巴掌扇在唐雨因的左脸上,面目狰狞的喊道:“那你去死啊,你若是非要跟着那小子,有你没你无差!”

    话,竟如此绝情!泪,竟如此苦涩!心,竟如此绞痛!

    那是她的亲哥哥,血脉相连的亲哥哥啊!为了一己私利,竟宁愿让她死,也不愿意让她幸福。

    唐雨因瘫坐于地,心灰意冷,提不起一丝力气再与唐天信争执。忽的她冷笑起来,起身拔剑,“唐家有你,是罪孽!”语毕自刎!

    “小姑姑!”在门外偷看的唐雪银,见到唐雨因自刎那幕,推门冲了进来。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唐雨心,雪银脸色煞白,脑袋一片空白。

    “雪银,你进来干什么,赶紧出去!”唐天信试图用身子挡住雪银的视线,纵使他再无情,也不忍孩子见到这样残忍的一幕。

    唐枫也冲进了屋子,冷冷对着唐天信说道:“爹,我这就带妹妹出去!”说完便拉着呆如木鸡的雪银往屋外走去。

    然而,雪银的目光,却不肯离开躺在地上的唐雨因,周围的鲜血味刺鼻的很。胸口一阵抽搐,疼得厉害,最疼自己的小姑,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眼前,就这样被父亲逼死了。她目睹了全过程,她应该早些进去,进去求父亲和小姑别再吵了,或许这样,小姑就不会死了。心中,除了伤心和内疚之外,更多的是害怕!家非家,亲非亲,哪来的幸福可言!

    ……

    唐雪银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来,她坐在石凳上,眼睛空洞无神。“雪银,记住,你今日什么都没看到!”听见唐枫的话,雪银仍旧不语,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今日的父亲,犹如魔鬼,撕碎了心中仅存的一点美好。若是能让自己忘记今日,忘记一切,那该多好。

    “天色不早了,我带你回屋去。”雪银又点了点头,起身跟着唐枫回屋。

    ……

    天近黄昏,唐雪银迷失在一座阴暗潮湿的古宅。苍白色的纱帘随风乱舞,像是被黑暗囚禁数千年的灵魂,做着无畏的挣扎,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味道,刺鼻,令人作恶。这是哪儿?突然感觉后颈有发丝拂过,雪银猛一转头,却发现一女子脸色惨白,在她身后对着她狞笑,脖子以下竟皆是鲜血,用沙哑的声音不断重复着:“救我……救我……”

    “啊!……”从梦中惊醒,唐雪银用袖子擦了擦脸上汗水,往房门口望了望,下床倒了杯水。

    自从小姑死后,连续五天,重复做着同一场梦,噩梦!她使劲摇了摇头,心中喊着忘掉忘掉,赶紧忘掉,只是梦而已!可尽管怎么努力去忘,依旧是噩梦惊心!

    估摸着,再过两个时辰便是天亮了,这个家,无论白天黑夜,总让她喘不过气来。望着手中的茶杯,雪银心中暗下决定……

    从未幻想过,竟有如此透彻明净的天空,阳光明媚,柔和地笼罩着大地。这里远离京城的喧哗,流淌着一条小河流,清澈透明,鱼翔浅底。小河对面,隐约能看见一间清雅的小木屋。唐雪银漫无目的地瞎走着,她是无意间走进这个美丽的地方的,被眼前的美景美得晕头转向,更是不知该往何处走了。她向四周望了望,看见那条清澈的河流上卧着一座小木桥。木桥边立着一块小石碑,上刻着“清韵居”三个字。

    好奇心驱使她向小桥走去,走过桥,她便感觉自己坠入了仙境。

    院子里种满了各色的花:紫丁香、牡丹、海棠、杜鹃......还有盛开的浅粉色桃花。整个院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这足以让雪银陶醉在其中,终于忘掉一切,忘掉一切可怕的事……

    ……

    片片桃花花瓣,随着风的步伐飘然落下。细碎的粉色花瓣将大地铺了成了一色。飞蝶鸣虫,沁人花香。

    少年坐于梧桐树上晃着双脚,看着到处都是被花瓣覆盖的粉色天地,他缓闭双眼,深吸一口气,清香的空气顿时充斥心扉。有些倦意,索性就这样闭着眼,竟在不知不觉中睡去。

    突然,似有隐约的笑声随风飘入耳中,那声音如银铃般清脆。而他,被扰了清梦却感觉不到丝毫不快,心中反而萌生出一丝喜悦,他不自觉地转动身子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曾经的小院,花落了一地,没有孩童的嬉闹就像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样安静地在那里沉睡着,美则美矣,却毫无生气,如今被这春风般温暖的笑声淹没了。远处,一抹身影在花瓣中舞动,长发在风中飘扬,殷红的嘴,扬着欢畅的笑。

    这个坠入凡间的仙童,是来拯救他那颗被孤寂沾染了的心灵的吗?

    ……

    唐雪银玩累后,躺在草地上深深呼吸,感受大地给予的安全。倏然间,草从中飞出一只蜜蜂,直飞向了她。“啊……!”她猝不及防,惊愕地跳了起来,摸不找方向只能无助地在原地打转。

    “哈哈……”梧桐树上传来一声欢笑。

    这只小蜜蜂,似乎是要对雪银纠缠不休,她躲哪儿,它就往哪飞。她甩袖挥打,也愣是赶不走。雪银心中腹诽,莫不是怕她抢了它的地盘?战了一会儿,她便败下阵来,捂着脸仓皇而逃,跑向少年所在的那颗梧桐树。

    这便是唐雪银与他的初遇,眼前,少年坐于梧桐树上,嘴角微微上扬,眉宇间有一股笑意,正暖暖的看着她。而她发丝微乱,仰着头,一脸错愕地盯着眼前的少年。她以为,这里不会有第二个人。她发现少年时,少年就已经这样看着她了。她不知道少年从什么时候起就注意到她的,也许是在她一路跑过来的时候,也许是在她被蜜蜂欺负的时候,也许更早,在她在花堆里疯耍的时候,可无论哪个阶段,她的模样都有点难看。

    她脸上飞红,不知是因被偷窥的愤怒,还是因为面对陌生少年的羞赧。

    她一低头垂眸,转身又跑开了。

    随后,少年跳下树来,静静注视着雪银远去的方向,不明白她为何要跑开。他倒也没多大在意,也许她本就没打算停在这里,只是在看到他后稍作停留罢了。匆匆闯入,又匆匆离开,相遇不一定要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