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初到洛阳

    更新时间:2017-06-11 15:30:45本章字数:3589字

    建武十年,洛阳城

    光阴荏苒,十年转眼即逝……

    洛阳城,繁荣似锦,宝马车雕香满路。孩子们嬉戏打闹,小贩子沿街叫卖,众人笑语盈盈。门庭若市,茶馆、客栈,熙来攘往,万人空巷。话说,哪不是人满为患,布庄,棋馆,当铺……街道边的小摊,各色货物,无一不是抢手货,古董、胭脂水粉 、珠宝首饰、字画、风筝、香囊、小吃茶点……

    庄思鱼初到京城,被眼前的热闹繁华迷得晕头转向。长年生活在杏家村的她,从没见过外面世界,对京城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好奇。走过几条街,才来到约定的地点——香香茶馆。见有一女子已等在那,她身姿略带焦急,仰着脖子张望着,准是薛璎璎了。

    思鱼迎上前去,抱歉道:“璎璎,让你久等了。”

    薛璎璎惊喜转身,见到思鱼,又喜又气,遂埋怨道:“小鱼!你总算是来了,我怕你路上出什么意外,可让我着急了!”

    思鱼不好意思地笑道:“爹爹平时一大早就出去钓鱼,昨儿也不知怎么的,愣是到了中午才去,所以我出门晚了。”

    “庄思鱼,你不会是瞒着庄伯伯出来的吧!”璎璎大声喊道,若真是这样,自己岂不是成了帮凶。

    思鱼无奈说道:“爹爹应是知道的,我求了好几天,可他总是不回答我,既不同意也不拒绝的,可也不能就这么耗着啊。我只能先斩后奏了。出都出来了,总不能让我再回去吧!”

    璎璎轻轻叹气,道:“也罢,知道说不过你,赶紧走吧!”

    思鱼连夜赶了一路,有些口渴,便指着香香茶馆的门口说道:“咱们先进去喝口茶吧,渴死我了。”

    然而璎璎却投来一个白眼,“还喝茶啊!聚贤大会就要开始了,再不走,好戏可要错过了!”

    思鱼一听可是慌了,心想绝不能错过热闹好玩的聚贤大会。“璎璎,咱们跑着去吧!”说完,她便拉着璎璎就跑,没准备的璎璎也只能顺着她的意跟在了后面,上演起马路飞奔的桥段。

    八月的太阳,还是那么毒辣,把路人的脸都晒得通红的,当然包括这两个面容姣好,身姿妙曼的妙龄少女。

    “小鱼,等……等等我!”庄思鱼听到后边传来璎璎气喘吁吁的声音,转身看向她,只见她此时像尊雕像一样立在马路间,双手伏于膝上,脸上的汗珠一颗颗滴落下来,急速喘着粗气,这番模样颇像难民。璎璎是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千金,又体弱多病,哪经得起这折腾。

    庄思鱼刚想过去扶她,却没料撞到了身旁的女子。

    “啊呀!”女子险些被撞到,面色略带不满地看向思鱼。“你……”她刚想出言责备,神情却立即僵住,转而瞠目结舌。

    思鱼被看得心底发麻,刚想挪步离开,忽冲出一十来岁的姑娘,哭着抱住了她。随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叫道:“小姐,你没死,真的没死?太好了!”姑娘的哭声嘹亮,引得众人围观,思鱼猝不及防,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她欺负了她。

    思鱼一时不知所措,道:“小姑娘,你认错人了!”而那姑娘似没听见,继续缩在她怀中哭泣。而思鱼心中生了不快,伸手推她,却没把握住力度,将那姑娘生生推到在了地上。而那姑娘,一脸错愕的看着她,满脸哭容令人心生怜意。

    思鱼心中顿生内疚之情,伸手将她扶起,刚想表达歉意,便听到一旁的女子呵责道:“心儿!谁许你在这疯言疯语的,忘记少爷是怎么吩咐的了?”

    女子的话一落,小姑娘低下头一副做错事怕被责备的模样。思鱼惭愧,这姑娘也并非故意对她失礼,反倒是自己,将人如此粗鲁地推倒在地。赶上来的璎璎忙询问发生了何事,思鱼只道是这位小姑娘认错了人。

    旁边的女子对她致歉道:“府上丫鬟不懂事,姑娘可别见怪!”

    思鱼付之一笑,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那女子,临走前却只冷冷瞟了她一眼,脸上不敷任何神情,却尽显敌意。倒是跟在她身后的小姑娘,唯唯诺诺地回头看了她一眼。

    璎璎凑近来低声说道:“小鱼,看她们的着装,像是将军府上的。呀!不好!这会儿,估摸着大会已经开始了!”

    两人继续上演狂奔桥段,一会儿便不见人影,只留下一卷尘土。

    ……

    聚贤大会。

    所谓聚贤大会,乃民间自发的闲谈奇人异事,切磋文武的大会,门槛不高,无论是将侯贵族,还是贤人志士,亦或是平民百姓,皆可前来参与,但必须底细清白。举办地点,组织经费,安全防备,食宿等相关事宜,则由天下第一玉庄全权负责。

    天下第一玉庄,即洛阳的缘石玉庄。顾名思义,缘石玉庄拥有天下第一的玉石雕琢之技。缘石玉庄创建于西汉,至今已有百余载历史,历经新莽,更始,到如今的东汉,能在乱世中屹立不倒,可谓奇迹。缘石玉庄这一代的庄主,便是薛璎璎的父亲,薛永城。薛永城继承玉庄后,缘石玉庄名声更加远扬,生意所涉范围也更加广泛,甚至与东胡,西域都有生意来往。薛永城,便由此成为了天下第一富商。

    聚贤大会的由来,据说是因为缘石玉庄的第一位庄主年少时心怀江湖梦,结识了不少侠客,但因身体病弱,无法实现心中所愿,只得以经商为生。侠客常年游历江湖,这位庄主便提出与他的侠客朋友们一年一聚首,与他们畅谈快意江湖之事,既可与之相聚叙旧,也可以慰藉他那破碎的江湖之梦。久而久之,便演变成了如今的聚贤大会。

    不出所料,在思鱼和璎璎赶到时,大会已进行了大半,这会儿已是比武大赛了。台上两人舞刀弄枪,见招拆招,你进我躲,我攻你挡的,正打得火热。台下的人一齐鼓气助威,场面热闹非凡。思鱼和璎璎穿梭在人群中,因身子娇小,很容易地便挤到了前排。

    “哇!璎璎,人可真多啊!”

    “人是多,不过多数是前来观看的。”

    庄思鱼自小住在人烟稀少的乡林间,寂寞坏了,一遇热闹,便兴奋不已,而薛璎璎对此早已司空见惯。说起她们之间的姐妹情,便要从璎璎年幼时所得的那场大病讲起。

    璎璎自小身子骨弱,在金钗之年得了怪病,寻遍天下名医都没能治愈,直到遇到思鱼的父亲庄子陵。庄子陵医术极高,却为人孤傲,治与不治全凭心情。好在当时他肯治,只是不愿意上门医治。薛永诚自然不能强求于他,虽不舍璎璎去乡野,可这也是唯一救她的法子,便同意让璎璎过去。璎璎病情复杂,待病情治愈之时,已到及笄之年。在这三年里,两个年少的女孩,成为彼此唯一的玩伴。两人之间的情谊,也是亲如姐妹,即便璎璎病愈后回了薛府,两人也常以书信来往。

    人群掌声忽响,比武已分胜负,胜出那人赶紧握拳行礼,“承让了!”台下顿时一阵吆喝,对胜出之人的一身好功夫满口佩服。

    那人连忙谦虚道:“过奖了,老夫不过一介武夫,论文论武,丝毫比不上助当今皇上重兴汉室江山的二十八位大将中的任何一人。这二十八位开国大将中,当属吴汉大司马最为骁勇善战,虽不善于言辞,但为人性格豪爽。连其麾下四大少将,都个个文武双全,堪称四大全才!当年……”他口沫横飞地细讲着各人的英雄事迹。

    新莽末年,百姓生活犹如牲畜,天灾不断,饿殍枕藉。被迫之下,农民军纷纷揭竿而起,顿时全国战火四起,海内分崩,军阀混战。身处乱世的没落皇族刘秀,见天下大乱,愤然起兵,广结天下豪杰,举贤任能。如今汉室天下得以复兴,其麾下的二十八位将员功不可没。他们的英勇事迹,在民间广为流传,深受百姓拥戴。百姓也坚信,刘秀统一天下的宏图霸业,指日可待。

    庄思鱼问身边的璎璎:“吴将军我倒是听爹爹说过,可那四大全才是谁?”

    璎璎一听到“四大全才”,便一脸痴心之状,两眼冒桃花,激动道:“就是吴洺、冯钰、曾溢还有唐枫啊,吴将军长年在外征战,他们都是吴将军的心腹少将,由将军亲手培养,文武双全,人称四大全才!” 这会儿,换她口沫横飞,天花乱坠了。

    思鱼一脸不屑,道:“全才?当真没半丝缺点?我可不信。”

    “缺点倒是有的,吴洺心肠狠,据说,他的爱人欺骗了他,怎么也得不到他的原谅,最后伤心欲绝自尽了。”思鱼一听,瞪大双眼,竖耳听着璎璎继续说道:“还有这唐枫,为人太冷傲,跟冰块似的,不好相处。再说说冯钰,又太会油嘴滑舌,到处拈花惹草的,品行不良。不过,这通通都可无视,他们文武双全,英俊潇洒又年少有为,整个洛阳城,有哪个女子不为之所动呢?”

    看着出了魂的璎璎,思鱼轻推了她一把,“不是说四个吗,还有一个呢?”

    璎璎轻轻惋惜道:“曾公子为人风趣,心地善良,是当中最完美的一个,可惜一年前辞别了吴大将军,从此消失,再无任何消息。”

    “真有那么厉害?”台上那人还继续说着,思鱼冷哼一声,跳上台去,对那人嘲讽道道:“大叔,你累不累呀,马屁都要被你拍烂了!”

    此人一听,忙说:“哎,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思鱼不依不饶,仍继续说道:“那你所说的这些事迹,可曾亲眼见过?”

    “这倒没有,传说是这样。”

    “传说?瞧你信得,他们懂医理膳食吗?知天文地理吗?什么四大全才,全都是瞎扯淡!”

    顿时台下传来议论声,“这小丫头哪儿冒出来的?胆儿可真大!”“真不知天高地厚!”

    思鱼刚想对峙,却被璎璎一把拉走,被喷了一脸,“你疯啦,将军府的人,岂是你所能评的!”

    思鱼轻笑,极为不屑道:“他们这些头衔都是将军府这威名逼出来的。”在她心中,这世上只有一人配称全才,那便是她爹爹庄子陵!

    璎璎心想非治治思鱼口无遮拦的毛病不可,于是,便故意吓她,“敢诽议名将功臣,当心因言获罪。”

    “难道,只许说好的,不许说不好的?”思鱼的话,又再次惹得人群中的人面面相觑,纷纷责备。而璎璎,为免思鱼再说出骇人的言论,只得傻笑着将她拉出了人群。

    与此同时,有两个身影,也起身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