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陷阱

    更新时间:2017-06-15 19:48:33本章字数:2363字

    秋阳明媚,几缕淡金色的光芒透过纸窗斜斜射入药房。感受到阳光所带来的暖意,思鱼顿时身心舒坦。她将门拉得更开,以让更多的阳光照射进来,好去了药房内的潮意。

    此时,一黄衣少女走进药房,对她柔声道:“庄姑娘,我来给小少爷熬药。”少女名唤心儿,正是那日在洛阳街头失态抱着她大哭的姑娘。心儿性格柔弱,在府内常被些强势年长的丫鬟欺负。

    自思鱼住进将军府那日起,府中上下,时不时对她发出异样神情,尤其是心儿,从不敢主动跟她说话。思鱼以为是那日在街上将她推到,才使她心生畏惧。可奇怪的是心儿对她却很好,虽不怎么同她谈话,却时常主动帮她晒药,捣药。思鱼对她自然也心生欢喜。几日后,两人便慢慢地熟络了起来,心儿也开始主动问候思鱼。

    思鱼看着心儿熬药的背影,想起那日初见心儿的场景,转了转眼珠,轻声问道:“心儿,你……是不是认识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

    心儿脸色一变,慌忙掩饰道:“没有啊,庄姑娘,你怎么会问这个?”

    “没事,当我没问。”思鱼自是看出心儿在撒谎,显然是有难言之隐,她也能理解,没再继续问下去。

    “啊!”心儿因出神不慎将手贴在了火烫的药罐上,等察觉到痛楚时手早已被烫得通红。思鱼闻声,迅速跑过去,吹了吹心儿的伤口,嗔怪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对着烫伤的部位轻轻吹了吹,并替她涂了药。心儿眼眶湿热,一脸楚楚的望着她。

    思鱼拿过心儿手中的扇子,不忍道:“还是我来熬吧。”

    药一会儿便熬好了,思鱼端着药进入吴琦的房间,便见到吴洺正坐于榻边陪着吴琦。她将药放于桌案上,走到榻边给吴琦把了把脉,轻声道:“恢复得不错,比想象中要快。”

    吴琦欣喜,思鱼话语刚落,他便迫切问道:“那我何日能下床,何日能习武?”

    这一问,倒让思鱼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原来吴琦还不知道他也许终生不能习武这件事。她向一旁的吴洺投去求教的目光,却只见他对自己微微摇了摇头。吴琦虽伤势恢复很快,但毕竟尚未痊愈,受不得刺激。

    见她迟迟不作答,吴琦又催问道:“我强忍喝下这么难喝的药,就是想快点恢复身子可以习武,你倒是快回答我,究竟何时可以?”

    吴洺依旧神色沉重,默然不语。

    思鱼向吴琦问道:“你伤口还痛吗?”

    吴琦立即摇头道:“不痛了。”

    “骗人,你伤口明明还没痊愈,怎么会不痛。” 谎言被揭穿,吴琦只能低头不语。思鱼继续抚慰道:“所以你还不能下床习武,眼下,先把身子养好再说。”

    “是不是等我伤痊愈了,就可以习武了?”

    “呃……可以……这么说。”这下变思鱼心虚了,吞吞吐吐。

    “快给我药。”

    思鱼将药递过来给他。吴琦伸手接过药碗,吸气一灌而下。药味苦涩,光是闻味道就极为难受,何况像这般猛喝。吴洺心疼,吴琦自小怕喝药,有一丝苦味就决然不喝,如今肯喝药,无非是想尽快恢复伤势。只可惜,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习武了。

    待吴琦躺下休息后,思鱼同吴洺双双离开房间,阖上了门后,她向他欠身告退。

    凉夜,月明星稀,府中一片寂静。思鱼转辗反侧无法入眠,索性游走在廊上观赏夜色。暮色萦绕,忽有一女子的身影映入眼帘,面容虽看得不大清楚,她仍旧一眼认出了眼前的女子,是杨素的贴身婢女阿玉。当日在洛阳街头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在离去时那尽显敌意的眼神,她自然记得。但这些不快,她早已忘怀,她对她微笑颔首,显得分外有礼。而在她离去时,阿玉却开口叫住了她。

    她回头疑道:“阿玉姑娘可有事?”

    阿玉则微微含笑道:“我家小姐请您过去一坐,不知庄姑娘可否愿意?”

    她和杨素,也只见过一面,她和她有何可谈?心中虽有生疑,可若拒绝,定会显得不太友善。于是她也淡然含笑道:“我这厢出来,乏趣得很,素素姑娘主动邀我,我自然乐意。”

    阿玉道:“姑娘且随我来。”

    思鱼静静跟在阿玉身后,不料,却听其轻叫一声,又见她趔趄倒去。她忙伸手扶起她。阿玉试着起身后,却无法迈步继续走路,应是扭到了脚。思鱼见状,俯下身欲探查她的伤势,却听阿玉心切道:“庄姑娘,恐怕我不能为你带路了。不过是扭脚了,就别管我了。你先自个儿去吧,可别让小姐好等。”

    随后,阿玉为她指了路。

    她毫无戒备地来到杨素的房间,进屋后里边却漆黑一片,只能凭着月光投射进来的微亮查探房间的布局。心中不由生疑,奇怪,照阿玉所说,杨素应该在屋内等她,为何没有一丝灯火?她抹黑探索,还没摸清烛台的位置,就听到门外有人大声呼喊:“来人呐,抓贼啊!”

    忽起的喊声,使得她心头一惊。什么人竟敢夜闯将军府,府中高手如云,岂不自找死路?可在下一瞬,她似乎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杂,显然是人越来越多了。而所有脚步声由远到近,正是对着自己所处的方向渐渐逼近。

    “真是贼胆包天,连我的房间都敢来偷!”冯钰的声音在耳边骤然响起。猝不及防地,只觉一只手被他擒住,狠狠反扭在背处。随之而来的,是手臂胳膊处发出清脆地“咯吱”一声。

    “啊!”她扯着嗓子大喊,痛的说不出一句话,更无力反抗。

    冯钰轻蔑的声音又再次想起,“蠢贼,功夫那么差也配当贼?”他不过用了三成力,可被擒在自己手里的夜贼却根本动弹不得,功夫所谓差到了极致!

    外面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灯笼的光聚在一起,房间也逐渐明亮起来。冯钰也终是看清了被自己擒住的“贼子”模样,居然是庄思鱼!“你?”他立即松了手,诧异地看着她。而思鱼并未多看她一眼。只顾低头按揉发疼的手臂。

    他眉头紧皱,狐疑道:“你来我房间做什么?”

    思鱼一听,顾不得痛楚问道:“你房间?这不是素素姑娘的房间吗?”

    而在这此时,房间变得通亮,门口围满了人。那些丫鬟和小奴们,个个都瞪圆双眼看着房间里的两人,满脸的惊讶。

    “贼呢?”

    “偷贼在哪?

    思鱼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竟会被错当成夜贼而被围观。冯钰则满眼鄙夷地瞥了她一眼,道:“你们搞错了,没有贼,是……这条死鱼。”

    人群那头突然传来一阵女声,“发生什么事了?”思鱼记得这个声音,如第一次听到般的清亮。随着声音,人群让出道路,果然,缓缓走进的是杨素。且不止她一人,身旁还有吴洺,阿玉也跟在她旁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