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花灯璀璨2

    更新时间:2017-06-16 21:47:45本章字数:3292字

    思鱼蹲在河畔,执笔在红布条上写着愿望。她密密麻麻写了一串,有人说,愿望太多,便成真不了,因为贪心的人得不到神明的眷顾。可是,希望身边每个人都好,这哪是贪心!

    愿望写完,她把布条细细卷起用一根小绳捆住,放在莲心处的红烛旁。点燃红烛后,便把水灯轻轻放于河面上。

    莲花水灯,远看真假难辨,莲瓣朵朵全部展开,红烛在莲心处熠熠燃烧,透过莲瓣生出耀耀红光,随波渐行远去。盏盏水灯漂浮,整个河面,犹如浩瀚星空,这一河的水灯,到底是承载了多少心愿!

    思鱼双手合十,放于胸前,阖眼虔诚祈祷。

    “你相信这些吗?”

    她闻言,缓缓睁开双眼对上他的视线,面色微沉道:“神鬼之说,不可深信,但也不可不信。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是吗?祈求神明庇佑,首先要做到心诚,心不诚何以愿成?”

    看她一脸严肃,吴洺倒生了几分笑意,他幽幽看向远处的花灯。但当视线移到河面上的一处时,他神色重重一沉。那盏与众不同,载着思鱼心愿的莲花灯,正半淹没在水中。莲心的红烛已灭,失了烛光的花灯,比一朵凋残的花还不堪。

    思鱼见他脸色微异,便也顺着看去,见到那盏淹掉的花灯,随即眉头紧蹙道:“怎么会这样?怎么沉了!”冲动之余便要下河,被吴洺一把拉住。

    “河水冰冷,你就这么下去?就算把它捞上来又能改变什么?既然沉了就随了它去,何必置身于危险中。”

    思鱼对着河面,骂骂咧咧道:“一定是盏劣质花灯,亏我这么小心翼翼,诚心许愿。居然半路溺水,真是晦气。”

    今夜,无星无月,有风。八月下旬的夜风,滑过肌肤带来丝丝凉意,草叶萧萧之声,人群嘈嘈之声混杂。吴洺幽然注视着那盏莲灯,思绪万千。人生何尝不像一条河,一眼望不到尽头。亦如落水的花灯,世事难料。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让她有些不耐,望着他的身影,挺秀高颀却显出一种莫名的孤寂,她不禁叹声道:“你是否觉得,今年的花灯节,过得分外无趣,连放个水灯都能出岔子。不若往年,好歹有心仪的人相伴。”

    吴洺一愣,看向她不动声色道:“心仪之人?谁告诉你的。”

    思鱼极力解释道:“呃……我是无意间听到的,并非有意打听,你可别误会!”

    “哦。”吴洺的回答得格外地冷静,冷静得没有任何语气。

    她突然间想起璎璎的话,那位唐小姐也就是吴洺曾经的爱人,已经离世。在他面前提起,必然是戳了他的痛处,勾起了他伤心往事。方才他观望河水,必然也是想起了什么往事,才会流露出来苍然的情绪。

    璎璎说得没错,自己口无遮拦,话不经大脑的毛病,还真是得改改。

    为化解这一尴尬的氛围,她满嘴笑意,转移话题道:“其实,今日对于我,是个很特殊的日子。今日是我的生辰,你我朋友一场,可否讨个寿礼?” 说完,她伸出手摆到了吴洺的胸口前,一副势必要讨到礼的模样。

    吴洺默然并未回答,直愣愣看了她许久,双眼深邃气息逼人。

    思鱼被看得心底发麻,正要将手放下之时,突然被他紧紧握住,还未来得及做出回应,已被他扯进了怀里。

    “你……”突如其来一抱,让她顿时慌了神智,呼吸似乎也变得不易起来。她只能用力挣扎,试图将他推开,可对方却纹丝不动。她大声道:“吴洺,放开!”

    听到呵斥,吴洺才将手松开了些。思鱼趁机后退一步,挣脱了他的拥抱。只是那只抓着她右手的手,仍是紧握着不放。她紧蹙眉头,用另一只手抓住那只困住自己的手,用力拉扯,对方仍是半丝不松。

    她死死盯着吴洺,怒目而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他,那双眼眸,竟然觉得有些熟悉……熟悉?募得想起,那是梧桐树下,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无数个夜晚,在梦中,那少年的身影如此朦胧,容貌如此模糊,唯独那双眼眸,如此清晰。

    手腕处已是一阵发麻,她忍无可忍,终是一咬牙,将指甲狠狠掐进吴洺的虎口。瞬间,指尖沾染了温热的粘稠液体,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来。

    吴洺吃痛,回过神来才放了手,沉声道歉道:“对不起……”

    思鱼肌如凝脂的脸上一片红晕,不知是怒还是羞。也许,是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才会让他回忆起某段往事乃至一时失态罢了。看着手腕上红色淤青,心情渐渐得以平复。“我……我得去找璎璎了!”

    (注:东汉这时候似乎并没有放水灯的民俗,但是毕竟小说剧情需要,历史控或者接受不了的小读们可选择性忽略,就当这两人在河上乱扔莲花状垃圾,囧~~)

    庄思鱼垂头游荡在街上,全无了心情再去赏灯。神不附体的,就连与冯钰正面擦肩而过,也全然不知。而冯钰一见那身影如此熟悉,便退步挡在了她面前。

    “差点没认出来,死鱼,今儿挺漂亮的!”见她一脸憋屈无意理会,只一副恨不得杀人的神情。于是便轻推了她一把,有些幸灾乐祸道:“你被人欺负了?”

    思鱼没好气道:“也怪我,说了不该说的话。”

    冯钰疑道:“说了什么?跟谁?”

    “怪我一时大意,向吴洺提起了他以前的爱人,随后他……”思鱼语塞,一时不知改如何回答,那般情景确也不知该如何描述,总不能说被他非礼了罢。

    冯钰听后,神情亦是凝重,“他打你了?”

    思鱼摇头道:“没有。”

    “骂你了?”

    “……”

    “大哥并非善怒之人,但有些事有些人,但凡触及底线他不会轻易容忍。雪银的事,对他打击很大,连我们都不敢轻易提起,何况是你。不过,考虑到你对此事并不知情,大哥应该没生你多大气,一时冲动而已。”

    思鱼默然,心中既有对他提起旧事的歉意,又有些不是滋味儿。与人交谈,言语得体固然重要,可她又没有预料别人忌讳的本事。

    冯钰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抿着嘴笑道:“日后,有想知道的事,可来问我。”

    “此话当真?”

    冯钰信誓旦旦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迎面走来一双男女,男的英姿飒爽,女的风姿卓越,正是唐枫和薛璎璎。璎璎一见到思鱼,便小跑过来,“小鱼,原来你和冯公子在一起,我说呢,怎么一眨眼不见人影了?”

    “竟说我,你自己呢?”

    “我们……无意碰到的。”

    “我跟冯钰也是无意碰到的。”

    璎璎一时语塞,她向来说不过伶牙俐齿的思鱼。若非思鱼好奇心过度,遇到热闹的就往人群中挤,她们也不会被人群冲散。她也不至于孤独一人在街上游荡。今晚人多混杂,女儿家一个人在外终究不安全。随后碰到唐枫,原只是询问他是否见过思鱼,谁料唐枫竟主动提出与她一同找寻思鱼。

    璎璎懒得再与她解释,回身向唐枫谢道:“谢谢你,唐公子。”

    唐枫只是微微点头,脸上一如既往的冷峻。

    “璎璎,你带我去玩吧,这花灯会已开始好一会儿了,我还没和你一起玩呢!”

    “想甩掉我啊!你确定你认得回府的路?”冯钰嘲讽道。

    “我还能迷路不成?”

    冯钰一脸嘲弄,视线从思鱼脸上扫了一圈,坏笑道:“我可记得,你连房门都能走错,还是个男人的房间。”

    思鱼一听此事,立即面红耳赤,瞋目切齿道:“冯钰!马上把这件事忘掉!”

    而冯钰却不怕死地欠扁道:“此事记忆太过深刻,忘不掉。”

    思鱼再也忍无可忍,挥拳恐吓道:“你……你滚!”

    还亏冯钰识相,见到她发怒,撒腿跑掉,却还不忘回头大喊:“你要是再迷路进了别人的房门,我可救不了你了!”

    他是不把她气死誓不罢休了,思鱼望着那痞里痞气的模样,恨不得追上前去踹他几脚。待心情平复,她回身对着璎璎,道:“不理他,璎璎,你看那边好热闹。”

    璎璎将目光从唐枫离去的身影上移开,对上子鱼的目光,笑着应到。她与思鱼朝着那热闹的一处跑去,只是这心思,似乎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花灯节已过大半,周围依旧灯火辉煌,笑声盈盈。在这样吉庆的日子里,不会因为谁的失落而染上什么。毕竟在人流如潮的街道中,一个人显得太过微小。

    吴洺穿梭在一片人潮中,手中紧紧握着那一小块条红色布条。回想起刚才,他不禁想笑,是什么使他做出那样无脑的举动?在庄思鱼生气地跑开后,他在原地静默了片刻,竟鬼使神差地跳下湖中,捞起了那盏水灯。只为了看一眼那块红布中有没有他的名字。

    他明知道,上面的字也许已经根本无法辨别。他也知道,也许,他还不足以成为她所关心的人。但他似乎就是想证明,在她心中,他不是一个无关要紧的人。

    幸好,他摊开布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已经被水浸得模糊,而其中,有一个字,被墨水晕开,不甚清晰,但依旧不难看出,那是个“洺”字。

    璎璎意兴阑珊,思鱼也失了兴致,两人正考虑分道回府。璎璎有些歉意地笑了笑,忽的看见走在前方的吴洺,“哎,那不是吴公子吗?”

    思鱼顺着璎璎所指方向看去,果然是吴洺。而令人奇怪的是,他身上的衣服,似乎是湿的。“璎璎,我先走了,跟着他回去,安全又可靠。”没等璎璎回复,就迅速跟了上去。

    “你可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