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孤独的两人

    更新时间:2017-06-08 23:11:06本章字数:3062字

    “抱歉,我迟到了。”我推开教室门对讲台上的老师说道。

    “嗯。”老师头也不回的应付了一声,手中的粉笔继续在黑板上书写着知识的载体。

    我拎着书包坐到教室的角落里,从书包里拿出我的MP3,接上耳机,竖起衣领遮住耳朵,让耳机从衣服里面直达双耳。

    这是我的习惯,自从初中开始我就习惯了听歌上课写作业睡觉。感觉自己整天都在音乐的海洋中生活。

    其实我觉得耳机才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它不但能让你不干扰到他人的享受音乐,还可以隔绝周围那些生活现充的家伙的噪音。

    嗯,真的伟大。

    我瞄了一眼讲台上那个还在说个不停的家伙,实际上我怀疑我都不用竖起衣领,因为从来不会有人把目光停留在这里。

    这节课是英语课,我对英语没有丝毫的兴趣,也从不想过去努力过。

    在初中的时候我看了一篇关于努力与成功的杂志后深受感动,在一段时间的努力后我在一场考试中拿了全班第一,结果老师直接把我叫到办公室去当面直接问我。

    “你作弊了吧!”

    “……”

    之后我就再也不相信努力会有用了。所以我的英语一直都是最烂的。

    我用手支起下巴看向窗外面的蓝天,回想着自己的人生。

    我叫历陆,我的童年是在孤儿院里面度过的。我没有任何关于父母的回忆,虽然现在科技发达,但我就像个废品一样没人领走,连捡破烂的都没有。

    到了初中我收到法院的通知说我的父母给我留了一套房子,然后我就有了住的地方。现在的我纯属靠着社会救济金混吃等死。

    在学校里面我总是一个人,所谓的朋友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二次元里有“三无少女”,我就是现实中的“三无人群”。

    所谓的“三无人群”就是没长相,没成绩,没朋友。这类人在初中与高中里算作异类,可以叫做“没人爱的稀有生物”。

    亏我还练就了宠辱不惊的精神。算了,我就是这类型的人。我的交际圈很小,唯一与我交集比较多的就是一家书店的大叔,毕竟每次我去买刘备的时候总是能跟他有共同语言。

    仔细想想我竟然和一个几十岁的大叔在A书上有共同语言,这是不是表示我已经成熟了?

    “叮。”

    只要一下课班里面就会自动形成几种圈子开始围绕各种话题进行讨论,一股股现充的恶臭充满了教室,让我想起了初中的时候班上开讨论会,老师要求几个人做一组进行讨论。

    我在班里无论是男生的组还是女生的组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甚至有人一脸茫然的问我:

    “你谁啊?”

    最后我去找老师,然后老师对我说了句:

    “要不你一个人吧?”

    然后我一个人在走廊外面呆了整整一节课,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老师那陌生的眼神……

    我的青春,真够糟糕的。

    现在班里面都是围着那几个人在转,我一直都在怀疑他们是不是属卫星的,其实不管在哪里那几个人都能创造出属于他们的圈子。

    剩下的时间里我无论是在上课还是下课里都是一种打瞌睡的姿态。

    实际上我还是清醒的。

    只是刻意的保持着自己的虚无感。因为没有人回去叫醒一个正在打瞌睡的陌生人。

    就算有我也可以继续保持装睡的姿态,直到对方离开为止。

    如果这家伙执意的话,那我就只能装作被人吵醒的样子然后对着那家伙发脾气,而且绝对不会受到谴责。

    而那家伙估计也会被吓跑吧!

    这就是我的“孤身三部曲”。

    听起来还是相当的帅气,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突破过我的第一部。

    其原因我想是因为根本没有人打算叫过我吧。

    到了中午我一个人来到楼顶一边享受海风的洗礼一边享受着午餐。

    当然,我所在的楼顶是不会有那些可恶的情侣的。我所在的楼顶是实验楼的楼顶,原来实验楼发生过火灾,所以一些地方被烧毁废弃了,其中楼顶就在其中之一。

    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十分感谢那次火灾的,不然这个学校就没有容我之处了。

    少有人踏足的地方绿化总是很好。

    现在这里已经长满了野草,我为了有个好的落脚点不得不经常进行除草。

    仔细想想这就是自然的残酷,每一种生物都想着把别人驱逐出去,让自己掌控一切。

    我把我的“专属位置”上的一些小虫子赶走以后我才安心的做了下来开始享受午餐。

    “这里不会闹鬼吧?”

    突然我耳边传来一个女生有些害怕的声音。

    “应该没有吧,毕竟现在是白天……”

    另一个女声中掺杂着明显的外强中干。

    可笑,白天又怎么了?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啊啊啊!”

    突然我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几欲撕裂我的耳膜。

    然后随着一阵脚步声后,楼顶再度恢复了平静。我毫不在意的擦了擦不小心洒在手上和地上的番茄酱……

    ……

    放了晚学后我一个人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向家驶去。

    尽管我几乎每天我都走这条路回家但这条路上没有一个住户记得我……

    想想感觉还是挺悲哀的。

    家里面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无论回去多晚都不会有事。

    当然,好处也是相当的多,在初中的时候看着那群因为考不好而怕得要死的家伙,我倒是感觉无所谓,反正家长会的时候我的位置一直都是空的。

    就算翻了女生的裙子老师也只能找我聊天。

    坏处嘛,就是有点寂寞……

    一个人的家……

    我把自行车停在家附近的一个自行车停车处后拎着书包慢悠悠的走向门口。

    在我看到家门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不,是一个人,一个女性。

    她穿着短衬衫和运动短裤坐在我家门口的台阶上,闭着眼靠着一只巨大的行李箱上,似乎是睡着了。黑色的长发在风中微微飘起。

    谁家的大小姐离家出走了?

    我小心的绕过面前的少女。

    尽量不去惊动她。

    我讨厌搭讪。

    那只会招来“朋友”。

    所谓的“朋友”,就是一种无形的枷锁,它在无形之中限制你的行动,控制你的思想,然后在它们需要你的时候对你进行压榨……

    “哥哥。”

    真讨厌啊,哪个哥哥啊,赶紧带你妹走好吗?不要打断我的人生经验总结。

    但我还是下意识的回过了头。

    背后,刚才坐在台阶上的少女已经站了起来,黑色的瞳孔直视我的双眼。

    “你在叫我吗?”我试探着问道。

    少女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我叫历昕,从血缘关系上来看,我是你的妹妹。”名叫历昕的少女淡定的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妹妹?

    我很无语,我老爸老妈人都不知道死哪去了,现在突然塞给我一个妹妹?

    “你搞错了吧,我是个孤儿诶,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我还有个妹妹。”

    “一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原本也是一个人生活在外地,后来有人告诉了我这里还有一个我的哥哥,还给了我钱让我来找你。”

    “诶,你也太好骗了吧,他说你就信了?”我下意识的感觉这个历昕真是有够傻的。

    “你以为我傻吗?!”历昕瞪了我一眼,恶狠狠的说道。

    诶,不是吗?

    历昕转身从旅行箱的夹层里面抽出了一个纸袋递给我。

    “喏,我们的血缘关系检查报告。”

    我打开了那个纸袋从里面拿出了那份报告,上面有着我初中时候的照片,而下面的血液分析则说明了一件事实——我俩还真是兄妹……

    “所以,你想干嘛?”

    “和你住在一起。”

    “哈?!”

    “虽然很遗憾,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别说得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啊。

    “明明二十分钟的路程你硬是走了四十分钟,这让我怀疑我来和你一起住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一分钟前才知道我还有个妹啊!”

    “看得出来你的私生活没有时间概念。”

    “一个人的时候不好好享受搞得那么死板干嘛?”

    “有了秩序才会有效率。”

    我现在又开始怀疑起来,这是不是我妹啊?

    想到这我不禁又看了看她,一双水灵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人心,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的样子。

    突然她双手环抱在胸前并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我,警觉的说道:“难道你是那种会对妹妹起欲望的变态吗?”

    “咳咳!”

    平时少看到这样的人,失态也是正常的吧。

    不过说起来这个妹妹还真的挺漂亮的……

    “说了这么久能不能先让我进去?你要是愿意在外面晒太阳我是不会拦你的。”历昕有些不悦的说道。

    “哦哦……”

    我赶紧把大门给打开了。

    奇怪的是平常就算是送水的来到家里面我都会十分的反感,但看着历昕走进屋子里我却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好像自己曾经缺失的东西现在补回来了。

    这就是妹妹吗?我现在突然感觉要么二次元里面的妹妹都是骗人的,要么就是我的妹妹太不同。

    总而言之,这个妹妹真的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