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穿越了

    更新时间:2017-06-09 13:37:11本章字数:2073字

    天启国二十一年,冬。大雪纷飞,寒风呼啸,整个盛京被大雪层层覆盖,屋顶以及树木上,皆是一片雪白。

    盛京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小贩的各种吆喝声不绝于耳,饭馆里的肉香味,包子铺的包子味飘浮在空气中,引得那些没来得及吃早饭的人饥肠辘辘。

    天气虽然寒冷,人们个个嘴角都挂着幸福的微笑,已经快将进年关,平时在节俭的百姓都会带着自家孩子进城采买年货,准备过一个热热闹闹富足的新年。

    街道旁边的茶铺,几个经商的商人坐在凳子上,悠哉悠哉的品尝着茶香。

    “哎,这都已经快将进年关了,冷王爷出京打仗已经三月有余,今年是不是又不能回京过年了?”其中一商人突然问问道。

    旁边一商人握着茶杯的手一顿,摇了摇头,答道:“谁知道呢,虽说咱国的冷王爷骁勇善战不假,可在战场上刀剑无眼,且捷报如何也无人传达,据说圣上也不知王爷的是生是死,这次回不回得来很难估计啊!”

    “瞧你们都在胡说些啥,咱们冷王爷可是百战百胜的战神,从来就没打过败仗,更别提性命堪忧的事情会发生了,你们在这胡乱议论,莫不是你们对冷王爷没有信心?担心他会战败?”正在旁边默默喝茶的粗犷的男子将茶杯重重地搁置在桌上,语气中带有丝丝怒火。

    另外两个男子被惊了一下,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都乖乖的闭上了嘴。

    人群中,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行使在街道上,一个戴着面纱的十六七岁的女孩坐在马车里,单手脱腮,靠在一旁。

    一幅闷闷不乐的样子,安若雪想起现在过的日子,就巴不得立刻穿越回去好好痛扁一顿那个害她穿越的老和尚。

    具体是怎么回事,那还得从清明节那天说起。安若雪每逢清明节的时候,都会陪同爸妈一起去给爷爷奶奶上坟烧香什么的。

    爷爷奶奶的坟墓位置偏僻遥远,离坟墓十几米以外的地方有一座古老的佛寺。

    据说那个佛寺里常年无人往来,且里面住着一个年进半百的和尚,传说,那和尚具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那种力量可以预言人将来要发生的所有事情。

    不过,话虽如此,依然没有人愿意去相信那种虚无飘渺的事情。

    安若雪那天心情不是恨好,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突然劈腿,最令她难过的是,劈腿对象居然是自己的好闺蜜,“米粒”。

    爸妈因有事办理着急回家,安若雪留了下来,想独自一人散散心,爸妈知道她心情不好,不想打扰她,离开了。

    望着那古老而萧瑟的佛寺,不知怎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不知不觉来到了佛寺门口。

    “听说,你有很强大的力量,你能让我忘记过去吗?”安若雪站在佛寺门口,看着那坐在院里敲打木鱼的和尚道。

    和尚停下动作,缓缓睁开眼,“我等你很久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串绿色发光的佛珠,朝她走来。

    “戴上它,你就会忘记过去,且找到你命中注定之人。”

    安若雪接过佛珠,不疑有他,果断戴上,接着就昏昏欲睡,魂魄出窍,漂浮在半空中,一个漩涡旋转,把她吸了进去。

    等她醒来时,置身在尸橫遍野的战场上,而且最最最让她难以接受的事情就是,“借尸还魂”,且还是一个半边脸毁了的身体。

    老天爷,你这是要搞事情啊!

    “奶奶个熊”安若雪想着想着,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最好别让我回去,不然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而正在马车上闭目养神的冷倾城不悦的蹙了下眉头,这女人,一路以来就疯疯癫癫的,想让人不相信她有病都难。

    一股饭菜的香味飘入鼻腔,某女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连忙捂住肚子,偷偷摸摸的抬眸查看某男的神色。

    还好还好,没有吵醒人家,不过,这肚子叫的声音也忒大了,有点囧。

    “肚子饿了?”不知何时,某男已经睁开了眼。

    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安若雪缓缓抬头,正好对上冷倾城深邃的眼眸,脸颊不禁染上了一排绯红,说话瞬间变得结巴起来。

    “我我我……没没…有饿。”娘希匹的,不就是一个美男子而已嘛,你害羞个毛啊!安若雪在心里狠狠的把自己鄙视了一番。

    正在赶车的寒冰听见车内的对话,嘴角微微扬起,看了看旁边一家茶楼的牌匾,毅然决然地擅自做了个决定。

    “吁~”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寒冰跳下马车,双手抱拳朝车上道:“公子,属下觉得这家茶楼不错,能否先吃过饭在赶路?”

    好啊好啊!安若雪心里那个兴奋啊,终于可以好好爆吃一顿了,可是面上却装出一幅事不关己的摸样,异常淡定。

    冷倾城双手环抱,朝安若雪挑了挑眉,道:“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安若雪一脸懵逼。

    “茶楼,你觉得这家怎么样?”冷倾城不慌不忙的询问着。

    安若雪再次掀开车帘,一座两层楼的茶楼出现在眼前,牌匾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百家楼”。

    卧了个槽,百家楼,你咋不叫百家姓呢!

    “蛮好的。”安若雪一幅欠扁的装逼样,语气平淡。

    而站在车外的寒冰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一脸黑线,脾气暴走起来,特么的,吃不吃倒是说句话啊!这大冬天的让他在外面吹着冷风,保持着抱拳的姿势,他容易嘛!

    冷倾城邪魅一笑,突然靠进安若雪,安若雪被冷倾城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呆,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牙齿紧咬着下嘴唇。

    安若雪正想说些什么,突然身体腾空而起,头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缓缓抬头,心里一万个难以置信,天呐,他居然在抱她,安若雪一脸诧异,心里不禁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亦或者是那根神经搭错。

    车外,寒冰暗自腹诽个不停的时候,冷倾城已经抱着安若雪下了车,经直走向茶楼。

    寒冰见状,面上一喜,连忙把马车拴到了茶楼旁边的木桩上,朝茶楼一路小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