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黑衣人

    更新时间:2017-06-10 11:55:40本章字数:3123字

    “你是谁?来我的屋子做什么?”柏松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

    “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黑衣人说完话蹭的一下来到白送面前

    “你要干嘛”此时柏松非常的害怕,难道刚到这个世界一天自己就要死了么?

    只见黑衣人手上泛起一到白光,大喝一声“冰心诀”

    黑衣人手上冒出一阵白雾,直奔柏松而去。

    柏松看到飞过来的白雾,脸上泛起恐惧之色,慌忙闪躲。

    “渍渍渍,堂堂刘家大少爷居然连这等低阶技能都要闪躲。”黑衣人一脸不屑的说道。

    话音刚落便又使出一招“极寒指”,黑衣人手上白光瞬间转化为冰气,包裹住整个手掌,

    一个健步来到柏松的身旁,顺势手往柏松身上一戳。

    柏松见黑衣人又奔自己飞来,纲要躲闪,却不料已经被黑衣人的手指碰到自己。

    瞬间感觉身体颤抖,仿佛掉入冰洞一样。

    “柏松,你这是怎么了?这种低等级技能你居然应付不来?”黑衣人将手收回,摘下面具问道。

    柏松看向黑衣人,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一头银色的短发,蓝色的大眼睛,正在邪笑的嘴。

    “你又是谁?”虽然害怕,但知道此人并无恶意。

    “我是你兄弟,翟文成啊。难道你连我都不认识了?我们可是光着屁股长大的啊。”翟文成疑惑。

    但他又想了想“听说你跟队伍出城,受伤很重,你不会是失忆了吧?”

    一听到失意二字,柏松心想正可以用这个理由来掩盖对这里的一无所知

    “可能是吧,我也是听我的父亲告诉我,我出成差点死在外面的事。”

    “难怪你今天连这种低等级的招数都应付不来。”翟文成释然。

    突然他好像想起什么“那你现在连功法都忘记了?”

    柏松索性就说:“是啊,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文成想了一下“以我现在的实力,我也不能教你什么厉害的招数,不过低等级的我还是可以教你的。”

    “那我需要做什么准备么?”柏松问

    “不需要,不过练习的时候你不能心急,否则低级的你也练不出来。”

    柏松脑瓜子一转“好的,我知道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文成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我先看下你现在的体质吧。”

    说完便抓起柏松的右手,微微闭上双眼。

    柏松只觉得一股带有凉意的气息注入到了体内。

    文成突然感觉一股气息在排斥着他注入柏松体内得到气息,赶紧收手。

    一脸惊讶地说:“你体内有一股气息在排斥着我进入你的体内”

    “怎么可能,我什么也没干啊。”柏松一脸茫然

    “以我现在的阶段检查你的体质应该不成问题,可为什么……”文成预言又止仿佛想起了什么

    “为什么什么,你别说话说一半啊!”柏松听到文成说了一半的话,显出有些焦急。

    “我突然想起来,咱们两个小的时候练武时,师傅说的一句话。”

    “说的什么话?”柏松泛起一阵好奇

    文成思绪了一下“幼时,师父说你体质与他人不同,身体里孕育着不一样的气息。”

    柏松把手放在嘴边嘀咕“不一样的气息,那老头也说我与他人不同,这个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你在说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柏松一笑带过“那你准备教我些什么呢?”“气,是修炼的基本,当你能把气练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可以达到一种人气合一的境界,同时身体的体制,学习的技能都跟气有关系。你还记得怎么练气么?”

    柏松摸摸头“忘记了。”

    文成一脸惋惜的叹了口气,昔日最要好的朋友现在居然连如何运气都不记得了“那我就先教你如何练气吧。”

    “我先给你解释一下:其气穴者,非世传之下丹田。下丹田只是安炉立鼎、烧炼药物、存储元阳之处,其形如海,能纳百川,故曰气海。而气穴者,乃海底泉眼,水火生发之地,救生恶死皆在于此,故曰生死之门。此穴不在脐后,不在肾前,不在体内,不在身外,在北冥极渊之处,会阴穴上二指,乃一虚无圈子,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无形无象,又确实存在。修真以炼气为始,以全性为终,以精为动力,以神为运用,以真水润真火,以真火化真水,至则水火即济,铅汞相投,大丹生!此中有真境,仙家二重天地四个阴阳要分清,不然术语错误理不明,修来修去一场空,初步立基,三炼实功,基础已成,三化之道,金丹修行即是炼与化及三与一的分合过程,三炼者,炼神、炼气、炼精,以后天中的先天补后天,是对躯体进行修复、补漏、调运,达到神全、气旺、精足的三全境界。气化神,精化气,三化者,神化虚,以先天中的先天提纯先天,从而做到由物质到能量的转化、升华。三炼为顺行,讲究道法自然,在后天地里调和阴阳,达到强身健体、疗病延年的目的。三化为逆行,通过盗取天机,在先天地里颠倒阴阳,目的在于征服自然。仙家修行专用的双轮涡旋太极图,正是将宇宙法规中、天罡禹步的正、反、顺、逆四种方式及能量进行合理的应用。练气主要分为: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炼虚,合体,大乘,度劫。对了,还有一点最重要的,练气时不能胡思乱想。”

    “好了,这些你听明白了吗?”柏松长吁一口气“嗯,懂了。”文成接下来缓缓说道:“好,接下来我要说如何练气,记清楚了”

    说罢文成便打起坐来并用双手在中宫部位掐诀,左手在下右手在上,两手心皆向上相叠,先左手拇指掐右手无名指根子位,后右手拇指掐右手中指尖午位,即此内掐子午诀,外呈太极印。口中缓缓念到:“气三寸纳至踵,绵绵密密闭如瓶,任凭气机荡脏腑,冲开毛孔人天通。真意为媒两相融,伴随真人潜北冥,浮游来回调水火,静侯极渊光明生。”

    只见文成身边泛起点点白气,此时屋内静的只能听到文成有规律的喘息声。柏松也感觉到身边的空气好似都在像文成那边游走。

    便学他的样子打起做来,并说出口诀。煞时屋内只能听到两人有规律的喘息声。

    松哥哥这是在干什么呢?都快一炷香了也没看到他动一下,随即便晃了晃柏松的身子

    “松哥哥,你干什么呢?干嘛坐在地上,还这么反常时间不动!”

    柏松被晃醒,才发现已经到了白天,身边的黑衣人也已经不见了。

    “都已经亮天了啊,曦儿你在这多久了。”

    曦儿都起小嘴“哼,松哥哥,我都在这里站了一炷香的时间了。”

    柏松想了想一炷香在现代是半个小时“那你这一炷香都干了什么啊?不能就一直看我在这里坐着吧。”

    曦儿想了想“对啊,我就是很好奇你在干什么,所以一直都在看着你。”

    柏松想可能这就是童真吧。

    “松哥哥,你怎么还坐在地上,快起来啦。”曦儿拽起柏松的衣袖。

    柏松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还在打坐,一站起来,柏松突然感觉身体和以前不一样了,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又感到特别舒服。心想“难道这就是练气的效果?”

    “松哥哥,你又在想什么呢?饿不饿?咱们去外面吃饭吧。”

    “好啊,那你想吃点什么呢?”

    “市中心有一家包子特别好吃,咱们去吃包子吧。”

    “走”

    一路上曦儿都在说着各种各样的事,柏松也只是随声附和。他正在想着要不要去找那位老者,还有就是黑衣人虽然说是他的好朋友但他并不知道,虽然说昨晚教他怎样练气,但并不一定就真是自己的好伙伴。

    “松哥哥,前面就是了,他们家的包子可好吃了。”曦儿扯着嗓门说。

    柏松回过神来“这么快就到了啊。昨天来武馆并没有记得有这么近啊”

    柏松说出这话,曦儿就不乐意了,嘟起小嘴说:“松哥哥,人家从出来到现在一直都在跟你说话,你一直都在嗯嗯啊啊的,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在想事距离当然进啦。”

    柏松摸摸头说:“啊,对不起啊,曦儿,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最近哥有些不正常,你就原谅哥哥这次吧,好不好。走,哥哥请你吃包子去。”

    “小二,来五屉包子。”

    “得嘞,客官稍等,马上就来。”

    “曦儿,你经常自己出来么?对地形这么熟悉?”

    “对啊,我都这么大了还不能自己出来啊。”

    “我倒没这个意思。”

    “客观,您的包子,哎,这不是刘大公子。今天怎么又雅兴到小店来。”

    “这不是陪我妹妹来吃早饭。”柏松看了一眼小二。

    “刘公子,你慢用。”小二也不在自讨没趣。

    柏松抓起一个包子便吃了起来,“可别说这家的包子确实不错,就是再来点醋就更好了。”

    就在这时,进来一队人“老板还有多少包子我全要了!”

    “哎,上官公子,马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