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元婴期

    更新时间:2017-06-11 22:28:01本章字数:3104字

    就在柏松修炼的同时。

    上官加星也并没有停歇。

    只见身上泛着红色气息的上官看着眼前的一座小山,巨吼一声:“殒灭之炎”只见上官的元气向上飞去,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直冲小山飞去,火球经过的地方都被火苗取代,嘭的一声,只见小山中间出现了一个半径约1米左右的圆。并在被残留的火慢慢的腐蚀。

    上官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象,甚是满意。

    随从还是第一次见这么高级的神技,虽然吃惊这强大的威力。但还是对上官说:“少爷,天色都这么晚了,咱们回府上吧。”

    上官长吁一口气“原来都这么晚了,好了咱们回去吧。”

    一夜过去,翠绿色的水池已经泛白。

    老者看着还在水中浸泡的少年“起来吧,灵气都已经被你吸干了,还坐在里面做什么?”

    说罢,少年便从水中走出,只见少年身泛微微白光,随着起身走出白光渐渐变弱,钻进了柏松的身体里。

    柏松随之感觉到身体变了轻盈了许多。

    莫老看了一眼柏松,”快去把衣服穿上,你在那发什么楞呢啊。“

    柏松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啊”赶紧捂住羞处,将衣服穿好。

    莫老一脸邪笑“快,检查下自己的气息看看你自己有没有进步”

    “哦,好”柏松将手放在腹部念决检查体内的气息,过了一会脸色微微一变“我感觉体内的气息好像比以前强韧了许多”

    莫老大笑“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初次见你就觉得你与他人不同,果然是个修炼的奇才。没想到仅仅是用了一点筑基液你竟然已经突破到元婴期了”

    柏松听到一脸的蒙逼“我明明什么也没做啊,只是在里面泡着吗,怎么会突破到元婴期了?”

    莫老也是不太清楚,稀里糊涂的说道:“可能和你的天赋有关系吧。”

    两人顿时无语。

    “咳咳,你继续运气熟悉一下新的脉络。”莫老打断了尴尬的气氛。

    柏松运气的同时莫老说到“接下来我要教你一些简单的功法,一年的时间很快,我们要抓紧训练。但是记住,我教你的只是如何去发挥它的作用,而如何使用你要自己想清楚。”

    柏松收气站起:“好,那我现在应该干些什么呢?”

    莫老道:“你先回家休息一晚吧,让气息在稳定些。”

    柏松回了声好,便走向了回家的路。

    一夜过去。

    "啊,谁打我!"柏松拿起在脸上的草鞋。

    莫老一脸正经的看着他:”小伙子,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修不修练了?“

    柏松看了一眼窗外,太阳已经倘大了。

    柏松睁开惺松的睡眼说到:”都已经这么晚了啊,不能磨蹭了。“说完便赶紧把衣服穿好,起床。

    柏松看着莫老疑惑的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啊?“

    莫老道:”我啊,昨天晚上跟你回来的。“

    柏松惊讶道:"跟着我回来的!"然后又看了一眼莫老:“可是夜那么凉,您在哪睡的?”

    莫老道:”我啊,没睡,在想着应该教你一些什么斗技呢。“

    柏松眼珠一转有些急切地问道:”那您想教我些什么啊?“

    老者想想”之前说要教你斗技,后来想了想,如果体质跟不上的话,会被技能反噬,所以今天我们来练习你的体质。“

    ”师父我一定会坚持住的,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柏松一脸坚定的说道,双拳早已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莫老会意一笑“好,我们总不能在你的屋子练吧,来你过来。”

    柏松疑惑的像莫老走去。

    柏松到莫老身旁,莫老便念起口诀:“万物乾坤,皆为我用。移!”

    转眼间便来到了一处深山。

    “把他背上!”说完随着一道光晕落地化为一个长两尺的刀。但这把刀并没有刀刃。

    柏松看了一眼:“背着这个刀干嘛?”说着便走到刀旁边,将手放在上面,用力。没拿起来。

    柏松看向莫老“什么东西这么沉。”

    莫老捋捋胡子:“此物名为凝重尺。他的重量初始为200斤。但这是一般人所拿的重量,它的重量会随着你能力的增长而增长。所以你必须要使出点力气才能拿起来它。”

    柏松凝神想了一下:“好的,知道了。”

    便用力拔出凝重尺,但是依然是拔不出来。一次,两次,三次……

    柏松擦了擦头上的汗:“莫老,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我我用了力气还是拿不起来。”

    莫老无奈的看了看柏松叹了口气:“唉,我还是高估了你。还是等过一阵子你的能力稳定点在用吧。”说完便将凝重尺收了起来:“只能换另一种方式来教你了!去,把上衣脱了。”

    脱去了上衣:“莫老,现在呢?我应该做什么?”

    只见莫老手上闪起了一道金光。

    “啪!”的一声,只见柏松身上便多了一道红色的血印。

    柏松被突如起来的鞭打疼的叫了起来:“啊,莫老,你干什么!”

    莫老邪笑起来:“都说了,带你出来锻炼体质,我也没告诉你怎么练吧,就这么练。”

    莫老边说边运气抽向柏松的身子。

    慢慢的红印变成了淤青。随着剧烈的疼痛。柏松慢慢的觉得自己的身子开始麻木了起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钻入心间,在这股疼痛之间,柏松只觉得身体站都站不稳,脚跟无力,差点一头栽了过去。

    在剧烈的疼痛过后,柏松体内刚刚练出不久的微薄的仙气,在疼痛的刺激之下,似乎比平常更活跃了,畅快的流过被击打处的脉络与穴位,一丝丝的凉意,缓缓地渗透进骨骼和肌肉之中,悄悄地进行着微妙的变化。

    “再来!”待身上的疼痛减轻了些许,柏松那稚嫩的脸上,确是执着与倔强,咬着牙说到。

    望着咬着牙坚持着被打的柏松,莫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欣慰的笑意,微微点头 ,手掌中,金色的元气再次向柏松射出。

    “砰,砰,砰…”小小的山林之中,一阵阵渗人的闷响以及夹杂着略微痛苦的低低哼声,接连不断的传了开来…

    莫老下手很十分带有分寸,每次的抽打,刚好是柏松身体所承受的临界点,这样,既重伤不了柏松,却是又能给他带来痛感。

    元气击打在身体之上的那种钻心的疼痛,使得柏松的小脸,痛苦得几乎有些扭曲了起来。

    随着莫老的抽打在柏松的身体之上,,淤痕越来越多…

    “砰!”又是一道元气鞭击射出,那犹如石块一般的柏松,终于还是到达了所能承受的极限,双腿一软,脱力的瘫了下去。

    剧烈的喘息了半晌,柏松抹去额头上的冷汗,抬起头来,艰难的裂嘴笑道:“莫老,怎么样?”

    “很不错,今天接下了三十多次斗气鞭打,按照你现在的体质来说,你已经很不错了…”莫老脸庞含笑的点了点头,老眼之中,有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惊叹,本以为二十多次,柏松这小子就已经会接受不了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忍耐到了三十多次。

    听着莫老的话,柏松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脱力般的坐在泥地歇息了好片刻时间,待得身子回复知觉之后,这才慢慢的爬起身子,从一旁的石头上取下衣服,穿了上去。

    穿衣时,清凉的布料碰触着淤痕,自然又是痛得柏松龇牙咧嘴。

    莫老用关切的声音说道:“来,柏松。到我这边来。咱们回家。”

    回到了屋子,已经将近天黑。

    一路走回来,柏松很想知道为什么不再用瞬移飞回来便问道:“莫老,为什么不用瞬移,飞回来呢?”

    莫老一脸惊愕:“瞬移,这个名字起的不错嘛。”缓了一下说到:“因为你刚受完鞭打,如果直接飞回来,你的身体可能会接受不了。所以才选择了走路回来。好了,我这里还剩了一点 筑基液你快泡了去。”

    早已经忍受不住疼痛的柏松迅速脱去衣衫,直奔着那带有青色液体的木盆而去。

    满是淤青的身体进入水中的那一刻,柏松顿时感觉舒畅无比,那股欲生欲死的感觉,使得他舒服的将眼睛慢慢的闭上,软软的瘫在了木盆的边缘上,急促的呼吸逐渐平稳,到了最后,泛起了低低的鼾声,从其鼻间模糊的传了出来。

    经历了这么一场痛苦的折磨之后,柏松终于还是忍受不住精神与肉体的双重疲惫,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柏松沉睡的时候,青色的水液微微的荡漾起来,一丝丝淡绿色的温和能量,沿着柏松身上微微张开的毛孔悄悄的钻入他的体内,仿佛拥有净化能力一般的洗除着那一道道有些狰狞的淤痕,同时,也不断的为那已经达到极限的肉体,添加新的活力并且不断的强化着身体…

    沉睡依旧在继续,强化也在不知不觉间进行着。

    在修补并强化着柏松身体的同时,那盆青色的水液,颜色竟然在慢慢的变淡,可以看出,水中所蕴藏这的药力,即将要被柏松吸收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