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冒险开始

    更新时间:2017-06-09 23:17:25本章字数:3497字

    修真界,一大统称,整个界分为七大洲四大洋,以修炼最为发达天际洲的整个世界的中心。而,我们的故事,却发生在最落后的一个洲——苍黄洲。

    苍黄洲,座落在修真界的西北当方向,幅员辽阔,宗门家族错综复杂,盘踞在古老的苍黄洲!

    冬月王朝,苍黄洲一个传承了上千年的王朝,坐拥天下,江山社稷,英雄美人皆在手中,一切都因为,冬月王朝的王,有能力!

    神勇候孟府,孟家嫡子孟于轩已经有数天没有出门了,堂堂孟家嫡子,居然会被禁足,这是孟于轩觉得一大耻辱!

    孟于轩心中万分不平,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他死鬼老爹还不来找他,莫不是忘了还有一个儿子?

    就在孟于轩猜疑中,一名侍女走了进来。

    “公子,府主让你过去。”女子轻轻的飘过,留下一句话。

    “哼!死鬼老爹,选的婢女都这么漂亮,真是糟蹋了!”孟于轩忿忿,不过,也没说什么,直接跨出囚禁他多日的大门。

    “老弟啊,最近你家臭小子没出去惹祸吧!”议事大厅,两名中旬男子在那里讨论的热火朝天。

    “嗯,那臭小子,被我天天关在家里,想出来都不行。”另外一名男子道,这人正是孟于轩的父亲,孟天魁,为冬月王朝立了大功,被封成神勇候!

    另外一名也是和孟天魁一样的,为了冬月立了大功。被封为柏神候。

    “听说,老鹿的女儿要选亲了。”孟天魁斜眼一笑,对着柏神候道。

    “我要让我家臭小子去,万一抢到了,嘿嘿,对我们两家都有巨大好处的!”柏神候笑得样子很猥琐。

    “老爹,禁足我够了吧,可以放我出去了吧!”孟于轩一进门就抱怨,似乎要说尽心中所有的不快!

    “哼,混帐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过得多潇洒,整天等饭吃,不好么!”孟天魁嗤笑道。

    “哎哟,我说这怎么这么眼熟啊。原来是柏叔啊,多年不见,甚是想念。”孟于轩看见这人,直接冲上去,一个熊抱,甚至比看见老爹还激动。

    这个人是他的好兄弟柏翊辰 的父亲。得罪这个人,他的好兄弟会很难熬的。

    “哎哟,原来是小流氓啊。多年不见。”柏神候笑道。

    “这,你们这才几天没见,就这样,前几天不知道谁被王府的官差带走了,还是我柏兄说情。”孟天魁笑着道。

    这一句话把孟于轩搞得很尴尬,虽然他是一代超级纨绔,可是,遇上了王府的人,没辙。毕竟,王府代表的是王城。

    “于轩啊,你这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吧,你看看你,又没有读书的天赋,还不如好好练练武。将来接替你老子的爵位。”孟天魁抱怨着,这孟于轩一天不好好读书,整天和柏神候的柏翊辰浪迹在街头,花天酒地,游山玩水,几乎整个王城都知道这一对纨绔兄弟的盛名,可惜,却惹不起,毕竟这侯爵职位不是说着玩的,说小点。就是侯爷府的人,说大点,就是未来的侯爷,你敢得罪?不过,二位侯爷也对两个儿子十分宠溺,谁惹到了他们儿子,那非得找场子。

    “老爹啊,你看,要找媳妇啊?嘿嘿,那我最喜欢了。”孟于轩听到老爹要安排婚事,两眼都发光了。

    “滚蛋,又不是你老子要找老婆,自己找去。”孟天魁觉得,自己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混帐小子,如此不堪。

    “那说个屁啊,谁不知道,我没用,想要做我媳妇的都是看上了你,老爹!看上了你的钱!”孟于轩摇了摇头,又道“都怪你,那么有钱干嘛,让那些女孩都不敢和我一起了,对吧,柏叔,我想,你家公子也有烦恼吧。”孟于轩转过头对着柏神候道。

    “你这小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滚滚滚,本来想给你介绍一门亲事,你这混蛋,这么不懂事,不给了。”孟天魁头一扭,直接把话题丢给了柏神候。

    “额,柏叔,这咋回事啊?”孟于轩无奈道。

    “哼,小流氓,知道老鹿是谁吧?”柏神候端起桌上的茶,轻轻的泯了一口。

    “老鹿?那不是我们冬月的皇帝么,我找老婆,关他啥事?”老鹿,毕竟是冬月的皇帝,谁人能够不认识。

    “这,关系可大咯。他若是不同意,你没机会。”柏神候眯着眼,将手中珠子不停的转动着。

    “难道?是予翊公主?”孟于轩两眼发光,这予翊公主是冬月三大美女之一,身份又尊贵,任何男人都想要征服!又深深得到当朝皇帝的宠爱,可以说是,得到了她,就得到了天下。

    “对,就是予翊公主,大家都是男人,嘿嘿,都懂,不需要多说。”柏神候眯着眼笑道。

    “唔?别说了,我去了。”孟于轩直接冲出大厅,发现没有跟踪才回复当初纨绔的样子!

    冬月王朝,坐拥天下,人口众多,在王城常驻的就有上千万人,街上行人不断穿梭着,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不一样的爱恨情仇……

    孟于轩冲了出去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己终于又可以狼了,被禁足太久,都忘了霸道的应该是什么样子了。

    “哎哟?这是谁啊,你挡着我路了!”孟于轩看着眼前来人,直接挡在他的身前。

    “嚯嚯,这不是神勇候的大少爷么,怎么,和我过不去?还是要干架啊!”来人也不惧,说着就挽起袖子,准备开打!

    “妈的,臭小子,别和我打,打不过你。”孟于轩直接攀着来人,往前走去。

    “兄弟,看看,这几天没见,我有没有长帅?是不是比以前更迷人了!”柏翊辰理了理头上发,将攀在他肩上的手挪开,两手插进了裤兜。

    “哟,我辰哥最帅了,帅的我都不认识你了!”孟于轩打趣道。

    周围行人看到这二人,纷纷避开,生怕撞着,这二人在王城出了名的霸道,纨绔,臭不要脸,二人在王城也凭着自己老爹欺负了不少的平民,那些人也敢怒不敢言,毕竟,他们只是布衣,有何资格和贵族斗,那不是自己作死么。

    “听说没有,予翊公主要找老公了,要不要去碰碰运气。”柏翊辰一笑,看着孟于轩,心里有些激动。

    “对于那公主,我没有兴趣。”孟于轩只能这样回答。

    “哦?公主都不能入你法眼?还是说,你名草有主了?”柏翊辰斜眼一笑。

    “还记得我多年前的那一场梦吧!”孟于轩如今已经十八岁了,在王城,已经可以结婚生子了,在他十三岁那年,一场病,让他陷入了昏迷,这一场足够让人失望的昏迷,足足一个月!

    这一个月,孟于轩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他去了一条河,上面有很多建筑物,河底有数不尽的光团,那里只有一个人,还有一座坟。

    人是女人,坟葬着一个男人。

    女人跪在墓前,手中滴着血,还在不停的抱怨。

    孟于轩出现在了那里,谁也没有看见,仿佛,他就是那一幅图组成的部分。

    他逐渐走到了女子的眼前,是那么的美,美的让人窒息!

    可是,这个美,已经被泪水模糊了!

    是什么原因,让她这么伤心。

    他忍不住想要去轻拂女子的眼泪,可是,他不敢,他怕。

    他怕打扰这一份宁静。

    墓碑上透露出一股气息,很沧桑,很悲哀。

    “寂,对不起……”女子开口了。

    这一个对不起,落在了孟于轩的心里,犹如万钧重石砸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原因!”孟于轩大吼道,他也不在意会不会打扰别人了,他只想大哭一场!

    梦醒了。

    他的床已经湿透了,是被泪水浸湿的。仆人想要换床,可是,孟于轩牢牢抓住,根本不放手。

    “哎,那一场梦,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觉的很熟悉。”孟于轩想起那一场梦,心里很难受。

    “好了,不高兴就别说了,走,陪我喝酒。”二人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一栋宏伟的建筑物之外,看着这王城最豪华的建筑物,二人心里很平静。

    味香居,王城第一美食阙,集聚了冬月王朝所有风味没事,从平民,到贵族,都能满足。

    “哟,二位少爷,很久没来了。”刚刚一进门,一小厮就迎接了上来,做出谦卑的样子。

    二人也没有管他,直接进入楼上的包间了。

    味香居效率很快,才几分钟就上好了菜,可是,二人却不想动筷子,心情沉重。

    “兄弟,你的路想好了么?我们已经十八了,不小了。”柏翊辰首先打破了宁静,十八了,在王城,很多十八的人,已经小有成就了,不像他们,犹如蛀虫一般,啃老。

    “我……我对我老爹这个位置不喜欢,我想成为仙师!我想傲然天地!”孟于轩自从做了那个梦,就变了。他渴望力量!

    “兄弟,我们冬月王朝才多少仙师?估计老巢翻过来数都不足十位,而我们冬月王朝可是有上千万人口啊!”柏翊辰并不是泼凉水,想要成为仙者,得有资质,没有资质,谈何修仙?

    “我也知道,不过,兄弟,这个不是我说你,你的目光太短了!冬月,毕竟太小了。”孟于轩摇了摇头,的确,冬月不能成就他,他就离开冬月,去铁骑王朝,去黑羽王朝,王朝不行,他就去皇朝,皇朝若是不行,他就去宗门!一切都不是阻碍!

    “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眼前的亮了,对,我以前的目光太短了!”柏翊辰自嘲道,他的愿望很简单,他想成为一个剑者,守护柏神候的爵位,结束他完美的一生。

    “嘿嘿,兄弟,你说说,我们修仙,从哪里开始,怎么秀?”孟于轩斜眼一笑,看着柏翊辰道。

    “我怎么知道啊,不过,我曾经看过一个卷宗,上面的人和你一样,修仙无望,进入了咱们冬月的禁地冬涯谷!意外吃了一颗草药,居然就改变了一生!力大无穷,生擒猛虎,一跃数十几米高,就因为一棵草!”柏翊辰道。

    “冬涯谷,嘿嘿,想不想想去玩玩”二人都是胆子大,冬涯谷有妖又何妨?无所畏惧。

    “哈哈哈,正合我意,咱们一起仗剑走天涯!”

    “可以,今日去准备东西,明日咱们进去!征服天下的第一步就从这里开始!”孟于轩道。

    “好!一起仗剑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