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筑基成功?

    更新时间:2017-06-11 12:10:44本章字数:3448字

    所谓的地底世界已经名不副实了,被义冷改造后的世界俨然一副宫殿的模样。

    此刻的义冷没有一点点强者绝代风华的样子,一座巨大的烤架,上方摆放着之前和孟于轩搏斗的妖兽尸体,是一个修士都知道,当你不在是普通人时,你最好不要吃世俗之物,因为,这只会让你的世俗之心更加严重,严重影响成仙之道!不过义冷并不在意这些,他不忌口,什么也不畏惧,当年他隐居赤凰之时,吃了不知多少的妖兽之肉,他这种不忌口,又强大的散修让的无数帮派招贤,可义冷却都无动于衷,义冷不喜参与江湖之纷争,只想安静的修炼,一个人默默的修炼,成就他的成仙之梦!

    诱人的香气四溢,昏迷之中的孟于轩仿佛也受到了影响,鼻息都变得粗重了。

    “呵呵,你醒了啊,来来,醒了就别躺着了,来吃东西。”义冷微微一笑道。

    “嗯?这里是?”孟于轩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起初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师父在那里烤着肉,又放下了心。

    “这…好香啊”孟于轩直接冲了过来,从上方直接撕下了一大块肉,直接往嘴里塞。

    “嘿嘿,为师当年在赤凰,吃遍了无数野味,这点点技术还是有的。”义冷说完,也撕了一块肉,塞入了嘴里,若是有义冷的熟人看到肯定会震惊,义冷是何等人物?何等高傲?无数的宗门招纳,他都不理睬,可是现在的义冷居然会在这里和一名初入修炼界的菜鸟,无视一切的吃肉,完全不在乎形象,没有一点点绝代强者的样子。

    很快,烤架之上的一整头妖兽被二人消灭完毕,义冷还反复抱怨说孟于轩能吃,居然吃了那么多,孟于轩那个怨啊,自己吃了一半不到,师父可是吃了至少三分之二的,居然还抱怨自己能吃?

    “嘿嘿,以后机会很多的。”义冷猥琐一笑,一个水球术出现,手中的油渍顿时消散,看的孟于轩很羡慕。

    “师父,嘿嘿,那啥,要不要教教我?”孟于轩嘿嘿一笑,这水球术学会了用处可大了,至少不用担心自己缺水喝。

    “你还是先炼化你体内的能量吧,这可是筑基期妖兽的肉,大补啊!”义冷说完,直接进入宫殿,躺在了另外一张石床之上,呼呼大睡起来。

    “……”孟于轩只能抱以无语,这便宜师傅也太不负责了吧,不过他还是直接盘腿坐着,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筑基期的妖兽,体质已经被改变了,不再是所谓的凡躯了。孟于轩发现体内损失的能量已经在逐渐的恢复了,再没有之前空虚的感觉,这能量和之前体内凝聚的盘旋之气不一样,这能量和他的能量比起来太弱了,根本不用他来炼化,自己就融合了进去,导致孟于轩体内的气旋越来越大了。不过,这气旋始终只会变大,却不会分裂,据师父义冷说,体内的盘旋之气数量越多,就越强大,可是孟于轩始终只有一团盘旋之气,不由得让孟于轩思考了下人生,难道自己真的没有天赋?注定是盘旋最弱的?不过孟于轩也没有气馁,就算这样又如何?也阻止不了他的决心,他的意识之中,仿佛存在另外一个意志,那种意志,仿佛就是他自己的意识,却又不像是他的意识,让的孟于轩很焦灼。

    不过孟于轩却不知道,他的盘旋之气大小已经是常人的数百倍了。别人所有的气旋加起来都没有他这一个气旋大,若是他知道后,肯定就不会这样了。

    随即,孟于轩从师父给他的秘籍之中翻出了一本名叫《同悲拳》的一套功法,这套功法对于修炼限制没有太多,任何人都可以修炼的功法。

    同悲拳,以自己的损伤换取敌人的数倍伤害,可谓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功法。不过,孟于轩感觉自己还是将就这学吧,毕竟,能够让他修习的功法真的不多,他还是太弱了。

    同悲拳很简单,只有简单的三个招式,勾,挽,鞭。

    这三个方式几乎能够全方位的秒杀敌人,当然,得建立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

    一旁的义冷微微皱了下眉头,没有说什么。

    “哎,我的兄弟,你现在在哪里?”孟于轩摇了摇头,想起了自己好兄弟柏翊辰,虽然他自恋了一点,不过他人还是很好的,至少和孟于轩是真心相交的。

    如今,在他的原因之下,柏翊辰失踪了,如何不让孟于轩不自责?

    “兄弟,等着我,我一定要把你找回来!”孟于轩暗暗握紧了拳头道。

    “筑基啊,筑基,我连盘旋都这样,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孟于轩心里抱怨道。

    几番思索之后,孟于轩也不顾自己的气旋了,直接强行施展师父给他的筑基之法!

    想要筑基,可以使用筑基丹,当然资质特别好可以直接成功筑基,都不需要筑基丹。

    “试一试吧,我的资质可能不太好吧,不过,总得试一试吧。”孟于轩摇了摇头,十指紧扣,心中默念着口诀,孟于轩的体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变化这!

    筑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想要筑基,难上难,就算有筑基丹又如何?这个世界是不会让弱者白浪费资源的。

    整个冬月王朝之内,成功筑基之人不足巴掌之数,要知道冬月王朝可是有上千万人的,这比对是多么恐怖。

    “哎,希望我的资质能够让我成功筑基吧!”孟于轩说完,感受这体内的变化,让孟于轩很诧异的是,他的体内居然有一座莲台正在诞生,这座莲台占据了之前盘旋之气的位置,而且正在吞噬着那盘旋之气的能量。

    “嗯?难道我筑基成功了?不对啊,筑基没有那么容易啊!”筑基是修仙最重要的一个环节,需要把牢牢把基础打实,不然日后的修炼很困难!就像一栋建筑,地基不牢实,如何能够修高楼?

    “这……好像真的成功了!”孟于轩蓦然睁开眼,看着自己身边排出的黑色物品,不由得干呕一声,原来自己居然有这么多的毒素残留在体内!

    “嗯?筑基成功了?怎么可能!”义冷感受中空间的变化,惊得直接从石板之上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孟于轩的手臂,一缕神识缓缓进入了孟于轩体内,可是就在义冷的神识接近孟于轩丹田时,却让义冷惊了一跳!

    莲花!居然是莲花!

    也怪不得他做多反应,那莲花的能量直接冲击过来,仿佛在捍卫自己的地位,不允许外界的能量进来,欲要直接绞杀义冷的神识,义冷见事不对,直接撤出神识,不敢在继续窥探孟于轩的体内。

    “师父,怎么样?”孟于轩看向表情复杂的义冷问道。

    “我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不过,是好事是坏事都躲不过,好好忍受吧!”义冷摇了摇头,他的记忆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人筑基是这样的。而且,这孟于轩筑基速度太快了!才修行了几天,居然都已经筑基了。若是让那些老辈看见,肯定都想自杀了,一辈子都没有成功筑基,可是这孟于轩几天就行了。

    “师父,那我可以去找空间裂缝了么?”孟于轩直接问道,他很想找到自己的兄弟,他很担心柏翊辰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不行,你太弱了,根本无法承受空间撕裂的感觉。”义冷一句话,让孟于轩又变得低下了头。

    “他很重要?”义冷道。

    “很重要!”孟于轩坚定的点了点头。

    “好吧,把他的样子画给为师,为师去找,你就离开这地底世界吧,这里很危险,你不适合。”义冷身为孟于轩的师父,当然得做出师父的样子,这个地底世界的恐怖存在,能够让他这个分神圆满都感到毛骨悚然!能够让分神圆满都没有一战的勇气至少都是合体大妖!而且还是那种很强大的妖!把孟于轩一个人丢在这里,义冷还真不放心。

    “啊?好!”孟于轩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他们离开已经接近一个月了,家中不知道怎么样子了,虽然他们以前也经常消失,不过都是建立在有人监护的情况,这次的情况不一样!

    随即,孟于轩直接以手为笔,在地上开始书画柏翊辰的样子。

    “徒儿,若是找不到了怎么办?”义冷问道。

    “找不到了?那,我就掀翻这里!”孟于轩霸气的道,谁都不能阻止一个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人的人!哪怕他再强大又如何!

    “好,我会尽全力找!对了,这里处于哪个地界。”义冷才想起,他在这地底世界已经太多年了,对这个地底世界可谓是很熟悉的,这里仿佛只能进,却不能出去,不过,他之前在暗处观战那孟于轩和蛇王打斗时就知道了他们居然可以上去!这让义冷又看到了希望!

    “啊,你不知道?”孟于轩疑惑道。

    “我怎么知道,我当时直接被卷走了,然后,我就不知道自己来哪里了。”义冷也很无辜,自己被暗算就算了,还被搞迷路了。

    “咳咳,这里是苍黄洲的冬月王朝的冬涯谷,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厉害。”孟于轩自嘲一笑,他估计他说出来,自己师傅都不信的。

    “果然,真是倒霉啊!”义冷摇了摇头,随即消失了身影。

    “记住,离开这里,有机会我会再来找你的。”义冷离开之后,还不忘记提醒一声,让他离开这里。

    “师父!期待下次和你见面!”

    冬涯谷,自从解除了禁令之后,里面的人络绎不绝,为了寻找一份自己的机缘。

    “嘿嘿,小娘子,来。和大爷乐呵乐呵。”一个小山林之中。数名猥琐男子围着一名小女生,这个女子很是美丽,面对这数名如狼似虎的饥渴男人却无可奈何!

    “夫君,下辈子再见了。”女子说完,流下了一行清澈的泪水,准备咬舌自尽。

    “哼,尔等大男人,不好好做人,居然敢调戏良家妇女,今日看来要动手了!”一名青年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拔出黑剑,要进行捍卫女子的尊严。

    “妈的,这小伙子很嚣张啊,走,上去打一顿。”

    “呵呵,来吧,试一试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