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青面佣兵团

    更新时间:2017-06-11 12:11:38本章字数:3090字

    青面团,是这一带佣兵团的首领,传说,据说,青面团的存在有冬月皇室的影子,至于皇室为何培养一只佣兵团,这就不得人知了。

    孟于轩刚刚从地底世界出来,就看见那样令人不耻的一幕。

    就在这一时间,周围数个大汉纷纷围了过来,孟于轩微微一笑,根本不屑躲避,因为什么?因为他不再是普通人了!他是人们口中的仙师!

    “那混账小子已经被吓傻了,上去弄死他!”这时候,那首领直接掏出插在背后的大刀道“给我抓住他,老子要砍死他!”

    “是。”几名大汉答到。

    “就你们?”孟于轩不屑一笑,看着横空飞来的一把大刀,直接伸出两根指头,轻轻在刀上一点,那刀片顿时裂开,吓得那大汉直接丢掉大刀。

    “嗯?这小子太诡异了,大家一起上!”果然,人就是一种低贱的生物,受不得怂恿,听到这句话,众人也放下了心中的恐惧,纷纷向孟于轩靠近,孟于轩直接笑道 “嘿嘿,这样吧,你们一起上吧!”

    “妈的,臭小子,狂妄!”一名大汉受不得刺激,直接冲了出去,一只拳头足以堪比孟于轩的半张脸那么大。

    眼看着拳头就要击中,孟于轩却淡淡的说了一句“太慢了!试一试这个功法吧,还没试过呢!”

    “同悲拳”

    说完,孟于轩直接一个肩闪,直拳生生打在了这大汉的胸口,只见这大汉噗呲一口瘀血喷出,随即便倒在了地上。

    能够轻易地看见,这大汉背上的一个巨大的窟窿!他的心脏已经被击碎了,而且直接被打出了胸腔,孟于轩也膛目结舌,这同悲拳威力如此之大?可是,说好的反馈伤害呢?他只是轻微的感觉到了一点点的麻意,至于那虚无缥缈的感觉,一点都没有。

    “啊,我的妈啊,这是妖怪啊!”大汉首领直接丢掉了手中的大刀,撒腿就跑,周围大汉看见,也纷纷逃跑。

    毕竟那一拳头太恐怖了,在场没人能够承受住。

    “姑娘,你没事吧?”孟于轩这才走到了这姑娘面前,这姑娘已经泄露了很多春光了,不过,孟于轩也没有在意,毕竟,他这些年接触的还少了?

    可是这小小的举动落在了这姑娘眼里却是另外一种意味了。

    “姑娘,你哪里人?为何在这里,难道不知道,冬涯谷很危险么?”孟于轩严肃道。

    “恩人,小女子名叫孙玉香,是冬月王城的人,因为丈夫得病,无钱医治,只好来这里碰碰运气,能否得到什么值钱的,好换钱救助我家丈夫。”女子娓娓道来事情的真相。

    身为冬月的平民,日子活的很凄苦,不想孟于轩他们这等贵族家族,倒是无所谓。

    “对了,你刚才惹事了,快跑吧!”孙玉香才想起孟于轩犯了大事了,在孟于轩几番追问之下,孙玉香才道出了真想。原来,这几个比孟于轩还霸道的人是青面的人,青面在这一带可是很有名气的,毕竟谁都知道这是皇室的队伍!谁敢得罪?谁得罪就是看不起皇室!

    “没事,我不怕青面的。”孟于轩咧嘴一笑,别人怕你青面,我可不怕。

    “你说你要给你丈夫治病,却没有钱?对吧。”孟于轩扭过头对着孙玉香道。

    “对啊,不然我怎么会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碰运气啊。”孙玉香叹了口气。

    “诺,这个拿去,你去神勇候的候府,有人接待你的。”孟于轩一边说着,取下了腰间的令牌,那块刻着神勇二字令牌!

    “啊!神勇候?可是……”孙玉香欲言又止。

    “对啊,神勇候怎么了?”孟于轩自傲道,神勇二字,要什么人才能般配得起?除了他父亲,谁配?

    “恩人,我说了你要坚持住啊!一定不能冲动!”孙玉香想了很久,决定告诉孟于轩真相!

    “嗯?但说无妨。”孟于轩皱着眉头,总是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神勇候府被灭门了!还有一并诛杀的柏神候府!”孙玉香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只知道好像说孟家大少孟于轩偷走了皇室重宝,和柏翊辰卷宝而逃了。”孙玉香说完看看他的脸色,果然,孟于轩的面色变得铁青!

    “一群混帐,老子会偷你东西?妈的,什么破王朝,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连根拔起!”孟于轩已经怒了!真的怒了!

    “予翊公主,我辰哥对你还有戏。如果你识趣,哼哼,不然,有你的好受!”孟于轩恶狠狠的道一句。

    “你……你不要冲动啊!”孙玉香看着孟于轩那逐渐癫狂的脸色!

    “老鹿!哼哼,最好不要来惹到我,不然,你会很惨。”孟于轩想起了自己父亲!

    以及柏翊辰的父亲,若是二人有事,那,冬月王朝留不得!

    “啊,你要小心啊,虽然你很厉害,但是,他们可是几十万人啊!”孙玉香仿佛猜测到了孟于轩心中所想,孟于轩微微一摆手,转身离去。

    自己对父亲没有太多关怀,一直以来,都是父亲照顾他,年少的他,从来不知道母亲的概念,因为他从一出生就没见过母亲……

    孟于轩越想越觉得气不过,冬月王朝皇室哪里来的底气?居然感动两个侯爵?难道就不怕被整个王朝的谴责?

    “二团长,就是他,是他把浪子杀了!您一定要帮我们报仇啊!”远处,一名大汉跪在一名金冠玉顶的中年人人面前,眯着眼,静静的听着这大汉的抱怨,没有一点表示。这人正是青面佣兵团的二团长丰三烈,人如其名,其性格激昂,容不得一丝亵渎,和皇室的关系颇深。

    “那,你为何能回来?”二团长丰三烈微微睁开了眼,看向这大汉。

    这大汉只觉得背后都被打湿了,自己总不能说看着浪子被打死,然后逃跑吧。

    “我……我之前在山林之中寻宝,我发现了一株千年人参,且后,一名青年也出现在了,他也看上了那一株千年人参,小的当然不能堕了我们青面佣兵团的名头咯,只好和他争斗起来,可是,这小子居然暗箭伤人,正好,浪子兄弟看到了这一幕,把我推开了,可是,他却……”说完,大汉摸了一把泪水,心里暗暗夸奖自己口才真好。

    “呵呵。”二团长淡淡一摆手,也不管这人说的真假,背负着手,逐渐走向了孟于轩。

    孟于轩也早就意识到青面的人会找他报仇,不过,那些人是他的对手?

    整个王朝修士不足十指之术,筑基成功的人更加少,他还就不信了,区区一个佣兵团有修士?更谈何筑基之人?

    “呵呵,兄弟,听说你杀了我一个兄弟,有这事么?”二团长丰三烈靠近之后,挡在了孟于轩面前,一副毫无压力的样子。

    “哦?你兄弟?”孟于轩抬起头,也抱起膀子,露出惬意的样子,仿佛当这丰三烈不存在。

    “哼,臭小子,别他妈给老子装”丰三烈说完直接抡起拳头砸向孟于轩,孟于轩淡淡一笑,后脚一个滑动,轻松躲过了这一拳头,丰三烈这一拳漏了空,也觉得特别没面子,想要赶快结束战斗。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丰三烈一咧嘴,从腰间拔出宝剑,直接冲了上去。

    “用剑?你还不配!”孟于轩微微一摆手,黑剑直接从储物空间掏了出来,在他离开之时,师父义冷就教了他怎么使用储物空间,孟于轩也十分喜欢,毕竟很方便。

    “嗯?”看着出现的黑剑,丰三烈眉头一皱,不知道这青年从什么地方掏出的宝剑,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他又恢复正常了。

    丰三烈毕竟是纵横佣兵界多年的武者了,虽然武者和修士差距很大,但是也不影响丰三烈对战斗的感觉。

    “以后叫你饮血吧!”孟于轩摸着黑剑道。饮血剑一听,发出铿锵的响声!

    “我剑出鞘必见血!今日,你来祭剑!”说完,孟于轩直接剑指丰三烈,丰三烈直接感觉背部发凉!

    这下丰三烈真正感觉到了恐惧,之前也他也知道,那小子说的八成都是假的,不过,他是谁?青面的二团长!代表青面的颜面,他若是不出头,谁出头。当他看见这人居然只是一青年,心中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半截,可是,现在,看见这青年手中之剑,他只感觉头皮发麻!

    他也听说过,当宝剑通灵,便会和产生莫名的联系,当然,仅仅局限于修士!

    “仙师大人,饶命!晚辈不知道前辈是仙师大人,多有冒犯,还请恕罪!”丰三烈可是老江湖了,知道打下去死的肯定是自己,这可是仙师,整个王城都不足十指之数的仙师!

    “我说过,我剑出鞘,必饮血!”孟于轩摇了摇头,自己才对自己饮血剑发过的誓言,岂能轻易忘记?

    “前辈怎么才能放过我?”丰三烈咬牙问道。

    “哦?放过你?这样吧,你带我去青面的老巢吧,我想去看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地方。”孟于轩冷笑一声,也做了一副高人的样子。

    “既然你们无情,也别怪我无义了!青面,你们运气不好,只好用你们来祭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