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刘先生

    更新时间:2017-06-12 22:00:39本章字数:2378字

    这耐人寻味的表情刚好被坐在一旁的小雅看见了,只见她慢慢的挪了挪身子,靠近了宁羽,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俏皮的悄悄说道:“宁公子,你不是也是读书人吗,也让我们开开眼界啊。”

    小雅的动作和说的话被周瑶注意到了,她拉了拉小雅的手臂想要制止。

    宁羽见状,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又好像赌气一样对着小雅说道:“如果我的诗能够跑马,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我答应你一个条件,如何?”

    小雅看了看宁羽,思索了一会,好像觉得宁羽没有这能力,不过为了保险便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这个条件不能太过分。”

    宁羽说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说完,宁羽便站了起来,走向了案几,还在讨论刚刚那首诗的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宁羽拿起案几上的毛笔,心里暗道:“还好从小就被爷爷逼着练习毛笔字,不然就出丑了。”

    将纸铺好,宁羽开始写了起来,而旁边站着的小斯跟着念了出来: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城都。”

    最后写下署名,由于要符合场景,宁羽稍微改了一下这首诗。

    听了这诗,大家都静了下来,开始细细品味。

    没过了一会儿就

    “好诗,好诗。”

    “公子大才!”

    “又是一首跑马诗!”

    “兄台,佩服佩服!”

    ……

    看着大家的称赞,宁羽笑而不语,静静的看着一脸震惊的两女。

    这首诗很快就被传到三楼,不久一个小厮便跑了上来说道:“刘先生说,这首诗咏能摄早春之魂,给人以无穷的美感趣味,甚至是绘画所不能及的。描绘出一种淡素的、似有却无的色彩。准许跑马!”

    接着马手们就带着诗句,骑着马跑出去,远远的就能听见“宁羽公子所作‘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城都。‘诗句能摄早春之魂,给人以无穷的美感趣味,甚至是绘画所不能及的。描绘出一种淡素的、似有却无的色彩。得刘先生准许跑马!”

    在大家恭喜声中,宁羽并没有离开案几,反而拿起笔,俯下身子再次写到:

    “造物无言却有情,每于寒尽觉春生。千红万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声。”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兼无叶里花。蛱蝶飞来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

    “乱条犹未变初黄,倚得东风势便狂。解把飞花蒙日月,不知天地有清霜。”

    ……

    宁羽一口气写了五首诗,站在一旁的小厮也跟着全部念了出来,所有人都呆住了,越是品味越是觉得这五首诗漂亮。

    这五首诗很快的便被送到了三楼,也很快便有人上来了,不过这回不是一个小厮了,而是一群人。

    这些人的领头人是位一身儒雅气质的老者,当看到这位老者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站了来,双手拱到胸前,鞠躬说道“学生见过,刘先生。”宁羽看着大家都这么做,也跟着装模作样的做了起来。

    这位刘先生回了一句好,便问道:“谁是宁羽啊?”看了看四周大家都直愣愣看着自己的眼神,宁羽只好无奈的站了出来,学着他们的语气说道:“学生,就是宁羽。”

    “好,好,好!”刘先生打量了下宁羽,大声说了三个好字。然后说道“这五首诗,皆是极品,全可为跑马,真是后生可畏啊!”边说着边感慨,好像回想起当年风华正茂的自己。

    “都是刘先生厚爱”宁羽谦虚的说道。

    “我的厚爱?小宁啊,你过于谦虚了。这六首诗,日后且看天下谁人不说好!这也可谓是名流千古的佳话了。”刘先生高兴的说道。

    诗被马手们带走了,宁羽名字也在异世的这座繁华的杭城响彻了起来。

    这位刘先生聊了一会,便带着众人下去了,毕竟诗会还没有结束。不过他是一脸余味未尽的样子走的,可想而知他对宁羽的欣赏。

    待大家平静下来后,诗会便继续开始,陆续有人上去书写,可是跑马诗却寥寥无几,也无人可压宁羽的风采,宁羽也觉得也该适可而止,便没有再上去,而且坐在周瑶她们旁边,一边和她们聊天,一边接受大家的恭维。

    “那个刘先生是谁啊?看起来很厉害啊!”宁羽小声的向周瑶她们好奇的问道。

    “刘先生是当朝太傅,也是唐朝有名的大儒,只要是书生,都要尊他为老师。你说厉害不厉害?”小雅回答道。“哦,怪不得。”宁羽说道。

    看着在众人拥护中宁羽,凌洛暗自咬了咬牙,眼神充满阴郁,作为苏州两大家族之一,除了城主府外,就他凌家最大,身为凌家嫡长子,在哪里他不是最风光的,何况他早就视周瑶为禁脔,而这个不明来历的书生却是跟着周瑶来的。

    并且这个现在宁羽还坐在周瑶旁,和她高兴的说着话,更让他火大,手中握着的折扇都快被他折断了。

    站在他身旁的心腹王勇,当然看出了凌洛的不爽,俯下身子,双眼泛着寒光,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公子,要不要…”同时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凌洛想了想,皱起了眉头说道:“先不要,你先派人去把他的身份给我调查清楚,汇报给我。”

    “是。”王勇回答完后,便离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又一个时辰便过去了,宁羽早就歇息好了,待在这里也怪无聊的,便向周瑶她们提议继续去游玩。

    周瑶她们在诗词方面没有什么天赋,有这时间还不如练功呢?所以与宁羽同感无聊,立马同意。

    于是三人与大家道了声歉,便出了醉仙楼,不过大家过于热情的将他们送至门口,才陆续回去继续诗会,最主要是宁羽的六首跑马诗太厉害了,那些世家小姐们看着他的眼神都泛光。

    走在月玲湖旁,宁羽伸了个腰,活动了下身子。

    “真是舒爽,小雅,本公子厉害不?”宁羽一边感受着湖边吹来的清风,一边还不忘调侃小雅。

    “厉害,厉害,宁公子最厉害了。”小雅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没想到宁公子的诗词如此动人,真是让小女子大开眼界!”站在一旁看着宁羽和小雅斗嘴的周瑶,笑着说道。

    “周姑娘,过奖了,只是雕虫小技罢了。”宁羽淡然的说道。

    “公子,谦虚了。一人要是有一首跑马诗,便可名扬天下,而像公子这样连出六首,却是从来都没有的。”周瑶回道。

    “好啦,小姐,你不要再赞扬他了,你看他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小雅说道。

    宁羽摇了摇扇子没有说话,周瑶看了看他们两,无奈的笑了笑,也便没有再说什么。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在宁羽的无数笑话和两女的欢声笑语中,日落西山了,他们也将整个月玲湖的美景逛了个遍。

    带着两女,宁羽准备打道回府,走在月玲街道,感受着古代的夜晚,宁羽不免还是有一点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