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典当

    更新时间:2017-06-12 22:04:36本章字数:2386字

    从书房走出,宁羽伸展了一下身子,呼出一口气,感叹道:“还真是累啊!”

    然后向自己的院子走去,在路过一个花园时,却恰好碰到了周瑶和白老在一个亭子里下象棋。

    其实对于这个世界宁羽也是充满吐槽,不仅整体是类似地球华夏的古代风格,而且语言和文字还和华夏一样,同时一些华夏的东西这里也有,不过连穿越这样离奇的事情都发生了,宁羽也就没什么好说了,见怪不怪吧。

    “宁大书呆子终于肯从书房出来了,真是奇迹啊!”小雅第一个看到宁羽,便假装惊奇的感叹道。

    “额…”宁羽说道。

    “好了,小雅,你就不要打趣宁公子了。宁公子,是看完想看的书了?”还是周瑶帮宁羽缓解了尴尬。

    “看完了,多谢周姑娘了。”宁羽说道。

    “没事,只是一些闲书,以后公子喜欢随时可以来看,不必如此客气。”周瑶说道。

    “宁公子,最近气色看起来不错,看来已经全部恢复了。”白老笑着说道。

    “多亏了白老才是,宁羽感激不尽!”宁羽恭敬的回道。

    “宁公子,客气了。”白老谦虚说道。

    “好了,白老你们不要客气来客气去了,小雅头都快晕了。”小雅无语的说道。

    大家都无奈的笑了笑,也没在意。

    “在下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宁羽抱歉的说道。

    看着宁羽离去。

    小雅跺了跺脚,气嘟嘟的说道:“真是个书呆子!”

    “小姐,你看出来了?”白老突然神秘的问道。

    “您不也是,宁公子,好像是有离开城主府的意向了。”周瑶回答道。

    “可是,周刺史的回信还没有到,不知该怎么办?”白老皱着眉头说道。

    “一切顺其自然吧,至少现在我们和他的关系还不错,宁公子也不像是薄情寡义之人,日后有事相求,他一定会出手相助吧。”周瑶说道。

    “小姐,你说宁公子他会离开,真的吗?”小雅才从他们震惊的话语中回过神来,双眸泛出不舍的说道。

    “嗯,十有八九吧。”周瑶也有点不舍的说道。

    宁羽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看了看天色,夕阳渐渐迫近地平线,霞光从地平线晕染开来,将天边的云朵渲染得一片通红。

    “应该还要一会才天黑吧,而且已经过去了三天,相信外面关于诗会的热度已经平静下来了吧,反正真正见过我的也没几个。”宁羽自言自语的说道。

    说完宁羽就走进了屋子,没一会儿,便拿着那块手表走了出来。

    宁羽看着手中的表,眼中充满复杂的情绪,但随即转为坚定的说道:“老伙计,虽然你跟着我并没多久,可是却与我经历了这离奇的穿越,也是我穿越的见证,日后,我必定把你赎回来。”

    然后宁羽直接向城主府外走去,当铺的事,宁羽早就悄悄的问过小雅,恰好有一家很有名气的当铺离城主府不远,抄近道也只是十几分钟的路程。

    当宁羽走出城主府时,在一家茶馆三楼靠窗的位置上,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连忙叫醒了在对面睡着的兄弟,说道:“这小子终于肯出来了,害得咱哥俩在这苦等了这两天。”

    “对,一定要狠狠的折磨他,让他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残忍!”已经清醒的瘦小男子一脸阴翳的回答道。

    两人拿起武器连忙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宁羽便来到一家三楼高里面装饰十分文雅的当铺,走进去发现只有一个伙计站在柜台后。

    “老板,是赎东西,还是当东西啊?”伙计看见宁羽进来带着笑脸问道。

    “当东西。”宁羽回答道,然后拿出了手表递了过去。

    伙计接过东西,然后转过身子,敲了敲身后木质墙壁。

    然后只见那墙壁上竟开出了个小窗户,如果事先不知道还真看不出来,只能说这个窗户做的太精致,与旁边墙壁完全合为一体。

    里面的人接过手表,往一间房间走去,房间面的是一位头发发白却十分精神的老者,他拿过了手表,仔细的看了起来。

    老者越看越疑惑,不知道这是何物,不过却为这东西做工的精美而惊叹不已,并且手表里正在转动的指针,也让他十分好奇。

    “你把刘掌柜请来!”老者对着伙计说道。

    伙计立马向楼上跑去,没过多久,便带着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下来了,想必他就是刘掌柜吧。

    “丁老找我何事?”刘掌柜问道。

    “你看看这是何物?”丁老问道,然后把手表递给刘掌柜,刘掌柜看了半天也认不出此物,不过也为这东西精致的做工深深感叹。

    “此物的主人在哪?”刘掌柜问道。

    然后伙计带着刘掌柜和丁老来到了宁羽面前。

    刘掌柜看见是宁羽,眼中闪现惊喜,说道:“宁公子,您能来这,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那天诗会,这位刘掌柜恰好在醉仙楼,刚好见过宁羽的真容,他对那六首跑马诗一直深感喜爱,并且这几日宁羽的诗,已经红遍大江南北。

    “不敢当,不敢当,小子只是一名普通的书生罢了。”宁羽笑着说道。

    “这东西是公子的?”刘掌柜拿起手表问道。

    “嗯,正是小生的。”宁羽回答道。

    “这东西是何物呢,扰烦公子为我们解释一下。当然这东西既然是公子的,我一定给你一个最合理的价格,还有就是不知公子是死当还是活当。”刘掌柜问道。

    “先谢过掌柜了,这东西是我祖上从周朝传下来的,听说原先是皇宫里的珍宝,叫做手表,是戴在手上的,听说可以用它推测时辰,至于怎么用我也不知道。我打算在您这活当。”宁羽一边说着,一边拿过手表戴在了手上演示。

    刘掌柜他们看着宁羽演示更加惊奇了。

    刘掌柜接过手表,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看着它,陷入了沉思。

    “公子想要当多少呢?”过了一会,刘掌柜才问道。

    “两百两黄金,可否?”宁羽说道。

    “两百两黄金!宁公子,这是不是有点多?”刘掌柜为难的说道。

    “那刘老板能出多少呢?”宁羽说道。

    “八十两黄金。”刘掌柜说道。

    “不行,一百六十两黄金。”

    “最多一百两黄金。”

    “一百四十两黄金。”

    “一百二十两黄金,真的最多了,这还是看在公子您的身份上,不能再多了。”刘掌柜说道。

    “好,成交!”宁羽说道。

    没过多久,就见伙计拿捧着一个盒子来了。

    “这是一百二十两黄金,请宁公子收好。”刘掌柜打开盒子对着宁羽说道。

    这些黄灿灿的黄金真是亮瞎了宁羽的双眼,这可是真的黄金,宁羽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多。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深呼了口气,宁羽接过了盒子说道:“谢谢,刘掌柜了!还请刘掌柜好好替我保存此物,日后必有重谢!”

    “宁公子,客气了,不过请公子记住,三年内请务必来此赎回此物,不然此物我们当铺将自行处理。”刘掌柜郑重的说道。

    “一定,一定。”宁羽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