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苏醒

    更新时间:2017-06-12 22:08:00本章字数:2301字

    “这是哪里?全身好痛啊,我是死了吗?可是死了又怎么会痛呢?”宁羽逐渐从昏迷中恢复了意识,首先感受的便是全身的剧痛,眼前一片黑暗,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都做不到。

    “师父,师父,快看,快看,他的手指刚刚动了一下。”坐在车厢里的张雪莉激动的指着宁羽的手,对着对面的师父说道。

    “这是谁,声音这么好听,我是被人救了吗?”处于黑暗中的宁羽一边忍受痛苦一边想到。

    “是吗?没有啊,是不是马车颠簸带动的。”正在与师娘说着悄悄话的师父,探了头过来看了看。

    “可是,我刚才明明看见了!”张雪莉疑惑说道。

    “一定是你看错了,要是无聊的话,就出来看看风景。”车厢外的刘瑜带着雨蓑驱赶马匹笑着说道。

    “我才不要,外面还下着雨呢!”张雪莉说道。

    “正是下雨,这马路两旁的风景才美啊。何况这雨并不是非常大,带上雨蓑便不碍事了。”刘瑜说道。

    “是吗?”张雪莉试探的问道。

    “我还用得着骗你吗,出来看看便是。”刘瑜笑着说道。

    而此时的宁羽却再次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张雪莉从师娘手中接过了雨蓑,打开了车厢的小门,然后关上,与刘瑜并排的坐在了外面。

    “真美啊!”看着淅淅沥沥的细雨,击打在马路两旁的那些花草上,它们一会儿起来,一会儿又弯下了腰,在风中飞舞,在雨中洗礼,雨水也毫不留情的打在那些树叶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再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张雪莉不禁感叹道。

    ……

    武阁总阁所在天涯山脉深处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上的一间木屋内。

    躺在床上的宁羽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我昏迷了多久?”

    “这是武阁我师父萧无极隐居之地,从我们发现你,你已经昏迷了一个星期了。”张雪莉看着宁羽醒来,高兴的回答道。

    “我为什么在这里?”

    “傻瓜,当然是我师父救了你,所以你在这咯!”

    “是吗,那多谢你师父救命之恩!你师父呢?”宁羽想要行礼,却发现自己还抬不起手臂。

    “哎呀,忘了通知师父了。”说完,张雪莉就跑了出去。

    没过多久就带着他的师父萧无极和师娘柳颜,外加一个刘瑜过来了。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请恕晚辈无法动弹。”宁羽感激的说道。

    “没事,再过一周你便能下床了。”萧无极摆摆手说道。

    “孩子,你叫什么?多大了?家住哪里啊?”柳颜问道。

    “我叫宁羽,今年23岁,是个孤儿,前些日子暂住杭城城主府,被奸人所害,如今无家可归!”宁羽凄惨的说道,宁羽知道自己一旦回到杭城,便会再次被凌洛所害,面对这样的世家力量,他毫无反手之力。

    “是吗?怪不得那杭城城主府在到处找人。”刘瑜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说道。

    宁羽想到周瑶她们寻找自己着急的样子,不免有些难过,可是自己现在却还不能回去。

    “孩子,你就在这好好养伤,等伤好了,再做打算。”柳颜温柔的说道。

    “嗯。”宁羽回答道。

    柳颜带着大家出去了。

    宁羽感受着自己身上的伤痛,眼中泛起无限恨意,咬牙切齿的说道:“凌洛,此生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很快七天就过去,宁羽也认识到了这个救他的萧无极便是世间两大绝世高手之一的那位萧无极。没想到一个看似平凡的人,身体里却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力量,看来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在第七天的夜晚,宁羽做出了一个影响他一生的决定。

    清晨

    刘瑜和张雪莉他们都出去练武了,宁羽来到了萧无极的屋前,敲了敲门。

    “请进。”屋内萧无极正坐在桌前看书,而柳颜则是在编织衣服,萧无极喜欢穿她亲自编的衣服。

    “什么事啊?宁羽。”柳颜温柔的问道。

    宁羽没有说话,而是跪倒在萧无极面前,双手伏地,诚恳的说道:“求您收我为徒!”

    萧无极皱了皱眉头,用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将宁羽扶了起来,说道:“你回去吧。”

    宁羽顿时失魂落魄,从这些天所经历的事情中,他发现到这个世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唯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或说是人,宁羽迫切希望获得这种力量。

    宁羽踉跄的离开了。

    柳颜看着萧无极疑惑问道:“萧哥,你不惜一切代价救这个孩子,并将他带到此处,不正是喜爱这个好苗子,想让他传承你的衣钵吗?”

    “还不到时候,你无法想象先天圆满的强大,我必须考验他的心性,否则如果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个谁也阻止不了的魔头,我万死难辞!”萧无极郑重的说道。

    宁羽失落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坐在了桌前。

    “难道我的武学生涯就此告落?不,绝不,我再也不想经历那种绝望了,萧前辈不收,我就四处拜师,相信总有人会收,何况萧前辈也没有直接拒绝,说明我还是有一定的练武天赋的。”宁羽自言自语的说道,双眼泛出坚定的目光,再次恢复了自信。

    至此以后,每天清晨宁羽都会跪倒在萧无极面前,请求他收自己为徒,想用自己的决心感动他,可是每次萧无极都会让他回去,却也没有拒绝。

    刘瑜他们知道后,也偷偷为宁羽加油打气。

    “从前,有一个叫宁采臣的书生……”

    在此期间,宁羽用一套聂小倩与宁采臣的故事成功的从张雪莉那里换来了一套剑法,当然这是在萧无极的授意下。

    于是,宁羽每天便又多了一项任务,便是练剑。

    直到有一天,萧无极走到了正在练剑的宁羽的身旁,看着他郑重的问道:“你为何持剑?”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宁羽想都没想,便按着小说里的套路回答道。

    萧无极失望的摇了摇头走开了。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萧无极又郑重的问道:“你为何持剑!?”

    “笑指天下事,剑斩天下人!”

    宁羽昨夜想了一夜,迅速的回答道。

    萧无极又失望的摇了摇头走开了。

    第三天,还是一样的时间与地点,萧无极再次郑重的问道:“你为何持剑!!?”

    “不论对错,何畏是非。

    守我所护,斩我所恶(wu)!”

    说完宁羽将手中的剑用力向前一挥,仿佛要将这天地斩断。

    宁羽这回可是将自己从穿越至今的所发生的事,全部回忆了一遍,深刻感悟了一番,才提炼出了这十六个字。

    “好!!记住这十六个字,这便是你一生要坚守的东西!跟我来!”这次萧无极终于没有再摇头,而是高兴的说道,然后疾步向木屋走去。

    宁羽连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