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武阁

    更新时间:2017-06-13 13:52:12本章字数:2123字

    天还未亮,一切都还是昏沉沉的。

    宁羽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起,穿戴好着装,带上轻风,背上行李,偷偷摸摸的打开了房门。

    站在了山峰边缘,朝萧无极他们的木屋注视了很久,然后纵身一跃,运转游龙步向下飞去。

    宁羽最受不了的便是离别的场景,太伤感了,于是打算偷偷溜走。

    当然屋内是留了一封书信的。

    可是他并没有发现,在远处一个他看不见的地方,柳颜用手捂着嘴,满脸的泪水凝噎的说道:“这孩子真是的!”

    萧无极将妻子拥入怀里,看着宁羽远去,安慰道:“孩子们总是要长大的,好男儿,也本该志在四方,多闯闯,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风情,就像我们年轻一样。”

    “你怪我吗?”柳颜突然自责的问道。

    “我怎么舍得怪你,这个世界能让我出手的也只有凌天了,这样挺好的,过着平静的生活,也有利于我参破破虚境,武阁被现在云轩管理的很好,再偶尔听听其他孩子在江湖上的消息,挺好的。”萧无极深情的说道。

    “嗯。”柳颜在萧无极的怀里,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幸福的小声回答道。

    ……

    “熊大!熊大!起床了没!”宁羽站在了熊大的洞口运用内力朝里面大喊道,四周的树叶都被震的颤动起来。

    “我擦,那个混蛋怎么又来了,不是说走了吗!!?自从一年前被他发现后,俺的熊生就不得安宁,可谓是悲惨至极,可歌可泣。原来小日子过得还挺美,可是碰到这货,非要每天跟俺老熊打一架,以前还好,打就打吧,半斤八两势均力敌,就当饭后锻炼身体,这还不算什么,可近些日子尼玛完全被虐,关键还老打脸,俺帅气的熊脸总是被打的鼻青脸肿,还能不能和漂亮的熊妹妹们快乐的玩耍了!!”熊大小心翼翼的朝洞内挪了挪已经肥胖的身躯,准备装死。

    “熊大!这你就不对了,兄弟我要走了,你也不送送!”

    “我擦!”这声音从熊大耳边传来,吓得熊大立马抱头,迅速缩成一个球。

    “额……”这与熊大庞大的身躯成反比的速度,看得宁羽真是目瞪口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尴尬啊!过了好一会。

    宁羽才拍了拍熊大说道:“没事,不要怕,我不打你,我今天来就是跟你道个别,好歹我们也一起相处了一年。”

    当年,宁羽发现熊大的时候,它正在偷吃蜂蜜,被蛰了一头的包,整个头完全肿了一圈,看得的宁羽直乐,当然代价就是被熊大追杀半天。

    后来宁羽觉得它挺好玩的,于是就每天都来骚扰它,解闷的同时也实练一下武学。

    熊大听了宁羽的话,半信半疑的舒展开了身子,当然手还是抱在头上护住了脸。

    “你怎么还不信呢?”宁羽笑着说道,将轻风放在了地上,席地而坐。

    熊大才慢慢的放松了,警惕把手放了下来。

    “熊大,这回,哥,真的要走了,不逗你。哥可是立志要饮天下最美的酒,吟天下最好的诗,持三尺青莲,荡尽天下不平事的绝世好男人,懂不?”宁羽豪情万丈的说道。

    熊大装作听懂一副好厉害的的样子点了点头,怕被打,不怂不行!

    “嗯,孺子可教也。”宁羽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

    陪熊大扯了一会蛋,天终于亮,山上的路还好,山下的路不熟,夜里老司机不敢开快车,怕出车祸。何况也可以陪熊大叙叙旧,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好了,就到这里吧,哥要闯荡江湖,名扬天下了!”宁羽拿起了轻风,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然后豪情的说道。

    熊大一拳打了过来,宁羽单手迎了过去,“碰”,一道劲风朝四周扩散了出去。

    “放心,我会加油的!”宁羽坚定的回答道。

    走出熊洞,宁羽头也不回的向外飞身而去,他知道熊大一定会站在洞口注视着自己,他怕自己舍不得,男孩子是不可以流泪的!

    下了“无极峰”,绕过几座同样高耸入云的山峰,便看到了武阁总阁。

    “真是壮观啊!”

    武阁总阁,由五座冲天巨峰成半圆形构成,四座在边缘,一座在圆心,其峰顶相互之间由链桥相连,而坐落其中的建筑更是壮丽宏伟、气势雄魄、造型精细、错落有致……

    链桥当然不可能只是一条铁链,毕竟不是所有弟子的轻功都那么叼,是有木板铺在中间的那种链桥,不过走这种桥还是非常考验胆量的,又高又长,而且还有风。

    “站住,此处是武阁,你是何人?”刚刚走出的宁羽,就被山脚巡逻的武阁弟子叫住了。

    宁羽看了看他们身上统一的服饰,再看了看自己。

    “额……其实我也是武阁弟子。”宁羽掏出了自己金色镶玉的令牌尴尬的说道。

    武阁的令牌分为八种,青铜色、青铜镶玉、银色、银色镶玉、金色、金色镶玉、紫金色、紫金镶玉、最后是玉牌,分别对应不入流、三流二流、一流、后天初期后天中期、后天后期、后天圆满、先天初期先天中期、先天后期、先天圆满,当然也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说宁羽他们师兄弟。

    “见过大人。”这队巡逻队立马作揖拜见。

    “你们继续,你们继续,不用管我。”宁羽摆了摆手笑道。

    宁羽并没从其他峰上去,而且直接来到了中间那座山峰简称中峰的脚下,因为武阁现任阁主,他的大师兄沈云轩就在这座山峰上。

    大师兄沈云轩是跟着师父最久的,也是师兄弟中最大的,现在已是先天中期的大高手。

    这武阁的创立其实也是大师兄出的最大的力,师父只是起威慑作用,所以武阁弟子像杭城阁主一样,很多只认识大师兄沈云轩,而不认识师父萧无极,师父也乐的清闲。

    宁羽在山上这三年来,刘瑜他们就回来过一两次,四师兄范子楷则听说去了大秦还没见过,而大师兄每隔三个月便会来一次,除了拜见师父外,还会给宁羽带上一堆好东西,师兄弟之间感情非常好。

    站在中峰峰顶,宁羽看着这条从山脚直达山顶穿梭在云间的阶梯,懵逼的说道:“我擦,用不用这么夸张!雕炸了,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