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求助

    更新时间:2017-06-13 13:01:19本章字数:2290字

    陆太太来找他时,他正伏案翻译着《异录》,苍白的羽翎捻在修长的指尖颤颤翻飞,雪白的宣纸上便多了一行血红的字迹,清秀的正楷苍劲有力,一如其人,纤瘦的身躯,轮廓坚毅。

    他笔尖一顿,血墨在宣纸上晕染开来,红墨白纸,衬地图案异常分明,似极血迹蔓延出一朵曼陀花来,妖异至极。

    瞧见来人,他搁下翎笔,此时《异录》正翻译到延寿篇中这么一段:旎畔之南,草木荒而诞石生,恶水穷山极处,存上古荼靡族,族人异故隔世居,为求生,以精魄鲜血祭诞石

    天降雨,地心颤,石裂绿意现,是为斛,荼靡族植,伴以水服。

    斛茶,望而清,嗅而醒,食之延寿,一缕千金。

    他起身相迎,未来的及开口,楼梯口追上来阿窈的影子,半大的女孩双颊鼓起,口中还在拼命蠕动,边嚼边吞咽着,手指颤巍巍指着陆太太,眼神可怜兮兮瞧着他。

    他怕阿窈呛到,上前帮她顺着后背,女孩个子刚到他胸前,他半佝偻着身子,嗅到空气中甜腻的气息,道:“又偷吃桂花糕了?”

    不必问也能猜到一二,准是阿窈躲在柜角偷吃桂花糕,陆太太进门未见到人,便直接上二楼来寻,阿窈见有人上了二楼,糕点来不及咽下,便追了上来。

    阿窈拼命咽下那口噎着的糕点,忙道“穆先生,她…她…”

    “无妨”穆宇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道“阿宝不在,你把桂花糕拿出来,好好坐在桌旁慢慢吃,书店里虽然冷清,可你也不能躲在角落不出来呀,还有,桂花糕随意,桂花酿不准碰”

    阿窕欢呼着,蹦蹦跳跳下楼去,穆宇浅笑解释着:“小孩子,不懂事”

    陆太太看着小丫头一蹦一跳下楼梯的背影目光倏而悲伤,喃喃道:“不懂事,才好”

    “不知…”突然造访,所谓何事?

    陆太太是随城首富陆明的妻子,半年前,陆明在暗市天价换得一块残玉,而那残玉正是穆宇寻找多年的魂玺。

    为此,穆宇动用人脉,终于同陆明搭上关系,但换回魂玺的过程并不顺利,说起来他不过是个书店老板,钱财上自斗比不过那富商,再者说那陆明也不缺钱。

    那陆明也不愧是商人习性,不似官者想着收买人心,以物相赠换得人情,他自搭线者口中得知穆宇不凡,却以魂玺吊着穆宇,与之相交而不深入 ,闲暇时也约穆宇喝个茶,鉴赏鉴赏新得来的物件,穆宇做客时也必提着些古书中有的滋补身体之物,真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陆明知他书店何处,却从未上门,不是看不起小地方,却是尊重,他虽不是什么名人,却也出现在一些报刊读物,若被认出,也会给穆宇带来麻烦,穆宇性子淡然,若非魂玺也是不愿与他们这种人扯上关系。

    再者,两人相交之处本就是魂玺,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交集话题可供闲谈,故每次相邀,陆明也只是和他聊聊新得的物件,穆宇强识博记,知道不少典故,讲讲物件的相关故事,一天也就过去了,若是陆明来这书店,两人相对无言,对着万千书卷,看上一天的书,也是尴尬,且穆宇还要费心招待,也是添了麻烦。

    穆宇去陆宅做客时,餐桌上见过陆太太,陆明虽是有钱,却从未拈花惹草,待妻子也是极好,难得的夫妻和睦,只是两人那尚未成年的儿子陆勉,倒是闹腾的很。

    陆太太性子温婉,极是娴静,两人有过数面之缘,却从未搭话,故只知道她是陆太太,也不知姓甚名谁,一时间不知如何称呼,也因为从未搭话,生疏的很,更不会有专程来探望的交情。倒是尴尬的很。

    “陆明一直说穆先生不是俗人,此事,除了穆先生,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了”却是陆太太先开的口,言语一出,那精致的女人却再凝不住端庄的模样,优雅的妆容破碎露出掩盖其下的憔悴灵魂,惊惶无措地仿若要哭出来。

    穆宇指尖轻颤,仍谁见美丽的女子在面前欲泣都会不忍,可魂玺…

    他试探着开口“陆先生…”

    见陆太太这般模样,此事定当非同小可,可陆明自己不过来,却让妻子前来,所为何意?莫非他已身陷而伤重不能前来?

    像陆明这种商人,极易惹上麻烦,初识不久,便有一块楼盘因风水问题而怪事连连,他请穆宇帮过忙,但只是小忙,算不得魂玺这么大的情分,他送了碧珏璧给穆宇,自也是价值不菲,穆宇婉拒,而后道,魂玺换之,能力所及,无所不应。

    如此一来,却是陆明欠了穆宇一条人情,陆明也明白这人费劲心思接近自己,却并非趋炎附势,贪图财物之辈,潜台词也是,下次再帮忙就用魂玺来换,只要我能做到,什么事都可以,不要芝麻蒜皮的小事就找我,那点蝇头小利爷看不上。

    陆太太紧紧攥着手里的包,指节发白道“我把他支走了,只要你能帮我,我知道你想要那块残玉,我给你”

    穆宇一愣,道“我…自当相助,残玉之事,待陆先生归来再议”

    陆太太忙道“劳烦穆先生了,车就在楼下”

    陆太太自是心急,半刻都耽搁不得,出了书店门正是下午时分,阳光懒洋洋的余热未歇,她把帽檐拉低,遮住大半面容,穆宇随着她匆忙的步伐离开,也来不及叮嘱阿窕两句。

    陆太太从包里掏出车钥匙,手打颤着半天没插进锁孔,她竟是自己开车来的,连司机都没敢带。

    阿窕抱着穆宇的外套追了上来,乖巧地问穆先生什么时候回来,晚上想吃什么,阿窕记着到时准备晚饭。

    陆太太蹲下身子,与阿窕平齐,她把阿窕跑来时乱掉的头发拢到耳后,柔声叮嘱“穆先生要处理一点麻烦事,你独自在家听话,书店没人就早早关了,晚上早早休息,有陌生人叫门千万不要打开,若是害怕就打穆先生的电话,事情处理完我会把穆先生早早送回来的”

    阿窕看着陆太太一脸诧异,道“我又不是小孩,你…”

    穆宇急忙打断,道“你这样跑出来书店岂不是没人了?钱柜我可没锁”

    阿窕回道“反正钱柜也没有钱”

    “钱柜是没有钱,书店里可满是书呢,要是丢了,你阿宝姐会…”

    还没说要,阿窕便一溜小跑窜回书店。

    陆太太道“小姑娘一人守着书店,我不放心,本想带她一起去的,可这不是做客游玩,我怕吓到她”

    “无妨,阿窕并不是普通的小姑娘”穆宇道“我车技也还凑合,你讲事情,便不要为开车分了心神”

    陆太太坐在副驾驶,讲述前因后果,双手掩面,终于忍不住崩溃。

    “我怀疑,我的儿子不是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