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月夜尸变

    更新时间:2017-06-14 12:41:24本章字数:4743字

    野地,明月初生,夜沉如水!

    “嗷……”

    阴测测的草木丛枯白一片,破败荒井之中突而腾起一阵灰蒙蒙的戾气,阴风四起,霹雳泊泊的水响声中一具青面獠牙的女尸突然从井中飙射而出,激灵灵的一张黄纸立时“啪”地盖落在她头顶,紧着一个绳套更是立刻将她脖颈死死套牢了!

    “走——起!”

    远远之处打着火把的四下乡邻居听闻呼喊立刻压制住心中恐惧死死将绳子拽紧,井上搭着粗陋木架,但见那具祸害乡里的僵尸被高高吊将了起来拽出井中!

    满头的湿漉漉水渍与紫且黑的长长指甲,青面上一对獠牙小巧微微露尖尖,手脚僵直,眼睛鼓鼓像两个死鱼泡,尸变不久!

    “尘归尘,土归土,尔丧范牲,投胎去罢!”

    噗!

    扬起起葫芦猛灌一口,我一口酒水将女尸喷淋而后屈指一弹法诀祭出,女尸顿时为火焰吞噬……

    尖利的惨叫嘶鸣刺耳,四下一片欢呼……

    恍惚……

    鄙人复姓东方,名十三,自称十三爷,年方十八,未婚!

    阴阴的月色隐隐绰绰,收拾法器打着一把黑伞挎起竹篓我啃着一只献祭土地公的鸡腿晃悠悠的上路了。

    三年了,活的像鬼一样,我生活在恐惧之中没人知道这让人糟心的孤独侵蚀了我幼小心灵那么久那么久,悔不及当初,十五岁的那一天,##六六年六月六日六时六分,挺吉利的数字,我和死党李易阳逃课开着他古董老爸的古董车到阴山去看奇观——金星凌日。

    金星凌日,千年不遇,而且湘阴市东南面的阴山海拔最高且是传说中鬼门关所在的地方,金星凌日开始的极为突然太阳很快就黑了,四下开始阴暗一片,

    有种混乱一切的感觉!

    灌了两罐啤酒,轻飘飘的脑海中像是魂灵出鞘,从阴山发夹弯一路漂移过来的,从没这么爽过,我和阳子都很兴奋,煽起车灯蹦着音乐依旧一路狂飙。

    过了一个隧道,路上似乎太安静了一些,和平日里飙车路线不太一致,崎岖且灰暗,导航仪毫无反应半天又突然报警的时候我们的车已然突兀的飞出了悬崖撞入了一片沉凝的黑暗中……

    河,隐约间黑暗中最后看见的是飞车下的一条河,像是出自地泉,阴山附近有河?水还是黄色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想到自己的身世,十三不由低低的叹了口气,酒驾骇人啊!

    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然报废荒弃在草丛中似乎过来几百年的模样锈迹斑斑残破不抗,就是他和易阳的手表也早停住毫无显示且身上的衣服都朽坏了去,在车壳子里呆了半天两人立刻互相煽了几个大耳刮子。

    疼!

    不幸中的万幸,除去那些死物两人身体却是毫无大碍,互相看了几眼,两人似乎都还挺嗨的,那轻飘飘的爽劲头还没过,连嘴里的酒气都还没散尽,就像是掉下来不久一样。

    这啤酒,不会被下药了吧!

    日头正盛,环顾四周,不像阴山!而且此地不是山谷,而是在山头之上的一块荒草丛中!茫茫然的群山绵延开去到了天的尽头,大山之上百十米高的巨树随处可见,多是些没见过的品种,这车祸也太不科学了。

    还在猛甩头以为摔脑残出现幻觉的时候,天色突然暗下去了。

    金星凌日!又开始了!投下一片阴影在两人所处的山岭。

    靠!跑!两人揪了几张巨大的树叶围着往阴影笼不到的地方逃。

    惊为天人,当他们在荒山野岭疯跑裸奔的时候天空正是日食最甚,两个老头子竟然在天上的那片日影中打架,一人幻化龙虎飞天遁地,一人笔走龙蛇袖袍虚空点画符文法诀浮空乱舞。

    神仙!

    狗屁的神仙!

    怎么都觉得那幻化龙虎的老头更厉害一点啊,龙吟虎啸一时发,十三和易阳就被吼得手脚乱颤口吐白沫只会横着蹬腿了,没劲跑了,两人背靠着瘫坐在地上,死死盯着天上,漫天神佛残影连闪天雷滚滚,接着便再也看不真切了,眼目所及的山峰一座座的炸裂开去,两人所在的山丘还算好运,恰恰笼在日食的阴影里未受波及,一阵之后,日食将尽,接着时间似乎停顿了那么一下,炫目的金光一闪,两个老头从天上掉下来了。

    轰,轰!

    生生砸平了两个山头,席卷的狂风席地横扫,一下将十三和易阳卷翻了十来米。

    好一阵,死一样的安静!

    日食终于结束,十三和易阳一人一边已然横在荒草丛中,日头正晃眼耳洞正轰鸣,两个阴影突然的就挡住了光,是那两个老怪物!

    被喷了一脸的酒水还是口水啥的,两小子突然浑身舒坦精力恢复了过来,倒也不害怕,眼睛咕噜噜的打量起两个老头来。

    看着十三和易阳,两老头先是惊诧,而后都露出了些莫名高深的笑意。

    仙风道骨,龙虎幻化的老头着一青色道袍,身背一口古剑,长发飘飘,玄衣如铁,眼神深邃中带着一丝不羁,就看那小胡子,也端的是一枚老帅哥,就那淡淡一笑,立时让两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

    再看另一人,两眼无神,像患了白内障,还是晚期,衣服破烂,胡子拉碴的披头散发就不说了,两只衣袖风里轻飘飘的摇荡着,还是残疾人!脸上有道疤,人长得本来就丑,面无表情,这一咧嘴立时比哭还难看,寒碜得紧。

    老树开花,吓人!

    “野道人,因缘际会,冥冥之中一切果皆有定数!哎,天意,天意啊!”

    老帅哥撸着胡须感叹一声,叹息摇头。

    “天机难测!”

    丑八怪吐出四个字低低叹了口气,那惨淡的愁容看着都纠结。

    看着两个老怪物在打哑谜,十三和易阳对望一眼,心中暗自鄙视,要不要这么装逼!这么吊你X知道么!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咻咻……

    刺耳的尖啼打破了沉寂,天空飞过一只怪鸟,三只头,抓着一条七八米长的大蛇,接着,飞过一群,正撕扯哄抢着,一条百来米长的猩红舌头不知从哪个山旮旯里射出来一下将那大鸟扯了几只去……

    这架势,吃人都不带吐骨头,这是神马世道,这是神马地方太危险了!

    突然记起自己的处境,这救命稻草跑了的话两孩纸还怎么活!对望一眼,十三和易阳立刻扑上去抱着那幻化龙虎的老头子大腿死死不放了。

    “英雄啊!收我们为徒吧,师傅啊,救救徒儿吧!”

    ……

    对了,他叫龙虎道人,龙虎山首座,一点眼光也没有,因为他一摸根骨而后只带着易阳幻成条长龙飞天去了,十三却被撇了下来,眼巴巴看着反抗的易阳眨眼之间被带上九天,终于再也看不到,十三只好将目光转向了剩下的老头,这不厚道的竟然不鸟十三直接走远了。

    “老神仙,等等我啊!”

    ……

    “老板,来一壶上等的女儿红!”

    有点狗血的名字,以前在那个世界听过N遍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美酒,现在尝来不过是比酒精兑水强一点点罢了,曾经那么二,什么事情没干过啊,现在是报应来的时候了。

    时候正是上午,十三伸展了几下筋骨踱着步慢慢晃悠到一家客店坐了下来,现今世道不知是什么鸟时候,和老家历史半点扯不上关系,满世界冷兵器的古武时代,天下兵荒马乱听说还在打仗,那些荒山野岭更是妖孽横行鬼魅当道,据说连皇宫里也是乌烟瘴气的,不过这些和十三倒是没有多少关系,他也懒得去操心,半年前被死鬼师傅赶下山后他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师傅下山时就给了他一只笔,一面破铜环境,外加身上披着的那套三成新的青皮法袍。

    小气!

    撇撇嘴,十三不由想到了茅山,那山上就一座破道观和满地废墟及一片片望不到边的野草,野草里还有许多骨骸,夜里阴森恐怖的景象就是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冷的渗人,茅山就俩活人,以前是十三和师傅,现在就只有师傅一人了!师傅双臂断却终日少言寡语,整日整日喝酒,半年前赶十三下山时他难得清醒了回,却是告诉自己不用再回去了,并且给了十三三道可遁行千万里的神行符。

    下山后,十三立时迷路却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于是用过一道符咒立刻被送到了处全然陌生的境地。

    踩狗屎了,悲摧的遇到了妖物,有杀气,没看清啥东西,于是再用一道,到了一个湖心小岛,岛上一条好大的蛇,都长角了,差点没出来,只好再用一道。

    于是败家的,三道符咒用完了,还好到了如今这个落脚的小镇。

    哎!

    神行符乃道门逃生保命居家旅行必备的不二宝贝,可惜十三真的就二了,现在才知道那破木片几千银子都买不到啊!

    这里是巫山峡下的一个小镇,地处南疆边陲,似乎颇有些年代了,镇子紧挨着巫江,除了些清冷的客店和三两条破败的老街及街上偶尔可见的做各色营生的摊子,并无多少有特色的东西,最近天气阴湿,那些苗人倒是没见过来换东西了,十三一直对他们的蛊毒之术好奇得紧,可惜一直没机会得见。

    “老板,再来三斤牛肉!”

    “好叻,一会就好,十三爷,最近又捉了什么新鲜玩意?”

    “没甚,几天没开张了,现今的生意不好做了,你们镇子就那么大一点哪有那么多鬼鬼怪怪可捉,对了,听说最近山里又不安定,是真的不?”

    “可不哩,听说前两日里下暴雨,那山涧里淌出来的水都是红色的,像血一样,怪吓人的,咦,十三爷你先前不是去过那里麽,那山里到底有什么啊。”

    “一头畜生,没事,随它闹腾,反正它出不来,那山洞也被我封了,这久我忙得很,得空我去一趟就把他收拾咯!”

    “额,择日不如撞日,我看您这两日就挺闲的嘛!”

    “呵呵……”

    ……

    酒足饭饱,十三同往日一样挪了把靠椅揣着包瓜子往青石街口那老树下去了,他在那里罢了个摊。

    算命看病,卖草药。

    这平日偶尔到四下附近的村镇去客串一下红白喜事的营生,日子倒也还勉强滋润,深山大泽他自然是不敢去的,那点微末道行也就对付些个冤鬼僵尸还凑合,遇上厉害的咚咚估计三下都招架不住,妖魔鬼怪一大堆!

    “不做死,就不会死!”

    这是师傅下山前给他唯一的忠告,半年前被一个妖怪验证了,丢了半条命,十三一直在养伤,那次若非一个苗家少女采药时在山里发现了他,估计十三就要舍身殉道了。

    草药是女孩的,疗效很好,她每个月来镇里一次,带些山里的药材来换些柴米油盐,顺带的也给十三看看伤,女孩是个机灵的孩子,笑起来像一轮弯弯的月牙,可惜无法开口说话,最近却是不见再来了。

    心中微微有些惋惜,有些烦乱,十三叹息的摇摇头,想起那少女背着自己在山里艰难行走的光景,又立刻咚咚地敲了几下自己的头。

    “罢了罢了,总有一日我会再去寻你,想法治好你那怪病!现在我真的得走了!”

    半年差不多也存了些银钱盘缠,伤也好了疤也掉了,十三决定去找易阳,他打听过龙虎山在数万里外的东南边,那可是道教祖庭——名声十分响亮,而十三这个立足的镇子却是在南疆边境不远了,难怪山野中总有些厉害的山精鬼怪,至于茅山,没人听说过,哎,师出无名啊!~

    今日里倒是有太阳,是个出门的好日子,将余下的草药收好连同一些银钱存在借居了半年多的陈老倌家,十三再三拜谢而后辞别了。

    那苗女陈老倌本也是熟识的,自会相托。

    东西也没甚收拾的,一个葫芦一只符笔一面铜镜随身带着,时日尚早,十三到了渡口寻了船家的鱼竿在水边钓了几尾鱼磨些时间。

    到了下午的时候,镇子里聚齐了些四村八寨的人,十三知道但凡过得几月总有些商贾小贩要到外边三百里外的乌江镇去采购和贩卖山茶野货,便和他们一起上路罢了。

    梅雨时节,走的是水路。

    因为这里靠近乌江的支流水道路,两岸山高树茂,行得一阵却是要绕一个大大的水湾才可以进入那支流之中,离晚饭时候尚早,十三扯了床破席子横在船尾的货物堆上小憩片刻,船家自然是认得这镇上赫赫有名的捉鬼十三大师的,待得饭熟自是会给他送份过去。

    夜色微黑。

    待得船坞进入乌江时一处岸边密林中却是有个书生打了灯笼远远在那招手。

    “船家,船家,且载我一程罢……”

    声音细腻温婉,那书生神色焦虑,手中灯笼映照在白皙的脸上一片惨白倒是将众人吓了一跳,打了个哈欠,十三摆摆手侧身继续自己的春秋大梦,船家得了十三指点,自然知道那书生不是鬼魅,能收点船钱自然是好的,于是将船荡了过去。

    乱世啊!

    奸臣当道,作为贬谪的好去处,这些南疆边境倒是有不少败落的书香世家门第士族,虽然败落了但每届的科考总有那么些以天下为己任的有志好青年前仆后继砸锅卖铁的奔赴京都,京华城似乎离这里快万里之遥了,一路匪徒横行,山野之地更是凶险,便是到得京城十有八九也是连考场都进去不得的。

    悲哀啊,本来十三也是自认满腹骚包打算去京城弄一个状元郎当当考一个金榜题名啥的,好歹也能吟诗作乐是不,可惜这世道文人雅士是最穷酸无用的,且文笔不好的人连初试的资格都没有,十三写的毛笔字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于是便也绝了念想了。

    御剑当空,降妖除魔,以无上大道成就万世威名,长生不老!

    这才是作为一个有志道士该有的终极目标,据说道法功力强悍是可以长生不老羽化登仙的,这世上就有道祖的传说,不过在这之前,十三得先找个地方落脚。

    温饱都还没解决啊,成仙稍后再议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