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月考来临

    更新时间:2017-11-15 22:15:53本章字数:2555字

    月考如期而至,整个班级即使再在松散的状态,可撞见考试也不得不警惕起来,他们看懂了老王蓄谋已久的笑容,诡异的让人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考试课程安排表被贴在了黑板的右侧,可具体哪个考场考大家还浑然不觉。

    “张美丽,下午去趟我办公室把考场安排表拿过来跟这个贴在一起。”老王手指了指黑板右侧的表,示意班长。

    可他的发言显然还没有结束,“你们最好给我用心的考试,这可是高二第一场考试,不要想着在考试的时候做小动作,被我发现谁要是敢这么做,到时候给我背书包滚回家。”言辞激烈的总让人想反驳的冲动,可仔细斟酌这些话,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

    所以他一走,班级顿时活跃起来,当然只是局部活跃,有一小部分跑去抄考试安排了,大多数人还是埋头看书,企图在明天的考试到来之际临时抱下佛脚,每个人也都抱着侥幸的心思,好像考试前看的那些内容都会考到似的,其实不然。

    罗茜是从张晓燕那里知晓了考试的安排表,而程杨和季子祥是从罗茜这里摘抄过去的,他们用手戳了戳罗茜的后背,“借我抄下。”

    罗茜将还没有收起来的纸顺势给递到身后,还不忘加一句,“这是刚从张晓燕那里抄的。”

    两个人都没有理会,就奋笔疾驰起来,那字写得可真是龙飞凤舞呀,男生果然跟女生不同,他们大大咧咧的丝毫不在乎细节。她从张晓燕那里一字不差的将表复制下来,可男生都是简单的用一个字来表示,“数学”就是“数”,“英语”就是“E”,这得有多省,好像多写一个字就会浪费很多的墨汁,多出很多力似的。

    “你们确定写得能看懂么?”罗茜眼巴巴的望着一尺距离的字。

    “当然,看不懂么?”季子祥将平躺着的本子拿起,竖在眼前看了几眼,“我能认得就行了。”

    “歇吧,就你那字,也就你自己能看懂,”程杨瞅见季子祥抄完了,将原本放在他们两中间的罗茜抄的表一把抽到自己面前,盖在本子上。

    刷刷刷的几笔,程杨也完成了自己的大作,罗茜心想你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接过程杨递过来的纸,转身回座,将单薄的纸页折好,直接放在了书包前面的小口袋里,这样不容易丢。从很久以前她就一直这样,初中时还用文具盒会把抄好的表发在文具盒里,到了高中,每天书包里就只有两支笔,一直红笔一直黑笔,外加大把的黑笔芯,也就丢弃了早就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的文具盒了,便习惯性的将纸笔放在书包外的小口袋里。

    第二天早上考的是语文,考试结束的时候,除了那几句背了一遍又一遍的诗词,别的题目完全不知道自己做的对或不对,反正答题的时候总有那么点意思,作文依然跟流水账似的,把格子填满就万事大吉,至于批阅老师是不是喜欢自己的文风,也得碰运气吧。

    罗茜所在的考场就只有两个跟自己同班,也只有在考试的时候,她才会觉得原来高二有

    这么多的人,多到一个考场就一个两个同班的,就连高一同学都没有见到,学校这么小,连几个熟人都看不到,有点失落,又好像与自己无关,那些曾经认识的人就算见到又能怎样呢?

    她很幸运的一场数学下来,除了大题及单选最后一题有些不确定,别的似乎没有什么压力,可依然在结束后,会听到来自别班同学在交流这道题不会,那道题不确定。罗茜收拾好书包,踏出考场,前面的同学A叹息“数学好难呀,倒数第二个选择你选的什么呀?”

    “B”她身旁的同伴B回答。

    “啊,我选A的,我肯定又错了,”女生A担心的说道,而女生B赶忙露笑脸安慰道,“我也是瞎猜的,也是不确定。”

    罗茜听着这样的对话,就差没有笑出声来了,这样的你一句我一句在学生时代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好像谁都经历过这样的对话,在模棱两可之际,在面对各种大考小考之中,可你总会发现说这些话的人,都是很在乎分数的人,想到这儿,罗茜就觉得大伙都是同病相怜,渴望着高分却总是离刻苦差那么几分。

    没走几步恰好碰到了从隔壁班走出来的张梓熙,从她一脸忧愁的样子就能看出考的很吃力,也难怪,罗茜清楚张梓熙高一时候的成绩,对张梓熙和林玲来说,数学都是她们最深恶痛绝的一门课程,好像怎么学都学不会,即使那题是老师说了一遍又一遍的送分题。

    她转移话题,“梓熙,要不要去吃完饭。”本来考试期间不需要上晚自习的,但是他们班被老王强制要求上,数学考完后还早,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吃饭。

    “恩,我数学又考砸了。”果不其然,张梓熙还是被这该死的数学给影响到了,安慰人实在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安慰的不好可能会使对方的情绪更加的低落,可糟糕的是罗茜并不是一个很能安慰别人的人,如果对方是张晓燕,她会自嘲,你看我考的更加糟糕呢,可对方是张梓熙,从来都没有在成绩上有突破的朋友。

    她想她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了,挽着她的胳膊,“先去吃饭吧,别想了,反正又不是高考,想着明天要考的几门吧。”

    张梓熙抬头看她,露出笑容,可罗茜清楚那分明是努力克制住悲伤后的强颜欢笑,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真是该死,安慰人果然还是不行。

    那一晚自习班级格外的安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默契十足的在埋头啃书。

    老王一晚上都没有来视察,可能他在暗中查看大伙的时候并没有人意识到,用父母的话来说就是好像在某一刻,所以的人就好像开窍了一样,顿悟了,觉醒了,知道学习的重要性,考试的紧张感。

    熟透了的英语单词背了一遍又一遍,语法知识看了一次又一次,阅读理解写了一篇又一篇,好像只有通过这样多的练习就可以在考试的时候遇见原题。前一晚看的历史知识好像一定要考,可是在考的时候又痛苦不堪的哀怨,“我成功的和考点错过了。”

    人生有多少个错过让你后悔莫及,可是你又没法预测到未来某一个遇到相同的事物,如果能预测,那我们还需要担心高考么?谁都可以上北大清华咯?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我们广泛猎取知识,企图在最后那场考试时能够撞见原题,可与其猜测不如在时间还算充裕的情况下脚踏实地按部就班的扎好基础,这样才能够坦然自信的面对那场重要的考试。

    可老王总说,“你们不要以为还有多少时间,两年很快就会过去的,时间不多了,你们还有那么多的新知识要学,哪有时间去玩,想玩可以,那就等到两年后,等上了大学就快活了,没人管,那时候才自由。”

    我们就这样从小到大被骗了一次又一次,也在这样的蛊惑下,坚持了一天又一天,考试的意义有多大?

    它很大,大到完全可以影响到你未来的十几年光阴。

    它很小,小到你今后的数十载跟你考试中的内容毫无关联。

    在当下,我们无从选择,只要努力学习,等到我们优秀到有足够的资本可以选择的时候,那时就选择拒绝考试也无妨。考试真是恶心,恶心到学生时代的每一个我们都想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