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一旦习惯上就会喜欢上

    更新时间:2017-11-25 07:45:27本章字数:3008字

    “梓熙,等等我。”日常晚自习第一节课,罗茜基本上都会复习白天上的数学,并且会在做完老师布置的题目后而抽出自己买的练习册,加以巩固。高一一年的经验告诉她只有反复不停地练习才能够对尚不熟悉的一系列公式很好的运用,熟能生巧不是没有道理的。

    刘老师讲话就跟机关枪似的,“刘炮炮”的外号不胫而走,还没有充分适应他讲题速度的罗茜等人总喜欢在晚自习的时候将不明白的题目整理好下课后去理科办公室找“马哥”。

    途径同层的办公室,远远瞅见刘炮炮的办公桌围着一群学生,一个个手里拿着习题,梓熙吐槽了两句,“老天,刘老师说话那么快,他们还去问他题目,真牛。”

    罗茜赞许的点点头,没有再同意不过了,课堂上时常上演着这样一幕,老师噼里啪啦的练完了题目,台下的学生一脸懵的装态,然后老师再来个一句,“你们可懂了。”

    无人应答,他做出一个无奈的拍脑袋状,“哎,那我再讲一遍,你们都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

    所以他一节课可以讲很多题,起初讲题的时候他觉得简单的都会简单带过,只有讲到难题时才会反复的问反复的讲,到后来发现这样的教学针对台下众人没啥作用,便会稍微放慢点语速,可对大多数的人来说还是有些跟不上。

    她们两上了二楼,有些期待着见到老师,没想到“马哥”的课间生活也不好过,问题目的学生大有人在,罗茜她们一眼就瞅见有几个高一的同班同学,其中高远见到她俩,奇怪的问,“你们不是在文科班么,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嘿嘿,来问数学题。”梓熙指着手中的课本回答。

    “很难吗?”高远一脸蔑视的凑近,很自觉地拿起了梓熙手中的练习册,望了两眼,各种欠揍的表情“要不要我教你?”

    “你讲解的能有老师好么?”梓熙自知数学不好,那些在她眼中很难的数学题在理科生的同学面前不值得一提,但她依然顽强的反击着。

    “高远,有什么题快问。”马哥瞅见他们三在这瞎扯,果断插话。于是高远同学主动退出办公室,将剩下的时间交给这些偶尔来理科楼的文科生们。

    大家心照不宣,彼此清楚老同学的舍我精神吶。马哥的悉心教导那都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记忆,挥之不去,即使不再是他们的老师,面对昔日的学生,纵使再忙再累也会抽空帮助,第二节自习铃声早已打响,直到给罗茜讲解完最后一道题,马哥才放下手中的笔,拿起桌子左侧的水杯,喝上一口。

    “老师,你都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数学老师讲话实在是太快了,我本来数学就不好,现在经常听不懂,”梓熙习惯性的将马哥当做朋友见到后一阵诉苦。“就连罗茜有时候也是觉得他说话快。”

    她字句都显真切,无不表达着对马哥的念想,她们就这样聚精会神的又听了一番教导,忽然间一股愧疚感袭上心头。她们明显感觉到后来老师口干舌燥,声音略微有些沙哑,感谢中更多的是感动,“张梓熙,数学认真学会学好的。”临走前还不忘给学生鼓舞。

    自习时的教学楼安静的有些恐怖,何况是晚上呢,抬头望见暗蓝色的天空上明月当空照,屈指可数的星星闪烁,晚风拂过,从九月到十月,天变的有些凉,“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去老师问题目了。”罗茜他们再次从理科楼回去的路上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张梓熙理解的说道。

    还未入冬,那是她们最后一次问马哥题目,每一次晚自习去理科楼的时候,看着昔日恩师忙碌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太不应该了,文科数学题相对来说比理科简单,可如果经常的打扰到老师,迫使他不得不在理科与文科之间来回转换,总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他是她们的老师,却不是她们几个人的老师。

    不能任性的总适应着过去,过去不再,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新的老师,是接下来两年要共同学习的老师,该改变的是她们。

    那晚天气不太冷,纠结了好久的题目愣是没有想明白,见同桌埋头苦学,罗茜还是选择不去打扰,后桌难得的趴在桌子上休息,她安静的从桌子的一侧走出去,这么多天,她第一次去就近的办公室找刘老师。

    总是觉得他不是一个自己轻松适应的老师,所以初次问问题时心里有些忐忑又有些紧张,在办公室门前徘徊了许久,不巧遇见老王,“大罗茜,干嘛站在外面,不是有问题么?”老王的眼睛可真尖,明明那么小却还是击中了她怀中的练习册。

    “哦,是的。”她匆忙回了一声,先于老王进了办公室。

    刘老师掐了本点在手中的香烟,挪动了下座椅,罗茜主动上前指了指她不解的地方。

    在刘老师悉心指着几个重要的点后,她不住的点点头,很认真的跟着刘老师的讲解一步步的找到答案,恍然大悟后到了声谢就离开了办公室,那时候自习课已经开始了十多分钟了,走廊格外安静,挤满了人的教室里明亮的灯光透过窗户与门将外面照的透亮,月光不及灯光亮,原来有些事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糟,就如这个你不曾深入了解的老师,真的明白后,就会主动的习惯上他的教学方法。

    她们曾经不以为然的刘炮炮后来成了她们敬佩的对象,一点即通就是他的神奇所在,再难的题好像经过他的步步讲解就变的不再疑难,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开始习惯上一个老师的教学方法,于她们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回到班上,刘晓燕主动将身体往前挪了挪,方便罗茜进去里边。刚坐下,刘晓燕就问,“刚刚去厕所的时候,看到你在办公室,不去找你们原来的老师了?”

    “不找了,理科班太远了,课间太短了。”罗茜看似潇洒的说道。

    “也是,我也觉得,那你现在算适应了?”罗茜睁大眼睛,就像是自己不得了的秘密被发现了般惊讶。

    “你怎么知道?”

    “都写在你脸上呀。”刘晓燕很自然的说道,罗茜笑了,大概是释怀了,感觉到异常的轻松,不过她可真的佩服刘晓燕,自己在她面前忽然间就成了个透明人,喜怒哀乐被看的清清楚楚。

    她羞红了脸低着头,将头埋在书里,后背又被中性笔背面轻轻的触碰着,她随即转身,“什么事儿?”

    “有什么好事分享一下呀。”后桌季子祥他们看着空落落的前桌没人,猜测这个平日里开朗的女生大概又是去找她口中帅气人善的老师去了,可看到她回到座位后和刘晓燕你问我答似的交流,特别好奇,总觉得她脸上洋溢的兴奋感到很诡异,旁边的程杨同样一脸好奇状,两人的脸上清楚的写着“八卦”两个字。

    罗茜仔细地瞅着后桌们,深深叹了口气,笑嘻嘻的说道,“问刘老师数学题算好事吗?”她说着实话,又心知肚明他们会无语。

    “这算什么?”果不其然,程杨惊叹,各种不解,眼光还锁定在罗茜身上,此刻罗茜刚巧与坐在季子祥身后的梓熙对上眼,相互使了个眼色,梓熙再明白不过,程杨顺着目光转头来回的瞅着梓熙和罗茜,发出,“你们俩有奸情?”

    猝不及防的被梓熙用书给狠狠的敲打了下,如若此刻罗茜嘴里刚好有一口水,指不定那口水是会喷到季子祥身上还是程杨身上。

    声音响彻全班,大伙齐刷刷的目光转向那里,这种情况没人解释,也解释不通,几人匆忙瞥了对方几眼,回归书本。

    安静的晚自习一如往常一般安静,可她们都知道踏出第一步的那一刻永远都是很重要的瞬间,这晚对罗茜来说是不同意义的存在。

    昔日善解人意的班主任,今日第一次见到她去问题目的数学老师,从她进办公室内开始,没做思考就将香烟掐断的一秒钟,她还有什么理由去抱怨,去不适应呢?

    而当自己真的开始学着了解一个人后,你会发现很多袒露在众人面前的身影不一定就是那个人的全部,课堂上以为的那个说话跟放炮似的老师,私底下是个会再三询问你有没有听到的耐心的人,在面对学生时,也会放弃他钟爱的香烟而投身于悉心讲解中。

    好像学会了理解与包容,天气渐渐变凉,不用再在理科楼与文科楼间穿梭,走廊上依旧通亮,月色很美,却抵不过从教室里探出来白炽灯的温柔,高二的学习生活忙碌中带着感动,习惯中带着喜欢,一旦适应了,就不再觉得有什么问题,从此马哥成了过去,新老师进了她的心里,不是遗忘,是永恒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