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女生是天生的八卦王

    更新时间:2017-11-25 19:28:10本章字数:3288字

    平凡的课间生活,少了刚开学期间的打闹声,多了趴在座位上睡觉的人。李梦莹是个个头不矮,却脸蛋可爱的女生,见到她你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黄种人,不白的她看起来很舒服的感觉。

    窗外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大家的万千祈祷之下,老天终于开了眼,很明事理的在跑操期间下了雨。阴雨天气给人的感觉就很不好,不像冬天大伙都挤在班级里还可以取暖,可湿漉漉的雨天好像也会浇在人的心上,原本的热情的劲头都会被这阵下不进心里的雨给浇灭。罗茜偶尔像今天这样下了课踏踏实实的坐在发呆,就这样盯着桌前的笔一盯就是好长时间,如果不是有人叫她的话,大概也会发呆到上课。

    “大罗茜,”抬头一望,眼前的人是李梦莹。

    她惊讶的盯着她,对方开门见山的将手中的习题拿到桌子上,指着被她画的乱七八糟的题目问道,“这个题你能帮我看下么,那个刘老师那边人太多了,”罗茜在班上是个公认的热心的且少有的数学好的女生,所以偶尔有同学会害怕由于自己问的题目太简单而被数学老师损就直接来问她,要不然就是数学老师太受欢迎,一下课办公桌前总会围满了人而作罢。

    罗茜理解的接过习题册,看了一会有了思路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跟对方讲起来。事实上每次讲完一个题目,自己是很有成就感的,这种感觉就是在尽其所能帮助别人,可能别人不解,这种快感时常让她有种满足感。

    “你真是太棒了,太好了。”李梦莹“觉悟”后的开心,溢于言表,就差手舞足蹈了。她表达感谢的方式很直接,会一把抱住对方,然后亲昵的说谢谢。罗茜虽然有点招架不住,总觉得有点太夸张了,自己做的无非只是一件小事,应该还不至于对方如此感谢,不过内心的开心是必然的。

    李梦莹回到位子上后,在书包里拿出一颗巧克力,让别人递给她,她看到后连连拒绝,却还是没有抵得住对方的好心,说了句谢谢。

    望着这颗榛子巧克力,她开心的像个孩子,为表感谢,她朝李梦莹招了招手,撕开包住巧克力的袋子一口塞进嘴里,示意她自己有接受她的感谢,并且也一个劲嘴里嘀咕着谢谢。

    张蓉时常会坐在季子祥的位子上,方便自己和梓熙说话,刚刚的一幕刚巧被她看见,她神秘的拍了拍罗茜的肩膀说道,“你知道刚刚那个巧克力是谁送给李梦莹的么?”

    “额,谁?”已经融化在嘴里的巧克力停止蠕动,罗茜睁大眼好奇的问。

    “罗克明。”张蓉用手遮住嘴凑在罗茜耳边小声的说,可声音还是没能逃脱梓熙的耳朵,罗茜还没有说话,梓熙就一张八卦脸,将板凳拉到前面,三个人围着季子祥的桌子。

    梓熙这听力也真是没谁了,后来大伙调侃,“你听力那么好,英语听力为啥都不怎么样呢?”

    哪知一直坚持自我的梓熙一脸傲娇的说到,“英语差是我的错咯,我的听力跟你们用的地方不一样,嘿嘿,专门用来听八卦趣事了。”

    “所以李梦莹和罗克明还是有故事的咯?”罗茜顺着梓熙的话问道,三人同步的表情堪比最强八卦脸。

    张蓉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很明显她是知道故事的人,“都这么久的事情你们竟然不知道?”

    她鄙夷的表情真的很欠揍,梓熙听八卦的心可要比做数学题上心多了,“都是些什么事呀,快点说。”

    “你们真的不知道李梦莹和罗克明在谈恋爱吗?”好像大家都必须要知道这件事似的,张蓉反复的问。

    “啊,不知道呀,什么,咱班的第一名和第九名,谈恋爱?”梓熙大叫,声音仅仅只在他们小范围传播,本来专心看书的程杨抬头撇了一眼身旁,表情大概是在说,女生就知道大惊小怪的。估计为啥大惊小怪,他也不清楚。

    “你小声点。”张蓉拉了拉梓熙,食指在嘴角前做出“嘘”状。

    “不是呀,你说第一名和第九名能谈恋爱?说咱班倒数第一和第九我还相信,可是好学生会谈恋爱吗?”那时候每个人都会觉得谈恋爱都是差生干的事,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是不会早恋的,更何况现在还是高二,多么重要的时期呀,再看看咱们班,基本上都是男生跟男生坐在一起,女生跟女生坐在一起,就是为了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呀。

    “哎,瞧你这话说的,单纯,还是太大单纯,我以前上初中的时候,年级数一数二的好多都成双成对的,”张蓉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以前的学校没有哎,一旦被发现就会被逐令回家,要不然就叫家长,坚决将这种早恋现象杜绝在摇篮中,”张梓熙边回忆边说,罗茜在一旁附和,再同意不过的样子了。嘴里的巧克力融化至尽,干干的,转身拿起桌角的水杯灌了一口下去。

    “那可能是有,只不过你不知道呢!”张蓉坚持着。

    “可是再怎么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你想老王那么厉害,要是被知道了,他们还能在一起么”梓熙表现的尤为担心,论一个优秀的八卦者的职业修养,就是在听着八卦时,还能想着当事人在未来会发生些什么由不可抗力等因素而带来的一系列结果。

    “谁知道呀,反正他们父母肯定也不知道,老王当然不知道,谁还不知道老王的脾气呀,被知道就死定了。”张蓉刚说完这句话,季子祥就来轰赶了。“都上课了,还不快走。”

    三人惊觉八卦到都没有意识到预备铃都已经响了,像个落荒而逃的老鼠各回各位。

    “你们这些女生呀!”程杨故意拖长音,三人目光齐聚,心里都猜刚刚说的话程杨肯定都听到了,还故意在那儿装作认真学习的样子,实在是太变态了,想想身上鸡皮疙瘩都能起来。

    “我说错过什么了么?”季子祥边回位子上边问。

    “那场面,可真是相当的精彩啊。”说就说吧,还故意做出很夸张的样子,程杨同学,你难道不知道男生八卦的时候,比女生还有一言难尽吗?她们是明着讨论,他们时暗中观察,指不定在女生们欢笑的时候,男生们正偷笑讽刺呢。

    “要不,也跟我说说?”梓熙和张蓉早已回到位子上,罗茜还转身对着后桌,针对季子祥的好奇,她挑眉追问,“你确定要听?都是很八卦的事儿哎。”

    “没人告诉你我最喜欢听八卦了么,”老天,季子祥是这样的男生么?果真是熟悉了之后聊啥都好像没下限。

    罗茜邪恶的笑笑,“没,有。”

    说完就转头坐正,于是拉着刘晓燕来告诉她这个惊天大消息。

    在刘晓燕的脸上又一次看到了惊奇,这跟刚刚梓熙的表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女生在某些方面都是有共性的,你以为的那些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好学生也有着对同学们的好奇之心,当说到了比较好玩的事儿,也会情不自禁的袒露出惊叹或感兴趣的表情。

    所以接下来的半节政治课她们俩破天荒的聊八卦,谈人生,在政治这么个本该严肃的地方肆无忌惮的谈天说地。老实说罗茜还有点小激动,如若对方是别人,可能还觉得正常点,但同她上课说小话的是刘晓燕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谁说好学生只会学习,碰见了八卦的好学生依然止不住好奇心的驱使而做出些让你大跌眼镜的事情,刘晓燕是个特别的存在,一个用努力来考高分并不让别人嫉妒的女生,世界上有那么多女生,而刚巧这个女生就坐在你的身边,同你在课堂上消遣时光。

    这节课的结果是刚下课,程杨就戳着她的后背说,“你们俩上课讲话都没有发现老师一直盯着你俩看么?”表情严肃的跟往日的程杨有所不同。

    “啊,不会吧,”罗茜脱口而出的惊讶。

    再看刘晓燕,本来平静的脸上瞬间变得通红,罗茜大概猜到了她此刻心里肯定非常的懊悔,这个不折不扣的好学生那么在意自己在老师心中的印象,自然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呀,她没有继续听,默默转过头。

    罗茜倒不是因为自己被发现上课说话而难过,她在意的是因为自己而给别人带来麻烦,这才比较糟糕,内心更多的不是害怕,是愧疚。

    “别听他瞎说,他就在诈你们俩呢!”季子祥看不下去,就过来安慰,手掌盖在脑袋上的抚慰,好像第一次起了真正的作用,而程杨打趣季子祥,“你干嘛这么早说破呀,本来还想好好的吓吓她们俩的。”

    “谁信呐,就政治老师上课一心埋书里的节奏,你确定他能注意的到下面有人在讲话?”罗茜的表情瞬间转换,好像前一秒还阴云密布,后一秒就晴空万里。

    她甩下一句,“大骗子。”就转头来安慰刘晓燕。

    “看吧,季子祥说老师根本就不知道,我想也是,政治老师眼睛高度近视,认清台下的谁是谁都难,怎么可能会在意?”她看似无心的话语实则眼睛仔细观察着刘晓燕的表情。

    迫切希望同桌与她自己一样,豁然开朗。

    “没事,不过我们以后上课还是认真听课吧。”刘晓燕抬头说,罗茜领悟的点点头,补充,“有什么话下课再说。”

    就这样达成了共识。

    万恶的源头无非就是谣言四散的八卦,女生天生的八卦心在任何人面前彰显无疑,学生生活的小乐趣总在那些有的没的之间悄然而起,又因为一些小事而瞬间熄灭,可正因为年少才好奇,因为八卦才证明他们正值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