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运动会前奏

    更新时间:2017-11-28 20:07:40本章字数:3036字

    多年以前奶茶刚开始流行在这座城市的时候,大多数的奶茶店不是叫水云间就叫水云阁,即使是在罗茜上高中时的学门口,也会有一间有一段岁月的水云阁。

    好像无论哪所奶茶店里面都会弥漫着浓郁的奶香味,茶与奶的气味融合的恰到好处,给人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罗茜很喜欢奶茶店里面的味道,却很少喝奶茶,而身边的同学们有那么一段时间将奶茶这东西奉为很时尚的饮品,每天一杯奶茶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直到电视上开始宣扬这种不健康的饮品其实是由各种奶精加糖精汇兑而成,制造商永远都不缺乏偷工减料的手段,只有有钱赚,无所谓良心会不会痛。

    即使是这样,可学校门口的奶茶店依然学生络绎不绝,高中三年,罗茜一次都没能成为这家奶茶店的顾客,这机率还是相当的低的。

    张蓉的家住在市区,每天要挤公交上下学,一旦市区开了家什么店,她总是会第一个知道,有那么一段时间,张蓉天天都会在上学的时候带一杯放了各种材料的果茶,透明的塑料杯里盛着很丰富的食材。

    “你天天买这个喝不腻吗?”罗茜好奇的问。

    “不是腻不腻的问题,是这家新开的店最近有活动,开业一个月买一送一,现在买划算,”张蓉的理由竟让人难以反驳,听起来完全没有问题。

    “那你很喜欢喝这个?”罗茜指着果茶,里面被水果分成了几个区域,好几种不同的颜色,脑袋里央视播放的新闻在脑海中回想,所谓的五颜六色都是色素,甜是因为放了好多糖,而水果,你又怎么知道这里面是多新鲜的水果呢?

    张蓉抽出吸管,用力的戳穿纸袋子,“要不要试试,味道还行,”说着将果茶推向罗茜。

    罗茜连连摇手,“不用的,谢谢,我只是很好奇你天天买这个,我还以为奶茶店就只有水云阁和水云间这两种店呢,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那么多店?”

    她很认真的解释着,张蓉哈哈笑了起来,“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学校门口的水云阁比较便宜,市内新开的店虽然买一送一,可是价格也很贵,估计我等到它不做活动了就舍弃它了,”张蓉摊出无奈手,继而说道,“再喝我就成穷光蛋了。”

    “听起来就很有钱的样子,”罗茜调侃,嘻哈闹一番就回座位了。下午第一节课是历史课,老王预备铃刚打就慢悠悠的挺着他的大肚腩,胳膊夹着本历史书就进来了,那场面跟30岁不到的年轻男老师形象也太不符合了,倒像是罗茜初中经历过的即将退休的地理老师。

    好像只有五六十年代的人才会比较喜欢这样拿书的,老王果然不仅看着老,就连心也那么老啊,直教人叹息,就连他带的这群学生都担心以后他到底能不能找到老婆。

    他讲课的套路很应试,基本上围绕着各个考点进行,历史老师不是应该喜欢在课堂上给大伙说一下动人的历史故事吗?可以将各个时期的历史生动的描绘出一幅幅可以让你想象的到的画面吗?或者可以上一节课就像是在听一期百家讲坛一样吗?

    罗茜高一的历史老师就是这么个存在,总习惯的在铃声响起的瞬间加一句“预知详情,我们下节再说。”而且每节课把我的节奏都刚刚好,所以很多人都喜欢上他的历史课,因为你总能在不经意间就被老师的情绪所带动,一不小心就成了他讲述的历史中的其中一个人物,跟随着历史的辐条亲身经历了一番番过去的场景。

    老王与慷慨激昂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他喜欢问问题,却总是在学生答不上来的时候做痛苦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可大学历史系的老王能对历史不了解吗?那是不可能的,好像是他没有别的老师有那样神奇的魔力,可以瞬间吸引到学生的注意力,全身心的听着他的讲述。

    有时候又会觉得班上的同学们怎么能这么心有灵犀,就连课堂上的笑点都出奇一致,老王不经意间洁白的双手翘起的兰花指,实在是能引人捧腹大笑。而老王自己还指着下面命令大伙上课专心点,却不曾想到学生的笑点全在他那有很有戏的小拇指上。

    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老王才开始宣告新的内容,“十一月是我们学校每年的秋季运动会,能跑的能跳的都主动的参加,不要让我点名,要报名的直接去找体育委员,张停过来把报名表拿去。”

    运动会确实是一件可以让大家放松的活动,但有这样一个只抓学习的班主任不用想,也知道说是集体活动,无非就是让学生随便报几个名应付一下学校的要求罢了。老王可真是一个思想及其古老的老师呀,说好的素质教育呢,到头来一个个还是成了应试教育制度下的傀儡。

    老王将一切与运动会有关的活动交给了体委张停,这可真是苦了他了,身为体委,他不得不带头做出模范,一个人就报了好几个项目,另外班上几个体育特长生自然也是逃不过这样的活动安排。

    罗茜本以后她人高力壮的后桌会毫不犹豫的参加,不多哪怕一个项目也成,结果并没有入愿。

    “还有同学愿意主动参加运动会的么?”张停在讲台上摇着报名表问道,眼神中满是期待,可摇了半天也没有见到有谁主动报名的。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的尴尬,最后还是自己收的场,“要是有谁想要报名的项目,就课下来跟我说。”说完就一溜烟的回到座位上去了。

    罗茜转过身,表达着心中的不解,“季子祥你不参加呀?”

    “我没啥特长。”他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我以为你长得这么高,感觉身体又很strong,会去参加个什么跑步呀,或者跳远调高,要不然就扔个什么铅球之类的哎。”她故作轻描淡写的说着,还用自己蹩脚的英语缓解说话的尴尬。

    “他确实是没啥特长,长跑搞不好还没有我牛呢。”程杨插进来各种讽刺,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这种朋友间的玩笑。

    “切,就你,小胳膊短腿的,开玩笑吧。”季子祥不甘示弱。

    “要不要比比,”程杨昂头傲娇脸扬起。

    “比,”,“你都支我上当吧。”男生转而一笑,然后给罗茜一个正儿八经的回复,“其实就是懒得参与这些活动,折腾人不说而且费时间。”

    这么说的话,罗茜才明白,往日自己见到的这些喜欢打闹的男生不是自以为的不爱学习,他们会在学习生活中分清主次,一切与学习无关的活动不参加也罢,这些是罗茜以前不知道的,总以为他们对成绩分数不以为然,看来是自己错了。

    可能是觉得他们是一群很棒的男生,所以希望这些男生在班级的各个大小活动中崭露头角,成为自己心中那些个崇拜的人,听到季子祥说这些话之后,她若有所思。

    就连自己问他们为什么不去参加运动会都不应该,谁都有自己追寻奋斗的目标,在成功的路上时常会遇到一些挫折或者畔脚石,你不一定非要参与其中,简简单单的只需要绕过那些麻烦事就可以少费一些经历,多用点心在更加重要的事情上。

    集体荣誉感是件很神圣的情怀,在高中这个你追我赶的学习时代,还能够保持这样一种心态的人其实不多,可刚好就有这种情怀的人大多数都是老师眼中的差学生,他们衷心于学习之外的各类活动,在竞技场合中寻求存在感,或许只有在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集在他们的身上。

    而每个班级都有这么些人群的存在,他们张扬跋扈,喜欢与老师对着干,上课讲话不守纪律,下课打闹惹得老师伤脑筋。一旦没有这么些人的存在,这个容纳着六七十人的教室就成了学习的空洞,一个个像机器一般不停的拿笔思考背书写字,反反复复做着同样的事,久而久之这里少了往日的欢乐,缺少一些生动的气息。

    运动会其实是最能够体现班级团结力的一项活动,每年的运动会也都会有老师参与其中,高一时候的班主任为了能起到表率作用,带头参加接力赛,可今年见老王的架势,他一定只可能是台下众多观众的一个,而且是那种仅可能在场地停留个几分钟的老师。

    张停可为班级这个运动会报名报伤透了脑筋,到放学除了那几个固定的体育特长生之外也没有别的同学主动参加,本想直接把表交给班主任,让他来搞定,但一想到老王用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宣布着一年一度的运动会的态度,就让他这个体委都觉得没有了信心,去找老王无非就是自撞枪口。

    一个人最多也只能报三个项目,总共就那几个体育生,可表上的项目还留白着一大堆呢,想到就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