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运动会来了

    更新时间:2017-12-02 21:14:33本章字数:3149字

    男生的身体果然都是一级棒,昨晚还哈欠连天的程杨和季子祥一大早就生龙活虎的,跟昨天晚自习上竟判若两人,罗茜惊叹他们的恢复能力,而他们却专心于放学后的训练。短暂的两个星期他们经历了些什么,罗茜不曾得知,就光从他们每晚第二节自习课回教室的那副模样让人觉得其中有故事。

    就在连续不断训练的一个星期后,由于英语老师要随堂考,时间选在晚自习第一节课,那些体育生一直都有这样的优待,晚自习第一节课允许不上,但是后来加入的季子祥与程杨有些犯难了。

    “考还是不考,这是个值得令人深思的问题。”程杨单手托腮自言自语。

    罗茜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接下来的举动,季子祥起初没说话,稍作片刻后就拍着程杨的肩膀说,“是不是兄弟?”

    “不废话么?”程杨一脸鄙视。

    “那就去训练。”

    季子祥的语气很坚定,根本就不像是开玩笑,程杨也没有再问,两人注视了几秒,索性准备起身离开。

    “喂,我说你们不是真的吧,英语测试又不是政治,政治老师还好应付,你们不在英语老师一眼就看出来了,指不定一下课就去找老王,想过后果么?”罗茜则显得有点担心,他们的英语老师是一个年级颇大的女教师,教书都有三十年的历史了,她最看不得有学生对待她的课不认真的,即便是一次小测验,也不允许。

    “管他呢,反正等到了那地步再说吧,”季子祥丢下这句话就搭着程杨的肩离开。

    而逃考的后果是两人被老王叫到了办公室,一顿训,罗茜借由上厕所之便偷偷的往办公室瞅了两眼,可距离太远,听不见他们的说话声,只依稀从老王那夸张的动作以及脸上丰富的表情大概猜到了他很生气。

    透过窗户,她只能看到季子祥和程杨的侧脸,不清楚当时的他们脸上是痛苦还是难堪,总是一定挺不好受的吧。

    他们一回来,罗茜就迫不及待的问,“老王怎么说,没怎么着你们吧?”

    “他也就是数落了一番,说我们不务正业,说什么应该把主要心思放在学习上,运动会不参加都没事,”季子祥瘫坐在凳子上,一脸不爽的样子。

    “哪有班主任这样的呀,这可是班级的活动哎,”罗茜震惊,知道老王对运动会不上心也不至于说的这么直白吧,当真他心里只念着学生学习其他的活动啥也不参加?

    心里直感到郁闷,这样的学生生活真的不快乐,只重视学习的班主任更是让人感到不悦,可她既不能也不敢当着老王的面说老师我觉得您这样是不对的,确实是程季逃考在先。内心纠结的程度就好像已经吃撑了的自己在面对美食时嘴里嘀咕着吃还是不吃?而程杨从摆着一落的书中抽出英语练习册,用力的拍在桌子上,“不就英语么,少考一次又不会怎样,老王这么说,我运动会不拿点成绩我都觉得丢人。”

    罗茜少有的看到后桌们这般义愤填膺,英雄两个人在脑袋里忽闪而来,刚刚的内心活动在那一刻消失不见,她笑着跟他们说,“程杨,你刚刚说完那话,我脑袋里闪现的第一个词就是英雄。”

    程季二人怔住,罗茜继续补充,“别不相信呀,我说真的,真的是英雄,咱班是个大集体,你看看这么多人可参加活动的却只有你们几个,说明你们是那绝大多数的少数呀,而且成绩还那么好。”

    “哈哈,有眼光。”程杨竖起大拇指点赞,季子祥继续熟练的单指转着英语书,罗茜在他们两被老王批评后,她对他们说的话完全没有安慰的意思,脱口而出的话都是她发自真心的感受,刚好听者是她言语中赞美的对象,两人喜形于色。

    运动会的那天天气格外的好,晴空万里阳光普照,早上起来依然是十一月天凉凉的气息,在人来人往的学校里开学以来第一次这么轻松的走在校园里。

    应学校要求,每个班级在班主任的带领下站在事先划分好的场地,校长同往年一样最先上来宣讲一番,台下的观众几乎没有人能够听的下去,一个个站在嘴却不停歇。如若讲话的群众刚巧被老师看见,也只会在他杀死人的眼神中领会其意,好像再说“再讲话回班级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样的开场白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还是塞着耳机嚼着口香糖的学生最常见,当然是在老师看不见的地方逍遥的沉浸在自己创造的世界中,外面的喧嚣与我何干,形式太多,参与其中自然觉得太累,所以你说我不听,你开我不参加,这大概就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吧,越长大这种班级的凝聚力好像就越低,想想小学时候开运动会的兴奋劲儿,罗茜的脑袋竟然蹦出了“物是人非”这几个字,连自己也觉得奇怪的笑了。

    校长一定是说完了话,所以台下掀起一阵鼓掌,前边的人传染着后边的人,左边的人传染着右边的人,你可能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别人都在鼓掌,你也就跟着鼓掌起来,至于原因,有人知道就行,自己知不知道好像也并没有那么重要。

    拥挤却远看阵容整齐的队伍,以班级为单位,一列列整齐的排列着。升旗手是谁,护旗手是谁都不重要,随着国歌的响起,五星红旗冉冉上升,从小听到大的国歌听的腻了,不觉得好听,却总在一次次的放起它的场合振奋人心,可能生在中国的每一个人骨子里都有种民族自豪感,所以再怎么任性,不羁,慵懒,都会在国歌响起的刹那抬头,眼睛下意识的搜寻着五星红旗的存在,然后随着国旗的上升国歌的传扬,嘴里也情不自禁的哼了起来,这是为什么,只可能因为潜移默化中的爱国情怀。

    各班按顺序坐在看台上,有项目的同学会在体委的带领下去了后台做准备,紧接着就是一场学校准备了很久的开幕式。

    坐在台上的人看不清操场上人的模样,只有在播报到自己班级时才会爆发出一阵哄响,每个班无一不是如此,这或许就是团结的力量。

    罗茜在人群中搜寻着两个后桌,可大家都穿着校服,分不清谁是谁,只在班级队伍走上前时,跟着群众大声呼喊,远处的人一定也是在朝着这边招手,想想就呼喊的更用力。

    开幕式中相对精彩的无非就是学校组织的集体舞,人群有节奏的摆成“中国梦”“运动会”“团结”等字样,场面甚是浩大,音乐更是大到可以穿透耳膜的震撼,台上的观众目不转睛的盯着操场上的表演者们,他们熟练而精准的动作,可想而知是在幕后练习了多少次才取得今日的成果。这边节目一结束,健美操队伍跳着进入场中,背景音乐瞬间转换,伴着她们矫健的身姿,好像又看到一个与自己不处于同一片天地的同龄人,好像她们看起来阳光活力的多,华丽的表演让人惊叹。罗茜眼里放出的光芒,名字叫做“羡慕”,可清楚台上一分钟凝聚着多少台下流出的汗水,一下子又觉得我们都一样,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在为明天做准备。

    回到了班级看台上的运动员们坐下,然后开始对项目表。罗茜刚巧坐在男女生交叉的位置,见程杨他们回来,隔着另一个男生问到“喂,程杨,你们什么时候比赛呀?”

    “我明天初赛,季子祥今天下午就比。”

    “这么快?不过幸亏你俩的项目不是同一时刻,不然我们还很纠结要给谁去加油呢。”罗茜长叹一口气。

    “哈哈,今天下午一起先给他加油。”程杨拍了拍季子祥的肩膀,“兄弟,今天加油哎。”

    “一定。”两人像是约好了一般,手握拳头互相锤了下,男生的这些兄弟情义,仅一个小动作就莫名的让人为之感动,纵使平日里再打闹的两人在重要的场合还是会互相鼓励。

    罗茜开心的说“你们两都加油,重在参与嘛。”

    “这么说特像我两纯粹去打个酱油去的,我们可是奔着名次去的,记住了。”程杨顺手拍了罗茜的脑袋纠正。

    “是,”她不好意思的回复,至于原因嘛,不仅仅只因为自己说错话。

    她曾经眼里那些桀骜不驯的男生不会对运动会上心,但两个星期的高强度训练是她不曾看到过的艰苦,可是她看的出他们两人是有多么认真的对待这次运动会,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人的比赛,可能夹杂在人群中的“加油”传不到对方的耳朵,但身临现场的承诺是她对友情的重视。

    两个曾经不熟悉的后桌们在短短的两个月后成了她在班上非常重要的朋友,是她在班上最熟悉的人,帮助与关心在繁忙的学习生活中清晰可见,不曾说出,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得到。她想程杨与季子祥也一定这么觉得。

    运动会开幕式结束的时候,差不多是上课的第四节课,广播里播放着“请参加100米比赛的各班运动员做好准备。”十三班的短跑选手就在张停的带领下去了前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