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输赢真的没那么重要吗

    更新时间:2017-12-03 13:19:42本章字数:3971字

    三天的运动会排除第一天上午的开幕式,整个运动会也就只有两天半的时间,而除了第一天上午所有成员必须要到场之外,剩下的时间只要没有参加项目的同学其实都可以不用来,但是学校要求各班必须签到,老王迫于无奈的宣读了这条公告,但事实上他倒宁愿希望他的学生可以待在班上看书。

    下午刚来罗茜就跟刘晓燕找张美丽签到了,在班级聚集点看到了程杨,她朝他摇了摇手,“喂,程杨。”

    男生闻声而来,“我也刚到,不过季子祥好像早就已经到了。”

    “这么快,比赛不是两点半以后才开始么?”罗茜惊叹。

    “学校要求的运动员提前20分钟到达比赛现场。”程杨一边解释,一边带着罗茜他们朝跳高项目的场所走去。

    即使是非体育生的季子祥站在人群中也依然显眼的很,罗茜他们几人小跑着过去,没想到半路给搞纪律的志愿者拦了下来,志愿者嘴里振振有词“里面是比赛场地,不能超过这个圈,都站在外围。”

    他们只好待在原地,偶尔被后面推搡的人群推到了圈内,赶忙使起全部的劲在后背上,艰难的往后退,生怕被随处可见的志愿者一顿白眼。

    “季子祥,”罗茜伸出胳膊朝着起点摇手,嘴里大声的喊着后桌的名字,身旁的程杨与刘晓燕一同叫喊,在混乱的人群中,声音稍显一致。

    本来在热身的季子祥抬头,寻着声音扫视周围,当眼睛聚焦在某一处后,他只简单的笑了下,就继续热身。罗茜等人看到了回应便不再喧喊,眼睛直盯着前方穿着短裤背心的男生,“他不冷吗?”罗茜抬头望天,太阳在头顶上发着并不强烈的光,小风吹过,还有些冷,她脱口而出的问道。

    “不会的,一看就知道你没有参加过运动会任何一个项目吧,赛前热身再加上这种紧张的氛围,再将所有的气力都用在某一项目上,根本没有心思考虑冷热的问题。”程杨的解释听起来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可罗茜又觉得这是他在一本正经的跟她这样的门外汉们胡扯八道。

    转而望着季子祥,心里也不由的跟着紧张起来,来给季子祥加油的,除了他们三人,后来人群中又加了班长,以及别的同学,罗茜的前桌潘鑫也来了,看着这么多人来给季子祥加油打气一瞬间好像有了后台似的,就连加油都喊得特别带劲。

    起跳是一米一,看着第一个选手轻松跨过去的时候,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程杨拽拽的摇摇头:“叫什么叫呀,才刚起跳,才一米一是个人都能跳过去。”

    罗茜怂怂转头说了句,“我就跳不过去,而且我看着1.1感觉好高的样子,可是前几个都直接跨过去的。”

    程杨愣了一下,继而笑脸抚摸着罗茜的脑袋,“我说的是是个选手都能跨过去,没这点本事怎么能来参加比赛呢,快快,下一个就是季子祥了。”

    程杨说着将罗茜的头扭正转向季子祥的方向,而后朝着他的同桌招手,嘴里大喊着加油,罗茜没多想跟着队伍大喊起来,他们看见体委张停在起点拍了拍季子祥的肩膀,季子祥慢起步中加速,快到栏杆的时候轻松一跃就过去了。

    他们开心的叫了起来,甚至忘了刚才自己讽刺别班啦啦队时候的情景。季子祥回起点的时候特意从罗茜他们面前走过,很默契的与程杨击了个掌,一脸自信的样子,罗茜很用力的竖起大拇指,嘴里不停地说加油加油。

    接着一米二,一米三,一米四,一米五好像参赛的每一个男生都很轻松的越过,偶尔有一两个失误者也会在很轻松的利用第二次机会越过去,季子祥就是其中之一,相比场上的人,场外加油打气的啦啦队们倒显得更加激动,罗茜并不清楚在一次失误后碰掉杆子时的季子祥心里会不会紧张,但她看到后的内心就像被手紧紧捏住般的忧心,程杨同样如此,双手握拳使劲浑身解数在心底为季子祥打气。

    好在第二次起跳时杆子没有丝毫晃动,让台下的罗茜纠着的心彻底放松,开心不已,也就是从那杆开始,随着渐渐升高的栏杆,会有三五人败下阵来,好在季子祥跳过了,在起点等候下一跳。

    眼瞅着杆子已经比罗茜的身高都要高了,她小声的在底下嘀咕,“我怎么感觉那个杆子这么高呀,”她比划着在自己的头顶上划过一道无形的线。

    “相信他吧,”程杨给她丢了这么句话,再次将目光转向栏杆,表情并不轻松。

    罗茜紧紧抓住刘晓燕的胳膊,掌心里面的汗浸湿了刘晓燕的校服,女生侧脸望着紧张的同桌,紧了紧胳膊肘,一同为她们的后桌加油。

    季子祥的成绩终究停在了165cm,在第一次起跳后碰掉了栏杆,随着他整个人翻倒在垫子上,杆子一同落下,失落显而易见。朝着自班同学的方向匆匆瞄了一眼,随即转身准备最后一次机会,心里忐忑不已。

    自己的程度是多少他清楚,纵观剩下的参赛者,清一色的体育生,当然也有一两个出众的普通生,一个个虽然不比自己高,但弹跳惊人。忽然之间有些害怕,却说不清为什么。

    罗茜本来高涨的气势在栏杆落地那一刻骤降,后桌失落的表情被她不小心捕捉到眼里,加油声渐渐弱了下来,随着后面的运动员的成功,这种感觉更是不舒服,只是在第二跳开始的时候,身边别的班同学大声呼喊的气势将他们感染,才觉得不应该这样,即便是输了,场外的他们也要在季子祥能够看得见的地方大声为他呐喊,为他加油,至少他心里不会放弃,至少他会觉得还有那么多在看着他关心他的人在等着他。

    第二跳开始,季子祥奋力起跳,也终止在了这一跳,在垫子上停留了那么几秒便起身去裁判那边登记后,罗茜他们无暇关心接下来的比赛,都朝着季子祥的方向走去。

    见体委张停拍着他的肩膀说了两句什么后,季子祥礼貌性的笑笑回复,可他们眼里的那种笑,却透露着苦涩的味道。

    “季子祥,”他们仨异口同声的叫到,在季子祥面前,三张苦瓜脸清晰可见。

    男生的额头汗如雨下,心里泪如下雨,即便天朗气清,周围激情澎湃,依然挡不住这个圈子里散发着忧伤的气氛。

    “别这么看着我,我没事,不就是输了么,”季子祥最先开口说,带着刚刚面对体委时的同款笑容,越发的让罗茜感到难过。

    最先转变态度的是程杨,他跳着伸胳膊搭着季子祥的肩膀,由于身高原因,有些艰难,“接下来就看兄弟我的嘞。”

    “好好加油嘞,”季子祥有些愣神,不过反应极快的他下一秒就get到程杨的意思,笑着对担心着他的两个前桌女同学说,“刚刚跳的有点累,我要去休息会。”

    说完就与程杨离去,阳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显得有些落寞,他应该真的没事吧。

    十三班老王变态到要求运动会期间,所有人过来上晚自习,所以第一天运动会散场后,陆陆续续的有人回班级了,罗茜与同学在校食堂吃完饭后就加入了自习的队伍。

    后面因为少了两个人而显得空落落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刚坐下没多久的她有些心神不宁,刘晓燕早已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当中,她从另一侧小心的走出了班级。

    她想去操场看看,她觉得程杨一定是在做最后的练习,至于季子祥在哪?她也不知道,有可能回家了,是不是也有可能在操场上呢?于是在经过食堂的时候,进去里面买了两瓶水,便奔着操场小跑去。

    空旷的操场在月亮的关照下至少可以看到人的影子,昏暗的路灯拉长每一个在操场行走或跑步的人,入秋的傍晚,呼出的气体散发出白色的雾气,寒冷袭上身,一个猝不及防的冷颤让罗茜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突然意识到身上被披上了一件不合适的白色校服,随即转身,男生站在她面前,挡住了身后的灯光,只是在月光的照耀下,渐渐看清对方的脸,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后桌,那个白天黯然神伤背影的主人,“季子祥,你在这呀。”她惊呼。

    “来找程杨么,”他问。

    “恩”罗茜点头回答,又摇头,“不恩。”

    男生疑惑三秒后笑了,若无其事的伸手拍着她的脑袋说,“他在那边,走吧。”

    季子祥指着远处的沙坑,示意罗茜,女生想问的话却在看到男生脸上笑容的那刻烟消云散,她豁然开朗,抓着季子祥的衣角,“这个给你,”递上刚刚买的饮料,顺势脱了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校服,“还有衣服你穿上吧,你很冷吧。”

    季子祥本能的想拒绝,却又觉得有些不妥,便顺从的接回了衣服,拿着罗茜送来的饮料。

    沙坑旁伫立着一根路灯,不是很亮,却足以看见练习者的脸。打过招呼后,罗茜与季子祥就这样静静的在可以看得见程杨的地方站了一整节课,直到满头大汗的程杨训练完毕。

    “很渴吧。”罗茜上前递上水,关切的问到。

    “谢了”接过水就大口往肚子里灌。

    “你慢着点,又没有人跟你抢。”

    “太渴了。”

    “你们这两个星期天天晚上都是这么训练的呀?”第一次看到程杨训练的过程,罗茜才明白那两个礼拜的晚自习第一节课不见的两个后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他们从坚定的加入运动会之际,就将自己逼上了绝路,运动会没什么大不了,他们却说不想后悔。

    季子祥与程杨就是这么回复她的,在十一月微凉的晚上,在前往远处灯火通明的主教路上,她的身边是两个特别优秀的男生,空气中冷的气息令她的手变得冰凉,上课铃响起的刹那,三人心照不宣的一路小跑,在走廊上放慢脚步。

    老王不在,班级竟也安静的出奇,罗茜喘着大气回到座位,心情意外的好。

    运动会第二日刘晓燕没有来操场,选择在班上看书。罗茜与季子祥就在昨晚看程杨训练的地方为他加油打气,可喜的是程杨挤进决赛,可结果还是被刷了下来,止步于名次外。

    他并没有罗茜以为的那么不开心或失落,赛后的程杨笑言,兄弟我够义气吧,为了你我都没进前三,当然这话是对着季子祥说的,季子祥借着身高的优势不屑的藐视对方,却也接着他的话,我谢谢你。

    两人你不服我我不服你的样子着实让站在一旁的罗茜觉得好玩儿。

    运动会真的没什么大不了,比赛名次有也好,没有也罢,谁都不会将自己的脚步停在此刻,体育精神永远都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可对于年少气盛的男生们来说,比赛输赢真的没那么不重要,可经历过努力过尽力过就足够了,未来还有多少个失败在等着自己,所以当时的自己又怎么能够因为这么一次的输赢都黯然神伤否决了自己。

    罗茜看到过在这个秋天里最动人的风景无非就是傍晚时分非体育生的后桌们在操场上一次又一次的奔跑起跳,好像在这个原本就悲伤的季节给人无意间抹上了一层叫做悲凉的情感,又在恍然大悟中,抹去了那层阴影,终于简单了第二日明媚的阳光,温暖如春。

    那些一直都在认真做事的男生们正在用他们的行动无形的感染着你,让你更加勇敢的朝着未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