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那一火车之后的南方

    更新时间:2018-05-07 11:40:59本章字数:5943字

    壮志凌云的小镇青年王小龙坐了九个小时火车后来到了S城,但两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工作。

    “南方是个鬼地方。”小龙的同学老猴对小龙说。南方似乎确如老猴所言是个鬼地方,没有工作的小龙荷包日渐干瘪。转眼秋天即将到来,S城的深秋还是有些炎热。那天他们的同学包子来了。两人穷的没有什么东西招待,于是都来到了楼顶天台,一边抽烟一边遥望远方。远方是连绵不尽的高楼大厦,而在二十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小渔村。城市的崛起把许多东西都抛在了后头,比如八零年代的诗歌文学、乡村里的质朴,人与人之间的真诚。这个时候就象美国曾经的镀金时代的开始,遗憾的是它或许还将延续很多年。小龙此时还未思考更多的东西,他身处在这个时代,这个时代的许多他以后也会慢慢感悟。此刻他依旧壮志凌云,而老猴则努力快乐着每一天,因为过了一天还会有一天。

    “跟我去送水么?做得好有一千二三一个月。”包子瞪着他那双鱼泡眼说道。

    小龙立马回答,“不去。”

    “呵呵,毕竟是读了书的秀才啊。”包子调侃道。他晚上从龙岗区跑了过来,回到他的老根据地看老猴和小龙。

    “听说你也很有传奇色彩啊,还卖起了大白菜,江湖上从此少了个包子,多了把包菜啊!”小龙亦是反笑着包子,看见这从小一起长大的伙计,小龙恢复了本来的伶牙俐齿。不过这番话说了之后,滑稽之外也感到一丝忧伤。

    “咳,要是卖菜卖的好,我还就真卖下去了。可没有摊点,城管也不允许啊。以前这些事我都不知道,第一次进了些菜被市场上有摊铺的人排挤,摆外面城管又抓。真不象老家啊,一条马路都可以卖菜。”包子谈起了职业经历。

    “我说你要卖菜,那不回家里卖得了,来什么南方。”小龙抢白他道。

    “不都来了南方吗?”

    一时三人都无言。

    晚饭又是煲仔饭,老猴对待朋友可真好。当然,也是有赖于他近日颇兴隆的买卖。他是一位发小卡片的“假证销售师”。哈哈,这个职位名是小龙取的。看来最近S城人证件需求量大。老猴出售身份证、学历证、结婚证等,产品逼真,供货及时,销路稳步增长。晚饭后他会拿一盒名片走了出去,走到哪里就发到哪里。名片被他塞到了一辆辆轿车的门手把上。真是广告做得好,生意就好。老猴也被抓过两次。警察打来电话,煞有其事的要证件,说给他照片。当他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警察就会毫不客气的一把扭住他,把他带到了派出所。这个时候老猴就会蔫拉着脑袋,努力装出一副智力有问题的样子。警察问他住哪里?他就说某栋楼的天顶阳台,还说带警察去看。对于这种住阳台桥洞的现象,警察往往也是相信的。于是老猴被批评教育一番,没收CALL机和所有证件,罚款(金额限口袋里实数)后又被放出。后来大概贩证大军风起云涌,个人遇捕几率降低,加之老猴也更为敏感,也就基本没被抓了。山里的孩子,对于这种非大恶的犯罪并不以为犯罪,认为是一种生存的手段。

    晚饭后,老猴的招待升级。毕竟包子也来了嘛,小龙又失业心情不痛快。他们四一起走进了那家录像厅。放三级片之前是放功夫片,录像厅里的人都有气无力的看着,各类坐像。一待三级片登场,录像厅里的人顿时一震,各类坐像都齐齐地挺直了腰背。

    时间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小龙每天去找工作,晚上回来。在人才市场和各个公司他会遇见形形色色的人,他也就变得习以为常了,似乎这就是工作、生活。他甚至不再着急,这个城市不还有老猴和包子嘛。晚上喝瓶啤酒,录像厅一坐,什么烦恼都会随着电视里的叫床声抛到九霄云外。就在他觉得自己会一直失业下去时,甚至打算师从老猴贩证的时候,他找到工作了。录用他的人是个美女,叫李娟。李娟很爽朗地通知他:周一来上班。

    周一清晨,东区的一座大楼的32层里。李娟已经上班了。她整理着自己手头上的事务。作为华云公司S城分公司的总助,她必须在清晨就准备好一天的计划。公司新拓南方市场,央视的广告已经开播了,接下来是分公司的节点。必须一鼓作气启动南方市场,否则可能会陷入一种滞增长的状况。那是非常危险的。办公室从空旷到逐渐布满了人也就一二十分钟时间,一待九点整,基本上所有的员工就到齐了。小龙在8:50的时分赶到。他从老猴处到这里换乘一趟公车用了将近一个小时。大气、亮敞、500平米区域的高档的写字楼让小龙感到振奋,他想:我一定好好做业务,赚到钱。

    很快唐飞也进来了。作为分公司的总经理,他大可不必这么早。不过这毕竟是节点期,作为职业经理人,职业的成功才能保证自己的未来。他的眼光略微瞟了销售区域那几个新招的业务员,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李娟在房间里,窗帘是关着的。唐飞一把抱住李娟,右手直接摁在了李娟的臀部,然后亲了李娟的脸一口。李娟在他怀里笑了笑,“上班呢!”唐飞微笑地松开了她,坐到办公桌前开启了电脑。

    “带嫂子去哪些地方玩了啊?”李娟问唐飞。

    “不就逛逛商场。”唐飞显得不太爱谈。李娟也就没有继续了。唐飞年轻、帅气、事业有成,床上活都很棒,每次就和个小老虎一样。李娟是真的爱上了他,可他们会有未来吗?李娟不敢想。那天唐飞的妻子晓云来公司参观的时候,李娟殷勤的接待着,两个人就像两姊妹一般。唐飞对她投以赞许的目光,不动声色。关于这个事,李娟也不是太往心里去了,她来南方也不是一两天了,而是五年了。南方的丛林法则她已经非常了解,她也爱过痛过,现在这个奔忙的时节,很多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吧,有就有吧,她才26岁,还可以有未来。

    这次新找了十个业务员,办公区域的销售区由原来的空荡变得拥挤。总共20位销售,队伍扩大了一倍。第一天是莫主管给他们做培训,大家济济一堂的坐在销售区域听高大威武西装领带的莫主管给他们讲产品讲市场。莫主管语言充满激情却面相严谨,在他抑扬顿挫的讲述中,业务员们对公司对产品充满了信心。下午快结束的时候,莫主管忽然冲着业务员们大喊道:“你们有没有信心?”“有!”回复声响彻云霄,正中莫主管下怀。要是那天莫主管听到的不是有,那要么是人类变质了,要么是莫主管耳朵脑瓜变质了。

    第一天结束了。满满的一天学习。在此之前,小龙找了将近一个月的工作,今日终成正果。作为一个由少年进入青年不久的青年,小龙由此对李娟充满着感激,而且藉由荷尔蒙的原因,对李娟还有着潜在的一些幻想。他离开办公室时看见李娟还留在办公室,同样和她同一个办公室的唐总也没有下班。小龙心里想:老板真勤奋啊!

    回到家里(毕竟住久了,两猴一龙共一床的宿舍也被称为家了),小龙跟老猴说了公司的事,说到李娟的时候还特意夸张地描绘了她的美貌。老猴笑了笑,“真是饱暖思淫欲啊!才参加工作,就喵上公司的妹子了。”

    “世界总是阴阳调和的向前发展的。”小龙神叨叨地说着,脸上显示着暧昧的气质。而这个时候已是晚间10点,一小时公交车距外的华云公司只剩下唐飞和李娟。他们熄灭了灯火,拥楼在沙发上一丝不挂。唐飞催动着自己的身躯,随着唐飞的节奏李娟发出了一声声的娇喘。唐飞又变换着自己的体位,窗外的灯光透过窗帘射入,斑驳地拂动在他们的身躯上,两人大汗淋漓。

    世界总是阴阳调和的向前发展的!

    小龙的工作是拜访一个个的销售终端。就是一家家的药店、便利店、超市。华云的产品是保健品,各渠道皆宜,终端越多越好。小龙很快熟悉了业务。他良好的素质也起到了作用。他所负责的片区业绩稳步上扬。莫主管也是对他赞不绝口,李娟对他也是笑容可掬,还是真没招错人啊。小龙第一个月的收入达到了令人高兴的两千六百元。记得在上一个月求职过程中,一家企业问他意向薪酬是多少?他说一千五。招聘者笑而不答,显得极有江湖套路。小龙问道:“高了么?”对方回答“太低。”看来赚钱也不是太难的,一千五确实低了。有时候提的要求低了,人家也据此评判你的能力。现在小龙的能力至少达到了两千六。当然,就如某些直销企业所说的,你的潜能是无限的。所以,大概赚钱的能力也是无限的。

    那天下班后小龙没有急着坐公交车回家,而是行走在深南大道上。入冬后的S城气候宜人,街上人潮人海,车来车往。在一个路口有两个小伙在卖唱,唱beyond的《光辉岁月》。小龙便站在那听唱。他忽然觉得自己拥有了些安定,可以站在城市的一处听着一首歌曲。他投赠了五元钱,小伙快速拨动了一把弦表示感谢。一溜欢快的弦音荡响在街头。小龙往家里走着,他感受着S城的旋律。回到家,老猴告诉他自己也找到工作了,在一家印刷厂做业务员,还有四百块底薪。真是深受小龙鼓舞的缘故啊!当晚又是煲仔饭啤酒的享乐标配。这次三个人喝了九瓶啤酒,个个都兴致勃勃,对未来充满希望,似乎青春期又将开始。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这一生将会多么的多姿多彩啊!他们远离了家乡,来到这个时代的前哨。虽然都只是非常普通而且没有任何背景,但这个时代或正如宣传的那样,充满机会,欣欣向荣。但生命有时候并不是受人掌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路,而非每个人都是康庄大道,就如那些冲上高速公路自杀的年轻人,他们的人生就是一段灰色轨迹。

    次日,小龙从市场上回到办公室已经很晚了。同事们都已经做好了工作汇报下班回家。小龙便一个人在电脑上做报表,报表做完之后小龙玩起了游戏,盛大游戏新代理推出的一款叫“传奇”的大型网络游戏。小龙是刚玩几天,一下子就被迷上了。他没有注意到唐飞和李娟还在经理办公室。小龙呆的那个办公桌处在办公室的最角落,还有个高高的隔断隔着。窗外的灯光照射进来,也掩盖了电脑的光芒。可以说两方(小龙,唐飞李娟)都不知道对方还在办公室。这边小龙沉浸在“传奇”的游戏之中,而经理办公室里却传来了李娟的娇喘声。先前小龙恍惚听到,却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只觉得游戏之外似乎有些异响传来。但那娇喘之声分明越来越清晰急迫,以至于充斥了小龙的耳廓。小龙第一反应是唐飞在看岛国片,但他渐渐意识到那不是在放一部岛国片,而是真枪实弹的在向岛国致敬。小龙的内心扑通扑通起来了。他蹑手蹑脚走到经理办公室窗前。虽然窗帘封的严严实实但最边角处还是漏了个小口。小龙透过这个仅适合一只眼球的小孔望去,看见里边的两人都下身一丝不挂,李娟躺在办公桌上,唐飞扛着她的双脚,身体紧密相连。小龙看得浑身亢奋,荷尔蒙瞬间遍布全身。不过他还是理智地意识到里面的两位是他的上级--这个分公司的掌控者,于是他蹑手蹑脚地离开了窗,退出了办公室。

    李娟在此之前算是他心目中的女神,而今天这个女神变质了。

    回家的路上,小龙的眼中晃动着李娟被抬起的雪白大腿和臀部,内心一种莫名的滋味,而身体里也升起一股劲道,使得某处剑拔弩张,走起路来都有些羞羞。晚上他把此事告诉老猴,老猴听得两眼放光,一个劲的紧扣细节询问。“庸俗!”小龙像个老夫子一般装腔作势。但其实内心里那股莫名的滋味还是很不得劲,就如观看一朵鲜艳的鲜花忽然换做了一泡猪屎,令人惊诧而黯然。想来小龙潜意识里对李娟还是有些绮梦的,多情的少年,见一个梦一个。夜晚纠杂了许久,还是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小龙发现已经处于迟到的时段了。他象被电击了一把似的弹了起来,匆匆奔向洗漱池洗漱。待赶到公司的时候,莫主管已然早会完毕,大家都四散了各去。偌大办公室只有财务陈姐、李娟和唐飞。唐飞和李娟丝毫看不出存在着别的什么关系,一切如常,两人都在工作状态。小龙那一刻间有些怀疑昨天晚上。不过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且坚信自己神经系统正常者,他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许,其实也算不了什么事吧。不有很多有关小三小蜜的故事么。社会上流传这么广这么丰盛,自然就有其缘由,自然就普遍的很。何必当回事嘛!小龙匆匆打了卡就走了出去。作为一个业务员,他的工作是在外面,不在办公室。

    今天去拜访的是周叔叔。这么亲密的称呼并非真是小龙的叔叔或有什么亲密关系的人。客户周老板是一家士多店的老板,五十岁,圆圆胖胖和蔼可亲。小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叫他叔叔。周叔叔也是很接受这个称呼,两人就如同叔侄一般亲密起来。华云的产品也就堆在了入口显眼处。

    周叔叔在店里摆着一套茶具,随时冲泡着一壶。

    “来,喝茶,小龙。”周叔叔给小龙送上了一杯茶。小龙接过那古色古香的小茶杯一口喝下。两人叔侄亲密,气氛融洽。周叔叔笑道:“小龙有没有想找个女朋友啊?也二十三了吧?”小龙喜笑颜开,“是啊,周叔,怎么的,要给做个介绍。”“你看唐妹怎么样?”周叔叔说完眼神往唐妹那边乜了下。小龙也望唐妹那望去。唐妹似乎感知到他们在说自己,娇羞的脑袋一下扭了过去。小龙心里不禁暗暗好笑。其实唐妹也不差,她是周老板店里的营业员。虽然小胖小胖的有点土气,但屁股大,个子高。放在乡下,那可是个好生娃的媳妇。不过小龙毕竟还是有着少年情怀的一个南下青年,故而,他对爱情也有着自己的理想。

    “呵呵呵,谢谢周叔叔,这个以后再说吧。初来乍到的。”小龙婉拒了周老板。

    “嗯,先把自己的根基打好也可以。你们年轻人,有的是机会。叔叔我来S城的时候都四十多岁了,好歹也过来了。”

    小龙望着周叔的这家约400平的超市,钦佩溢于言表的说:“周叔您刚来也是白手起家么?是不是那时候机会多一些?”

    “是白手起家啊。我在家乡下岗了,工作了二十几年一笔下岗费就打发了,二十几年工龄就补了两万多元啊!家里是个小城市,上有老下有小的要养。那阵子可真是够呛啊!”周叔说到这里,面色都有些黯然了。

    “周叔,后来怎么做起这么大事业的啊?”小龙一副听前辈讲故事的纯洁模样。

    “也不算什么大事业嘛!S城是个神奇的城市,这里许多人都白手起家,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我刚来时候也是四处找工作,年龄大,没技术,很难找到好工作。刚来做了一年的保安,后来进了家超市做营业员。当时就立志自己也开一家。所以对超市的每个环节我都认真学习了解,一年之后卖了家乡的房子开了这么一家。也还算好,做下来了。”周叔说完之后喝了一杯茶,脑袋都不禁摇了一摇,仿佛先前顶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而脑袋一摇就让它化为烟云了。

    “周叔,有志者事竟成啊!”优秀业务员小龙算是拍了下马屁。

    “我知道你也是有想法的青年,南下追梦啊。这是个好地方,但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反正努力去做,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谢谢周叔叔。”

    “还有,做你们这个行业要想自己创业可能难度大一点,资金需求量大,也是老传统的行业了。你可以考虑做些别的行业,比如广告、互联网,那可都是朝阳行业啊。”周叔给出了建议。

    “嗯,谢谢周叔的建议。”

    “呵呵呵。”周叔慈爱的笑声响起。

    那天晚上小龙开始了一些思考。一个人思考是很重要的,大海里的船如果没有方向没有舵手,他就会陷入随波逐流的境地。一个人没有思索,他也会被人世间的俗流所吞没。小龙想到了周叔叔的话,没想到一个四十多岁下岗,做过保安营业员的超市老板,能给出这么深刻的建议,S城真是个锻造人的地方啊!小龙不禁感慨。来华云公司两个月了,收入了五千余元,基本解决了生活问题。但来南方,他是有梦想的啊。虽然这个梦想亦不是非常清晰,可他知道他不是来解决生活口粮的。广告,互联网,广告,互联网,去试试吧!小龙一阵兴奋,以至于睡觉的时候他动荡不已,惹得那两只猴纷纷抗议询问是不是发春了。

    是啊,发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