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做了不做总统就做的职业

    更新时间:2018-05-07 11:52:17本章字数:7008字

    之后的日子小龙一边工作一边盘算着换工作。三个月前他是个没有工作的人,而现在他盘算着换工作。真是进阶神速啊。他内心暗笑着。大概处在有工作的境遇中心中底气颇足,他在求职过程中神闲气定,故而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在广告公司的工作。那天他向华云公司提出辞职,李娟颇感诧异。

    “小龙,是对公司有什么看法?”李娟询问着。唐飞对她和原来旧部照顾颇多,公司人尽皆知,他以为小龙在这个方面有些意见。

    “没有的,娟姐,只是想换个环境。”小龙如此回答,越发让丽娟以为是那样。

    “小龙,你还年轻,其实我们中国社会那个地方都一样,没有绝对公平的,社会上很多问题久了你都会见怪不怪。”丽娟诚恳地说着,她面相端庄,神情真挚。但小龙又想起了她那雪白的大腿和臀部。真是好污啊!小龙内心里一阵神游。

    “娟姐,真不是的,我想换个行业发展快些。”

    “哦,真是可惜。”李娟说的很真挚,其实对这个男孩,她在内心里也有着很多的好感。

    办好手续离开华云公司后,小龙感到一阵平静,明天又将新的开始。

    老猴说:“赚了,在华云公司三个月拿了工资还看了人家的雪白屁股和大腿。”

    小龙呵呵笑着“这家公司是做媒体的,什么电视广告户外广告都做,你也是跑企业客户的,说不定我们到时候客户还可以一起做。”小龙对老猴说自己的新公司。

    “是啊,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老猴掏出一根精白沙香烟放到了嘴里,这个月他也出单了,情况都在好转着。而马栋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他们。

    “兄弟,下次我们有了好的机会,带你一起去。”小龙对马栋说。

    “呵呵,那些业务我不会做。”马栋憨厚地笑着。

    真是个老实人啊!小龙感慨着。

    夜晚繁星灿烂,三人拿着六瓶啤酒上了天台,与星月共饮。

    各种色彩搭配的墙绘和墙纸,极富艺术想象力的桌椅沙发,还有充满梦幻色彩的旋转楼梯,这一切让整个办公室就像一座艺术画廊。汇鑫广告公司的办公场所就是不同凡响啊!小龙新奇地看着这一切场景,感受自己即将到来的广告职业生涯。让他尤为高兴的是--公司的美女还不少,前台媒介设计师客服,个个花容月貌,走在办公室里都是一个个亮丽的倩影。而那些男子汉们:男设计师和男策划师们都一派艺术风范,头发或长或卷;做销售的几位则分为两类形象,一类西装革履,一类休闲随意,但小龙的的上司永刚则穿个土黄狂野的大夹克,配上他浓密的胡子,威魁的身躯,简直就成了一位潜入内地的藏民。“各位,以后请多多关照。”小龙谦虚地表示,大伙都点头示意。小龙心里很是高兴,几个月间,生活变幻很快啊。

    小龙开始了广告销售生涯,他分在了永刚团队。

    “刚总。”

    “别这么客气,叫我刚哥就是了。”客户总监永刚说道。

    “嗯,刚哥,要多指导下小弟啊。”小龙谦虚地说。

    “主要靠自己勤快。”刚哥吐了口烟圈出来,然后夹起了公文包。

    小龙跟随永刚一起去拜访第一个客户。下了电梯,永刚居然有一台自己的马自达6。马自达6载着小龙在S城穿行,小龙感到非常享受。要自己有一辆车,行驶在这个城市,把方向盘潇洒地如永刚,这样是不是就算成功了呢?明显的,永刚是个好人,虽然相貌有些粗犷,但他那彪悍身躯中的内心无疑是宽厚温暖的,小龙感觉到了,人和人真的是有同气场的。永刚或许就是天赋着一些好的品质。

    第一个客户是一家国际化妆品公司。负责媒介的凯瑟琳女士皮肤白皙,齐耳短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那是一间很大很大的office,凯瑟琳的背景是一幅大大的落地窗框架起来的都市远景。她居然站着,显得居高临下,精致而职业。其实也能用漂亮来形容她的,只是她站着。永刚坐在椅子上,展示着电脑上的PPT,就公司媒体新出的档位和新整合的资源合盘向凯瑟琳做了介绍。永刚虽然装扮彪悍,但谈吐却很斯文条理,让人想起古龙武侠小说里的一些绣花的大胡子英雄。小龙心里又生出了一些钦佩。他觉得永刚、凯瑟琳,今天这个情形让他开眼了。而之前两个月,他都是一个便利店到另一个便利店,与营业员和店老板交流。凯瑟琳其实是个中国人,但这些跨国企业中每个中国人都会有个英文名的。而且这股风气在南方蔓延,稍微大点的公司都喜欢员工使用洋名。后来小龙也给自己起过那么一两个英文名。不过“小龙”这个名字多好多亲切多富有辨识性啊!所以人家都还是叫他小龙。

    永刚绵密的富有逻辑的推荐结束了。凯瑟琳笑了,她甚至美好的边用手指推着自己的镜框边笑。毫无疑问,她和永刚是一种非常熟悉和默契的关系。她没有多问问题,说道:“我发同事一些讨论讨论。”永刚笑笑的与凯瑟琳告别,温柔的像个父亲。

    从凯瑟琳处出来已近中午,永刚带小龙来到一家中西餐厅,点了两个套餐。中西餐厅的套餐较之于老猴工业区快餐店的煲仔饭那是强了许多。精心蒸煮的饭上浇了酱汁和精致的菜肴。饭还未开吃,小龙就要买单。永刚手一摆:“不用。年轻人刚来南方,没几个钱。”小龙笑了,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刚哥,大哥你人真好。”小龙发自内心的说。

    “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刚哥也是这么过来的,有人帮你,你会顺利点。有的时候,你帮人家也是帮你自己。我们做销售的完全就是做人啊。”永刚一边吃一边说。

    “做销售就是做人!”这句经典的话深深打动了小龙。

    “是啊,当产品同质化严重,客户可以有许多选择的时候,比得就是做人啊。有的时候会比较痛苦,但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候陪客户还是有压力的,要把压力化解成生活的动力。人的一生中,付出是积累福报,我现在在帮你,说不定哪天你就能帮到我。小伙子,前途远着呢。”

    小龙愈觉得刚哥道行深厚,让他有高山仰止的感觉。

    下午他们就坐在中西餐厅休息闲聊。刚哥聊了他自己。他来自山东,来S城六年了,刚来也像小龙一样受过委屈,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了两个月,业绩全公司第一。但老板克扣工资。他一时愤怒,扬言要暴力对付老板。老板于是设计害他,问他要多少钱?他一时糊涂多报了一倍。老板让他去银行领。他也没多想,就跑去了银行,在他从老板手上拿钱的那一瞬间,警察出来了。在派出所里,公司的一个为虎作伥的行政和一名警察轮番吓唬他,说要以敲诈勒索定他的罪。后来他写了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不找老板,老板才让警察调解放他出来。不过所谓恶有恶报,那老板据说两年前忽然胰腺炎暴毙了。所以人啊,别做恶。说到这里,永刚笑了出来,但似乎那笑容中又有着一丝苍凉。

    “刚哥有没有想过自己做老板?”小龙问。

    “看机会吧。”永刚脸上浮现出莫测的微笑。

    他们又点了些水果点心,边吃边闲聊着。时间很快到了下午四点,小龙说:“刚哥,我们回公司么?”

    “我们工作还没结束,回什么公司嘛!”

    “还未结束?”小龙疑问道。

    “你以为跟客户在办公室谈了一轮就能做好业务?都说了做业务就是做人啊。”说完后永刚掏出了手机给凯瑟琳打电话。“凯瑟琳,一起吃晚饭啊,多久没跟你吃饭了。一定要赏脸哦,就在你公司不远的地方,咖啡雨林。等你哦!”永刚打电话的语气完全是经年旧友的感觉。小龙又是一轮钦佩。

    “刚哥,谢谢你。什么都传授给我。要别人可不一定。”

    “看你骨骼清奇,面相不凡,哈哈!”

    两人都笑了起来,友谊像一丛野草似的疯长。

    将近七点,凯瑟琳才过来。晚高峰的城市是迟滞的城市。凯瑟琳下班后摘掉了眼镜,显得娇媚了许多。

    “哦,带着徒弟呢。”凯瑟琳笑意盈盈。

    “和美女吃饭,带个颜值高一点的小帅哥嘛!”永刚咧嘴笑着,带着一股混杂江湖味的绅士味。

    “呵呵。”凯瑟琳看了小龙几眼,目光带电。

    永刚将菜谱递给,凯瑟琳毫不客气的点了法国大餐蜗牛、鹅肝,永刚也点了法国菜,小龙点了龙骨牛排。三人就边吃边聊开启了S城的夜。

    “刚总,今年如果合作好的话,估计可以给你做到一千万。”凯瑟琳吃了鹅肝后说道。她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唇,目光从餐盘上抬起,望向了永刚。

    “真太谢谢凯瑟琳了。”永刚将红酒杯递了过来,凯瑟琳微笑的和他碰了杯。小龙看见他们友谊的碰杯,内心也感到高兴。自然,小龙此时是看不到这友谊背后的利益的。晚餐之后,永刚邀请凯瑟琳到隔壁的苏荷酒吧去泡吧,开启嗨模式。三人于是又去了酒吧。凯瑟琳还叫来两个闺蜜,一个叫亚丽,一个叫吴芳,也都是漂漂亮亮的都市白领。小龙想广告界真好啊!好繁华啊!今晚上简直就是酒池肉林嘛!五人在苏荷酒吧疯狂的舞池里,在灯光各色的变幻中扭动着身躯,尽情的伪装着情欲。汗水湿透了三位美女的发际,显现出一股淫荡的意味。在跳舞过程中,凯瑟琳的腰扭到了小龙跟前,小龙情不自禁双手搂住了,配合着她扭动着,两人就象在魔幻灯光世界里的妖魅。。。

    回家的路上,永刚是酒驾,但很清醒。他对小龙说:“小龙,有潜质。做广告的人就是要能嗨会玩。”小龙嗯嗯着,身体里还回味着凯瑟琳的腰肢,是那么的柔软!小弟弟毅然勃起。

    “凯瑟琳多大了?”小龙问道。

    “女人的年纪都是秘密,何况你要知道干嘛嘛?如果你们不会成为夫妻,这些都可以忽略的。S城是个流动的城市,感情也是。”

    “呵呵,刚哥,我没那想法,我怎么会和她发展,比我大蛮多吧。”

    “大蛮多又怎么咯,她们这些大龄女子其实也是喜欢靓仔的。有机会可以上。”

    “额。。。”

    小龙没有做声了,永刚扭头看着他笑了一下,“怎么,是处男吧?”永刚问。

    “额,是啊。”

    “哈哈哈,带你去找个鸡怎么样,该破处了。”永刚大笑。

    “才不呢,第一次很珍贵。”

    “哈哈。”

    这似乎是个关于“鸡”或者“破处”的夜晚。

    老猴和王宝进了一家发廊。王宝是三十多岁的老业务员,年纪虽大荷尔蒙分泌量却不小,由于长相不适合泡妞把妹,故平素里便是发廊一条街的常客。他如永刚一般的大哥询问之后也得知老猴还是个处男猴,于是便好心的带他来到了发廊一条街。走进这条街的时候老猴心情紧张,步伐都走成了解放军齐步走步伐,完全没有在录像厅看三级片那般潇洒自如。而轻车熟路的王宝则逐个店的用眼睛剥解着那些女士的衣服。嗯,上次找的是胖的,这次找个瘦点的。王宝口里咕哝着。终于,他们进入了一家叫“天乐”的发廊,里面氤氲着红色的灯光,使得每个姑娘都红彤彤的。老猴进去后不敢做声,而王宝则快乐地点着菜,他指着一个身材窈窕,长相狐媚的女士对老猴说怎么样?老猴点了点头,王宝于是好人做到底的一把把他们两人推进了一间格子间的房屋。老猴由于紧张,关键部位处于一种被压抑状态。女士本身处于一种服务的被动状态,但看见老猴如此拘谨,不由“生出怜爱”。她说:“帅哥,要我来帮你么?”“嗯。”老猴回答了一个字。女士于是移步过来,开始帮老猴脱卸衣服,待她脱卸完毕,或许是她的温柔感染了老猴,老猴的剑已经竖起。女士帮他使用上安全套,然后脱卸了自己的衣服,躺下后说来吧。老猴便向前来了,但,一泄如注。

    “很紧张吧?”女士帮老猴整理着,温柔地问道。

    “嗯。”

    “别紧张啊,姐姐这么温柔。”女士笑了。

    “咳。”老猴叹了口气,抱住了女士。

    王宝和老猴出来后王宝便关切地问:“怎么样,爽吧。”

    “额,不太记得了。”

    “哈哈,搞了没有咯。”

    “应该算是搞了吧,不过也就一两秒!”

    “哈哈哈!”王宝大笑起来。“不过,也正常,恭喜你,成为男人了。”

    两人随后去宵夜,在夜宵摊点上,王宝低声但绘声绘色地给老猴讲他发生于发廊一条街的一些个故事,听得老猴内心翻江倒海的。

    小龙和老猴在工业区附近租了一间房,单间,两张床,带厨卫,九百元一月。离开同床的日子后,马栋成了他们永远的朋友。那晚真是喝醉了,老猴说:“真再难有你这样的好兄弟了,不但让我睡,还让我朋友睡,一睡就是五个月。”“喂!”小龙带着酒意推了老猴一把:“用词要正确啊,什么睡啊睡,我们不搞基的。”

    “那你说怎么形容?”老猴同样的醉意。

    “额,应该用留宿,留宿的好,哈哈哈!”

    “留宿还不也是睡,本来我们就是三基友。哈哈哈!”

    “呵呵呵”寡言的马栋也笑了,“说真的,跟你们睡这么久,还真睡出感情了。”马栋感慨说。

    “嗯,以后没有老猴那淫棍的抵着,睡不着吧,哈哈哈。”小龙笑道。

    “哈哈哈哈!”一片欢笑,三个彼此的睡友,情谊在一起睡过的日子中如经年老酒,越睡越浓。

    当晚他们叫马栋一起去住了新租的房子,然后“留宿”了马栋。三人几乎一夜未眠。他们聊了许多,小龙说了永刚和酒吧,老猴谈了“鸡”女士的温柔,马栋也说他喜欢车间里的一个村姑,思忖着追求。马栋还坦白交代自己偶尔也手下淫,说明自己的身体还是不错的。那个夜晚聊得是如此的欢畅,直到六点之后他们才沉沉睡去。这个夜晚其似乎如他们的年华分水岭--之前是青春少年,之后则完全走向成年的世界。小龙职业的成熟,老猴身体的破处,马栋的坦诚畅谈,一切都让他们潜在的有了变化。

    新的黎明,又将出现在天际。

    到了月底的时候,小龙出了第一单--为一家民营医院做电视专题广告。汇鑫广告公司媒体资源丰富,包断了省台某频道的白天专题时段。这是个民营医院如火如荼发展的年代,莆田人正逐渐把医院开向全国,他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做电视广告。电视台都是国营的,老百姓都相信电视广告。所以电视广告就是他们的开路先锋,市场的开山巨斧。客户阳光医院的林老师也好打交通,三言两语就把合同签订了。小龙觉得幸福来得都有点突然。他与永刚探讨着这个业务的技术含量。永刚哈哈一笑:“做广告运气的成分太重要了。市场上总有某个时期某个行业对广告需求旺盛,这样我们这些广告人才能一直活下去。林老板也是人精,他肯定是对本地专题广告的市场做了充分了解,你的价格不高于其他人的,他先下手为强咯。”

    林老板的手下得可不小,整个白天包断了60分钟,每天在电视上播着,一个月三十万。提成约三个点,小龙的月收入加工资达到了9800元。一切顺利得不可想象。来汇鑫一个月后,小龙拥有了高级白领收入。拿到提成的那天,他给母亲打了个长长的电话,报告这里一切安好。母亲在电话那边也很高兴,一个劲的嗯嗯着,并叮嘱他出门在外第一是注意安全,钱是次要的。小龙随后给母亲汇了五千元钱。汇出钱的那一刻,小龙感到内心一种成就感。晚上他请永刚并约了老猴上馆子。这是他来S城后第一次到馆子请客,之前在华云和广告公司都有集体聚餐。但这次他是自己请。他们吃的是潮汕菜系,海鲜加汤汤水水。他们喝酒,直到醉醺醺。永刚对小龙和老猴说:“S城是个有机会的地方!”小龙点着头,老猴则笑呵呵着。饭后老猴提议去发廊一条街玩。小龙一阵愕然。而永刚哈哈大笑起来。

    “小老弟,学坏了啊!”永刚冲着老猴说。

    “呵呵,看大哥你在嘛。”老猴倒是想招待周到。

    “恩,是做业务的方法。不过老弟,哥带你们去玩高级点的地方,我们来了重要客户都是这样招待的。”

    “去哪里啊?”小龙老猴异口同声。

    永刚脸上浮现出了神秘而淫邪的笑容,整个刚毅的脸忽然就变成了花猫,“去就知道了。”他飘荡荡地说道。

    龙宫大酒店是S城众多五星级酒店之一,在业内名声不算太大,但KTV是永刚的定点消费场所。永刚是个念旧和照顾朋友的人。他五年前认识KTV的妈咪念姐,久了久了也就成了朋友了。在这个世间,当你是朋友的人你是不应该计较他的职业的。

    小龙和老猴虽然每天都看见着S城的繁华,但几乎从来没有进入这些繁华之里,所以在富丽堂皇的包房里一排性感靓丽的小姐一字排开站在他们面前时,他们眼都花了。那些小姐个个笑意盈盈面若桃花,身材凹凸有致,大腿雪白雪白。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十几个任他们选。

    “选哪个?两位小弟每个人选一个,身体好选两个也行。”永刚豪气地说。

    但小龙和老猴都不知道怎么选。毕竟初次,毕竟没见过。好在大哥们都是好事做到底的。永刚便如王宝一般帮他们挑了两个。其她姑娘依次退去,包房里只剩下他们三男三女。豪爽的男人到哪里都一样,永刚点了几首歌开唱,一手抓着麦克风,一手搂着他那小姐的腰肢。小姐柔软的腰肢虽然被永刚掌控,但仍能不断的去斟酒并敬三位。永刚一旦唱完,便放下话筒抱着小姐做些小动作,亲亲摸摸的。小姐仍是笑意盈盈,若是永刚捏重了一点,或是直接袭胸,她便会故作娇嗔。小龙老猴则多少有些拘谨,虽然靠着小姐,但没有什么动作。老猴虽然有“发廊一条街经历”,但相比之下这算是大场合,故而也如此。永刚见状,自然生出了“前辈领路人”的姿态,叫他们“嗨”一点,痞一点,不要浪费了两百人民币--指付给小姐的小费。在永刚的怂恿下,小龙和老猴开始与小姐发生一些“肌肤相亲”“五指向胸”,而两位小姐也意识到这两位小帅哥是个雏儿,于是发挥了她们的主观能动性,她们也喜欢纯洁少年啊。六人嘻嘻哈哈哈,淫词浪笑,包房里一片欢乐的海洋。

    “要不要带她们上楼过夜?”永刚问道。此刻已是午夜十二点。

    “不要。”小龙毅然道。而老猴略一迟疑,也说不要。两位小姐明显地流露出遗憾的神情,“帅哥,这么绝情哦!”娇嗔地责备。

    小龙在那小姐脸上亲了一口,没有做声,脸上渐渐回归一些清醒。小姐左手搂住他,右手抚摸着他的腹部,恋恋不舍。永刚叫来服务生付了账单。妈咪念姐此时也走了进来,老朋友关切一般说:“刚哥,不上去休息啊。”“酒醉鸟歇,不了,谢谢啊。”“呵呵呵!刚哥老谦虚了!”念姐发出了一阵豪爽的笑声。小龙据此判断,念姐是个东北人。后来永刚问小龙为什么不上去发生那关系?小龙说第一次总得给女朋友吧。永刚哈哈哈地笑了,说真是受传统教育的好啊。而老猴则默不作声,他已经没有第一次了。

    回家的路上,小龙忽然好奇地问永刚:“刚哥,你和那个--凯瑟琳有没有一腿啊?”

    “呵呵,没有,虽然我们显得很随便,混在一起,当生意就是生意。扯到这个方面,生意就会变质。她也很注意这一点。怎么?想上啊?不过你倒是可以去泡泡她,可能对我的生意还有帮助,哈哈。”

    “额,都比我大呢!”小龙回答。

    “熟女才好玩呢,他们也喜欢你们这样的小鲜肉。哈哈哈。”永刚在的士司机的旁边发出一阵邪恶的笑声。这是一种充分的放松和痛快。小龙脸上露出了笑容,而老猴则似乎还在回味KTV包间里的氛围,眼睛里呆呆怔怔。

    汽车疾驰而去。